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永不愈合的创伤 中

章二十四 永不愈合的创伤 中

  第562章永不愈合的创伤中

  楼梯上传来急骤的脚步声,房门突然被推开,希尔瓦娜斯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失声叫着:“主人他……啊!!你怎么了?”

  苍灰色的发丝挡住了梅迪尔丽的脸,但她却慢慢抬起了脸,用左手拂起乱发,丝毫不介意让希尔瓦娜斯看到自己的脸。她将苍灰色长发在脑后盘起,右手又在地板上撕起一条木签,插在头发里,将长发别住。做这一切的时候,梅迪尔丽没有刻意去掩饰,而滚热的水依然不断从那双微眯的漂亮眼睛中流下,根本不受她控制,她也不想去控制。

  希尔瓦娜斯呆呆站着,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反而是梅迪尔丽淡然的问:“很奇怪吗?”

  少年如被惊醒,拼命摇头:“不不!当然不奇怪!不过……其实……应该是这样的……”

  梅迪尔丽站了起来,脚步有些不稳,看上去十分虚弱。她向门口走去,经过希尔瓦娜斯身边时,轻轻的说:“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你知道吗,他啊……根本就是个笨蛋。”

  少女比希尔瓦娜斯高出了整整一个头,交错而过时,几根飞散的银灰色发丝还拂过了他精致凄美的脸。梅迪尔丽很虚弱,但此刻却如一柄归鞘的剑,在沉默中等待着爆发。与她相比,希尔瓦娜斯柔弱得象只受伤的兔子。

  挽起了头发的少女,呈现出的是另一种风仪,另一种肃杀。希尔瓦娜斯只觉得忽然间熟悉的少女就长大了,周身散发出的浓郁而深沉的黑暗气息更是让他不寒而栗。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战栗,是他在苏身上都不曾体会过的。然而当少女的背影消失后,停留在希尔瓦娜斯心头的,不仅仅是他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的泪水,更多的是她脸上那一道猩红的刻痕。

  那是一道新伤,红得让他透不过气来。

  房门外传来木器破碎的声音,不用去看,凭着感知,希尔瓦娜斯就知道破碎的是一座老式陈列柜,里面摆放着一些工艺品和一架旧时代19世纪的小提琴。小提琴凌空飞起,落入梅迪尔丽手中。她则推开走廊尽头的门,来到宽大的露台上。

  露台的水泥围杆做工粗糙,上面爬满了干枯的爬藤。但在这个夜晚,这却让它显得格外的荒寂。

  天上的云很低,让人压抑得想要发疯。就在不远处,云层的下缘上染着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淡淡碧光。光芒暗淡,却也足以照亮梅迪尔丽部分线条分明的面容,并给另外部分投下片片阴影。这是一片黑与白,深灰与墨绿组成的世界,惟有那道猩红,红得刺眼。

  梅迪尔丽将小提琴架在肩颈之间,古老的琴弓搭在同样岁月悠久的弦上,未经任何酝酿,就开始拉动。

  嘎!一记刺耳的单音拉开了这一曲的序章。

  这一点也不象小提琴发出的声音,琴曲中充满了轰鸣、震颤和金属敲击的声音!就如人凝立在万米高空,俯视着无穷尽的荒野。

  荒野上大地开裂,高山崩塌,干涸的河道出现片片龟裂,一座座高耸的大厦残骸缓缓倾倒,逐渐被深不见底的裂隙吞没。汽车在碰撞中被压平,而钢筋刚被生生撕断。坚固的混凝土这是正在毁灭的世界,却没有任何生机。在这个世界中,看不到人,亦没有能力者和变异生物,甚至连昆虫都没有。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生命。

  短暂的小提琴曲在最高音处嘎然而止,古老的小提琴在梅迪尔丽的手中彻底爆成飞灰,完成了自己最后的挽歌。而梅迪尔丽仍保持着提拉的姿势,似乎不知道提琴已在澎湃的能量中毁灭,直到片刻之后,她才慢慢放下了双手。

  一曲已罢。

  直到这个时候,希尔瓦娜斯才能重新开始呼吸。在短短一曲中,他已彻底被其中的世界所俘获,一声声金戈铁马音节,象强劲有力的手,紧紧撰着他的心脏。从这毁灭的乐章里,希尔瓦娜斯没有听到悲伤,有的只是冰冷、淡漠、杀戮以及……

  在一个全无生命的世界中,那永恒的寂寞。

  短短一曲,已传出数十公里远,即使在安息地中也能听到。不知有多少人,在寒夜中央,被这突然一曲从梦中惊醒。

  希尔瓦娜斯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跪坐在地上,要靠双手才能支撑住身体,一直努力***着的情绪已完全被一曲乐章所引发,而心防早已崩溃。他发现,现在自己竟然完全说不清对苏的感觉,那已超越了傀儡对主人应有的畏惧和服从,可是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只是知道,至少在这一刻,他的心痛得有些绝望。

  在有些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面前的地板上有着一抹新痕,于是想起刚刚梅迪尔丽就是从这里撕下一根木签,别住了长发。新痕的周围,此刻还有一滩水渍,隐约可以分辨出溶解的小生物的残迹。它溶化成水,分解了地毯,再渗入下方的地板中。再过片刻,等水迹干涸时,它在世界上存在过的一切痕迹都会消失。于是他知道,梅迪尔丽将会永远保留那根木签,因为那里面浸透了苏的痕迹,那是他曾经的主人。

  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梅迪尔丽走了进来。她看起来很平静,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甚至唇角上还挂着一丝微笑,有些懒洋洋的味道。可是希尔瓦娜斯却清楚地知道,她已完全不同了。他从梅迪尔丽那里感知不到一丝的光线和温暖,至少在感知的世界中,她已彻底隐没在绝对的黑暗和冰冷中。

  永归黑暗。

  不知为什么,希尔瓦娜斯的心中忽然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看了眼地上的希尔瓦娜斯,梅迪尔丽淡淡地说:“行了,起来吧,你也哭得差不多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希尔瓦娜斯站了起来,用力擦去眼泪,咬牙说:“知道!但不是很清楚。”

  梅迪尔丽点了点头,说:“知道一点就够了。那么,你怕不怕死?”

  希尔瓦娜斯一呆:“要去做什么?”

  “去参加血腥议会的战争,去杀人,去找到他的女人,或许还有他的孩子。”在梅迪尔丽说来,这些好象都很轻松。

  然而对血腥议会已有所了解的希尔瓦娜斯当然明白其中意味着什么,但他没有回答,只是伸出双手,拢起一头已有些过长的银发。那双比女人还要女人的手上,燃着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火焰。那头原本垂落如瀑的银发在火焰中迅速卷曲断裂,随着漫天发丝洒落,希尔瓦娜斯头上已只留下一厘米长短,参差不齐的短寸碎发。而他的唇和眼眸,红得象梅迪尔丽脸上的伤痕,红得刺眼。

  看到希尔瓦娜斯的举动,梅迪尔丽笑了笑,说:“你很特殊,和我们都不一样,再活几百上千年不是问题。所以,你真想清楚了吗,不会后悔?如果你现在就走,我不会介意的。”

  “不后悔。”希尔瓦娜斯淡淡的说,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从神态上,他忽然变得和梅迪尔丽有些相似了。

  梅迪尔丽点了点头,说:“那好,收拾一下就走吧。你放心,姐姐我会照顾你,不会让你死得太早的。”

  “姐姐?”希尔瓦娜斯哼了一声,表示置疑。头发变短了之后,他的胆子倒是变大了。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梅迪尔丽的表情有些危险。

  “我已经八十一岁了!”希尔瓦娜斯***。

  梅迪尔丽嗯了一声,说:“我已经十七了。”

  然后,称呼的问题就这样定下了,梅迪尔丽是姐姐。

  深沉夜色中,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一前一后走出了栖身的房屋。当冰寒的风扑面而来时,希尔瓦娜斯忽然问:“姐,我总感觉主人应该还活着,也许过段时间就会回来。”

  梅迪尔丽轻轻叹了口气,说:“即使真能回来,那也肯定……不,很可能不是他了。所以……”

  “那如果……主人真的回不来呢?”

  “那样的话……我会让这个世界为我们陪葬的。”

  ……

  两道雪白的光柱突然刺破了黑夜,照射在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身上。这是大功率的军用探照灯,过去用于夜间防空,强劲有力的光柱把两人照得纤毫毕露。

  “哼!口气倒是不小!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一个粗豪有力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伴随着这句话,一个铁塔般的大汉从灯光下的阴影中走出。他的步伐沉稳有力,每一步都会引起地面微微颤动。沉重的合金重甲套在如钢铁浇铸而成的身体上,让他更添威慑。胸甲上的剑与盾表明,这也是一位大骑士,而且实力不菲。

  梅迪尔丽的一曲挽歌,不止惊动了附近的居民,还把临近要塞中的所有驻军都弄醒了。当她和希尔瓦娜斯从楼门中走出时,要塞驻守的一名大骑士已经带着护卫队火速赶到了现场,并且布置好了阵地。而梅迪尔丽和少年最后的对话,就是当着这位大骑士和他下属们的面说的。

  大骑士非常恼怒,却提聚了全身的力量,全神戒备。虽然对面只是两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女孩子,但他却有种莫名的不安。在灯光下,他清楚地看到梅迪尔丽脸上刺眼的伤痕,那滴将落未落的血珠,更让他的心脏为之轻轻的收缩。

  梅迪尔丽双眼微抬,视线扫过大骑士、骑士副手、从属士兵以及听到动静走出家门的普通居民们,淡淡地说:“今天我暂时不想杀人,所以,都滚吧!”

  大骑士的脸刹那间浮起一层紫红色,汹涌的怒意还未来得及迸发,忽然眼前一花,梅迪尔丽竟然已出现在他面前,轻飘飘的一拳当胸砸来!

  短暂刹那,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凭本能的双臂交叉,架在胸前,挡住了梅迪尔丽的一击。一道不可阻挡的巨大力量当胸传来,将他双臂毫无悬念的砸回,撞击在自己的胸膛上。可是这道感觉中足以将合金胸甲砸扁的巨大力量落在大骑士身上,竟然奇迹般的就此消失,没有任何感觉!

  大骑士的脑海中刚刚闪过疑惑,眼前就突然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在旁观者的眼中,只看到梅迪尔丽一拳击在大骑士胸口,然后他的头颅就突然冲天而起,飞出十多米后,才在空中爆成一团血雾!而他的身体,依然挺立着,只有血如喷泉般不停地从脖子缺口中喷出。

  大骑士副手和士兵们呆了足足一瞬,拉动枪栓的声音才纷纷响起,可是最终却没有一枝枪能够成功轰响。所有人在完成开保险和瞄准的动作后,都僵在了原地,而他们脸的正中央全都出现一条笔直的红线。他们目光呆滞,一个个仰天倒了下去,薄薄的血雾从身体中间喷了出来,挥舞如旗。

  梅迪尔丽的身影闪烁了几次,又出现在原地。本是属于大骑士的佩剑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手中,飞旋了两圈后,才被梅迪尔丽随手抛出。它瞬间飞射百米,深深钉进一株大树的树干,剑锋穿透了树身,在另一侧透出了几厘米。锋利的剑尖正好停在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的耳孔边,只要再前进三厘米,就足以穿破头骨,刺入大脑。那个老人浑身颤抖着,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滚落,手中端着的步枪也随之颤个不停,准星根本套不住梅迪尔丽或希尔瓦娜斯了。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剥夺了他最好一点勇气,哐的一声,自动步枪从双手中滑脱,摔在地上。

  老人有着丰富的狩猎经验,却没有一点能力,只是圣辉十字军普通人中的一员。

  挥手间击杀了一名大骑士和他的整个卫队,梅迪尔丽只象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向希尔瓦娜斯招了招手,就向西南方向走去。而那些隐藏在黑暗中,不敢有任何动作的普通人,都被她彻底忽略了。他们也不敢有任何动作,生命是谁都会珍惜的。

  瞬间的战斗让希尔瓦娜斯获益良多,在路上,他开始认真地向梅迪尔丽请教战斗的技艺和谋略:“姐姐,你刚才不是说今天不想杀人吗?这只是为了麻痹对手?”

  “不,我没有杀人,能力者不算人。”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