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最强之名 中

章二十 最强之名 中

  毫无疑问,苏的战斗力十分强悍。他可以充分利用荒野每一寸土地,每一种地形,辽阔无边的荒野就是他的主场。他冷静、耐心,拥有顶级杀手所应具备的一切素质,临战状态下的苏,就是最完美的杀戮机器。他可以吸收利用各种基因,至今为止还没有看到进化潜力的尽头,可是他却已拥有了九阶感知能力和八阶特殊格斗域能力,也即是说,他至少可以发展出十阶能力。即使是感知域的十阶能力,那也是十阶能力。按血腥议会的秘密分阶法,所有十阶能力都威力巨大,属于高级圣阶能力。至于十一阶能力,则根本没有资料记载。最后,则是他不可思议的再生能力。至少在已知的生物中,没有一种能够和苏相比。这项特性几乎使苏确立了同阶无敌的地位!仅靠拼伤害承受的消耗战,苏就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苏特长众多,反而很难说出真正最强之处。梅迪尔丽陷入了沉思,希尔瓦娜斯则试着说了几点,却一一为苏否认。

  许是知道他们找不到答案,苏自己揭开了谜底:“我最强的地方,就是消灭对方的主场!”

  梅迪尔丽大吃一惊!强大如她,很清楚什么是主场,更清楚主场对于所有拥有九阶能力的圣阶能力者的意义。如果主场是精心构建、并且准备充分的话,身在主场的圣阶能力者甚至可以在面对两个同阶敌人时保持不败。

  如果苏所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才是真正的可怕!他将是所有圣阶能力者的梦魇,当之无愧的圣阶猎手。

  不过,苏从不说谎,至少在梅迪尔丽面前如此。

  安息地的主场效应如果被破除,那倒真有可能被攻破。梅迪尔丽大脑飞速运转,开始重新计算攻占安息地的概率。她双瞳闪耀着熠熠蓝光,数以万计的场景瞬间在大脑中流过,一一被分析处理。在这一瞬间,她的数据处理能力甚至还要超过现在的苏,几乎不比任何人差了。

  梅迪尔丽也是真正的天才。

  三次蜕变后的少女,不仅仅是深如渊海的战斗潜力沛然勃发,而且论智慧也不比任何人差,至少在她的记忆中,康纳,或者是海伦,大脑数据处理能力也不过如此。只是她很少会运用这项能力。

  计算数万场景,只需要一分钟而已。

  可是就在要得到一个结果时,苏忽然站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出发!”说罢,他再不容梅迪尔丽置疑,握住少女的手,极速突进能力爆发,瞬间已在数百米外,转瞬而逝。

  巨大的力量拉得梅迪尔丽几乎飞了起来,她下意识地用双手抓住了苏的手。然后,忽然有一股火焰从心底燃起,在她的脸上瞬间布上一层嫣红!她的心跳得疯狂,顶级的智慧更是完全消失,脑海中全是混乱,耳中则在轰鸣着。

  那一刻,她看不见、听不见,也想不清楚。

  可是她还知道,这时脸上一定红得吓人,身体更是绷紧得如高密度合金,动都不敢动一下,不光没有减重,反而给苏增加了许多负担。以苏的敏锐感觉,就是手上的重量少了一克都会察觉,何况此时重了足有上百公斤?如果他感觉到奇怪,回头看一眼的话……

  就在这时,苏另一只手提着的希尔瓦娜斯明显感觉到了梅迪尔丽的异样,于是很乖巧地丢过来一个反重力力场,减轻了少女不少的重量。

  “这个蠢货!”梅迪尔丽几乎要杀人了。

  混乱中的少女忽然出了一身冷汗,她想要镇定,却哪里能够?情急之下,她意识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着:“绝不能让他看到我的脸!”

  梅迪尔丽猛一咬牙,身体收缩,心脏立刻停止了跳动!她的脸色刷的变成有些虚弱的苍白,心跳骤停的伤害连她也有些难以承受,可这是可以快速恢复的伤势,而且有效地让她脸上的红潮褪去。

  苏的头侧了一下,似乎想回头看看,可是他最终忍住没有回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继续拖着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飞速疾行,伴随着一个接一个的极速突进,三人在苍白雪原上渐行渐远。

  经历了半分钟的混乱之后,梅迪尔丽终于控制住了自己。在混乱中,她经历的每一秒都如一年那样漫长,在梅迪尔丽的一生中,还从未有如此慌乱无措的时候。就连八年前她被蜘蛛女皇带走的时候,都未曾如此过。

  冷静下来的少女抬起头,看到的是苏疾奔着的背影,他仍像什么都没有觉察到一样。

  这就是苏,永远那么细心,也那么体贴。

  而另一侧的希尔瓦娜斯则是有些刻意地转过头去,根本不敢看梅迪尔丽,显然他也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件蠢事。

  梅迪尔丽这个时候本该翻身落地,减轻苏的负担,她全力奔跑的速度并不比极速突进慢多少。可是她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身体轻盈腾起,却并未落地,而是用双手环抱着苏的手臂,象只小鸟一样轻轻依偎在苏的身上。苏有些诧异,但转瞬释然。在他的眼中,梅迪尔丽无论做什么都是很可爱的,虽然……虽然她这次带给他的感觉有些不一样。

  希尔瓦娜斯终于聪明了一些,知道应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也什么都没看见。已有破釜沉舟姿态的梅迪尔丽会有多可怕,根本不是他的小脑袋能够想象出来的。

  如此,从基地到安息地,一个小黑点在缓慢却坚定地移动着。

  在动荡的新时代,散居在各处的人类正慢慢成长起来。他们形成了一个个势力,并且划定了属于自己的范围。当各势力间的范围发生接触之时,就必不可少地发生了战争。毕竟这是新时代,以暴力和结果衡量***的动荡年代。大大小小的战争此起彼伏,但从大格局来看,或明或暗的几大势力间却维持着微妙的,也是脆弱的平衡。

  整个世界的格局就象一座精美而宏大的建筑,根基却只是几根并不稳固的支点。苏迎头撞去的安息地,正是其中的一个支点。

  暗流正在涌动,其余的支点也都在摇摇欲坠。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