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永不愈合的创伤 中下

章二十四 永不愈合的创伤 中下

  战争已经进行了大半年  血腥议会的领土上  已经是处处焦焦土  不知有多少庄园和城镇被烧毁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战火中丧生  那些掌控大权的大人物们是这样计算的:在血腥议会的议事大厅中  十三席一等表决席位中  如今有四席空缺  四十二席二等表决席位的空缺已多达二十一个

  每一个二等表决席位  都代表着一个悠久且颇具实力的家族

  中立者看待战争的角度又有不同  在暗黑龙骑总部  胡里奥中校面前那幅5x3米的高清作战地图就清晰地体现出这一点

  地图上细致入微  清晰地勾勒出了交战双方的态势  议长一方的军队以蓝灰为标识  蜘蛛女皇一方的势力则以黑红色标注  双方阵线犬牙交错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战局显得混乱异常  这幅地图已经细致到了每个庄园  所有议会下属的家族都在上面有所标注  每个家族的徽章上都镶嵌着一条彩边  黑红色代表女皇方  蓝灰则代表着议长方  只有在血腥议会疆土的南方  才有一块相当大的土地沒有受到战火波及  那片土地上的徽章由旌旗和三只鸽子组成  是摩根家族的领地  摩根家族虽然沒有介入战争  但是在领地边缘  大大小小的战斗标记却至少有十几个  那些熄灭的火焰痕迹一点上去  就会显示出当时的战况、交战双方的兵力分布  作战过程以及战果  可以看出进攻摩根家族领地的都是些想要趁火打劫的零散武装力量  议长和女皇方面的人都有  如果再点开资料框旁一个链接  又会打开一幅照片  那是一幅黑色照片  照片中央的空地上  树立着密密麻麻的水泥桩  桩顶是平放的十字架  每根水泥桩上都吊着四具尸体  看到的尸体数以百计  而空着的水泥桩已经不多了

  这幅照片是实地拍摄的  时间就是四天之前  在昨天才被存贮到作战综合全息地图中  那是坟场  也是摩根家族警告野心者的标志  根据摩根将军的命令  所有敢于闯入家族领地的外來者  不管是什么身份  不管属于哪方势力  一概不留俘虏

  据说  摩根将军曾想在帕瑟芬妮的私立医院周围也立上几根这样的水泥桩  后來不知道因为什么搁置了这个想法  不过真要实施的话  现在私立医院周围的尸体并不少  水泥桩太少了可也不成

  胡里奥点上了一根烟  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  死死地盯着地图  一寸一寸地扫过  不放过一点细节  地图上每一个图标都可以点开  显示出相应的资料  地图最左侧  是两排各式各样的家族纹章  只是其中小半纹章已经变暗  意味着纹章代表的这些家族已经在战争中灭亡

  从整体局势上看  毫无疑问议长一方占据了绝对上风  从战争开始直到现在  隶属于女皇一方的势力军队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  而议长一方的军力保留下來超过一半  议长方的军力本就处于上风  此消彼长之下  属于议长的部队已经确立了接近四比一的数量优势  在大局上  议长一方相应占据了70%的土地  以及接近80%的重要工厂和战略据点  除了深红城堡周围区域  女皇方面的势力只能困守少数几个防御严密的据点  在外围游移的部队少得可怜

  但就是现在  也沒有任何人敢于断言谁会胜利  谁会失败

  因为双方真正步入圣阶的能力者都在沉默着  还未插手战局  似乎这场战争根本与他们无关  谁都知道  一个圣阶能力者的战力完全相当于整支王牌部队  第二个原因则是三大豪门依旧有所保留  亚瑟和威廉家族各站一方  但是亚瑟家族战力主要布置在西北方向  正与灾祸之蝎反复拉锯  而威廉家族则接手了北方防御  家族武力主要与圣辉十字军对峙  两大家族主要负责对外战场  对于内战投入的力量相当有限  而摩根家族仍然保持中立  并且会无差别地攻击任何敢于入侵家族领地的敌人  同时他们还负责整个南方边界的防御  约什.摩根将军始终沒有表态支持哪一方  他每天只是呆在暗黑龙骑总部  喝喝咖啡  翻翻杂志  似乎无所事事  仍然忠于他的暗黑龙骑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都布署在龙骑总部周围  构筑了一道防御圈  他们大多是沒有什么家族背景  单纯依靠自身天赋晋升上來的平民阶层  但即使这样  也沒人敢于轻视摩根的存在  即使是不了解‘血色黄昏’历史的那些人  也都清楚摩根上将所属  盘踞在家族领地上的近万名扈从代表着怎样的力量

  然而  最重要的是  蜘蛛女皇还未展示她的武力

  所有血腥议会的老人都深信  只要蜘蛛女皇还活着  哪怕只剩下她一个人  战局就随时有翻盘的可能  胡里奥中校也深信这点

  战局混乱不堪  双方的军队都是一盘散沙  各自为战  议长和女皇似乎有着什么默契  双方都不曾对自己一方的势力统筹指挥  而是任由他们放手乱战  这在胡里奥看來完全不可思议  双方都给对方提供了无数的战机  自己也错过了数不清的良机  眼前的战局已经在胡里奥头脑中推演过无数次了  他自信  哪怕是女皇的军队由他來统领  现在也能够确立对议长一方战略层面上的绝对优势  一小支精锐的部队  绝对可以击溃数倍与已、各自为战的敌人  可惜的是  他这名真正的战略战术专家  如今已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只能在战略地图前空自想象  过过干瘾而已

  胡里奥的视线在地图上搜索着  落在了法布雷加斯家族的领地上  法布雷加斯家族势力范围已经大幅缩水  在这战火横燃的时代  作为新生势力的代表  法布雷加斯缺乏高端武力的致命弱点被充分暴露  他们不光损失了大量土地  而且几座重要军工厂也被敌人夺去  现在仅仅勉强能够维持目前的防线而已  法布雷加斯家族是站在议长一方的  但掠夺他们的不仅是女皇一方的势力  更多还是來自于同一阵线的‘盟友’

  由此可见  血腥议会如今已经混乱到了什么地步

  从大地图上  已经可以看出整个区域都陷入了战火四起、极端混乱的状态  不知为什么  胡里奥这一刻忽然浮上一种感觉  觉得也许这才是动荡年代应有的状态

  过去的十几年中  是血腥议会最好的时代  蜘蛛女皇的武力、贝布拉兹的经营以及暗黑龙骑的中立和支撑  共同构建了领地内平衡且稳定的架构  使得在议会势力范围内  文明得以恢复和发展  财富被大量积累  科技水平比战前更为先进和发达  甚至走上了改造环境的第一步  龙城那四台大型反辐射力场发生器就是证明  但现在  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打破了三者之间的平衡  使血腥议会的领地开始重新向荒野靠拢

  荒野  力量是惟一的仲裁标准  那里是弱者的地狱  也是强者的天堂

  究竟是什么引起了这场战争  是杀死议长儿子的苏  还是被驱逐的帕瑟芬妮  显然  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绝不是幕后真正的原因  胡里奥中校至少略通政治  还不会愚蠢到去相信这些开战理由  可是无论他怎样去想  也想不出其中的原因  毕竟政治并不是他的强项  战争指挥才是  所以稍许尝试失败后  他的视线又落在作战地图上的一枚小小纹章上

  这是法布雷加斯家族的纹章  游离于家族领地之外  而纹章大小代表着军队的规模  不过奇怪的是  这个纹章的边框是黑红双色的  意味着这支小规模的部队是站在蜘蛛女皇一方  从而与家族本部成为对立方  这枚纹章的位置一直在移动着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  它已经连续突破了十二道封锁线  从十倍于已的强敌包围中杀出  并且歼灭了三倍于已的敌人  简单堪称军事艺术上的小小奇迹  现在越來越多的部队被它吸引到了注意力  开始向这一区域运动  它所面临的态势前所未有的恶劣  就连战略专家胡里奥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不过中校仍然在期待着  期待这支规模不大的队伍会再次创造奇迹

  在真实的战场上  纹章所代表的部队已经向西方运动了四十公里  大地图上所标注的其实已经是几天前的旧信息了  现在  这支承载了胡里奥中校期许的队伍正蜷缩隐藏在一片废墟中  战士们躲在黑暗与阴影中  有的在保养枪械  有的在点数弹药  还有一些则在默默地啃着又冷又硬的食物  喝着用冰雪融化的脏水  有近半的战士已经吃过东西  正用毛毯裹着身体  呼呼大睡着  他们显著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懂得利用一切时间休息以恢复体力  更懂得将后背交给战友  他们有着值得信赖的战友  更有可以依靠的指挥官  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男人钻进了一间三面墙壁围成的半封闭地下室里  向靠墙坐着的一个人说:“里卡多  我们还剩下十七个人了  弗卡沒跟上來  查理肯定挺不过今晚  ”

  里卡多明显沧桑了许多  不过眼中的光芒比过往更加锐利  他嘴里咬着根皱巴巴的烟屁股  眯着眼睛看着面前地上摊开的一幅地图  狠狠吸了口烟  将烟雾在肺中憋了整整一分钟  才恋恋不舍地吐出  用手在地图上重重一点:“我们向这运动  然后埋伏下來  看看谁敢跟上來  妈的  运气够好的话  在那儿我们能给弗卡和查理找二十个人陪葬  半小时后把所有人都叫起來  准时出发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