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走向归途 中

章二十三 走向归途 中

  第559章走向归途中

  一路向下。

  苏漂亮的脸上已满是划痕,活动的血丝不断从伤口中渗出,却没有办法收回去。虽然遍布着血迹和伤口,可是苏看起来依然漂亮,惟一闪亮的地方就是碧色的左眼。右眼上的眼罩已经脱落,露出的是如翡翠般的眼瞳,晶莹,但没有神彩。

  痛苦会让他面容偶尔扭曲,但可以看到,苏竟然开始在微笑着。

  他可以切断对身体痛觉的感知,却无法屏蔽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的痛苦。痛苦如海,可是痛到后来,也就渐渐的麻木了。在本能的反抗与挣扎过程中,又有大片的组织坏死,可以说,现在苏生还的希望再次弱了几分。苏的身体状态已到达了一个新的临界点,再这样争斗下去,不等抵达阶梯尽头的出口,苏就会先行消亡。

  在终极毁灭的威胁下,本能终于被压制下去。

  这时从上方隐约传来人声。

  苏突击时圣堂时的动静可不小,和老人的战斗时间也不算短,经过这么长时间,算算圣辉十字军增援的人也该到了。以苏现在的状态,再遇上个大骑士都会是真正的麻烦。

  他加快了动作,翻过栏杆,凌空摔到更低的阶梯上。这种方式比走路下去要快不少,特别是他现在双腿早已失去了作用。不过没有了本能的牵绊,一声声沉闷撞击声音的频率加快了不少。

  终于来到了阶梯的尽头,苏已经站不起来了。他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爬进了幽深的通道。

  通道不长,也不是很雄伟,但很整洁干净,地面上铺着黑色镶暗金纹的天然石砖,一尘不染。通道中没有一丝晦涩灰败的气息,时时有清新的风扑面而来,显然经常有人出入,而且通风系统非常好。

  苏双手交替,挪动身体,沿着通道爬行着。这个时候,他反而变得很平静,什么都不再去想。

  转过一个弯,再爬上十几级台阶,苏的眼前豁然开朗,一道柔和、温暖、充满神圣气息的光芒如水般洒落在他的身上。

  苏的面前,是一间数百平方米的大厅,十几盏聚光灯将光柱投注在大厅中央的黑色暗金相间的石台上。那象是一座祭台,上面放着足有三米多长的水晶棺,透过半透明的棺壁,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穿着洁白的圣袍,金色的长发铺洒在身下,肌肤如象牙般柔和白晰,面容沉静,似乎正沉浸在美丽的梦境中。

  这是一个独特的女人。不仅仅是因为她美丽的容貌,还因为她三米的身高。如果忽略绝对数据的话,她可是说是拥有完美身材比例的女人。但是在苏眼中,她更象是一个盛满了能量的容器!她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产生着能量,纯粹的能量从虚无中产生,填满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有极少一部分能量散溢出来,对于这座地下大厅、甚至整个安息地的能量体系来说,也是相当丰沛的。散溢的能量被水晶棺过滤之后,转化成富含神圣气息的能量,再被大厅吸收,通过输能管道供应到地上,成为维持主场能量的一部分。而大多数能量则在她的身体内部再次湮灭,不知消散在何方。

  和圣像不同,苏根本感知不到她身体内的能量来自于何方,又消散在哪里。但在看到她的刹那,苏的右眼忽然跳动了一下,一段信息传入他的意识。于是苏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自己要寻找的目标,也是补完梅迪尔丽身体隐患的关键之一。

  她处于奇异的状态下,活着,也不能说是活着。她有浓烈到极致的生命反应,却又空空荡荡,让苏一点也感觉不到她的意识和精神所在,象是一尊没有意识的躯壳。

  在祭台前,竖着一根暗金色的金属纪念柱。柱体是椭圆形,顶端被倾斜削过,形成光滑的镜面。以苏的眼光,也看不出铸成纪念柱的是什么合金,只能凭感觉知道它硬度超乎异常,而且对神圣能量有极大的吸纳储存作用。小小柱体中蓄藏的能量,居然直追核燃烧棒。它的硬度远远超过任何已知合金,不知道需要多么大的力量,才能在它顶端削出如此光滑的镜面。至少苏办不到,也不知道有谁能够办得到这点。

  镜面上刻着几行字:

  献给永恒的瑟瑞德拉。

  ----顾萨格拉布

  字一点都不漂亮,边缘粗糙剥落,风格却粗犷之极,一眼望去,一道多年纵横杀戮、浩瀚无匹的森森气势即扑面而来!

  简洁至极的两行字中,却在散发着浓烈得说不出的情感,似乎不仅仅限于男人和女人之间,而是到达了另外一个层面,博大、宽广、浓烈而且决绝。

  仅仅是留下的两行字,就让苏有隐隐无法呼吸的感觉!

  纪念柱前,少年梅策尔德正跪在那里,垂着头,以轻微且急速的声音在祈祷着什么。他单薄的身体在瑟瑟发抖,能量不断从身体和怀中散溢出来。厚重的神圣经典被他紧紧抱在怀里,露出的一角不断流动着乳白色的光辉,每次闪亮,能量都会如水波般散溢出来。

  安息地地下的场景大大出乎苏的意料。他本以为在这里埋藏着的会是一个如黑暗之心一样的器官,又或是如将军、当初的希尔瓦娜斯那样、根基于这些器官的特异生物,却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女人。严格的说,她并不能被称为女人,仅仅拥有人类的外表而已。她正介于物质和能量之间的某种微妙状态内,但又感知不到她的意志。从纪念柱上的留言看,她应该是有智慧的生命。只是不知道为何变成现在的状态。

  这些想法如闪电般从苏脑海中流过,疑团还有很多,但现在不是寻找答案的时候。因为他要找的东西就在眼前。苏撑起身体,向水晶棺爬去。才爬了一米,苏的脸上忽然触到了什么,几条无形的能量丝悄然崩断。

  苏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已经触发了某种机关。随着能量丝的崩断,整个大厅,不,整个安息地的能量体系都为震颤!这并不是因为苏的侵入,而是由于某个巨大意识正在苏醒!

  苏神色凛然,在无尽虚空中,有一双湛蓝如海的巨大眼眸正徐徐张开,俯视着比蝼蚁还要渺小的苏。

  浓烈的生命气息从虚空中汇聚而来,注入到沉眠于水晶棺中的女人体内。她的脸上瞬间多了一层血色,甚至眼睫毛动了动,眼看着就要醒来!

  所有的变化都在顷刻间发生,苏刚刚勉强撑高了自己的身体,准备迎接行将到来的战斗时,虚空中那双海蓝色眼睛的焦点就集中到他的身上。于是苏的意识蓦然炸开,扩张到了无穷无尽,与另一个从无尽虚空而来的庞大精神体对接到了一起。

  “怎么又是精神世界的对战?”苏只来得及闪过这样的一个想法,全部意识就被席卷进入到另一个层面中。

  在黑暗和虚无统治的世界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光,一道通天彻地的光芒。在光芒中央,有一个如神一般的女人。她有着无法形容的美丽,更有君临天下的威严。她的金发在光柱中飞腾着,每一下挥舞都会散发出大量的光芒和火焰。而她的双眼没有瞳孔,有的只是浓冽的金色光芒,看不到一丝情感,只有无尽冷冽的威严。她的身躯是由火焰与光芒凝成,没有手与脚,数十道飞舞着的火带看来就是她的手与脚。

  苏凝立在虚空中,他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也没有感应到周围的环境,似乎只有一团无形的意识飘浮在黑暗中。可是由远而近的女人却是真实存在,她散发出的光芒穿越无穷尽的距离,照耀在苏的意识上时,带给他的竟是撕裂般的痛!

  当虚空中散发火焰与热力的神诋接近时,代表着精神世界的景象终于在她身后徐徐拉开帷幕。

  收割鱼人的秘密时,苏曾经在无意之中触摸到了冰洋之主普利德克拉的精神世界,进行了一场意料之外的激战。那时普利德克拉精神世界的象征是足以淹没大地的咆哮巨涛,而苏展现出的则是一颗荒凉、孤寂、寒冷、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星球,一颗巨大的行星!那场精神层面的争战,苏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从那次经历中,苏意识到了一种全新的战斗方式,也初步了解了战斗的规则。精神世界的拼争,一是看意志的坚毅程度,另一个则是精神世界有多宽广,而后者更是决定性的因素。

  当这个女人的世界徐徐展开时,出现在苏眼前的,是一片浩瀚的星海!

  巨大的绝望撰住了苏的心灵,数以千计代表着恒星的光点在女人身后织成一条星河时,他就悄悄地发送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指令。

  随着漫天火焰席卷而来,苏的精神世界终于在压力下开始展现。

  首先,是一片荒凉、冰冷的地面在他脚下出现。地面是由深红色的粗石和沙砾构成,在不知从何方而来的光线照耀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然而这却是一个极度寒冷和干燥的世界,大地上处处龟裂,完全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即使是超级生命,也难以在这样的环境中长久存活。

  大地在向四周延伸,在视线的尽头开始出现地平线,微弯的弧形代表这是一个庞大得有如恒星的星球。星球的表面冰冷死寂,大地反射着深红、暗紫和苍白,各种颜色都在冰冷地诉说着一个事实,这里没有生命,也不可能产生生命。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