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三 走上归途 下

章二十三 走上归途 下

  第560章走上归途下

  终于,一颗死寂的巨大行星在苏脚下完整地呈现。随后,行星周围的景象也逐渐显现,苍黑天穹上,又现出一颗悬挂着的超巨型行星,行星闪耀着深黄色的光芒,但依然给人以冰冷死寂的感觉。

  随着星河袭来,苏的精神世界也开始加速扩展,一颗又一颗巨大得不符合常识的行星开始出现。漆黑的空间中,除了这些密密麻麻的行星外,却看不到任何光线。虚空中甚至连小陨星带都没有,有的只是静止或者按某种轨迹呆板移动着的颗颗冰冷星体。

  已经出现的宇宙中,没有一颗恒星,光芒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不过一颗颗星体仍然被照亮。但即使在反射着光芒,它们也依然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寒冷

  而且,这个世界是极度寂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静得让人发疯。

  而光辉与火焰构成的女人身后,展现出的星河却充斥着旺盛的生机,即使是一颗颗恒星,也在努力喷吐着光和热,于呼吸的瞬间中就完成从诞生到湮灭、最后归于沉寂的全过程。这是一个剧烈运动着的、生机盎然的世界。

  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悄无声息地撞击在一起,苏脚下的星球大地上蓦然升起一层蒙蒙光华,大地无声龟裂,大块岩石失重浮空,然后象被无形的风吹过,分解成无数小粒,化为虚无。如果从更高的角度,可以看到整颗星球无声崩解,化成了基本粒子。不仅是苏所站立的星球,他身后无数星球都开始***崩解。迎面撞来的星河中则相应有无数恒星爆裂,一团团夺目的火光此起彼伏。

  苏发现自己不知何时重新恢复了身体,正站在一颗完好无损的死亡行星上。行星崩解的波涛很快就席卷到这颗星球上,但是苏眼前一闪,发现自己已出现在另一颗行星上。

  两个世界正在互相吞噬、互相消融,宇宙亿万年的演绎被浓缩在数秒之内。在如此规模的精神世界争战中,意志已经退到了可无可有的位置。

  此刻在祭祀大厅中,水晶棺的顶盖无声地向两边打开,棺中纯净无色的水快速下降,从隐藏的通道流泻出去。沉睡的女人身体动了动,外溢的能量瞬间将所有的残水蒸干,大团蒸汽升腾而上。在烟云雾霭中,如神般的女人缓缓坐起!

  少年本在瑟瑟发抖,感知到前方能量发生了巨大变化,才抬起头。看到水晶棺中的女人坐起,他顿时一脸喜色,向她伸出双臂,高声叫着:“妈妈!”

  然而就在这时,女人张开了双眼!她的眼中根本没有瞳孔,只有一片金黄,不停地散溢着如火的流光!从她身上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气息,甚至连生命的气息都已不在,那种苍茫、孤凉和浩瀚,不知从何而来,却可以让任何生物为之战栗!

  “妈……妈……”少年梅策尔德明显被吓着了,他轻声叫着,身体却在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女人缓缓低下了头,金色视线逐渐有了焦点,落向少年的方向。但是她对少年的呼唤没有任何回应,高高在上的气势却在逐渐累积,而且清晰无误地透露出凛冽杀机!当她产生杀机时,弱小些的生命会直接死亡。

  虽然梅策尔德身体内的强大能量和怀中的圣典保护着他,但在杀机的压迫下,他也脸色惨白,冷得象是赤身站在雪地中。这不是他想象中的母亲。梅策尔德再次后退了两步,后背却撞上了什么东西。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他尖叫起来,猛然回头,然后发出更加凄厉的惊叫!

  在少年身后,是苏。

  苏用双臂支撑着身体,***和双腿软软地拖在地上,看起来已完全失去了作用,在他身后,是一条蜿蜒着的血带!

  苏睁着双眼,眼眸中都没有瞳孔,也没有焦点,完全是茫然的墨绿。他仰着头,和棺中的瑟瑞德拉对视着,阻挡在两人视线中央的梅策尔德完全变成了透明的空气。

  骤然看到非人般的苏,而且就在自己身后,本就留有严重心理阴影的梅策尔德立刻僵硬,他想逃跑,也想向母亲求救,可是瞬间的恐惧却让他连动都动不了一下!就在他大脑中一片空白之际,苏忽然一跃而起,扑到少年的身上,一手按在他的头顶,一手按在肩部,双手发力,高高地飞上空中,凌空向瑟瑞德拉扑去!

  少年被苏的身体撞中,仰天倒下。可是苏如魔鬼般扑上来的刹那情景,却形成一幅幅极为清晰地画面,刻印在他的脑海里。梅策尔德感觉得到,苏的***和双腿撞在自己的头脸和胸膛上,又在借力飞起的过程中从他身上拖过。可是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就象是被某个巨兽用**的舌头***过!梅策尔德没有从苏的撞击中感觉到任何骨头,这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人类的身体上!

  梅策尔德忽然觉得脸上**的十分难受,于是下意识地擦了一把,却擦到了一手的猩红!濒于崩溃边缘的少年已分辨不出那是自己的血还是苏的血,只是看着自己红色的色,剧烈地喘息着。突然!他的瞳孔猛然收缩,从瞳孔的倒影中,可以看到血浆中居然伸出一根根血丝,不断挥舞着。而且浓稠的血浆更是违反了物理规律,居然延着手指向上流去,汇聚在指尖时,又伸出数根长长的血丝!

  看到这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手,梅策尔德喘息着,身体颤抖得越来越是厉害。他忽然发出一记无声的高频尖叫,无形震波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大厅的地面、墙壁,乃至一切都象是没在水中,涌起了道道涟漪,只有中央的祭坛及其周围没有异样。下一刻,地面、墙壁猛然喷出团团细雾,坚硬无比的石材全部化成细灰,纷扬飞腾!而梅策尔德则爬了起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上祭坛,扑进了瑟瑞德拉的水晶棺中,牢牢地抱住了她裸露着的大腿。梅策尔德根本没有注意到,苏正挂着瑟瑞德拉的身上,双手环抱着她的脖子,死死地咬住了她的肩膀。

  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瑟瑞德拉的身体开始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梅策尔德的双臂竟然渐渐没入瑟瑞德拉的大腿中,他紧紧贴着瑟瑞德拉肌肤的脸也没了一半进去,而且还在逐渐深入。梅策尔德就象溶化了一样,不断被瑟瑞德拉吸收着,最后竟然整个溶进了她的身体里!只有他穿的衣服留在原地,而圣典则从浑圆的大腿上滚落,啪的一声掉在水晶棺底。

  精神世界的战斗仍在继续,属于苏的死亡星群依旧在无休无止地扩张着,甚至几颗死亡行星还在移动,最后轰向迎面冲来的星河。然而炽烈星河生生不息,一颗颗恒星不断诞生湮灭,在从生到死的过程中释放出庞大的力量,冲击并毁灭着死亡星群。苏已完全处于下风,死亡星群的扩张根本就跟不上湮灭的速度。

  然而,站在新的一颗死亡行星上,苏却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他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完成了使命,成功地从瑟瑞德拉身上咬下来一小块组织,吸到几滴血液。接下来,身体将象野兽一样,依靠本能逃离,把东西送回去。

  而在精神世界,苏只想拖尽可能长的时间,以免瑟瑞德拉苏醒后阻击他的身体。

  毁灭已不可避免,在精神世界的冲突中战败,苏的全部意识都将消散,他的身体将变成只有本能的野兽。苏不确定在自己死后,身体会不会在本能的驱使下再产生新的智慧,新的意识。即使有了新的智慧和意识,那也是一个全新的个体,不再是苏。然而,这对苏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在进入精神世界的战争前,他给本体储存了最后的命令,而且现在命令已经启动。

  死星一颗颗毁灭,从无穷无尽的星群,变成可以数得清楚的星团。每一个瞬间,都有数以千万记的光斑闪亮,这是一颗颗死星解体留下的标记。而凝立在星团中央的苏,却忽然有了余瑕和心情,去想些不相关的事。

  为什么要为她做这么多呢?苏想着。

  随即,他又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没有理由,真的没有任何理由。仿佛一切都是应该如此。从苏下决心把她养大的那一刻起,就是这样了。

  其实,也不需要理由。做了就是做了,这个世界,也可以很简单的。

  “真他奶奶的……”苏失笑,难得骂了句脏的。好象这还是跟丽学来的。

  冲毁死星的宇宙风暴,已经不远了。苏看着,等待着。

  在大厅中,抱在瑟瑞德拉身上的苏狠命地一甩头,竟然从她坚硬无比的身体上生生撕下了条血肉!瑟瑞德拉痛苦地尖叫着,高亢的叫声让大厅中的一切都为之粉碎!

  苏闭紧了嘴,吞下的血肉迅速咽到喉咙。他忽然伸手抓住自己咽喉,狠狠地一挖,竟挖下一大块血肉,几乎把脖子挖去了三分之二!随后,他用力一甩,将这块血肉甩向大厅入口。还在空中时,血肉就以极速开始变化,探出四根细长的触手,并且弹出两段扁平却锋利的前肢。它转眼间化成了一个小小的异形生物,以与身躯极不相称的敏捷和速度冲入扶梯通道,带着刺耳的尖啸向上攀爬,仅仅几秒钟,它就冲过了数百米长的通道!

  在祈祷室通向地下通道的入口,几名大骑士正围着老人的尸体,一脸震惊。所有人都慌成了一团,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祈祷室的地下,是圣辉十字军的圣地,通常情况下他们是被严禁进入的。可是现在眼见有不可思议的强大敌人击杀了老人,闯入了禁地,他们究竟应该怎么办?又是谁有这个本事,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杀死当初追随顾萨格拉布创立圣辉十字军的七骑士中的晨星骑士萨米利安?在漫长的岁月中,当年的七骑士已经一一凋零,只有梅策尔德补上了最重要的启辉骑士之位。

  而就在今天,当年的七骑士已全部凋亡。

  一名大骑士走到通道口,探头向幽深的通道内望去,犹豫着是否应该打破禁忌,到地下圣地去一探究竟。可是连拥有十阶能力的晨星骑士萨米利安都死在敌人手下,他,或者身边的几位同僚下去了,真能发挥什么作用吗?

  但是地下圣地中不止有敌人,还有启辉骑士梅策尔德!梅策尔德的重要,每个大骑士都非常清楚。***控圣典,并不是能力,而是天赋。失去了梅策尔德,也就意味着不会再有新的大骑士出现。

  对未来的恐惧打破了他对禁令的顾忌,这名大骑士决心进入圣地中一探究竟。他刚刚将身体探入通道口,忽然耳中传来一阵细微却极为尖锐的啸音!他猛的一怔,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忽然降临心头,可是视野中却没有任何人影。就在他怔住的瞬间,忽然胸口传来一道极为凶厉悍猛的大力,如同被一轮重锤砸中一般!他眼前一黑,身不由已地向后飞出,一口鲜血猛然喷了出来。大骑士坚硬的合金胸甲相应地凹陷出一个大坑。

  一道黑影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从通道中冲了出来,在大骑士的胸甲上一弹,又在墙壁上弹射了两轮,就冲出了祈祷室,再撞破圣堂薄薄的外墙,转瞬间远去。

  从始至终,居然没有任何大骑士看清楚从通道中冲出来的是什么!

  就在他们面面相觑的时候,脚下的地面忽然震动起来,转眼间就变成了整个圣堂都在摇晃。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地面突然爆开,一道冲击波猛然从地下喷出,将整间圣堂都轰上夜空!

  在茫茫夜色中,可以看到安息地的中央升起一道粗大之极的白色光柱,直射上天!在光柱中,圣堂翻滚着向上,不断解体,将大块大块的石料抛向四面八方,还有许多人影被甩飞出来。而在光柱的中央,一个周身都散发着夺目光芒的女人升上天空,然后发出一声响彻云宵的长啸,就此向大海的方向飞去。

  长啸声高亢、激烈,充满了愤怒,也有些许的不甘。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