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历史 中

章十八 历史 中

  第544章历史中

  培养室的正中央,矗立着一座直径达十米,高三十米的巨型培养槽,足够拿来培养鲸鱼。还有六个正常大小的培养槽放在巨型培养槽周围。在培养室另一侧,则是巨大的机箱,看体积应该是中型机,以作为单独的资料分析处理。围绕着中型机,是足够十个人同时工作的终端信息处理平台,培养室另一侧,则是半封闭的生化实验区域,可供十几人使用。

  这个超级试验体培养室,放到外面的世界,已经足够组建一个大规模的生化实验室了。

  站在门口时,苏的感知已经遍及培养室的每个角落。他知道,如果将视线换一个角度,比如说在中央那座巨型培养槽中,那么所看到的东西就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感知力覆盖了整个培养室,仔细搜索。

  培养室中显得有些凌乱,很多文件资料散落到资料柜外,一些电源开关处于关断状态,另外一些则还开着。看来这里的人离去得很匆忙,但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但是空旷的培养室中还有一个人,确切点说是一具尸体。

  苏转望去,看到角落中是一间单独的房间,看样子是培养室主管的办公室,尸体就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这是间十分宽敞的办公室,近百平方米的面积在寸土寸金的地下基地相当罕见,由此也凸现了办公室主人的地位。办公室处于二楼,外墙是单向玻璃,里面的人可以俯视整个培养室。苏顺着扶梯拾级而上,来到办公室门口。自动门上的铭牌刻着:“切诺拉博士,权限9级。”

  失去动力的自动门哪怕需要90级权限,在苏面前也不是障碍。通过暴力开门后,苏进入了办公室。

  在宽大奢华的办公台后,坐着一具已快变成骷髅的干尸。他伏在办公台上,右手中还握着一把精巧华丽的小手枪。他的头骨侧面有一个弹孔,应是在这里开枪自杀的。

  办公桌上的老式电脑已经生满了锈,肯定无法使用,所有存贮的数据都已损坏。不过这里说不定还能找到些什么。

  苏轻轻挪开切诺拉博士的尸体,在他身下发现了一本日程纪事本。苏小心翼翼地打开纪事本,慢慢地读着。纪事本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日程,看来博士是个非常忙碌的人,最后一页则是临时写的一段简短纪要,但已被鲜血浸透,已经分辨不出原本写的什么。不过这难不倒苏,他将这页纸放在眼前,瞳孔中射出幽幽碧色光芒,照射在纸面上。在多重光线的透射下,由墨水写就的字迹和血迹区分开来,纸上的内容开始显现。

  “今天是2月12日,不出所料,一号试验体终于逃出了培养槽!那鲁多克那个刚愎自用的家伙,我早就告诉过他现有的安全装置靠不住,要想激活试验体的话必须再多加几道保险,可是他就是不听。一号试验体是完全超出了我们想象之外的生物,我们却用旧有的常识去判断它的能力界限,所以结局注定将是悲剧。不过,也许就是换了我,也不一定比那鲁多克做得更好。毕竟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怎么逃出去的,所有的设备都完好无损,它就象凭空消失了一样。真是神奇的家伙!可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让那这样一个家伙逃了出去,说不定就是灾难的开始。”

  “2月13日,整整20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即没有找到它的行踪,也没弄清楚它是怎么逃跑的。事情似乎不太妙,魔鬼鱼部队已经接手了这里的防务,把整个基地都***起来。但是那些家伙怎么清楚它的可怕,***有用吗?除非直接把基地炸毁,让一切都深埋地下,或许才有可能消灭它。不,以它那不可思议的活力,就算只剩下一小片肉,说不定也能重生。至少理论计算是这样,可是我们还没有进行过组织增殖的实验。当时我们四人委员会一致同意将这个实验推后,真的仅仅是为了条件还不成熟?全世界还有哪里的设备比这里更加先进?我知道自己是在害怕,我不敢激活它的细胞。就算它时时刻刻都处于零下200度的低温中,我也还是会害怕。有时候看到它时,我甚至感觉到它正在以某种方式注视着我!我的上帝!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它不过是些被冰冻的细胞而已!不知道做决定的时候,其它三个人是否也在害怕着。

  很有可能。”

  “2月14日,灾难已经降临。已经找到了五具尸体,而失踪的人还在增加。所有的尸体都和生前完全不同,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比如说安妮,那个漂亮且骄傲的女人,找到她时却已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虽然dna检测结果告诉我们这就是安妮,可是没人愿意相信事实。如果我们不能相信眼睛,那还能相信什么?”

  “差点忘了,今天是情人节,这不,还没过十二点呢。可是我亲爱的罗安,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送花给你了。在主的天国中,我会想念你的。忙碌了一整天,所有失踪人员的尸体都找到了,他们毫发无伤,却都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或许罗切斯特博士知道什么,可是他显然不准备公开真相。现在这个区域已经完全封闭,二号和三号试验体的毁灭程序也已启动,而我们则被要求去54号通道集合,准备撤离基地。那鲁多克是第一个赶去54号通道的,他大概已经想好如何在秘密法庭上应对法官了吧?不过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根本就不了解罗切斯特,也没弄明白交到我们手上的超级试验体究竟是什么,他以为自己还会有机会上法庭吗?

  逃走的超级试验体,肯定藏在我们当中某一个人的身体中!而且它一定会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甚至我怀疑,它究竟需不需要逃离。所以,我就不去54号通道‘集合’了,我可不想自己的后半生都在解剖台或者是培养槽中度过,而且保持意识清醒!我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在这个基地中,真正的核心和灵魂只有一个,那就是罗切斯特,我们都是可有可无的。现在想必罗切斯特已经带着‘惟一’离开基地了吧?

  拥有超级天才的时代,就是普通人的悲剧时代,而当世界出现超级生物时,则是灾难的开始。”

  记述到此为止。

  苏将记事薄放下,心中沉郁而压抑。沉封的历史已经在他面前掀开了一角,而要把它全部揭开,则需要惊人的勇气。

  切诺拉的办公室中还放着许多纸质的研究资料,苏用了整整半个小时大致读了一下。资料大多是常规数据和博士自己的一些心得感悟,并没有涉及太多内容,也没有与超级实验体相关的信息。看来最机密的资料应该都存贮在中央主机内,是不会写在纸上的。不过其中有两段叙述依旧引起了苏的注意。

  “我们发现,某些超级生物可以产生一种奇妙的介质,它象是一种雾,我们私下都称它为黑雾,这个词好记。已经发现,黑雾可以增幅超级生物自已的感知,同时屏蔽敌人的感知,并可以对周围的磁场和力场产生强干扰。已经证明,超能力者在大比例稀释的黑雾中也用不出能力。需要进一步研究。”

  另一段则是切诺拉写下的一个疑问:“经过十一年零六个月的运算,前后更换过三代主机,运算结果显示我们对贝萨因都语(暂定名)的破解工作已经完成了135%。所有可能的方向都已经被运算探索过。也就是说,我们对这种语言应该比自己的母语还要熟悉。但是,至今为止,我们却读不出任何一个词,也不知道任何一句话的意思。可是我们‘应该’知道。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不过它真是一种奇妙的语言。不管怎么说,为了纪念我们‘破译’成功,有人用建议这种语言给两种试验中的生化兵器命名。这不是什么好主意,因为那本来就是它们的名字。”

  苏放下了研究资料,轻轻地叹了口气。旧时代的人类知道得比他原本想象的要多得多。

  黑雾,正是那个女人创造出来,用以划定主场范围的最重要能力。如同龙人,在黑雾中综合战斗力提升了至少一半。而普通能力者则可能发挥不出三分之二的实力。想要控制黑雾,特别是大范围的黑雾,显然不是人类能力者可以办到的。而黑雾对于能力的强力屏蔽效果,更是对付新时代人类的最有效手段。

  而苏一直在做的,就是和那个女人争夺主场优势。所以他虽然看上去有些无所事事地闲逛着,其实暗中的战斗一刻也不曾停息过。

  黑雾不断从通风系统扩散出来,即使没有风,它也在流动着。只要看到这个,谁都会知道它不是普通的雾。而当黑雾流经苏时,会带上苏呼出的空气,继续向远方流去。和苏呼出的空气接触久了,黑雾就渐渐的发生变化,控制权悄然易手,成为了苏的触角和屏障。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