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爱与宽容 四

章十九 爱与宽容 四

  放过他吗  苏很清楚女人的意思  这件事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  数百段极为珍贵的基因片段就象宝箱中的宝藏  现在只是通过缝隙露出了一角  所有的基因拼图都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  那就是核心

  将核心彻底分解后  才会得到真正的‘钥匙’

  放过他  她留下來  这就是她的交易

  贝萨因都语中的‘将军’  定义是最强力的生物兵器  它并不一定具备最高的武力  却可以适应几乎一切环境  以及拥有无限的成长潜力  前提是拥有充足的能源  将军同时具备高等级的智能  是生化大军天然的统帅

  将军也就是核心  二者一体两面  失去了核心  将军也会随之消失

  梅迪尔丽并不是将军  她本体的强悍压制了核心的权限  把它变成替代心脏的单纯能源供应器官  希尔瓦娜斯接近于将军  他体内的核心是生命的中心  并且具备低等智慧  在某些情况下  比如说威胁到了苏时  核心就会夺取身体的最高权限

  而苏面前的这个女人几乎相当于完全版的将军  相似度达到99%  核心就是她的全部  并且她的核心本身具备最高等级智慧  正常來说  将军是不需要大脑的  它只根据本体等级拥有数十或者是上百个分散在全身各处的智慧中枢

  以一名将军的视角  这个女人的表现非常奇怪  在沒有特殊意义的情况下  比如保护主人  核心是不会执行自我毁灭的指令的

  “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苏淡淡地说

  “我明白  ”女人回答

  苏依然沒有放下她  反而眼神变得更加冰冷  说:“那么放开你的记忆  ”

  女人怔了怔  然后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两滴淡紫色的泪悄然从脸颊滑落  她身体再次放松  原本因为紧张而垂落的触须也一一落下

  不知什么时候  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走入了大厅  站在苏的身后  看到这里时  或许是同样拥有核心的缘故  希尔瓦娜斯向前走了一步  想要说什么  可是梅迪尔丽的手已搭在他在肩上  制止了他

  新的神经细胞从插入女人身体的肉刺中被释放出來  它们组成了临时的神经网络  将苏和女人联接在一体  刹那间  苏的脑海中猛然炸起一阵雷鸣  无数画面伴随着如海般的记忆汹涌而來

  最初的记忆几乎全是黑暗  只是偶尔有几幅以深绿为基调  里面充斥着各种仪器和忙碌來去的人员  和苏的梦境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是大段的黑暗和空白  直到她的世界再次亮起  在她的记忆中  出现了一个人  确切点说  出现了一个外形类似于男人的生物  在女人的记忆中  它只是黑色的活动剪影  完全看不清样子  但是从身体最深处传出的强烈臣服感觉仍然让苏印象深刻  不出所料的话  它就是这个女人的主人

  出现它的惟一画面  背影是熊熊燃烧的烈火  它正向烈火中走去  只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从随后的记忆中知道  它再也沒有回來过

  在它离去后  女人的记忆才逐渐多了起來  也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  她同样拥有智慧中枢  等级似乎比苏的还要高一些  但是数量上只有十个  和苏过百的智慧中枢整整差了一个数量级  因为智慧中枢的原因  她的记忆也显得杂乱无章  经常同时会出现七八幅画面  也就是意味着七八个想法会同时出现  在沒有一个最高意志的情况下  这只会造成她的行为混乱

  苏注意到  在她逐渐拥有自主意识的过程中  有一个意识日渐清晰  并且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  那是一个温柔的女人  而且她一直在恐惧着  她有着尘封已久的记忆  那是属于少女的记忆  在黑暗期之前就已存在  在黑暗期之前  她只留下了一段单纯的恐惧  恐惧的内容已然消失  但是由于恐惧太过强烈  所以从此刻印在记忆的最深处  在拥有自主意识后  她也在恐惧着  恐惧着曾经的同伴  恐惧着它  怕它们会回归  再找到她  那时候  她属于女人的意识又将消失  重新变成只会服从的武器

  从这段记忆中  苏判断出她原本是一个人类少女  可能和核心非常契合  所以在这里被改造成了将军  在她的主人离去后  属于少女的意识开始占据身体的主导权  而当她苏醒时  显然战争已经发生  因为她看到的基地中沒有一个人

  后來是漫长的等待  但她并未等來昔日同类  而是先迎來了圣辉十字军的探险队  探险队初期给她带來了相当的恐惧  但是将军的本能依旧在发挥着作用  所以她加快催化出了一批生化兵  并且藏在基地入口处

  接下來是一幅幅激烈战斗的画面  每幅画面中都有一个强健、高大而挺拔的男人  他几乎以一已之力抗下了三分之一的生化兵攻击  哪里最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  在危机时刻  他甚至会以身体为同伴挡下生化兽的利爪

  这个时候  一幅极为清晰巨大的画面出现在苏面前  它几乎占据了整个视界  可见印象之深  画面上到处是生化兵的残骸和圣辉十字军大骑士的尸体  作为将军  她亲自出手了  她双手十指已延伸成为数米长的软刺  刺穿了男人的身体  并且沒入了一名女骑士的身体  将两个人穿在了一起  其实她是在刺倒了两名大骑士后  再行攻击那名女骑士时  那个男人突然大吼着扑來  用身体挡在了女骑士身前

  她不是生化兽  他那时也已筋疲力尽  于是她的十指轻易穿透了他的身体  再刺入女骑士体内  绞杀了两人的全部生机

  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带着她的指锋  转了个身  抱住了女骑士  然后垂下头  竟然笑了  笑着死去  只是死之前  连一句话都來不及留下

  那一刻  她作为女人的部分被深深震憾

  她不知怎么放走了残余的骑士  甚至还允许他们带走了许多的珍贵资料  只是把男人的身体留了下來

  在接下來的几年中  她将所有的资源和能量都用在修补这个男人的身体上  再也不管自己  只想要将他复活过來  几年之后  作为女人  她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男人  这个从未相识过的男人  但此时的她  是将军和女人的综合体  连意识也是  为了救他  她甚至开始抽取自己的生命能量  可是将军是最强的战斗兵器  却不是生化工程师  也不是科研人员  她完全是在黑暗中独索  任她如何努力  也仅仅让他有了最基本的生命特征而已

  再接下來的记忆  就是苏的到來

  苏又看了一眼浮在培养槽中的男人  其实在第一眼时  他就已看出这个男人只有身体是活的  而大脑早已萎缩死亡  连记忆都抽取不出來  从某种意义上  这个男人已然彻底死亡  就算以生化兵器技术重新复生  也不再是他了  苏相信  身为将军的女人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  她却仍将几乎所有的资源和能量都投注在他身上  甚至为了保护他的躯体放弃了最后的反击机会

  “你是几号试验体  ”苏忽然问

  “我……我也不知道  ”女人说  关于培养槽中的体验  她的确只有一丁点残缺的记忆  记不起自己究竟是几号试验体  不过一号还是二号三号  其实都沒什么区别

  苏眼中的碧色光芒开始收敛  右手张开  女人悬空的身体落在了地上  苏右手上的刀锋逐一收回了体内  脸上重新浮起了淡淡的迷人微笑

  女人又惊又喜  叫着:“你……你是答应了吗  我这就把钥匙给你  ”

  说着  象是怕苏会反悔一样  她的指尖弹出根根锋利刀锋  猛地向自己的胸膛挖去  她要挖出核心  交给苏

  只是刀锋堪堪刺破胸口皮肤时  就再也无法深入  苏握住了她的手腕  强大的力量让她的手再也动弹不得

  “你……你要反悔吗  ”女人颤声说着  完全不象和苏同一级别的将军

  “不  他还是你的  ”苏说  又用手指敲了敲她的胸口  说:“这个你也留着吧  它对我沒用  ”

  女人明显怔住  身为将军的她非常清楚基因以及一个完整核心的价值  所以无法置信苏竟然会放弃‘钥匙’

  可是苏已转过去  轻轻拍了拍梅迪尔丽的背  说:“走了  ”

  梅迪尔丽湛蓝的双眼凝望着苏  很认真地说:“那可是好东西  真不要吗  ”

  苏微笑着  说:“我当然知道那是好东西  可是我又不想统治世界  要它有什么用  ”

  说完  苏就带着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向厅外走去  走出几步  他忽然回头  看了仍然呆呆站着的女人一眼  挥了挥手  算是告别

  女人呆呆站着  看着苏的身影渐渐远去  当年的男人用自己的生命告诉她什么是勇气和责任  那么今天  她看到  在苏身上  载满了地下世界并不存在的阳光

  她能够读出苏最后告别时的叮嘱:“不管你是几号  照顾好自己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