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历史 上

章十八 历史 上

  第543章历史上

  恍若梦境成真。

  看着无边无际的培养槽,苏的脸色变得惨白,剧烈的头痛几乎让他无法思考。梦中的世界正在突破意识的***,想要浮出水面,但是这个过程无比痛苦,以至于最终展现在苏眼前的都是支离破碎的画面。但是这也够了,足够勾勒出一个世界的雏形。

  苏向前走了一步,虚弱的双腿却差点支撑不住身体,一个踉跄,才重新站稳。他定了定神,缓步走到距离最近的一个培养槽前。

  这是一个标准的培养槽,直径200厘米,高350厘米的槽体由钢化玻璃围成,上端和天花板直接连成一体。钢化玻璃外积了厚厚的灰尘,而且灰尘已经凝结硬化,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这么厚的灰尘,看来经历了至少几十年的时光。苏伸手拭去了钢化玻璃表面的灰尘,可以看到里面原本的溶液已经干涸,在培养槽体凝结成的厚厚一层营养质。营养质中还有一只小狗大小的培养生物,它还处于幼体,连感知器官都还没有完全生成。它趴在玻璃壁上,看样子奋力挣扎着想要出来,一双前爪甚至抓裂了钢化玻璃,可是它最终没能逃离囚笼,被困死在这里,变得一具干尸。

  苏轻轻地敲敲钢化玻璃,从震动中已经知道了它的厚度和强度。其硬度要超过合金钢,却被体型并不大的未成熟培养体抓裂。除了培养体天生的恐怖力量外,更多的恐怕还是它在绝境下迸发出的巨大力量。看着它最后的姿势,苏可以想象它当时是处于怎样的绝望之下。

  培养槽体沉淀的营养质已经变成了深黑色的硬块,但是在感知触及的瞬间,熟悉之极的成分已让苏知道,槽中的培养液在正常时应该是深绿色的。

  看着仍保持着垂死挣扎姿态的未成熟体,苏忽然想,当它眼睛发育完成,第一次睁开双眼时,看到的应该就是碧绿的世界吧。

  一切和梦里一模一样,甚至培养液的成分都被回想起来。

  不,还是有些不同。苏所看到全是实验台和大量的实验人员,在梦境中,视线中没有培养槽的存在。而这里,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一望无际的培养槽。在这黑暗凝重的空间中,分布着上万具干涸的培养槽。

  苏低下头,看到培养槽下方竖着一块金属的说明牌。他蹲下,擦去说明牌上的灰尘,仔细地读着。说明牌的最上方用神秘的文字刻着一个名字,下面则是联邦语的说明。看到名字,本来不认识这种语言的苏却低声念了出来:“霍尔奎拉……”

  霍尔奎拉是生化兵器的名字,它体型适中,适合在高重力或者是中等重力环境下行动,行动极为敏捷,力量强大,以肉搏战作为主要作战方式,战斗力低下。之所以能够成为定型生体兵器的主要理由是环境适应性强、繁殖力高,几乎不需要补给。也就是说,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大量培养霍尔奎拉,然后把它扔到战场,靠数量堆死对手。在生体兵器的体系中,霍尔奎拉属于典型的炮灰品种,只能用来对付低等文明。霍尔奎拉的体型如下……关键指标数据如下……基因图谱如下……

  上述大段资料并非出自指示牌下的说明文字,而是苏在读出霍尔奎拉这个词时自然而然得到的信息。这些信息不通过任何途径,就这样直接投射在苏的意识中。这是海量的信息,还包括了数以万计的关键数据以及完整的三维基因图谱。只要有合适的设备,苏就可以凭此调制出完全版的霍尔奎拉。

  这些信息并不是苏本来就知道的,而是由神秘语言写就的霍尔奎拉这个词本身所携带的信息。只要苏以正确的方式读出这个词,信息就会自动被他的意识所感知。可是想要读出这个词谈何容易?

  刚才苏是无意识地读出了这个词,此刻回想,却发觉当时动用了100个智慧中枢中的80个,以及近300个计算中枢,发声器官在细胞级的控制技术下同时发出数百个音节,再叠加了特定频率的精神波动。简而言之,这绝不是人类能够读出的语言。

  而用旧联邦语写成的说明段只有几百个词,所包含的信息主要是何时开始培养、关键时间节点以及注入营养剂的类型型号等,与霍尔奎拉这个词比起来,所包含的信息量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在人类语言的说明文上方却镶嵌着另一种语言的名字,说不出的诡异。苏相信,至少在旧时代,应该没有人能够读出甚至认识这种语言。

  那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苏为什么会认识这种语言?

  苏抬起头,无孔不入的感知再次触摸着培养槽内的‘霍尔奎拉’。几分钟的感知后,苏发现培养槽中并不是真正的霍尔奎拉,按照神秘语言中包含的信息作对比,培养槽中的未完成体即使成熟后,也只有真正霍尔奎拉十分之一的力量,三分之一的速度,而能量消耗要多上三倍,食物利用转化效率只有五分之一,成熟周期长达三个月,并且可食范围更是小得多。总而言之,培养槽中的未完成体连残缺版的霍尔奎拉都算不上。苏还发现,它残留的基因片段和神秘语言提供的基因图谱有本质上的巨大差异,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生物,只是外形有些类似而已。

  培养槽中的生物,放在现在只能算是还可以的生体兵器,综合威力比狮子老虎之类要强不少,但是一个全副武装的三阶龙骑列兵完全可以对付好几只。而真正的霍尔奎拉却可以在几分钟内放翻一打龙骑列兵。可在神秘语言的记述中,霍尔奎拉却仅仅是用于对付低等文明的消耗品而已!

  如果一切霍尔奎拉这个词传递出的信息都是真的,那么又是谁把这个词刻在了这里?仅从外形看,霍尔奎拉这个词看起来就象是一团而致密繁复的花纹图案,并不象是人类通常认为的那种抽象语言。但是被刻在说明牌上,肯定不是当成一种装饰来用的。

  霍尔奎拉,这个词不止是三维的:它的花纹深度和容积也代表着一种意思,更主要的是还需要多重音节叠加及覆带精神波动。如此一来,组合的可能性呈几何级数提高,所包含的信息量已非人类所能想象。说明牌上的这个词,只是精准地完成了三维刻印,而苏在读出它的时候,自行增加了音节叠加,只是缺失了文字中本应自带的精神波动。如果有精神波动,那么苏知道,自己所得到的信息还会包括霍尔奎拉的调制方法。

  呼!苏重重地出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他没有再深入去想,而是专门调动了几个智慧中枢,将这件事扔给了它们去处理,有些类似于智脑的后台处理。苏自己则走向下一个培养槽,重复着擦去灰尘,观察内部,阅读说明牌的步骤。

  培养槽中少部分是空的,约三分之二是各式各样的未成熟体,其余的都已是成熟的完成体。培养槽里的物种千奇百怪,几乎人类能够想象出来的怪物在这里都可以找到样本。几乎所有成熟体都是在绝望和挣扎中死去,即使变成干尸后,也一眼能够看出临死前的无尽痛苦。

  在培养槽下方的金属壁上,刻印着培养槽使用须知。从这些说明上,苏知道了培养槽中的生物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

  在能源供应断绝后,培养液会逐渐浑浊,营养物质逐渐稀薄,更重要的是氧份含量快速降低。呆在培养槽中的生物经历的是延长十几倍的窒息和相应缩短的饥饿过程,它们承受着双重痛苦的打击。培养槽非常结实,钢化玻璃可以抵挡步枪近距离直射,在切断能源后安全装置会自动锁死,以防止出现意外。所以,在切断电源后,或者是出现意外情况下,本是孕育生命的培养槽就变成了活埋的墓穴。

  意外情况……苏泛起隐约的苦笑。

  所有被培养的生化武器都是极度危险的,那些被杂糅了各式各样功能的怪物,还可以说真实战斗力未经检验,可就在这些培养槽内,的确有着真正成熟的生化兵器,霍尔奎拉。虽然只是残缺版本,可是一旦让它逃了出去,对于旧时代的人类来说,仍有可能变成灾难。和人类创造出的所谓生化兵器不同,用于低等环境下的霍尔奎拉是以持续作战能力和数量优势取胜的。在艰苦环境下,它可以通过无性自体繁殖来产生后代。也就是说,只要逃出去一只,几十年后,人类就将面临成千上万只凶猛异常的生化猛兽。如果是完整版的霍尔奎拉,那么几年后这颗星球上可能就没有其它物种存在了。

  所以,一旦意外发生,人类理智的第一选择就是毁灭一切培养中的生化物种。

  “每一个人都会这样做吧?”苏想着。但如果换成是他,他不会这样做。问题是,苏并不是人类。

  苏以恒定的速度在培养槽中穿行着,如同逡巡于生物进化史的长河中,几乎忘记了时间和自己的目的。培养大厅中的培养槽以100*100排列,足足有一万个培养槽!在需要时,这个实验基地完全可以转化为大规模生产生化武器的基地。

  除了十几只霍尔奎拉外,苏在一万个培养槽中只找到另一种用神秘文字标注的生物,雷古纳。雷古纳的长度比霍尔奎拉少了四分之一,相应包含的信息也要少得多。这是一种体型不大的飞行生物,可以适应各种环境,并拥有能量***和反重力器官,可以在十二级强风及零下一百度的环境中活动,全速飞行时时速超过500公里,巡航速度200公里,可以持续飞行48小时。一次进食可以维持一个月左右的活动消耗。它拥有多达十一种感知器官,并且可以将感知到的资料记忆在专门的储脑中。即使死了,只要得到储脑,就可以复原这些记忆。它的攻击手段是尾部可以射出二十米远的毒针,以及可以分泌神经毒素的口器。从用途上看,雷古纳主要是作为最低阶的侦察兵使用的,但在面对低等文明时,它也可以作为主力武器。

  培养槽中雷古纳和霍尔奎拉同样是残缺版本。它的身上没有能量***和反重力器官,并且放大了翅膀。这是很自然的选择,雷古纳飞行动力主要来自于能量***和反重力,翼翅只是用来辅助转变方向用的,本来的大小托不动它一米长的身躯。但是翼翅的能量消耗要远大于能量***,所以残缺版雷古纳的速度、续航力都大幅下降,多重感知器官还在,但是储脑却不见了。雷古纳作为侦察兵器的核心器官不在,它就由侦察兵变成了战士。尽管如此,苏的智慧中枢分析结果表明,缩水版雷古纳的战斗力依然比这个大厅中大多数莫明其妙的生化兽要高。

  默默地记下了雷古纳这个词,苏就等如是掌握了这种生化兵器的一切奥秘。这不是他想要的,虽然掌握了这两种生化兵器就等如是掌握了一只可以无限补给、迅速成形的生化大军,可是苏对于统治世界全无兴趣,更不想统治一个完全没有生命的星球。

  生化兵器没有灵魂,即使被再多的生化兵器环绕着,也依旧是孤单。

  虽然现在苏还不知道灵魂的确切存在模式,但他相信,灵魂是切实存在的。

  走出培养大厅,穿过幽长的通道,再下行十米,苏进入基地更深的一层。在他面前,是一座极为厚重的合金门,门旁红色的警告文字即使经过了数十年也依旧醒目:“自动警戒区域,极度危险,仅限七级以上权限者进入!”

  在合金门旁,是成排的身份权限验证工具,从外形判断,从虹膜到指纹再到dna检测,应有尽有。不过由于失去了电力,这些旧时代最尖端的设施现在都成了摆设。没有液压动力的辅助,面前这道以吨计的合金重门对人类来说就是不可逾越的,但是对苏而言,金属的东西都不再是障碍。

  他感知了一下合金门的成分,智慧中枢全力运算,十分钟后,一种全新的针对性酸液就在体内分泌出来。这是昨天还不具备的功能,但在得到霍尔奎拉和雷古纳的资料后,苏就有了借鉴之处。

  一团雾状的酸液被喷到了合金门上,金属表面即使冒出大团白雾,如同沸腾了一样,不断从内部鼓起一个个气泡!

  气泡纷纷破裂,释放出更多的白雾,金属门体上则相应开始凹陷。等了一会,苏又向门上喷了一口酸雾。本来有些放缓的腐蚀速度旋即变得正常。苏盯着合金门上越来越深的坑洞,每隔一会就会喷出一口酸雾。感知和视觉所采集到的数据不断汇总,被送到指定分配的智慧中枢里,经过计算分析,得出下一次酸雾喷射的时机和喷量。所以苏现在其实什么都不用想,到了时间,自然就会喷出合适份量的酸雾。

  就在不久前,苏还很不习惯这种类似于智脑的多线思维模式,可是如今却已自然了许多。现在他经常会同时思索几件事,这可完全不是人类惯用的思维方式。

  足有一米厚的合金门终于被酸雾蚀穿,和苏预料的一模一样。他从门上的空洞中钻过,站在了所谓“极度危险的区域”。

  在这块区域,每个通道的转角都垂吊着自动武器平台,可以随时攻击没有权限的侵入者。在苏前面不远,一架武装机器人正静静地嵌在墙壁上的凹槽内。它结构简单、火力强大,正是在实战中最让人头痛的类型。可是现在,它只能安静地呆在那里了,所有的能源都已耗尽。

  沿着通道向前走着时,苏忽然想起了一个念头,“难道他们就不怕控制这些自动武器平台的人工智能产生真正的智慧,起来造反吗?”

  这个烦恼显然属于已经死了的那些人。但是苏并不是凭空产生这个想法的,现在的苏已经部分记起了梦境,也想起了许多可能和梦境全无关系的东西。这些记忆就象一幅幅极度凌乱的画面,非旦彼此之间没有联系,就是每幅画内也都是无意义的斑驳色块。可是苏知道,现在每一个突然出现的想法都是有原因的,只是现在不知道而已。

  苏站到了一道自动门前,仰头看着门上已有些模糊的字迹:“第三超级试验体培养室。”

  犹豫了一下,苏才将手放在了自动门上,发力一震,将自动门连框从墙体上震脱。分泌酸液的消耗太大,只有对付那种一米厚的巨门时才有必要动用。

  走进超级试验体培养室,苏的脑海中突然一声轰鸣,整个世界都晃动起来!他脸色苍白,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后背撞到了墙边的铝合金架子上,才稳住了身体。

  苏闭上了眼睛,刚刚看到的一切和梦境在这一刻重合,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梦,还是真实。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