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同类 中

章十七 同类 中

  第541章同类中

  发现了苏的龙人将速射机炮的炮口对准了他最后消失的地方,在转动炮身的同时另外两只手已经完成了炮弹装填,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点没有多余的动作。在炮口凝停的瞬间,它就扣下了扳机。

  转管速射炮炮口再度喷出火舌,火焰中一颗金属弹头射向黑暗,落在对面的墙壁上,在坚固的混凝土墙壁上炸出一个浅坑。然后这只炮管开始转动,下一支炮管转向发射位置,炮弹则先一步上膛。然后从黑暗中忽然伸出一只手,这只手同样纤长完美,同样在美丽中隐藏着丰沛的力量感,但这不是苏的手。这只手闪电般出现,握住了机炮的炮管,发力一捏,极为坚固的炮管竟然嘎吱一声,被从中折弯!

  炮弹已经击发,膨胀的气体推着弹头在完好的炮管中运行,很快就要到达了折弯的部位。接下来要发生的,必然是炸膛。龙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它迅速举起机炮,想要抛出去。可是它的动作却不够快,举到半空的机炮反而离它的头部更加近了。机炮毫无悬念地炸开了,弹链也开始逐一爆炸,飞溅的金属破片激打在龙人的合金重甲上,都嵌在上面,它们的动能不足以击穿50毫米厚的重甲。不过还是有几块弹片射到了龙人的头部,鳞片和厚皮可挡不住破片的冲击,只是仰仗着极厚的头骨,才没有让破片伤及大脑。

  炸膛的机炮给龙人造成不轻的伤害,却没有波及到造成这一切的凶手。梅迪尔丽早已闪到了龙人的身后,借由它庞大的身体为自己挡住了破片。她的动作可比龙人要快得太多了。

  两个龙人受的伤差不多,但梅迪尔丽和苏所付出的可不同。苏是在高速运动状态下全力挥出一棍,而梅迪尔丽则只是捏扁了炮管而已,龙人所受的伤都来自于爆炸的机炮,她所消耗的能量还不到苏的三分之一。这就是战斗技艺的差别。

  其实两个龙人伤得都不重,很快梅迪尔丽就发现了这一点。它们摇晃了几下后,竟然重新站稳,又开始搜寻苏和她的踪迹。本该是致命的伤势在龙人身上就象只被切破了一个小伤口而已。

  八只龙人开始四散搜寻敌踪,它们手中的速射机炮或是霰弹枪并没有停止轰击,但是在封闭空间、又是运动条件下的射击,竟然极少有误伤同伴的情况。看来所有的龙人都是天生的特级射手。即使有龙人被钢砂溅射到,甚至偶尔被一两发速射机炮命中,重甲也足以抵御这种程度的伤害。

  苏已完全溶入了黑暗,以龙人对环境的熟悉也无从找到他的行踪,但可以确定,苏依旧在这个大厅中,而且绕着龙人们高速移动着。

  给一只龙人造成麻烦的梅迪尔丽此时贴上了一只龙人,以它的身体为自己的掩护,双手则缠上了龙人背上的双臂,开始与它角力。因为背后多出的双臂,龙人身上几乎没有死角。在体型上,梅迪尔丽和龙人反差巨大,可是角力的结果却与体型差异截然相反。

  随着卡嚓声不断响起,龙人背后的双臂开始扭曲变形,竟然被梅迪尔丽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绞碎。由于身高差距,少女是踏在龙人双腿关节上发力的,因此骨碎声同时在龙人腿部炸响。龙人的痛感肯定被削弱,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连哼一声都没有。单腿关节破碎,仍让龙人身体倾倒。

  少女靠在龙人的腰上,发力一掀,龙人庞大的身体即刻离地飞起,向另一个龙人砸去。突然的变故让其余龙人措手不及,速射机炮依旧在喷吐着火舌。飞起的龙人身上不断中弹,四溢的火星如同下起了一场火雨,刹那间已有近百发机炮炮弹轰在它的身上!即使是重甲也抵挡不住众多机炮炮弹的轰击,块块甲胄变形、脱落,然后在火雨中又多了血肉构成的红雨。

  原来,龙人的血也是红的。

  一击得手后,梅迪尔丽迅速退向通道。在她心灵中直接响起了苏的声音:“先躲起来!”

  少女有些不理解,但非常顺从地退回到通道中,然后钻入毁坏的生体陷阱内。生体陷阱都有几个立方米大小,里面还预留了异生兽的位置,她挤进去绰绰有余。只是陷阱里就象生命体的内腔,到处都是粘稠的浓浆和滑腻的组织,贴在身上非常难受。少女双手抱膝,身体蜷成一团,就此缩在了那里。

  同伴的死显然激怒了龙人,更多的炮弹如雨般射进通道,在墙壁上犁出道道深沟。不过生物陷阱的外皮显然可以隔绝龙人们的探测,它们并不知道少女究竟躲在哪里。速射机炮的嘶吼声很快衰减,新的弹匣又打空了。龙人们呈扇形围住了通道口,矮小的工兵们再次出现,抬着供龙人更换用的新弹匣。

  就在龙人们有所松懈之时,苏有如幽灵般自黑暗中浮现!

  他似乎失去了重量,轻飘飘的贴上了一只龙人的后背,然后那只龙人所有的力量仿佛都被抽离,庞大的身体轰然倒下!这个时候,其余的龙人和所有的工兵都看到了苏,非常清晰。

  苏抓着龙人头部丛生的锐角,向大厅一侧走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一扇半开的门后。龙人庞大的身躯也被他拖了进去。整个过程很清楚,似乎也很漫长,其实仅仅是一瞬间的事。

  那扇半开的门甚至没有关上,就从门后传出细细的奇特声音。那是由数百甚至上千种不同音调组合成的声音,沙沙嘶嘶,说不出的诡异,就象是数以万计的巨大蚂蚁正在啃食着什么。在沙沙声中,龙人的嘶吼异常清晰,如同低音合唱团中的女高音!

  咣当当,又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声音。一片圆形甲胄缓缓从门后滚出,晃了几圈,才不甘心地倒在地上。无数只眼睛都已认出,那是龙人后背上的一块护甲模片,现在上面染满了鲜血。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龙人们甚至停下装了一半的弹匣。

  随后从门后出现的,是苏。他**着身体,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代表着类人生物最完美的形态,几颗狭长的晶体镶嵌得浑然一体,散发着琥珀色的光芒。他那淡金色的碎发仍然是那么耀眼,碧色的左眼则如深冬冰封着的湖泊。苏站定了一刻,然后身影开始模糊,渐渐隐入到黑暗中。

  骚动首先从工兵中产生,它们尖声嘶叫着,开始逃向四周的通道。不安很快蔓延到了剩余的龙人身上,它们互相望了望,开始焦燥不安地四下走动,似乎这样能够做到点什么。恐惧是本来不应该出现在龙人身上的情绪,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被设计这种功能,但是现在,不知为什么,在看到苏真正形态的时候,它们开始恐惧。

  恐惧无助于战斗,更让龙人们丢失了天然的默契和严整的队形,再加上损失了两名同伴,它们原本严密的队形出现了疏漏和死角。在苏这样的敌人面前,任何疏漏都会产生致命的后果。

  游荡在最外围的一个龙人突然全无征兆地倒下,然后所有幸存的龙人都看到苏将那个牺牲品拖入一个幽深的通道,那种奇怪的声音立刻又响了起来。

  依旧是短暂的刹那,苏孤身在通道口重新出现。这一次有两名龙人看到苏吐出了一团缭绕的黑气,于是黑雾似乎变得更浓了,它们的视线也变得暗淡了一些。而苏,又再次和黑暗溶为一体。

  视觉是人类探察世界的主要途径,所以人类向往光明。而在黑雾环境下,视觉只是龙人感知手段最末的一项,它们欢迎黑暗,因为本能告诉它们,黑暗可以削弱敌人,黑暗还是它们的朋友。但是现在,黑雾正在悄然变化着,友善而熟悉的环境正在变得陌生。一名龙人下意识地擦了擦眼睛,却没能看得更加清楚。

  很快,第三名龙人倒下,被苏拖走。当苏再次出现时,仍然向黑雾中喷出一口气,然后再次消失。无处不在的黑雾已经变成了苏的护身符。

  大厅中响起了一声悠悠的叹息:“撤退吧,我的孩子们。”

  无目的游荡着的龙人们得到了命令,开始向大厅另一端的出口退去。然而它们没走出多远,落在最后的一名龙人突然倒下,苏如鬼魅般出现,拖着它向一间黑暗的废弃房间走去。

  悦耳的女声再次响起,这次充满了愤怒:“拉夫莱恩!它们已经放弃了抵抗,为什么还要杀戮它们?”

  此时苏已孤身从房间中走出,他俯视着,视线穿透了黑暗和重重建筑的阻隔,落到了隐藏在地下深处的对手身上,淡淡地回答:“你既然给我留下了一个拼图游戏,那么我当然要把它拼完整。”

  女声愤怒地叫着:“你的残暴一定会引起世界的反噬的!”

  “我不这么认为。”苏平淡地说着,向那些撤退中的龙人走去。他一步就出现在一只龙人身前,右手抚上它的腹甲。龙人如同中了魔法,身体骤然僵硬,轰然倒下,被苏拖向了大厅侧方。

  “所有被你杀戮的生命都会诅咒你的!”女声几乎是在咆哮了。

  而苏的声音依旧平淡且冰冷:“也许。但至少这些东西不会,它们只是些早就该腐烂消失的肉块而已,没有资格诅咒我。”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是吗?”苏的脸上露出淡淡的讥讽:“可是它们没有灵魂,任何人造的东西都没有灵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