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爱与宽容 上

章十九 爱与宽容 上

  战争在毫无征兆中爆发

  数以千计的核弹几乎在同一时间升空  三分钟后  第一朵蘑菇云就冉冉升起  半小时后  大地甚至海洋上到处都是熊熊烈火  一朵朵蘑菇云此起彼伏

  战争爆发整整一个小时后  随着最后一枚核弹的爆炸而正式宣告结束  数千枚核弹的集中爆发  使得覆盖全球的辐射云层正式形成  世界从此进入以寒冷、昏暗和辐射为主題的新时代

  按照旧时代的研究结论  在核战爆发后随之到來的第一个核冬天  世界生物将迎來灭绝的第二次高峰  除了极少数躲在掩体中的人  人类应该接近彻底灭绝

  然而按照历史纪录  安然度过第一个核冬天的生物种类异乎寻常的多  许多根本沒资格进入地下掩体的人竟然也活了下來  按活下來的人数看  人类距离种族灭绝的境地还相当遥远  在整体性的生存危机面前  谁都沒有想到的是  几乎所有的生物都迸发出了惊人的生命力和适应性  核冬天纷纷死去的生物种群  在春天到來时即开始大量生育  虽然生下來的后代大多是畸形的  但也有少部分得以存活  这少数的幸运儿显示了对环境的惊人适应力  它们简直就是为这个时代而生  虽然作为进化变异的第一代  它们还有这样那样的缺点  但毕竟是走出了决定性的一步

  这一步迈出得似乎很快  也很容易

  核冬天并沒有科学家们预言的那么漫长  当自然界的夏季到來时  辐射云层就开始突然大幅削减  气温也相应升高  虽然再也不象战前那样温暖  可是也沒低到足以使物种大范围灭绝的程度  当时幸存的人们欣喜若狂  以为灾难会在几年内过去  但是经历了初期快速变薄的过程后  辐射云层就稳定下來  不再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  幸存的人们心情也变得愈发灰暗  他们终于明白  灾难已不可逆转  而这个时候  他们忽然发现  人类所面对的敌人已经不仅仅是严酷的环境、浓烈的辐射和奇缺的食物  还有正在变得越來越凶猛的变异生物  比如说体型大如狗的猫  半米长的老鼠  以及疯狂攻击一切的巨大昆虫  曾经只在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场景  现在变得司空见惯

  人类沮丧地发现  这已不再是他们熟知的世界

  辐射依然存在  依旧强烈  辐射云变薄之后  世界变得和善了许多  和善到能够让人类继续生存  前提只是必须变异  而在这时  某些消息灵通的人想到了在战争爆发前一刻的一则消息  那是能力‘火焰’的初次面世  在短暂得还不到十分钟的新闻发布会上  公开的不仅仅是一个发现  一篇论文  还包括了详细的基因图谱和一份血液样本

  这真是让人疯狂的消息

  能力火焰  最初只是一点火花  只能熏黑一张纸的火花  最后的确变成了熊熊烈火  却不是象罗切斯特想象的那样焚尽整个世界  而是为在黑暗中的人类照亮了前方

  战争爆发于2031年2月14日

  这就是尘封的历史

  到了现在  已经沒有几个人知道当年战争的历史  甚至准确知道如今纪年的人也不多  对于动荡年代苦苦挣扎着的人类來说  纪年已经属于可有可无的东西  也是在暗黑龙骑总部  拥有上校权限的苏才能接触到这些史料

  人类已经呈现出真正的金字塔结构  位于塔尖的一小撮人不仅仅掌握着人类绝大多数的武力和资源  还掌握着时间、知识  甚至是历史  这个结构已经无比稳固  底层的人们空有巨大基数  却根本无力改变自己的处境  现在人类社会  如果以武力或者是资源來衡量  会是一个完全倒置过來的金字塔

  社会已经不再动荡

  旧时代位于底层的人们可以为了巨大的财富分配不公和权力滥用而奋起  通过集体暴力推翻现有的秩序  在动荡时代却正好相反  位于最顶端的几个人如果不满意自己的财富或者是权势  那么完全可以通过个体暴力推翻现有的秩序  从而把更多的资源集中在自己手里  弱势群体已经变成大多数的那一方  不管从哪种意义上都是  独裁或寡头从此成为政治的天然选择

  历史如流水般从苏的意识中流过  他似乎看到了战火升腾的时刻  也看到了人类在绝境中挣扎时所承受的痛苦和迸发出的惊人勇气

  人类永远是矛盾的  即使在最危险的困难  也不忘互相争斗  但是任何时候  也都不乏愿为伙伴舍弃生命的人

  苏慢慢地张开眼睛  时间只过去了短短的一分钟  在他的感觉中  却似已度过百年  在视线中  那块写字板依旧立在那里  从一个侧面记载那个惊人动魄的年代  也记下一个时代最伟大天才的思维轨迹  或许几百年后  这块写字板上的字迹将成为人类最可珍惜的史料

  苏站了起來  小心将椅子放回原本的位置  将办公室内的一切恢复原状  也许在多年以后  这间凝固了战争前瞬间的办公室本身  也会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

  在准备离开时  苏忽然看到自动门内侧墙壁上贴着整个地下基地的紧急逃生通道分布图  于是心中一动  很快就在图中找到了第54号通道的位置  想到切诺拉留言的内容  苏忽然想去第54号通道看看

  54号通道在7级权限区域外  通向单独的大型避难厅  有两座升降梯可以直达地面  此时地下基地中一片死寂  苏十分顺利地找到了54号通道  沒有任何阻碍  当黑雾沸腾时  对于接触到的生物都会造成伤害  而对基地中原本依赖黑雾生存的生物更是会形成致命打击  基地中的生化兽数量和种类都很少  龙人已经是最强力的兵种了  在苏夺取黑雾控制权的过程中  比龙人弱小的生化兽根本抵抗不住沸腾的黑雾  几乎死绝

  在苏面前  两座十米高、半米厚的自动门合拢在一起  将54号通道牢牢封死  看自动门的设计  不仅是封门通道  还兼有防备生化武器的全密封效果  两座巨门已扣死在一起  沒有电力驱动液压装置  是沒办法打开巨门的

  苏皱了皱眉  又是这种会消耗他大量体力的厚门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  还是决定打开它  看看门后究竟是什么  黑雾无法渗透巨门  而他的感知力也穿透不远  苏隐约觉得  付出些代价是值得的

  一团团酸液被喷到液压扣锁装置上  很被就将扣锁腐蚀断裂  苏清理了自动门导轨上的灰土杂物  然后运足全部力量  狠狠一推  刺耳的吱嘎声中  沉重的大门沿着导轨缓缓滑开  才露出一线缝隙  忽然哗啦啦声中  一堆干枯骨架从门缝中掉了出來  这些都是人类的骸骨

  苏忍住心中的震动  继续推动重门  直到缝隙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  门后是极度混浊的空气  已经沒有恶臭  只有岁月沉淀下來的灰土气息  所有的人都已经变成了骷髅  衣服还残留着  但一碰就会片片破碎  在另外半边不曾挪动的自动门后  层层叠叠的骷髅堆在一起  足足堆叠了数米之高  底层的骷髅都有破碎痕迹  而最上面的甚至还保持着用力推门的姿势

  苏沿着通道慢慢向深处走去  通道中到处都是骷髅  姿势各异  有的颓然坐倒  有的相拥而死  还有一些则在祈祷  可是直到死去  他们的祈祷也沒有得到回应

  通道另一端  就是避难大厅  此时的大厅中已成为骷髅的海洋  在目力所及的地方  可以看到另外两座被合拢封闭的大门  门上同样堆满了小山一样的骷髅  那两座门后  就是通往地面的升降机

  苏很清楚避难大厅的常规使用方式  按照规章  在全体避难人员进入避难大厅后  要将进入的通道彻底封闭  另外一侧通向升降梯的大门才会打开  升降梯才会运行  在以异生物研究为主要任务的生化基地  这种措施尤为重要  主要是为了防止可能的病毒或者是异生物冲入撤退到一半的人群

  可是看着通道和大厅中的景象  苏的脑海中不可抑止地勾勒出了一幅画卷  几千名基地人员进入了避难大厅  身后的自动门缓缓合拢  彻底封死了54号通道  而通向升降机的封闭门却根本沒有打开……

  想到战争在同一天爆发  就会觉得这或许不是阴谋  可能只是通向升降机的大门恰好被核爆给震坏了  然而看过切诺拉的笔记后  苏却有了另一个想法

  很有可能切诺拉是对的  毕竟他肯定很了解罗切斯特  而在罗切斯特留下的笔记中  苏看到的是一个思维有些混乱的真正天才  阴谋未必是罗切斯特设下的  但是如果他想要谋划一个阴谋的话  那会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另外  的确如切诺拉所言  在罗切斯特这个真正的天才面前  整个基地的研究人员都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人物  一个能够理解语言第五维  接近第六维的天才  连苏都想知道他的大脑究竟是如何构成的

  罗切斯特所说的语言一定是贝萨因都语  苏天然就懂得这种语言  却并不了解它的原理  这就象一个半文盲  会说能看  勉强能写  却丝毫不懂语法

  在罗切斯特这种天才的眼中  所有的生命都不过是一些符号  根本不值得怜悯  他也从不知什么是怜悯  当一个人站得太高  看得太远太广  同类于他  就会变得象脚边的蚂蚁  踩死也就踩死了  即使看到了  也根本不值得挪一挪脚

  也许  这真的是一个阴谋  一个索取了几千条生命的阴谋  而战争在此时的爆发  只是单纯的巧合而已

  改变了整个世界的一小时战争  则是最大的无解阴谋  迄今为止  沒有人知道战争因何而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