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历史 下

章十八 历史 下

  第545章历史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形的战斗范围越来越大,已在整个基地内爆发。黑雾不住翻滚着,如同两群结伴厮杀的猛兽。在黑暗的角落中,凄厉的嘶叫接连响起,工兵们已彻底陷入混乱,它们四处逃窜,躲避的不是别的,而是时时刻刻缭绕在身边的黑雾。

  本该是它们最可依赖的黑雾,现在却完全变了一副面目。沸腾的黑雾越来越热,而且如同强酸,只要沾上了就会产生强烈的灼痛感,时间稍长的话,就连工兵体表厚厚的角质皮层都会溃烂。角质皮肤一破开,露出的柔嫩组织接触到黑雾,就会象被泼上了强酸,在嗤嗤声迅速溃烂焦黑!

  在基地外围,外墙早已被挖开,一个个洞穴就是工兵们的栖息地。每个洞穴可以装下十几只工兵。洞外的基地中已全是沸腾黑雾,大量的工兵逃回洞穴,那些没来得及逃的,则在黑雾中挣扎着、嚎叫着,用它们长长的爪子和铲子一样的双腿疯狂攻击着接触到一切。它们的眼睛早已被黑雾烧瞎了。

  沸腾黑雾的范围越来越大了,开始向洞穴内部侵蚀。工兵们拥挤在洞底,已无路可逃。可是洞穴并不深,在一双双绝望的眼睛中,黑雾如狰狞的巨人,悍然扑来!

  惨嘶声如歌剧的合声,瞬间攀上了**。

  而苏身边已是一片安静,黑雾缓缓流动着,不断摩擦着苏的身体,再向四周扩散出去。在周围一带,已看不到沸腾的黑雾,那是两种意志正在争夺控制权的标志。沸腾区域正在一点点向远处扩散,至少在目前,苏还是取得了优势。只是随着控制范围的扩大,需要消耗的体力和精神力也随之增加。

  现在,黑雾所到之处就是他感知的范围。

  苏默默地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又伸出手,看着缭绕在指尖上的黑雾,若有所思:“这就是主场吗?这种感觉……很不错。”

  他只停了一下,就继续向前走去。

  在离开切诺拉博士办公室之后,苏又依次检查过了第二和第一超级实验体培养室。三个培养室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布局,不过苏在里面没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信息。两个培养室中依然显得十分凌乱,看来当年去54号通道集合的命令下达时,并没有给研究员们留下多少时间。真正机密的资料应该都储存在中央主机内,而这两个培养室的主管显然没有切诺拉那样喜欢记东西的习惯。

  在发生培养体逃离事件的第一培养室,苏搜索得格外仔细,可是一无所获。所有的培养槽没有一点故障和破损的痕迹,而且和培养大厅不同,这里的培养槽都经过了清洗。由于时间过去得太久,已完全无法分辨培养液的原本成份,更不可能知道培养着的所谓超级试验体是什么。

  在看过三间一模一样的培养室后,苏心中不舒服的感觉已经少了很多。而且切诺拉的记录表明,超级试验体并不是人工培养出来的,而是取自某种生物的细胞,很有可能就是被罗切博士带走的‘惟一’。

  不管怎么说,或许,他并不是孤单的,他还有同类。哪怕他真的是在这里长大的,其实也没什么。

  苏忽然感觉到心松了不少,虽然在他的直觉中,和同类的见面未必很愉快。至于基地深处的那个女人,其实和苏还有些细微却关键的区别,她和他很相似,却并不是同类的生物。

  出了第一培养室,苏继续沿着幽深的通道走着,不知道在通道的尽头,还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在地下基地的另一端,还有着一个神秘的大厅,里面的黑雾浓得有如实质,即使在苏的感知中,这里也是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什么。

  大厅中的仪器器材早已被搬空,雪白的四壁被涂满了壁画。说是画,其实只是无数杂乱色块拼凑在一起,即使对现代抽象艺术造诣最深的大家也没法辨认出墙上画的是什么。

  然而,这些画是有力量的。

  感知敏锐的能力者会看到在色块间能量正在有序流动着,哪怕是普通人,看久了也会觉得头晕眼花,而且在过程中,由于组织器官的不当反应不,还会受到沉重的内伤,不久后就会死去。

  在大厅地面上,绘着同样风格的色块。色块中能量流动,最终汇聚到中央的一座培养槽内。培养槽明显经过改造,被附加了大量不属于人类风格的仪器设备,仪器表面许多暗红色块在不断闪动着。从外表看不到任何导线,也找不到接通能源的地方。而感知域能力者能够发现,由大厅四壁地板上汇集的能量,都是直接投射在几块接收器一样的平板上,从而被吸收。

  无线能量传输技术!

  看到这一幕,想必任何一个科学家都会惊叫出来。如果能够破解这些仪器,那将是人类文明力量的再一次巨大飞跃,其意义和影响深远,还要超过核能的发现利用,仅次于能力的被发现!

  培养槽中装满了浅绿色的营养液。营养液在缓慢流动着,不时有串串细小的气泡从培养槽底冒出。这具高五米的设备是旧时代人类最先进的生物培养系统,培养液配方可以自行设定,而且完全实现自体循环,如果仅仅是维持生物生存,那么只要保持能源供应,可以无维护地运行30年。而现在,在附加了大量极端先进的仪器设备后,这台培养槽的功能已经不知道增强了多少。

  培养槽的营养液中,漂浮着一个**着身体的男人。虽然他在沉睡着,但是微微起伏的胸膛显示身体中还有生命。他看上去三十余岁年纪,身材高大,面容刚毅,周身肌肉线条分明,极具男性阳刚魅力。但是他漂浮在营养液中,除了最基本的生命征兆,全无其它反应。

  培养槽前,跪着一个年轻女人,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正在低声祈祷着。片刻后,她才抬起头,仰望着培养槽中的男人,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眷恋和无尽的绝望。

  “贾森,我的爱人,你还是不肯醒来吗?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要是肯醒来的话肯定早已醒来了。当时的我并不理解你的胸怀,不明白为什么你宁可毁灭,也要维护你那些同类,它们的意识中可是只想自己逃命的,甚至准备好了把你推到我面前。我现在也不明白,但却学会了尊重你的选择。唉……”

  “直到今天,我也无法理解人类,无法理解你们的复杂。在我的本能深处,同类的定义就是繁殖对象、竞争伙伴、敌人及食物。很简单吧?而我,本来也应该这么简单的,不会想到这么多,更不应该拥有感情。我知道,用你们的语言来说,这种感觉叫爱情。真的很不可思议!或许,是在他离去后,太多太多年我自己呆在这里,所以才会慢慢变复杂的吧?原来,我也会寂寞。”

  “寂寞这个词,也是从你们的语言中学会的。”

  “我的爱人,你已经陪了我许多年,可是我很没用,我用上了所有的办法,却只能复原你的身体,而无法让你醒来。我很想告诉你,你那些还活着的同伴,我已经放回去了,而且还允许他们带走一些资料和东西。原谅我,我不能够给他们更多,他们很危险。也许你不知道,但是我能够感知得到他们的想法,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在得到更大的力量后,他们首先要对付的不是我,而是自己的同类。他们想成为族类的王,然后再回来摧毁我,夺走没能拿到的一切。所以,亲爱的爱人,你能明白我为什么那么不信任人类了吗?你的同伴们,他们并不知道在多年之前‘他’已经离开了这里。即使他们成为人类的王,也难以避免毁灭的命运,因为他们太过狂妄自大,并不了解‘他’的真正力量。我也无法阻止‘他’,在他没有离开的日子,我只知道服从。只有‘他’的同类才能阻止他,阻止可能的毁灭。”

  “今天我的话很多,我知道你很讨厌啰嗦的人。可是我没办法,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敌人已经来了,许多年前当我真正拥有自己意志的时候,就知道它终会到来。现在,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不知道会是胜利还是失败,预言不属于我的功能,我只知道它很可怕。畏惧让我从来不敢离开这里,只因怕它发觉我的存在。但是它还是找来了。我也不知道它是怎样的敌人,它与我和离去的‘他’很相似,却又不同,可是我说不出哪里不同。你看,他正在争夺我的主场,我争不过它……”

  沉默了一会,她才继续诉说着:“可是我不会让它接近这里,不会让它接近你。除非,它踩过我的身体!”

  滴嗒!

  几滴液体掉落在她身体前方,在地面上激射出几朵小小的水花,旋即被奔腾的能量灼成蒸汽。黑雾太浓,它们落得也太快,无从看清究竟是血还是泪。

  大厅中的黑雾更加浓郁,又过了一会,从黑暗中传来她的幽幽叹息:“我们从来不曾相识过,但是我却知道我爱你……”

  同一时刻,苏走到了通道的尽头,再下一层,站在一座高达六米的巨大自动门前。门前没有警卫,没有权限提示标志,也没有多么复杂的门禁安全措施。但是,已经不需要任何标识来提醒人们这里有多重要。自动门两侧墙壁底座中,嵌着六具全副武装的机器人,十几只整合了武器系统的摄像头监控着每一个角落,根本没有死角可言。大门并不厚,也不重,但是所用合金是只会用在空间站上的顶级材料,高温、腐蚀和冲击无所不防。仅仅是一道门,造价就应达到10亿元,是旧时代三架最顶级战斗机的价格。

  自动门的四框稍稍突出一些,看上去没什么出奇之处。不过苏却感知到内部大量的电子传感元件,结合储存在脑内的庞大数据库,很快苏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全息扫描仪。在旧时代,这是开发出来检验最顶级武器材料瑕疵的设备,放在这里只有一个用途:确定来人的身份。

  所有一切,都在无言地诉说着这里的价值。

  自动门边上,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用自来水笔写就的签名,一个即使在现在都价值连城的签名:s.罗切斯特。

  自动门现在已经阻挡不了苏,没有能量的保护,任何物质都不再是坚不可摧的。十分钟后,自动门上就出现了一个可供人出入的空洞,而苏已站在门内。

  第一眼,苏就断定,这里就是罗切斯特博士的办公室和私人实验室。

  罗切斯特的办公室,不,应该称之为办公区域,非常非常的大。五百平方米的区域中,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块写满字的白板。哦,还有几棵人工栽培的大树,虽然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但可以想象从前的亭盖如荫。坐在那张写字台后,就象是在幽静空旷的林间办公。

  可以看出罗切斯特博士也是‘空间就是美’哲学的坚定支持者,而且他根本没有为来访者准备椅子,要么是这里根本不会有访客,要么就是他觉得没有人有资格在他面前坐下。或许后者的可能性还要大些。

  办公区域当然不止这五百平方米,后面还有近千平方米的图书馆,其中近半为各种千奇百怪的标本所占据。相对一侧,则是博士的私人实验室,数以千计的各种仪器占满了两千平方米的空间。可是从设施摆放来看,显然只是为了罗切斯特博士一个人所准备的,根本没有使用助手的迹象。看来,博士在这里所进行的实验,已经机密到了不能使用任何助手的地步。

  苏的感知越过办公和实验区,在墙壁后探查到了独立的计算中枢,看规模至少是大型机,实质性能可能不止。再跨过计算中枢,苏的感知忽然遇到了一点阻碍。那是层厚达一米的钢化玻璃,至少夹着十几层强化胶质,可以轻易抵御重炮的直接轰击。不知玻璃使用了什么材质,竟然具备对精神感知的阻断功能。不过阻断的效果很初级,以苏高达九阶的感知力,在加强能量之后,终于成功地破开了钢化玻璃的阻隔,透入内部。钢化玻璃后面,是一个上千立方米的巨大空间,苏的感知很快又遇到了阻隔,原来在玻璃墙后还有一层玻璃。两层玻璃墙之间,则是剧毒的神经毒气。让苏有些惊讶的是,毒气的配方非常独特,对地球大多数生物无效,却对他会有些影响。当然,仅仅是有些影响而已,意味着苏如果中了毒,付出少许组织死亡的代价就可以重新产生免疫力。但是,毒气并不仅仅是有效这么简单,它代表了一种全新的方向,这是基因毒素!

  在没有释放全部身体进化潜能之前,原始的基因毒素也会对苏造成伤害。现在苏已经不惧怕基因毒素,但仅仅是因为毒气还非常原始。

  苏的感知继续深入,很快查清这是一个20*20*20的正立方型空间,由三层钢化玻璃和两种不同的神经毒素所封锁,空间中央是一个透明培养槽,从残留痕迹看,培养槽中曾经放置的不是培养液,而是低温液氮。通向培养槽的通道设置了重重机关,可以在意外发生时第一时间锁死。哪怕是现在的苏,如果被浸泡在培养槽里的液氮中,恐怕也很难逃脱。

  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囚笼,至少在旧时代应该如此。

  苏升起分明的感悟,这就是‘惟一’的囚笼。或者换句话说,是‘惟一’沉眠的地方。

  罗切斯特和‘惟一’早已离去,但许多昂贵的仪器却仍留在这里,没有搬走,甚至写字板上的字迹也没有擦去。一本厚厚的书放在写字台上,还是打开的。

  所有迹象表明罗切斯特博士也走得非常匆忙,甚至来不及收拾东西。

  在囚笼后方,是一条紧急通道,通向两台专用的升降梯。升降梯直通地面,而在出口旁边,就是可以容纳两架大型运输直升机的地下机库。看来,罗切斯特博士就是带着‘惟一’,从这里离开了基地。

  一切都象切诺拉博士猜测的那样。

  升降梯通道早已被崩坏的泥土所填没,不能再通行。其它方向也没有其它通道,所以苏收回了感知,来到罗切斯特博士的办公桌后,坐在了博士坐过的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腹前,安静地坐了一会,才向办公桌上仍然摊开的那本书望去。

  书的式样很熟悉,内容也很熟悉,是旧时代版的《启示录》。翻开的那一页上,用墨水笔重重地勾勒出了一句话:“使徒到来了,他召唤着毁灭,因此从天上降下了火与雷电。而灾难不可避免。”

  这是典型的宗教式喻言,可是不知为什么,在看到这句话时,苏也在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着。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或许是恐惧。

  恐惧来自于未知,更来自于未知行将揭晓的时刻。

  至少苏知道,使徒真实存在!

  他轻轻地抚摸着被博士勾勒出的这句话,几乎每个词都会灼痛肌肤。

  许久,苏终于放下了启示录,将座椅转了个方向,望向写字板。写字板上布满了潦草的字迹,由于时间久远,很多字迹已不可分辨。而内容乱七八糟,相互间毫无联系,里面有感想,有断言,更夹杂着大量的公式与数字,甚至还有数量不菲的谩骂,其中大多指名道姓。想必博士一有灵感或是什么想法,都会随手写在这块板上。

  苏靠在椅背上,从这个角度恰好可以将整块写字板纳入视线。慢慢的,博士写下的一些话逐渐清晰,一一刻印在苏的记忆里。

  “这肯定不只是三维的语言!问题是,三维之外是什么?声音,震波,磁场还是光?精神波动?”

  “什么都有可能,就别告诉我是时间!”

  “我现在有足够多的理由怀疑,我们的语言限制了我们的文明。”

  “某些迹象表明,‘惟一’和核心之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核心很可能是惟一衍生出来的产物。”

  “我想到了一个奇妙的公式,用它可以证明,核心可能独立变成有智慧的生命。我需要再验算一下,这用不了多久,一周足够了。”

  “今天的会议上居然有人建议激活核心,看看能够培养出什么!该死的,是我想出了这个公式!我当然否决了这个愚蠢的提议!直觉告诉我千万不要激活核心,最好让它和惟一永远冻着。也许这帮蠢货能够找出一万个理由激活核心,但是他们说服不了我。我的直觉总是对的!”

  “蠢货就是蠢货,即使能够给总统打电话,也改变不了他们愚蠢的本质。”

  “再过不久,就会发生战争。确切点说,是2月14号。我也不清楚怎么会知道这个,反正我就是知道。”

  “时间,时间是魔鬼!我得在2月14号之前搞定惟一,不,至少搞定核心。该死的,要是能再多一个月就好了。为什么蠢货们都那么闲,难道只是因为他们够笨?”

  “梦是件很美妙的事,至少我在梦里想明白了那种该死的语言的第五维!我他妈的真是个天才!”

  “为什么我要听一个蠢货的指令,就因为他是总统?”

  “我屈服了。总统虽然是个笨蛋,但他掌握着我的经费!”

  “这个世界需要改变,不能总是让蠢货掌管经费。”

  “我有足够多的办法改变这个世界,只要有时间……该死的,我就是没有时间!与其教训那些蠢货,不如去想想第六维是什么。我已经接近了真相,或许只需要一个梦……”

  “这是什么?上帝的礼物?不,这是魔鬼!我现在只能熏黑一张纸,但是我可以看得到,在不久的将来,这火焰将会烧尽整个世界!这也不错,至少没人用经费来要求我干这干那了。”

  “新能力所对应的基因片段已经定位完毕,这轻而易举。我把它命名为火焰,可以预见,它将会为人类开启一个全新时代。新时代的到来肯定会有代价,至少现在,我付出了整整10毫升的鲜血。”

  “我决定,三天后公布‘火焰’,全部资料都公布!让那些蠢货头痛去吧!他们能用经费给我制造麻烦,我也能给他们制造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布兰妮告诉我,新闻发布会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另一个罗切斯特会办妥这一切。明天世界就会被震惊!当然,他除了会对付记者,其它的什么都不会,我很怀疑每年五十万元花得是否值得。但他毕竟为我节省了不少时间,我的每一分钟都不止五十万!不过,我好象忘了点什么?”

  “再过三小时,火焰就将与人类见面了。可是我还是想不起来究竟忘了些什么,也许该看看日程表,我今天都应该做些什么。2月14日,让我想想……该死的!今天是2月14日!!”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