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最强之名 上

章二十 最强之名 上

  第550章最强之名上

  毫无疑问,苏有时候会显得有些愚蠢。

  比如说,梅迪尔丽就想不出什么理由要放过那个女人。她并不漂亮,也不是人类,至多只能算是小半个人类。而且,她价值连城。

  天生的敏锐和隐约产生的共鸣让梅迪尔丽知道,这个女人基地中所有异生物的首领,她身体中的核心对苏非常重要。

  但是不管苏有着什么样的理由,既然这是他的决定,梅迪尔丽就不会有异议。若是做什么都需要理由和利益,那么当初只是一个少年的苏也不会在艰难岁月中一点点将她养大。实力?实力是很重要,但实力也是两个人的,梅迪尔丽决心增强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苏。哦,还有希尔瓦娜斯,少年拥有足够的潜力,只是还需要战斗和磨练。

  一想到磨练,梅迪尔丽就忍不住偷偷地向希尔瓦娜斯看了一眼,顿时让少年出了一身冷汗。

  苏似乎没有看到身后发生的事,只是在前方走着,搜索着地下基地。在接下来的一天中,他已经大致弄清了地下基地的状况,浅地建立的核电站早已摧毁,核燃料库也毁于上一次的战争中。研究基地保存得很完整,但是旧时代的仪器在现今已经没有更多的价值。而储存实验数据的中央主机彻底报废,全部数据连同历史资料都湮灭在时光的长河中。

  作为最尖端的生化研究基地,过去这里最有价值的财产是罗切斯特博士和‘惟一’,现在则是女将军。既然苏并不打算收下钥匙,这个基地就没什么可留恋的了,于是苏带着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离开了基地。他们也不算全无所获,基地中还有大量旧时代的武器,苏甚至在其中找到了两把还能用的玛格纳姆手枪!有着浓重怀旧情节的苏当然带上了它们,虽然这两把大威力手枪如今形同摆设。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各自选了两把军用匕首,同样聊胜于无而已。

  抵达基地地上出口后,苏并未急着离开,而是在仓库中选了个平整的箱子,在上面刻下一幅详细的大陆地图,将已知各大组织和家族的势力范围都标注在上面。然后对梅迪尔丽说:“哪里是圣辉十字军的地盘?”

  梅迪尔丽仔细看了看地图,伸手在地图上圈了相当大的一片区域,从海岸线一直延伸到大陆中部。单以面积而论,疆域甚至比血腥议会还要大些。但就是在人口众多的旧时代,圣辉十字军所占据的地盘也算是地广人稀的荒芜地带,现在就更是如此。

  “知不知道他们的首府在哪里?”苏又问。

  梅迪尔丽搜索着记忆,片刻后在海岸线上的一个小镇一点,说:“圣辉十字军的总部所在地被称为安息地,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是在这里。不过这是一年前的情报了,不知道最近有没有变化。”有关圣辉十字军的一切都是暗黑龙骑的最高机密,但是这些秘密都是对审判所开放的,即使不开放,梅迪尔丽也有很多办法让它们变得开放。

  苏在地图上又圈出灾祸之蝎的活动区域,从地域分布看有和圣辉十字军重合的地方,更多是和血腥议会控制区域重合的。这也和事实相符,灾祸之蝎的确和暗黑龙骑战争不断。

  仔细审视着安息地的位置,苏皱眉问:“议会为什么不直接进攻安息地,而是要和圣辉十字军打拉锯战和消耗战呢?”

  “很简单,因为没有足够多的好处。”梅迪尔丽回答得也很快,“攻打圣辉十字很有可能折损高阶能力者,却很可能捞不到什么东西。每一个高阶能力者都是非常宝贵的战略资源,损失过大的话,倒很有可能被议会内部的敌人给吞并了。所以一直以来,圣辉十字乃至周边其它一些敌人,都被当成磨练年轻龙骑和低阶能力者的工具。”

  苏的双眉不知为什么紧紧锁在一起,一根修长手指刺在地图上,在基地和安息地之间划出了一根深深的笔直刻痕,然后说:“我们到安息地去!”

  梅迪尔丽一声低呼,显然对苏的决定非常惊讶:“你想要掌控圣辉十字军?”

  苏点了点头,说:“是的,攻下安息地,就有可能掌控圣辉十字军的全部资源。虽然还比不上暗黑龙骑,但也是不小的势力了。”

  “即使你占领了安息地,大骑士们也不会听你的。至少得杀掉三分之一的大骑士才有可能。”梅迪尔丽很认真地说。

  苏站了起来,说:“这样可以把战争范围的***在大骑士的范围内,波及范围总是小了很多。”

  梅迪尔丽凝视着安息地,双眉也锁在了一起。她随手在地图一角刻出了安息地的简略地图,无数战术方案瞬间从脑海中闪过。然而无论哪种方案都只能解决攻占安息地的问题,至于占领之后圣辉十字军其余的大骑士会如何反应,没有人能够知道。再者说,以三人目前的实力,能否打下安息地还是两说。即使是蜕变前全盛时期的梅迪尔丽,也不愿意孤身独闯安息地。

  沉吟了一会,梅迪尔丽终于说:“圣辉十字军把安息地看作圣地,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些年中,他们很可能已经把安息地给建成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大主场!所以我不认为直接进攻安息地是个好主意,更好的办法先攻打安息地外围的圣辉十字军据点,把他们从安息地中引出来,再逐一击破。即使我们做到了这一点,进攻安息地的把握其实也不大。圣辉十字军并不傻,他们不会把半数以上的守卫部队调离安息地的。”

  苏的双眉舒展开了,笑了笑,说:“我甚至怀疑,他们会把超过三分之一的驻守部队派出来。”

  梅迪尔丽犹豫了一下,终于说:“我有办法让他们至少一半的部队出动。”

  “什么办法?”苏问,对战略上的事,他并不擅长。

  梅迪尔丽笑容有些勉强,说:“圣辉十字军某种程度上可以看成一种宗教组织,组织内每个人都被视为姐妹兄弟。我们只要攻下一个据点,并且表示在某个时限内会杀光俘虏,就能逼出安息地的守卫部队。”

  这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人质要挟,而且手段狠辣残忍。苏却不得不承认,这或许是个好办法。

  “有必要杀光所有人吗?如果只处死参战的战士会如何?”苏问。

  “那么施加的压力可能不足,我们需要至少击退一次圣辉十字军的支援部队,才有可能让对方出动守卫部队。时间拖延久了对我们没有好处。”梅迪尔丽说。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厚重凝聚、深郁凌厉的气势重新出现。这一刻,她不再是漂亮得让人心痛的少女,而是又有了几分黑暗巨头的影子。

  只是她脸上的苍白掩饰不住。

  苏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专注地审视着安息地简图,说:“没必要!我们直接去安息地,能不能攻破,只要试试就知道了。”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攻击安息地?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如果需要资源,我们不如回血腥议会去,去找哪个家族的麻烦。没有能源,没有资源,没有实验室,也没有大工业基础,还非常寒冷,连温室农业都很难发展,这样的土地就是有几百万平方公里又有什么用?”梅迪尔丽终于忍不住问。她很少质疑苏的决定,这还是第一次。

  苏终于抬起头,看着梅迪尔丽,如父亲般的温和笑笑,说:“你相信直觉吗?”

  梅迪尔丽一怔,说:“只是有时候……”想了想,又说:“现在很相信。最近我的直觉挺准的。”

  “我也相信。”苏微笑着指了指阴沉的天空,说:“我觉得,我们所处的世界可能有自己的意志。而直觉,其实是我们偶尔听到了它的声音。最近,我越来越真切觉察到了某种超越我们想象的庞大意志存在,很可能它就是这个世界的意志。通过它,我感觉得到在安息地中正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我必须过去看一看。”

  “世界的意志?还是星球的意志?”梅迪尔丽问了一个让希尔瓦娜斯似懂非懂的问题,不过他感觉得到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苏沉吟了片刻,终于说:“我觉得应该是世界意志,我感觉得到,它的范围非常非常广大,很可能不仅局限于我们所处的星球。”

  但梅迪尔丽毫不放松地盯着苏,目光锐利如刀,追问:“那东西对你很重要?非去不可?”

  “非常重要!”苏回答得非常坚定。

  苏和梅迪尔丽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竟似隐约激出火花!但是谁的目光都没有退缩游离。

  “但是我们几乎不可能成功!需要我给你推演一下概率吗?”梅迪尔丽说。

  看着极度认真的少女,苏的目光忽然变得柔和起来,温和地微笑着,说:“你知道,我最强的地方在哪里吗?”

  苏强在哪里?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几乎同时开始思索,他们还从未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