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走向归途 上

章二十三 走向归途 上

  第558章走向归途上

  老人颓然倒下,身上的盔甲忽然开始扭曲,每一片都在***声中变形。激战中积累的能量,直到这一刻才完全爆发出来,就连超级合金制成的重甲都承受不住。血象喷泉一样从盔甲的缝隙中喷射出来,旋即被能量蒸发无踪。

  苏沿着阶梯拾级而下,并未去动祈祷室中神坛上的圣像。那的确是无价之宝,可是它蕴含的无尽能量时时在和苏共鸣着。圣像就如假寐的活火山,苏很担心如果自己触摸到它,会在刹那间被喷涌出的能量烧成飞灰。如果是在燃烧自己之初,苏或许还有点信心,但现在他已燃至余烬,哪还会有任何贪婪的念头?

  苏的身体内部正在燃烧着,大脑中不断刺痛,让他几乎无法思索。面前的景物忽明忽暗,全景图也变得断断续续。忽然间,苏脑海中如同惊雷炸响,全身一震,周围的世界顿时陷入了黑暗。

  漆黑,而且安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苏的意识中央,悄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在无尽的黑暗中,是如此的醒目。它逐渐扩大,隐约看出象是一幅红绸,并且旋转着在放大。在茫茫黑暗中,这抹惟一的亮色吸引了苏全部的注意力。红色越来越大了,可以看出这是一面被风吹着飞舞的红绸,而在红绸的中央,少女的身影渐渐的清晰。

  她沉睡着,长发散在身周,上面浮动着点点闪耀星辉。

  在极度的寂静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撕裂布帛的声音,那面飞舞的红绸象是被无形的手一撕为二。可是仔细看去,它仍是完完整整的一块,将少女托扶在虚空中。

  然而顷刻间发生了变化,它变得粘稠、厚重,也不再飘逸,浓浓的血腥气刹那间充斥了整个空间。所有的红色都在这一刻变成了血。血在汹涌,浮起了少女的长发,浸没了她的身体,最终,慢慢侵染上她沉睡的脸。她在血色之海慢慢向下沉去,在这片构于虚空中血之海中,没有海底。

  “梅迪尔丽!!”苏再次睁开了眼睛!

  花费了好一会功夫,他才辨认清楚自己的处境。他半倒在地上,头搁在楼梯的转角上,身体大部分已经失去了知觉。在他身体下方,积着一大滩鲜血。此刻这些血液在漫无目的地四处流动着,时时会伸出几根血丝探测周围的环境。但没有苏的意志,入侵者们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是凭藉着本能四处瞎窜,乱成一团。

  苏勉强活动了一***体,还好,手和腿还可以使用,虽然已经没多少力量了。失血也让他感觉到阵阵虚弱,地上血液中的入侵者都已快耗尽生命力,即使收回也于事无补。

  周围黑暗而寒冷,只有遥远上方出口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照亮了周围。冰冷的阶梯继续向下延伸着,完全看不到尽头。看来在昏迷后,苏在旋转阶梯上滚了好久,才停了下来。

  他抓着扶手,用力拖曳着沉重的身体,让自己靠着扶手站了起来,以僵硬的动作一阶阶地向下走去。在昏迷之前,他的身体内到处都是灼痛,而现在则代之以大片大片的麻木。麻木蔓延的地方,都是燃烧过后身体组织彻底坏死的区域。身体中的火焰已经熄灭,苏还顽强地活着,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和养份,那么他还有可能恢复。比较麻烦的是大脑组织也有小半被烧毁,虽然剩余的智慧中枢还能够思考,但是思绪的速度还不到超载时的百分之一。

  全景图还能够点亮,但也只能伸展出去十几米,而且亮度微弱,图像模糊。在全景图的探测范围内,只有一条不断延伸向下的通道,根本看不到尽头。通道四壁后,穿过混凝土层和承重结构,就是厚实的岩石。惟一的道路是继续向下,苏要拿到的东西也就在下方。

  “梅迪尔丽……”苏默念着这个名字,刺眼的红色仿佛又在眼前显现。

  那并不是预感,还来自于推演。这幅画面最早出现在与将军交战的刹那,而且在梅迪尔丽提到安息地时再次出现,最后,在圣堂的战斗中,在超越极限的状态下,它被完整地推演出来。

  第三次蜕变并没有完全消除梅迪尔丽身上的隐患,暮光古堡一战,少女以一已之力屠尽对手,代价则是自己的生机尽毁。借助于某种极为庞大的外部力量,她才得以完成了第三次蜕变,重新苏醒。然而随着她能力的日益增强,昔日留下的隐患会逐渐显现,并且在某一天再次引发基因的全面崩解。少女将象当日那样,重新浸没在鲜血中,彻底融化消亡。不同的是,这一次将她淹没的会是她自己的血。

  核心能够暂缓这个过程,却无法阻止,甚至还可能使崩解变得不可避免。在触摸到将军核心时,苏就察觉核心最深处根植着使宿主崩解的功能。而触发这一功能的指令会来自于外部,换句话说,就是控制着核心的上位生物可以使依托核心而存在的将军在瞬间解体。此后,苏曾探察过希尔瓦娜斯体内的核心,发觉同样拥有这一功能。

  这个发现让苏无法成眠。

  希尔瓦娜斯体内的核心是苏依据‘黑暗之心’创造出来的,而梅迪尔丽的核心和黑暗之心有关联,却并非直接的创造从属关系。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或至少在这个宇宙中,很可能存在着一件能够掌控少女生死的存在。它可能是某个超级生命,也可能仅仅是某个单纯的器官。

  梅迪尔丽身体内部的隐患已经开始显现,就象一道看不见的裂缝,正在她瓷器般精美的外表下悄然伸展着。少女偶尔会在不经意间展现出的柔弱和忧郁,或许正是出自本能的反应。她并不畏惧死亡,却会留恋生活在苏身边的时光。

  安息地的主场和苏有着共鸣,圣堂的能量和苏有着共鸣,少年怀抱的神圣经典也和苏有着共鸣。在共鸣的背后,这是凌驾于基因和能量之上的,以某种未知形态存在的密码,说明构建圣堂、主场和安息地能量体系的中心,和苏身体内的黑暗之心有着冥冥中的联系,也许出自一体。得到了安息地深处的秘密,或许能够修正梅迪尔丽身体中的核心,最少可以延缓她在生命最灿烂一刻解体的命运。

  苏不知道梅迪尔丽是否知道自己的命运,但是他决定亲手改写这个故事的结局。恰如十七年前,他接过了尚在襁褓中的她。

  苏双手抓紧扶手,身体以僵硬而奇特的姿势艰难地翻过护栏,通的一声摔在旋转阶梯的另一侧,又连续翻滚了十几级台阶才算停下。他再一次慢慢地爬起来,抓紧扶手,攀登,翻越,再次重重摔下。这个过程每重复一次,他就会深入地下数米。

  苏的动作迟缓沉重,象是刚刚苏醒的活尸。但是诡异的一幕突然出现,当他再次站起时,没有继续向下,反而拾级而上,向地上出口走去。他的双腿如同有了自己的意志,不顾苏的意愿,坚决向上攀爬着。苏的左眼光芒闪动,右手闪电般挥落,竟然深深刺入自己的右腿!指尖以高频震动着,破坏了右腿内惟一几道还能发挥功能的肌肉。

  扑通一声,苏再次倒了下去,顺着台阶一路翻滚向下。他的身体象装满了旧物的布口袋,不断与冰冷坚硬的墙壁和台阶碰撞着,发出沉闷的声音。

  当苏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却一时站不起来了。他俊美的面容已然彻底扭曲,还有些活力的肌肤上不断涌出大量的汗水,可以看到皮肤下根根肌肉纤维都在扭曲着。极度的痛苦已经超越了语言所能描绘的极限,即使是苏也难以承受,意志在一***痛苦的冲击已处于溃散的边缘!这是苏身体内部的战争,是本能发起的反击。

  阶梯向下的终点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苏已经呈现出了超级生命的某些特征,比如说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复生能力。他几乎可以在任何环境下生存,至少目前还没有受寿命约束的迹象。换句话说,苏的生命可能已经长到了接近永生的地步。但是超级生命的另一个特征,则是生存本能的极端重要。在任何情况下,生存都是排在第一位的选择。因为对于超级生命来说,只要活下去,就会拥有一切。

  如果沿着阶梯走向去,苏知道,在地下深处沉睡着的生***本不是现在的自己所有匹敌的。特别是在他重伤垂死的情况下,连逃走的可能都微乎其微。

  圣堂中的战斗,虽然面对的老人远比苏要强大,但身体本能通过超载计算出获胜的机率仍然比较大,而成功逃跑的概率则要超过三分之二。随后的殊死战斗,整个过程都如苏所计算的那样,没有一点偏差。甚至老人倒下的时间和死去的方式都在预料之中。老人非常强大,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但他仍然是一个人,是人就会犯错误,就会有起伏波动。而苏则是机器,精准到极致的战争机器,能够轰出50吨的力量,绝不会只有49.9吨的出力。但以他现在的状态,去面对地下深处的恐怖存在,再如何幸运,都不会有一点侥幸的机会。

  苏很清楚这一点,问题是,正在觉醒的本能也很清楚。苏的意志目前还拥有身体许多部位的最高控制权限,而本能反击的手段则是细胞层级的痛苦,以摧毁苏自身的意志,控制身体,逃离行将到来的毁灭。

  于是,苏的意志和本能之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就此爆发,战场则是身体内还活着的每一个细胞。

  苏深知本能的强大,强大得让他触摸不到边缘。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意志有多么强大,也完全无法去想。数以千万亿万计的痛苦冲击中,他甚至根本完不成想的过程。

  若还有人在,他看到的只是,苏翻越扶栏,摔下去,站起来,再翻越扶栏,如是反复。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