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同类 下

章十七 同类 下

  第542章同类下

  “但是它们都是我的孩子!”女人的声音也是异常坚定。

  双方都很坚定,没有退让的迹象,所以地下基地重新归于宁寂,龙人依旧在撤退,苏则又拖了一只隐藏到黑暗中。穿越数千平方米的大厅在龙人的速度前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就在短暂的几秒钟内龙人又损失了两只同伴。现在它们在苏面前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而在刚开始战斗时却还能够重创苏的身体。

  速射机炮都安静下来,炮弹早已射空,那些运送炮弹的工兵们则在恐惧中四散而逃。

  苏站在被自己拖回来的龙人前,凝视着它四只龙睛。从琥珀色的龙睛里,苏清晰地看到了恐惧和挣扎。龙人是没有恐惧的,但现在的恐惧是深藏在生命体中的本能,是对行将到来毁灭的畏惧与抗拒,是不可抹去的生命印痕。

  至少以地下基地深处那个女人的技术水准还做不到。

  当然,刚刚制造出选民的血腥议会更加做不到。龙人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顶级的选民,而且它们的生体结构更加稳定,配合合适的休眠装置,有效战斗寿命可以长达数百年。从技术水准上说,龙人体现出的生体技术比血腥议会领先了整整三代。

  那个女人做不到不代表这种技术不存在,至少在苏的记忆中,似乎就有完美生体战斗兵器的存在。只是这个记忆太过模糊,甚至比那些他根本想不起来的梦境还要模糊。

  苏掀开了龙人厚重的胸甲,露出由角质厚皮保护的胸膛,伸手一指,一道尖细能量从指尖射出,在龙人胸口刺出一个深深的孔洞。苏随即吐出一滴鲜血,血液在空中变幻着方向,几次弹射后,准确无误地钻进了刚凿出来的孔洞中。孔不大,却深近半米,凿穿了龙人胸口厚达三十厘米的胸骨。在胸骨后部的骨腔中,藏着类似于大胸的神经器官,这才是龙人真正的要害。

  现在苏已经知道,龙人头骨几乎是实心的,里面藏着的脑和鹰差不多大小,只是用于收集处理感官收回的信息,真正的大脑被分成六个部分,分别藏于身体各处。所以和人类的常识不同,攻击龙人头部并不是打击要害,而是攻坚。

  接下来,苏的手弹出刀锋,剖开了龙人腹部的鳞甲,从里面取出一个手指大小、闪耀着珍珠光泽的圆珠。圆珠是温热的,而且在不停释放着强烈的辐射。这颗圆珠蕴含着大量能量,能量密度几乎与核燃料相去无几。它是龙人储存能量的器官,也是龙人身体的精华所在。一颗能量珠,所包含的能量相当于吞食数十具龙人的**。取出圆珠后,苏直接将它抛进嘴里,吞下,然后不再理会龙人的尸体,缓步向外面走去。

  也只有苏能够这样做,普通能力者吞服能量珠,肯定会被强辐射烧烂全部脏器。

  被苏抛下的龙人并不安静,而是开始轻微抽搐,很快抽搐痉挛就蔓延到了全身,它的身体也不时鼓起一个个大包,象有大团虫子在身体内蠕动一样。从腹部的创口处,可以看到它身体内无数肉芽正在疯狂生长着,长到极致后脱落,然后溶成深红色的浓稠血浆。血浆如有自己的生命和意识,化成无数锋利血针,深深刺入新剥落出来的肉壁上。从它们刺入的地方,即刻就有新生的肉芽冒出来,然后疯狂生长,再溃破成血浆。如此周而复始,龙人庞大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干瘪下去,浓郁血浆不断从身下涌出,漫流开来。流出的血浆不再是鲜红,而是暗紫色。在显微镜下,会看到血浆中全部是破碎的有机质和已经被消化分解过一次的蛋白微粒。流出血浆中含有的营养物质已经少得可怜。

  龙人流出的血是入侵者分解消化过程中产生的排泄物,只是流出的血浆太快太多了些。如果以活力论,这批入侵者和苏还未进入暗黑龙骑时的同类相比,已经提高了十倍以上。

  很快,房间中蚂蚁啃食的沙沙声就已消失。龙人雄伟强健的身体相应消失,在地上留下的只有无法分解的金属护甲和机炮弹药。

  浓黑的血浆漫流,匍匐着向四周延伸,很快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地面,并顺着门口溢出。

  好几处房门或通道口,都已是血浆四溢。从龙人最后被拖入的房间中,一粒鲜红的血珠从中弹出,它呈流线型,尾部的血浆竟然在燃烧喷发着,推动着它如箭般向苏飞去。飞到苏身后时,它放慢了速度,灵活地转了个弯,投入到苏张开的口中。在进入苏体内后,血珠外围包裹着血浆即刻分解,核心处包裹着的数百条基因片段被释放出来,一一运往指定的器官。

  这粒鲜血,就是一只龙人的全部精华。

  这些就是龙人的基因,和这个世界已知生物的基因有相当大的差异。和油沼异生物相同的是,龙人的基因也是支离破碎的,身体各个功能自成片段,能够维持生命体的正常活动,却又无法连成整体。这堪称奇迹,却又真实存在。而它对于苏的意义,就是让他无法顺利吸收龙人的基因,从而获得龙人的一些独特能力。龙人比油沼异生物要高阶得多,基因也远为复杂,虽然它们的基因被切碎,但是并不象油沼异生物那样无迹可循。数量级上的差异使得龙人的基因碎片中也有了隐约的规律,只不过数量要足够的多。在连续吸收了四头龙人的基因碎片后,苏已经摸到了龙人能力的门槛,现在新生成的智慧中枢正在全力运算着。

  这就是苏所说的拼图游戏。

  退入黑暗中的龙人战士只剩下三只了。整个基地中可能只有八到十只龙人,如果把看到的龙人全部吃掉,那么苏会拼出95%的龙人基因,等于是将这种超级生体兵器的图纸掌握在手中。

  身体中逐渐扩散开的龙人基因不断刺激着苏,带给他比***甚至强力毒品更加强烈的快感。在强烈刺激下,苏身体中多个器官协同运动,让他嘴一张,喷出一团淡黑色的雾气。雾气喷吐过程也有无以伦比的快感,不亚于生命精华的喷射。苏喷出的黑雾中带有大量可以飘浮移动的狍子,它们带有大范围的力场,一经喷出就迅速融入黑雾中,稍稍改变了黑雾介质和力场的频率,使之转而接受自己的控制。每一颗狍子都可以控制一大块黑雾,而且被控制的黑雾会排斥没有获得控制区域的狍子,把它们推向更远的地方,以扩散范围。就这样,苏在悄然改造着黑雾。

  跟随着龙人撤退的步伐,苏进入了基地的深处。

  这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基地,规模甚至比寒冰王座还要大上数倍。一路上,苏经过了可以居住五千人的生活区,能够储存几万吨物资的仓库,能够装载数万吨燃油的能量区,以及医院、兵营和商业区。实验区占据了整整三层的空间,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实验室,可以想象在基地全力运转时,数以千计的实验人员在辛勤忙碌着的宏伟景象!这里已经不能称为实验基地了,这完全是一座深藏于地下的城市!

  这时在苏的面前,出现两扇封闭的合金门。合金门已经锁死,上面的电子屏幕因为失去了电力供应而失去了作用,液压装置则完全锈死。大门上方,两台无人武器警戒平台半垂在天花板上,摄像镜头上落了厚厚一层灰尘,看来也有多年未曾使用过。从环境看,合金门可能已有几十年没有打开过了,很可能从基地陷落时起就一直关着,直到全部能源耗尽。

  苏的右手边是幽长的通道,尽头则是通向下一层的安全梯。通道中没有龙人的痕迹,却有工兵留下的脚印。而且从痕迹和气味判断,并不仅仅是工兵,还有至少两种全新的生物,两种在苏眼中几乎和龙人价值相同的生物。在追袭的过程中,苏又捕获了两只龙人,现在龙人基因拼图已经完成了85%,只要再抓到一只龙人,就很有可能补全拼图。

  但是在这扇封闭的大门前,苏却暂时放弃了对敌人的追袭。在大门后,似乎有无数声音正在呐喊着,呼唤着他的名字。那个名字非常非常的长,并且是用一种神秘的语言读出,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任何一种已知的语言。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直如涛涛洪流,几乎将苏的本体意识冲垮!

  苏的身体猛然一震,左眼的眼角裂开,一条血线顺着脸颊缓缓流了下来。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内也出现了无数细微的创口,许多创口甚至直接出现在基因层面,粉碎了许多他冒死吸收的基因片段。

  瞬息之间,苏的身体活力下降了一大半,生命磁场的强度更是直接降至30%以下,可以说受到了致命的重创。他的脸色苍白,看着尘封的金属门,终于抬起了手,只是非常的缓慢而艰难。

  苏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受到了外在的攻击,那些呐喊和呼唤也并不真实存在。虽然精神波动已经被证明存在,并且被开发出相应的能力,但是金属门后并无任何精神波动、生命磁场之类的东西。呼唤来自于苏身体的最深处,而遍布全身的伤害则是本体意识下意识地和身体本能对抗的结果。也就是说,苏现在的意志不想进入这道大门。

  苏深深地吸了口气,平抑了本能和全部潜意识的反应,重新让自己成为完整的人。当他呼气的时候,却喷出了一口血雾。这就是控制身体的代价。

  他的手轻微颤抖着,终于抚上了金属门。几秒钟后,金属门的材质结构等所有数据就被探测出来,在苏的脑海中还原成了大门的全息图像。

  大门已经启动了应急机制,液压机械构件被锁死。除非恢复电力供应,输入有权限的解锁密码,才会解除锁定,打开重达数十吨的大门。现在电力供应已经完全切断,看来大门已彻底失去打开的可能。到了这里,早已没有了圣辉十字军活动的痕迹,他们的先遣队没能抵达如此深入的地方。

  锁死的大门还难不倒现在的苏。他的手在裸露的液压机件上抚过,所过之处立刻冒出滚滚浓烟,金属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着。大量的腐蚀液不断从苏手上渗出,汇聚成流,如有灵性地在大门的控件中滚动着,将一处处关键的控件腐蚀溶断。

  半小时后,苏双手抵在大门上,全身发力,轰鸣声中,沉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出现在苏眼前的,是一排排直立的培养槽,数量成千上万。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