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爱与宽容 中

章十九 爱与宽容 中

  离开了54号通道  苏沒有再将自动门推回去  就让它这样打开一线  露出门后的地狱  厚重的历史如黑暗中的大海  徐徐退潮  苏的眼神重新变得明亮且凌厉  幽深的瞳孔后如同隐藏着碧色的世界

  在这里  苏了解了许多隐藏在史料背后的东西  虽然仍然沒能找到确切证据  证明自己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但是至少有足够多的线索证明自己和这里有关联  苏重重地吐了口气  了解自己的过去不是他的目的  尽快拥有更强大的实力才是当务之急  他已经不再是当年漫无目的流浪的少年  在将梅迪尔丽交出去七年之后  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  除此之外  还有帕瑟芬妮  丽  扈从们  以及大湖西域生活在他庇护下的几百万人

  这些都是责任

  黑雾中开始透出深沉的碧绿  那是黑雾已经完全被苏控制的标记  苏仍然不太会使用主场  但正在迅速熟练  现在整个地下基地已经有三分之二位于苏的控制之下  仅余的三只龙人正在不同的位置昏迷  工兵几乎死伤殆尽  还在孵化状态中的生化兽也停止了生长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女人并未疯狂孵化生化兽  也沒有启动其它的秘密武器  而只是不断和苏争夺着黑雾  她似乎能量不足  以这个地下基地的规模  即使经过上百年  残留的能量和燃料也足以轻易调制出上百个龙人级数的生体兵器  甚至更高级别的兵器也能弄出十只八只來  但是苏并沒有感知到其它生体兵器的存在  在理论和现实之间的能量缺口非常巨大  似乎在基地中有着一个巨大黑洞  吞噬了庞大的能量

  黑雾终将落入苏的手中

  苏并未因此小看那个女人  她并沒有展示出强烈的攻击姿态  攻击手段也十分有限  甚至沒有多少能量储备  但是在反复的黑雾争夺战中  苏的感知已经逐渐接近她的本体  传來阵阵刺痛感时刻在提醒着苏  这个女人其实是完完全全的战斗强化型生物

  所以处于临战状态之下的苏选择了最有利的方案  就是并不急于和她交战  而是先行争夺主场  在对方的主场和一个与自己同等级别的战斗生物作战  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主意

  黑雾渐渐萎缩  苏已经初步圈定了她的藏身之地  估计还需要至少一个小时  苏才能将黑雾剥夺过來  最终只会给她留下不到十米的控制范围  苏不解的一点是  既然在主场的控制中处于下风  那她为何不主动出击  或者干脆逃离也是好的  何必非要死守在一个地方不动  难道那里有什么东西让她无法离开吗  就象当初的希尔瓦娜斯一样  但是苏并未感知到庞大生命体的存在  就在苏准备再在基地中转转  消耗消耗时间时  未被控制的黑雾一角突然塌陷  出现了一个空洞  空洞出现得非常突兀  它出现后  就象海中的漩涡一样  不断将周围的黑雾吸入  黑雾一进入漩涡  就被消磨得干干净净  迫使外围黑雾不断涌來进行补充  如此一來  黑雾的消耗速度立刻成倍增加  再加上苏仍在不断地侵夺着她的控制权  用不了十分钟  她的主场优势就会完全消失

  在基地深处  分隔上下两层的复合材料地板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在纷落如雨的碎块中  梅迪尔丽提着希尔瓦娜斯一跃而下  少女轻盈得如一片落叶  竟是飘飘荡荡落下的  丝毫看不出刚才一脚跺穿1米厚的复合材料隔离层的威势

  少女用了十几秒钟才缓缓踩上地面  周围空间弥漫的黑雾自动凝聚在她脚下  承接着她的落势  然而少女的跃落绝不是看上去那样简单的  其实已经附带了六阶力量加成的全部威力  在她跳下时  用以借力的一根承重钢柱几乎被踏断  黑雾在梅迪尔丽脚下不断崩解溃散  然后又牵动着周围的雾气來填补空缺  一时之间  几乎可用风起云涌來加以形容

  这是一间数百平方米的大厅  摆放着大量桌椅  原本是供研究人员使用的餐厅  餐厅中的黑雾本來非常浓郁  但少女每落下半米  周围数米范围的黑雾就会为抵消庞大的冲击力而耗尽能量  进而彻底崩解  等梅迪尔丽站稳时  餐厅中的黑雾已经消失了一半  新的黑雾立刻从通风口乃至窗户门口涌入  将空白填补完毕

  在跃落过程中  梅迪尔丽一直保持着倾听的姿态  在隐约听到远方传來一声充满痛苦的嘶叫后  她才得意地微笑起來

  微笑中的少女展现出惊人的美丽  让希尔瓦娜斯看得也是一呆  然而他立刻想起以往承受种种折磨时  她也都是如此微笑着  立刻浑身一紧  他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少女的微笑在他眼中其实和魔鬼的呢喃无异

  “这里  这里还有这里  分别施放三次火焰  然后向这里施放能量冲击  始终保持潮汐吸引  知道了吗  注意观察能量的分布流动  能量冲击一定要击中节点  别告诉我你已经忘了什么是节点  ”落地之后  梅迪尔丽自己沒有什么动作  只是指挥着希尔瓦娜斯做这做那

  希尔瓦娜斯脸色苍白  已经变成青银色的发丝被汗水沾湿  贴在了脸上  说不出的难受  不过他已经顾不上这些  双眸红得象是染了血  嘴唇则苍白得近乎惨淡  他双手挥舞  数以百计的能量从身体中激射而出  以平生最高的速度轰击着  一个个类法术如狂风骤雨般泼出  比之一般的类法术能力者何止快出几倍  虽然少年轰出的类法术位阶不是很快  但若是在决斗情况下  凭藉施放速度上的绝对优势  仅有一个五阶能力的少年完全可以放倒一个七阶能力者

  少年的视界已经蒙上了淡淡的红影  弥漫的黑雾在视界中开始显示出条条能量流动的轨迹  时时会有一个个能量漩涡闪现  这些能量漩涡就是梅迪尔丽所说的节点  每当有节点出现  希尔瓦娜斯就需要轰出一道四阶的能量冲击  以暴烈的类法术能量破坏漩涡的能量平衡  从而使漩涡崩解消失  黑雾的能量进入能量漩涡后  被重新吐出时  能量漩涡会消失  但黑雾的能量则会相应壮大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能量漩涡被破坏  则不光被吸入的黑雾能量会散失  爆发出來的能量还会中和掉周围不少的黑雾

  能量漩涡就是支撑主场体系节点  它们从环境中吸取能量  转化成主场区域  或者是强化主场的能量体系  节点是随机出现的  每次出现时间短的只有一秒  长的时候也仅有两三秒  因此以希尔瓦娜斯不到一秒的平均类法术施放速度  想要中和所有的节点也是件挑战极限的事  而他根据梅迪尔丽的指示轰出的火焰  虽然不能直接中和黑雾  却会使节点产出的频率增强  也相应增加了黑雾崩解的速度

  少年如风雨中飘扬的小树  苦苦支撑和挣扎着  但是他的打击成效卓著

  两分钟后  整个餐厅中的黑雾已经稀薄了许多  从各处渗出的黑雾明显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即使以少年的感知力  现在也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种时刻压在胸口的沉重感明显减轻  这意味着主场对他的压制正在变得脆弱  经过这些时间  他捕捉节点的速度更加迅捷  甚至有时候可以模糊地判断地下个节点可能出现的方位  愈是后來  少年就越是对梅迪尔丽有说不出的敬畏  直到现在  他都不知道梅迪尔丽刚才是用什么方式一举击破了那么多的黑雾  更不明白沒有类法术能力的她是如何找到节点的

  黑雾愈发淡薄  希尔瓦娜斯也变得行有余力  这个时候  一直在旁边袖手旁观的梅迪尔丽说:“记住了吗  这就是你对付敌人主场的方法  以后会用得上的  ”

  希尔瓦娜斯敏锐地捕捉到了点什么  仔细想想措辞  然后小心翼翼地问出心中的疑问:“只有这一种对付主场的方法吗  ”

  “当然不是  这是只适合你的笨方法  ”梅迪尔丽说

  一般少女这样轻快说话的时候  就代表着心情不错  因此并不了解梅迪尔丽过去的少年接着问出第二个问題:“你在敌人的主场中战斗过吗  ”

  这是个过渡的问題  如果得到回答  希尔瓦娜斯真正想问的是主场的原理  如何形成自己的主场  以及他的主人  苏  为什么沒有主场

  少年隐约感觉到在真正高等级的战斗中  主场将成为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  所以才准备了一系列问題  其实他非常有天赋  只是梅迪尔丽和苏的光芒太过耀眼  他就只能蜷缩在他们的阴影中

  然而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題却意外地让梅迪尔丽沉默了  那一刻  本來身上载满了阳光的少女忽然间变得沉寂、冰冷而孤独  有若冰封的神像  在冰封的外表下  却是汹涌的思绪之海

  希尔瓦娜斯立刻发现自己问了一个错误的问題  却不知如何补救  只能拼命地轰击着一个个节点  但是他并未等來期待中的惩罚  梅迪尔丽忽然笑了笑  只说了句:“当然战斗过  ”就沒有继续说下去  也沒有其它的表示

  少年眼角的余光中映出少女的侧面  她怔怔的看着前方  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少女的侧面如针般刺痛了希尔瓦娜斯  他忽然觉得  她若是肯狠狠地揍自己一顿  才会感觉更好一些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