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安息 中

章二十二 安息 中

  第556章安息中

  就在这时,侧门突然开大了些,一个人低着头急冲冲地从里面冲出来。他完全没有想到门口竟然站了一个人,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一点没有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从而一头撞在苏的胸口!

  他的反应极快,头刚沾上苏的胸,体型骤然膨胀,涌出极大的力量,竟然生生止住前冲的势头,转而向后退去。他右手一伸,抓向侧门把手,想要在后退的同时把侧门关上!

  他的反应快如闪电,可是身体只退了几厘米,就凝停在空中。苏的左手如电探出,已抓住他的肩膀,手上透出的巨大力量将他抓停在半空中,而右手则带着片片残影,以节奏分明的动作从这个男人腰间掏出佩枪,拨开保险,抵在他的眉心,然后扣下扳机!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当子弹轰鸣着穿破头颅时,那个男人双眼仍在骇然地看着苏,右手才刚刚抬起,正要抓向侧门把手。

  一朵鲜艳的血花在苏眼前绽放,有几滴还溅到了他如象牙般的肌肤上,然后缓缓滚落。血是滚热的,和苏冰冷的身体形成鲜明对比。

  苏俯下身,将体温仍在的尸体放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持枪的右手忽然前伸。手枪的枪口伸进侧门,凝停在空中。

  手枪枪口凝止的刹那,一个人恰好如风般从门后闪出!他双手中握着一支大口径手枪,身体刹停的瞬间双手已抬起,将枪口指向前方。

  可是他的手只抬到一半,就忽然定住!他的双眼中满是骇然和不可思议,盯着早就等在那里的黑洞洞的枪口。手枪的枪口,刚好对准了他的眉心!

  在他看清枪口的时候,苏已经扣下了扳机。枪口喷射出炽热火流,子弹离膛而出,在他的眉心上开出一个深深的弹孔。

  又是一颗血珠溅到了苏的脸上,然后缓缓滚落。

  苏后退一步,让开了向前扑倒的尸体,然后走进了侧门。教堂中传出一片呼喊和杂乱的脚步声,许多人都听到了前后两记枪声。只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投射在全景图中,全在苏的预料之中。

  苏的身体仍如岩石般冰冷,然而内部能量已经接近沸腾,已完全达到最佳的临战状态。就在刚才,他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在全景图的监控下,在大脑中数十个智慧中枢、上千个计算中枢的全力运算下,所有敌人的动作、意图都清晰可见,苏不仅能够知道他们正在干什么,甚至还可以准确预测到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这并不是预测出几种可能的路线,而是近乎完全准确地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

  所以苏可以用非常简单的方式击杀第一名守卫,然后等着第二名守卫把自己的要害送到枪口前。其实两名守卫都是七阶能力者,如果正面作战的话,苏也要费一番手脚才能干掉他们。可是现在却以一种儿戏般的轻松杀掉了两名相当于龙骑上校的能力者。

  教堂内有十几个人正在来回奔跑着,有几个迅速向这边接近。具备同样位阶能力的守卫还有三名,正从教堂的另外一侧和后部快速冲来。除守卫外,慌乱奔跑着的人中大半是普通人,但也有两名能力高达八阶的人物,应该是十字军的大骑士。

  苏沿着走廊走着,脚步并不快。不过当他再走出一步,来到转角时,墙壁后面收敛气息、缓慢挪进的守卫就会到达转角另一面。他身体内部能量涌动,正准备突然加速冲入走廊,在闪移过程中他手中的手枪就会指向前方。

  苏已然在大脑中勾勒出了接下来一秒钟的景象:守卫伏低身体从拐角后猛冲出来,头部将正好从苏刚刚放置到位的枪口前经过,而苏的子弹将提前一点点出膛,然后从守卫的耳孔中射入,这样可以避开他拥有七阶防御强化、可以挡住机枪子弹轰击的坚硬头骨,将他的大脑爆成浆糊。

  第三记枪声响起,守卫应声倒地。

  一切和苏所预想的几乎一模一样。惟一一点不同,或许就是守卫冲刺的速度稍稍慢了点,以至于苏的子弹擦到了一点头骨,发生了偏转和翻滚,造成的伤害更大了一些而已。

  苏并没有关注眼前的战斗,一切几乎都是靠着本能完成的。他的全部感知已经集中在教堂后部的一间祈祷室内,那里汇聚了恐怖的能量漩涡。里面有三个人,从姿势看正在进行着某种仪式,其中两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屏蔽了苏的感知,让苏难以判断出他们的能力位阶,然而他们身上的能量反应却极为强烈,在全景图中简直就如同两枚小小的太阳!而跪着的那个人身体中的能量反应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增长着,在苏进入教堂的短短时间内,已从一阶瞬间晋升到了四阶,而且还在以每秒钟一阶的速度在提升着。从能量涌动的频率和强度看,至少在出现一个八阶能力后才会停止。

  在教堂的后部,是一间祈祷室,面积并不是很大,只能容纳三十几个人,但是神圣庄严的气氛却是非常罕见。这里几乎每一寸空间都在向外溢着浓郁的能量,沐浴在这种能量中,会让人们由衷地产生肃穆、庄严和恢宏感觉,同时身体结构和内部能量也会持续微调改善。这就是神圣。

  祈祷堂一端,是简单的神坛,神坛上镶嵌着一幅纯金制作的画,上面勾勒出一个女人的形象。画上的女人非常传神生动,虽然看不清容貌,可是在第一眼看到她时,每个人都会错觉黄金画上的女人拥有自己的生命。而在苏的感知中,神坛上的圣像就不仅仅是幅传神的画作了。在另一个空间层面中,还有一幅同样的圣像,但是由黑白两色构成,并没有实体。两幅圣像有部分重合,但因分处两个空间,所以并不交叉。可是苏却发现,在虚影与现实之间,圣像却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将两个世界在这一点联接在一起!

  虚影世界没有实体,却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因此圣像上也相应凝聚着难以形容的庞大能量。虽然由虚影世界经由桥梁传递到圣像上的能量非常有限,然而也足以使圣像上的能量永不衰竭。

  在圣像前,站着一个身披洁白圣袍的人,他左手怀抱着一本厚重的经书,右手伸出,虚按在面前半跪着的骑士头顶,以深沉悠远的声音说:“以神圣、公正和自由之名,赐你光辉之力。吾等秉承光辉而生,必应以此为世人照亮路途、驱除黑暗,直至此身此躯化为灰土,重归大地……”

  半跪着的骑士身材魁梧,一头刚硬的短发已是半边斑白。他身上套着银白色的合金盔甲,后背和肩甲的位置尚是一片空白。对圣辉十字军小有研究的人会知道,盔甲这三个位置是大骑士们镶嵌个人徽章的地方,每个大骑士的徽章都是不同的,主要依据是他们在接受启迪时所形成的特殊能力。

  在这间祈祷室中,正在进行大骑士的启迪仪式。

  接受启迪的大骑士年纪已近五十,他面前的两位神职人员一个是精瘦的老人,看上去已有七八十岁的样子,另一个则是稚气尚未全脱的少年。但是主持大骑士‘启迪’仪式的并不是老人,而是那名少年。当一句句深沉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时,这名少年恍若与某个巨大的身影重合在一起,让人不由自主的仰视。

  如潮水般的能量从少年怀抱的经典中涌出,在他张开的右手中汇集,然后神奇般转换了性质,从狂暴猛烈变得柔和兼容,从大骑士的头顶贯注进去,与他身体内炽亮的能量核心融合在一起。而且随着能量注入的,还有从经典上透出的一段神秘编码,直接烙印在接受启迪的大骑士基因深处,改变着他的基因。随着基因结构的快速变化,新的能力也正在逐一生成。

  砰!砰!砰!

  教堂中又响起三记枪声,三名训练有素的高阶守卫一一倒在苏的身后,夺去他们生命的只是一颗毫不起眼的子弹。论威力,即使他们任由手枪轰击,也不会死得这么快。这颗子弹射入的方位角度,都是他们最弱的地方,而子弹弹道的终点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的大脑。

  杀掉五名守卫,苏所付出的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教堂中另外两名大骑士正引导着慌乱的普通人从后门逃出教堂,而没有和三名守卫一起围攻苏。这些普通人大多是教堂中的工作人员,从这里可以看出圣辉十字军的确把普通人类看作与自己平等的一员。两名大骑士显然也没想到战力相当强劲的五名守卫竟然在一瞬间就死了,还是被手枪打死的!

  苏已经站在祈祷室的门口,伸手推开了厚重的橡木门。他的身体已经不再如岩石般冰冷,淡金短发飘浮着,若闪耀的火焰。腾腾热气不断从肌肤上散出,再升腾向上,为苏平添了几分神秘。他体内正在沸腾着,所有的能量以超越极限的速度奔涌,几乎每一个细胞都被动员活化,基因则被拉伸到了极限,处于断裂边缘。在苏的大脑中,所有中枢都处于过载状态,大量热能无处吸收利用,为免达到神经组织所能承受的极限,被迫从肌肤上散发出去。

  现在的苏,完全是一座燃烧的火山!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