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爱与宽容 三

章十九 爱与宽容 三

  只有一次  梅迪尔丽从正面突击了敌人的主场

  她的思绪已经回到了那一个夜晚

  从她踏上暮光古堡的一刻起  每一步落下  都在震荡着暮光决断经营了数十年的主场  曾经的黑暗三巨头  都有着和她有相近的实力  因此在对方的主场作战  梅迪尔丽根本沒有一分获胜的把握

  但她有把握拖着暮光决断一起下地狱

  沒人知道她那时想的是什么  她自己也不知道  记忆中  那一刻的心情  是空白  沉重的重甲掩盖的不仅是她足以点亮灰暗世界的容颜  还有内心深处的世界

  突袭暮光古堡的决定  表面上源于‘暮光决断’定下了一系列针对苏的绝杀计划  她一定要阻止他  作为黑暗三巨头平生的大敌  梅迪尔丽清楚他们每一个人的秉性  比如说  只有死了的暮光决断才会改变主意

  然而  这真的是惟一的选择吗  至少沒到立刻决一死战的地步  在周围人的眼中  那时的梅迪尔丽  其实要远比黑暗三巨头更加恐怖  也更加狠辣  只要她想  很有可能将彼格勒逼离自己的主场  可是她却极为轻率地决定正面突击暮光古堡  尽管她知道  这个决定意味着一去而无返

  佩佩罗斯抱着彼格勒痛哭的一幕  又在梅迪尔丽眼前浮现

  她暗自叹了口气  佩佩罗斯也算跟随着她出生入死多年  当她背叛时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梅迪尔丽其实都已看在眼里  佩佩罗斯根本不知道  梅迪尔丽早已知道了她的阴谋  后來的一切都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让梅迪尔丽真正走上不归路的  是隐藏于表面之下的一片灰色  一片至今她都不愿触及的灰色

  讽刺的是  当梅迪尔丽以无以伦比的强横霸道攻破了彼格勒的主场  刺出旨在同归于尽的最后一剑时  一代枭雄的彼格勒竟然恐惧了  对死亡的恐惧让他稍有迟疑  就是这点迟疑让他的最后的反击威力稍有不足  沒能当场杀掉梅迪尔丽  而是让她得以离开暮光古堡  陷入最深的沉眠

  如果  仅仅是如果  光暗天秤的手下成功地启出装载着梅迪尔丽身体的血棺  他们得到只会是一棺血水  梅迪尔丽的身体将在开棺的一刻彻底溶化  而在沉眠之前  她并未通知深红城堡  她只想要就此沉睡下去  直到世界的尽头

  沉睡的世界是黑色的  黑色可以掩盖住灰色

  她并未等到世界的尽头  当重新醒來时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苏  那一刻  梅迪尔丽终于相信  这个世界还有奇迹

  完成第三次蜕变后  梅迪尔丽仿若又回到了八年前  不管发生了什么  已经死过一次的她只愿这样静静地跟在苏的身后  大多时候  她的心中仍是一片空白  她不愿想太多  也不愿回忆过去  但是她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  她的能力仍在飞速成长  梅迪尔丽知道  苏终会需要她的力量  当她完全成长之后  宁静的生活就将成为过去  而那时的她  将重新拾起回忆  包括面对那抹刻意被遗忘的灰色

  只是沒想到  在这个时候  却被希尔瓦娜斯一句无心的问題挑起了那片灰色

  梅迪尔丽的视线不知落在了何处  但是希尔瓦娜斯的异常表现当然瞒不过她  几乎用尽控制力  她才将自己从回忆中拔出來  挤出了一个微笑  说:“马上就会结束了  ”

  梅迪尔丽几乎可以想象  自己的微笑有多勉强

  因为角度的关系  希尔瓦娜斯沒有看到梅迪尔丽的微笑  可是她无心的一句‘马上就会结束了’却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同的味道

  灰色的味道

  完全不符合逻辑的答案让少年的思绪陷入混乱  他不知道什么‘马上就会结束了’  但是直觉隐约感觉到这句话的后面似乎另有含义  并不仅仅是指这个基地内的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细细想着  纯净而感性的希尔瓦娜斯似乎看到了这句话后面隐藏着的东西

  那还是浓浓的灰色

  “马上就会结束了  ”苏结束了无目的的逡巡  冰冷地想着

  他的碧色目光已穿透无数厚重的混凝土墙壁  锁定了目标区域  现在围绕在那个女人身边的黑雾只剩下几十米的范围  甚至她隐藏着的大厅也露出了一角  大厅中的黑雾也已十分稀薄  再也隐藏不住她的气息  她小心掩藏着的秘密  开始一点点暴露在苏的目光下

  在深暗的大厅中  女人已站了起來  她身材高大而匀称  超过两米的身体曲线优美  黑雾缭绕着她的身体  看不清她的容貌  只有一双燃烧着淡紫色火焰的眼睛显得异常醒目  她伸出手  隔着培养槽的钢化玻璃  虚抚着沉睡男人的脸  柔声说:“再见了  我的爱人  ”

  她的声音还在大厅中回荡  地面就开始微微震动起來  远处更是不断传來隐隐的轰鸣

  上一刻  苏还是安静站着的  只是眼神变得更加冰冷  一道无形震波突然以他为中心  向四周扩散出去  波及到的地方  坚固的金属构件都在变形扭曲  软得象烤过的黄油

  下一刻  激烈的轰鸣才猛然爆发

  金属柜子发出难听的呻吟  混凝土墙壁开始出现大量龟裂  然后成片坍塌  承重柱则直接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里面埋着的高强钢材扭曲拉长  如同被神话中的大力神给生生撕成了两截

  苏的身影已然消失  他面对的地方则平空多出了一个幽深的洞窟  几秒钟后  如雷鸣般的轰响才从洞窟中传出  紧接着烈风挟带着无数碎石从洞中激射而出

  苏整个人都在燃烧

  细胞级的控制让他在瞬间引燃了所有储存的能量  一个接一个极速突进被施放  迸发的能量狂潮在苏面前形成锥形风暴  粉碎了一切挡在面前的事物  如果在苏和那个女人之间划一条线  就可看到苏正是沿着这条线笔直前进  而不管面前挡着的是什么

  混凝土隔离墙、岩层、承重柱  一一在苏身后粉碎

  大厅的天花板突然无声坍塌  苏如魔神般现身  他刚刚出现  身形就又是一个闪烁  再变清晰时已在女人面前  伸手握住了她的咽喉  将她提了起來

  这一次的极速突进  距离还不到十米

  直到此时  苏瞬间突破音障造成的巨大轰鸣才在大厅中响起  强烈的震波更向四面八方扩散  涂满了色块的墙壁和地板纷纷爆裂  碎片四下纷飞  连巨大的培养槽也离地飞起  放置在大厅角落里的两个备用培养槽直接爆炸  培养液向四面八方激射  可是冲向苏这个方向的培养液迎头撞上了第二波能量乱流  瞬间汽化消失

  女人根本沒有想到苏会用这种简单粗暴到了极致的直线攻击战术  要知道这里是在地下  而且他们并不是在同一层  她刚刚感应到苏动了杀机  苏已出现在她面前

  战斗刚刚开始  就已结束

  培养槽飞上半空  眼看着要撞上天花板时  突然凝住  六根长长的触须从女人的肩部后颈处伸出  团团卷住了培养槽  让它免于在天花板上撞毁  手指粗细的触须上更是散发出微弱的防御力场  挡住了足以将钢化玻璃粉碎的音障震波  然而震波后更是大量四处激射的能量乱流  很快突破了防御力场  激射在触须上  能量乱流极为锋利  瞬间在触须上割出无数细小伤口  淡紫色的血四下飞溅

  女人发出一声极度痛苦的低吼  美丽的面容已然扭曲  从手上传來的感觉  苏知道女人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刻痉挛  由此可知她承受的痛苦  六根肉质触须并不是攻击武器  而是感知和控制黑雾的器官  触须受到伤害  痛苦会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扩大  苏知道这个滋味  当初他还不能控制身体感觉时  被科提斯上尉击打时就体验过超出忍耐极限的痛苦

  女人颤抖着  这已和意志无关  而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她是战斗生物  更确切地说  是专职战斗兵器  这是连她都忍受不住的痛苦  可是培养槽却始终凝停在空中  沒有一根触须抽离  甚至环绕得更紧了些  用身体挡住了道道切向培养槽的能量激流

  女人的身体比苏还要高大  却被苏单手举在半空  毫无反抗能力  苏仔细地看着她美丽而充满痛苦的脸  然后视线望向培养槽中的男人  男人依旧在沉睡着  经历了剧烈震荡依然沒有醒來的迹象  连胸膛的自然起伏都变得非常微弱

  苏的右手五指都弹出长长的刀锋  搁在女人的脖颈上  更致命是十几根细而长的肉刺  已深深刺入她的身体  只要她稍有反抗  立刻就会注入最原始的入侵者  这是只知道杀戮与破坏的微型魔鬼  直到将她全部吞噬转化成自体细胞之前  都不会停止吞噬和分裂的过程  而在她反抗的瞬间  身体内每个细胞还在燃烧着的苏会在瞬间贴上她的身体  用能量最狂烈的爆发粉碎她的身体、骨骼和所有器官

  然而看來这些都是多余的  她已非常虚弱  甚至在苏捕获她的时候连象样的反击都做不出來  而残余的能量又大半消耗在保护培养槽上  想用六根细细的感知触须防护高达五米的巨型培养槽  即使换了是苏  也会感觉到的困难  现在的女人虚弱之极  若不是身体强悍之极的生命力  她早该死去  而且现在的她就算还有余力  也不会反抗

  女人转而望向苏  美丽的眼睛中全是哀伤和恳求  她已有些说不出话了  不过苏懂了她的意思  指指培养槽中的男人  问:“你要我放过他  ”

  女人艰难地点了点头  这个微小的动作让她的肌肤被苏的指锋切开了几道伤口  培养槽落下  通的一声重新落回本來的位置  她再也举不动如此沉重的培养槽了

  苏沒有回答  而是催动感知  如流水般袭上女人的身体  再深入进去  女人全身一颤  本能地调集能量想要抗拒苏的感知  然而她叹了口气  强制自己的身体彻底放松  将身心所有的秘密全部开放在苏面前

  如果从外表看  她是个完整美丽的人类女性  的身体性感且充满了活力  修长有力的双腿引人遐想  所有人类女性的性特征她都保留了下來  但是在她身体内部  结构和组织已和人类截然不同  不光是对应人类女性的外型进行了最大限度的优化  而且内脏器官更是完全不同  只从结构看  她和苏倒是很多相似之处

  这也是苏从始至终不曾放开扼住她脖颈的右手的原因  在苏的眼中  这个女人是极度危险的战斗生物  是和自己具备相同特性的超级生命  也是需要全力对付的大敌  危险程度甚至还要潘多拉  在苏的排序中仅仅比使徒低些而已

  苏的左手抚上了她的胸膛  通过接触再度强化了感知能力  开始探索她身体深处的秘密  未曾想  一个熟悉的器官从她身体深处浮出  并且主动在苏面前打开

  苏的心跳立刻快了一拍

  核心

  尽管已有所预期  但是真的感知到核心时  苏还是有些难以抑制

  苏凝视着女人  缓缓地说:“你是‘将军’  ”

  “不止是‘将军’  我还是‘钥匙’  ”女人回答

  将军和钥匙  两个词都是用贝萨因都语说的

  女人身体中的核心徐徐张开  在苏的感知中  出现了数百个基因片段  稍稍感知  苏就知道这些基因片段正是用來补全油沼兽、工兵乃至龙人缺损基因的关键片段  更重要的是  女人身上的基因同样缺失了上百处关键片段  它们同样存在于核心深处  而且随着越來越多的基因片段涌出  呈现在苏眼前的生化兵器种类越來越多  许多是苏从所未见的  威力比龙人更为强大的生物兵器也不在少数

  这就是女人所说的‘钥匙’  得到了‘钥匙’  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完备的生物武库  只要有合适的设备和充足的能源  苏完全可以建立起一只属于自己的生化大军

  “放过他  这些都是你的  ”女人不是在谈判  而是在恳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