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永不愈合的创伤 下

章二十四 永不愈合的创伤 下

  第564章永不愈合的创伤下

  里卡多选定的地点是一座荒弃的小镇,原本这里聚集了几百户人家。小镇周围是起伏的山岭,地型复杂,对于埋伏或逃跑都很有利。经过几个小时的转进、数场小规模的激战后,里卡多终于站到了进镇的路口上。他在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上衣口袋中摸了半天,才翻出一根只剩下两公分长的烟蒂,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才用深陷在眼眶里的双眼打量着面前安静的小镇。他就那么站着,活下来的战士们自动分散,自行在镇中寻找合适的埋伏地点。而早些时候那魁梧沉稳的男人则一一查看着他们的战位。

  里卡多只吸了一口,就把烟蒂掐灭,小心翼翼地放回口袋,然后大步走进镇中一个废弃的商店里,爬上三楼,从破损的窗户中向外看了看。这里是镇中的一个制高点,视野非常好,同时并不显眼,很适合作观察和狙击的阵地。他从背后摘下那枝大得异乎寻常的狙击枪,放在腿边。这支重狙比普通的狙击枪长了近三十厘米,枪身风格简洁豪壮,有些类似于旧时代的巴雷特,但是却比巴雷特要更粗更长。黑沉沉的枪管比巴雷特整整粗了一圈,枪管上偶尔闪过的暗蓝色光泽则显示出铸枪的是某种性能优越的超级合金。而枪身上整合一体的电磁动能加速装置说明这已完全是新时代的狙击枪。

  里卡多拉开枪栓,将三发底座漆成绿色的特殊子弹压进枪膛。这些25mm口径的大家伙与其说是子弹,倒不如说是炮弹。全新装药与电磁动能辅助加速让它们出膛的初速超过2000米/秒。威力极大提升的代价,就是对射手和枪械本身的极高要求。

  镇外的地平线上开始漫起滚滚烟尘,三辆轻型装甲越野车率先从尘土中冲出,咆哮着向小镇驰来。随后,足足七辆载重越野卡车跟着驶出,如果每辆车装20人的话,跟踪而来的部队数量上是里卡多的六七倍。

  呸!里卡多重重地吐了一口,低声骂着:“妈的,怎么来的人这么多!这可有点不妙。汉伦,我们的退路怎么样?”

  名为汉伦的男人正从另一个窗户观察着外面,听到里卡多询问,他头也不回地说:“两边各有三十个人正在包抄我们。再过几分钟,我们的后路就会被切断了。”

  “加起来60个?不算多。”里卡多不以为然,他慢慢举起了大得惊人的重狙,瞄准了最左边的装甲越野车。

  “60个是不多,但里面肯定有很多‘老朋友’。至少拖住你我不成问题。”汉伦提醒着。

  里卡多一边瞄准,一边咧开大嘴,露出了有些懒洋洋感觉的微笑:“那几个‘老朋友’真要是这么干,他们一定会有很大的惊喜的。”

  里卡多说的没错,最近这半个月,汉伦已经不同以往,里卡多更是变化巨大。有些男人,天生就适合在钢铁与火焰中生存。

  里卡多才笑了一半,面容突然变得有些扭曲了,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操他妈的,怎么是他!?”

  “谁?”

  “我们家的老五。也是我最最‘亲爱’的弟弟。”里卡多毫不掩饰地磨着牙。

  汉伦皱了皱眉,说:“听说除了你之外,他是法布雷加斯里能力最强的。现在应该有六阶了吧?怎么,你下不了手?那我来!”

  “不!这个好机会可不能让给你!我过去是很喜欢他,但我现在更喜欢他的妈妈,那个女人看上去只有20岁多点,非常够味。你知道吗,决定站到女皇这边后,我做得最愚蠢的一件事,就是把我那两个女人托付给了这个亲爱的弟弟。她们很听话,而且为我生过孩子,可是现在,我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不说这些了!等我们打赢这场战争,抓到这小子的老妈后,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来玩玩?”里卡多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脸色也显得更加狰狞。

  另一个方向的汉伦看不到里卡多的表情,但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他淡淡回答:“我不喜欢老女人!不过这件事可以帮你一把,一起上,我前你后。”

  “哈哈,好,就这么说定了!”里卡多哈哈大笑着,在震耳欲聋的笑声中,狠狠扣下了扳机!

  重狙的枪口接连喷出三团火焰,枪声连绵在一起,汇合成了一声雷鸣般的轰响,炽热的气流在房屋中掀起了一场小型风暴,而随着枪口角度微小的摆动,三枚特殊重合金制成的弹头拉出耀眼的火线,分别射向三辆装甲越野车。

  左边的越野车发动机盖上突然喷出一道火花,随后整个发动机彻底炸开,烈焰和横飞的金属机件掀起了一阵死亡风暴。车顶上军官模样的人反应非常快,在子弹还未击中车身时就跳了出去,可是爆炸中半片发动机盖呼啸掠过,将切奶酪一样把他的双腿切了下来。最右方的越野车反应要稍快些,千米距离,重狙子弹也要飞行半秒。就在这半秒中,越野车竟急转半圈,避过了关键的发动机部位,将装甲厚重的侧方对准了袭来的火线。火线悄无声息地没入车体,随后整辆越野车忽然跳起了一米高,从车窗、门缝、乃至车底喷出大量火焰,如同一枚云爆弹在车内爆炸!车内不管是什么人,看来都活不成了。

  中央越野车顶,站在那里观察前方的年轻男人,正是里卡多咬着牙称呼的弟弟。看到瞬息间袭来的火线,他脸色变了变,却没有太过惊慌。越野车猛然发出怒吼,车轮拼命转向,坚实的车体横向移出数米。这还不足以躲过狙击枪弹,不论哪个部位被子弹击中,剧烈的爆炸都会把这辆越野车变成移动的火焰棺材。

  在横移过程中,右侧车门突然飞了出去,一个矮壮敦实的身影从车里跳了出来,他抓住飞出的车门,以之为盾牌,堪堪挡住了飞袭而来的狙击弹!嘭!犹如重炮轰鸣的声音响起,重装甲的车门骤然向内扭曲,里面燃起一团亮得刺眼的火焰,炽亮的金属液滴不断向四面八方飞溅!可是,车门居然没有被击穿!车门后的男人一声闷哼,脸色刹那间苍白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身受重狙轰击,他却只小退半步而已。

  咣当一声,已经彻底变形报废的车门被他扔到了一旁,他长得很和善,但是一双不大的眼睛中却不由自主地散溢着冰冷杀机。他望着千米外子弹射来的窗户,阴冷地笑着,伸出大拇指,作出一个割喉的动作。

  “是伏之龙!该死的,他怎么也来了!我们得立刻突围,你带着人走,我来缠住他!”里卡多脸色铁青,汗水一滴滴从额前流下来。眼前局势的险恶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现在这里不是他给对方布置的陷阱,而是对手为他准备的杀局!

  汉伦站了起来,并没争抢断后的位置,只是问:“有多少把握活着回来?”

  “60%!快走,要是你留下,把握只有20%!”里卡多一边吼着,一边快速给超重型狙击枪上着子弹。

  汉伦没有迟疑,直接向墙壁和身撞去。轰隆一声,他已撞穿了墙,从三楼跳下。

  七辆满载全副武装战士的载重卡车飞快地越过伏之龙,冲向小镇。它们将在距离小镇四百米的距离上停下,放出里面装载的战士。伏之龙很想看看,当里卡多和他的手下看到从车里下来的七架动力装甲时,会是什么表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战场边缘突然出现了两个不素之客,他们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头蓬下,从小镇侧方走出。当从载重卡车上跳下来的士兵们发现他们时,双方相距已不足百米。这里是战场,在这些嗜杀成性的老兵眼中,对待可疑目标从来只有一种处理方式。一个老兵端起自动步枪,扣下扳机,将整整一匣子弹倾泻出去。

  那个矮些的人忽然伸出左手,然后一道淡淡的光罩就将两个笼罩在内。光罩上先后泛起数十朵水样涟漪,每朵涟漪都是子弹弹头穿过光罩时的景象。而在穿透护罩后,弹头就失去了动能,纷纷掉在地上。整整一梭子子弹,只是让光罩稍稍暗了点,随后又恢复如初。远程防护,一个很普通的类法术能力,只能偏斜手枪子弹而已,但是在这个人手中用出来,却轻而易举地挡住了突击步枪的扫射。

  老兵愣了一下,飞速换上一个新的弹匣,再次举枪瞄准。他经验丰富,和类法术能力者打过不少交道,知道这类防护能力都有一个能量上限,只要耗光了能量,能力就不攻自破。反正子弹有的是。

  但是对方显然不准备让他随意射击,他扬起的左手向老兵一指,老兵手中的自动步枪上立刻泛起一层淡淡光芒,和远程防护一模一样,只是规模要小了许多。老兵猛然感觉到不妙,可是已经扣下了扳机!第一发子弹轰鸣着,在枪管中就撞上了远程防护能力,被卸掉了全部动能,然而高速运动的枪机已将第二发子弹提至枪膛,然后闭锁,击发!

  老兵手中的自动步枪明显鼓了起来,骤然炸开!半截枪栓自下而上,斜斜射入他的脑袋,再带着一蓬血雨,从后脑破出!老兵目光呆滞,嘴动了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慢慢仰天倒下。

  那个人的右手扬起,一条条火焰长蛇从手心中射出,沿着空中无形轨迹,划破百米长空,以不输于子弹多少的速度射在载重卡车的发动机上。淡色的火焰长蛇有着惊人的威力,几秒钟内就将载重卡车的外装甲烧得开始发红,随后就是一声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气浪掀飞了几十名战士,甚至连刚刚从车厢内爬出的动力机甲都摧毁了三架!其余四具还算完好的动力装甲中只有一架反应了过来,开足马力向来袭者冲了过去。虽然它的武器系统还没有预热,暂时无法射击,但机甲驾驶者目的明确,就是先拉近距离。

  “该死的!是类法术的高手!”伏之龙一声怒吼,甩开大步,也向那身材瘦弱的袭击者冲去!

  以他六阶的速度,几百米的距离很快就会到。谁都知道类法术能力者是所有能力者中攻击力最强的,而眼前这个家伙又有着相当罕见的超远攻击距离,任由对方轰击毫无疑问是个糟糕的主意。作为这个时代的常识,都知道类法术能力只要被近身,就难敌同阶的格斗域能力者。伏之龙拥有八阶的防御力,他自信可以凭此顶住对手的轰击,冲过这几百米生死距离。而进入近身战后,以他七阶的力量和六阶的速度,以及千锤百炼的格斗技艺,将会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

  伏之龙脸上笑容狰狞,他已经看清从深黑斗蓬下伸出的两只手无比柔美,那只能是属于美丽且年轻女人。虽然他在血腥议会中已经算是有地位的人了,可是这样的一双手,他还从未有机会摸过。只要被他近了身……伏之龙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然而那个类法术能力者对伏之龙和冲来的动力机甲视而不见,双手飞舞,只顾将一个个低阶类法术能力如狂风骤雨般泼向乱成一团的战士,制造着一边倒的大屠杀。他所运用的虽然都是低阶且常见的能力,可是数量之多、施放速度之快,却让伏之龙转眼间心生寒意!用不了几分钟,他带来的士兵就会被这个女人杀光!

  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没有动作的人忽然动了。她上身微微前倾,伏之龙只觉得眼前一花,她竟已冲出近百米!斗蓬的头罩被烈风掀开,洒出了一头苍灰色的长发。在她容颜展现的瞬间,伏之龙呼吸顿时为之一滞!一时间,他的视线中只剩下那双湛蓝色的眼睛。

  这是怎样美丽的一个女人啊……

  伏之龙还未来得及充分感慨,呼吸就突然完全停止!他的瞳孔急剧收缩,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冲过动力装甲时,竟然一把抓住机械腿,单手将十几吨重的动力装甲轮了起来,飞旋一圈,恶狠狠地伏之龙砸来!

  伏之龙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速度跟不上变化了。庞大的动力机甲和少女纤弱身体间的强烈对比还在让他震惊时,他眼前就忽然一暗,动力机甲已挟着烈风到了眼前!速度之快,让伏之龙根本无法闪避!

  轰!

  荒野上空爆起一团炽烈火球,在强烈的爆炸中,动力机甲零件漫天飞射!当爆炸火浪逐渐散去时,所有人都很惊奇地看到伏之龙竟然还站着。他周身焦黑,双臂护住头脸,双脚一前一后,就这样硬生生地挺过了动力机甲的撞击和爆炸,八阶的防御能力果然不同凡响。然而,所有人下一个想法却是,那个能拿动力装甲砸人的少女,又有着多么恐怖的威力?!

  苍灰长发的少女此时已转身返回,根本没有理会依旧挺立如松的对手。伏之龙还站着,她却当他已经死了。而另一个人的斗蓬此时也被类法术能力激起的烈风掀开,那是留着银色短发的女孩,绝色的小脸上带着一股狠辣。类法术能力依旧如雨般砸出,特别是几条超高温火线杀伤力更是凶悍,即使动力装甲的外壁也经不住几秒切割。看来不把所有敌人斩尽杀绝,她是绝不会停手的。不过,没有一个类法术是攻向伏之龙的,她对苍灰长发少女极具信心。

  果然,几秒钟之后,伏之龙就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慢慢栽倒,再也没能站起来。

  能将八阶防御的伏之龙一击毙杀,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能够产生这种疑问的只有里卡多一方的人了。伏之龙的部属,几乎都被短发少女杀光,就连里卡多的弟弟也不例外。他只在风暴般攻来的类法术前抵抗了半分钟,即被三道同时袭来的火线点成了火炬。

  里卡多突然站了起来,猛地撞开面前的墙壁,直接从三楼跳下,向着少女冲去。一边全速奔跑,一边高声叫着:“嗨!妞!还记得我吗?我们当年曾经见过一面的!那次你还用你的大剑把我拍飞了,你一定记得的!”

  苍灰色长发的少女正是梅迪尔丽,她和希尔瓦娜斯出现在这里纯属偶然,大开杀戒的原因只是为了发现攻击小镇的一方是议长的军队而已。至于里卡多,当年她就未曾留意过,今时今日,她也只是回头望了一望,仅此而已。

  看着与希尔瓦娜斯逐渐远去的少女,里卡多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声音也越来越小:“我现在已经有七阶能力了,够帅吧!不过,还是你更加酷些……”

  “你朋友?”不知何时,汉伦出现在里卡多的身边,微眯着饱经沧桑的眼睛,若有所思。

  “我的妞!怎么样,不错吧?”里卡多精神重新振作起来。

  哪知道汉伦根本不给他面子,直接摇头说:“不象!”

  里卡多挠了挠头,有点尴尬地说:“当然,现在还不是。但过段时间就会是了,我还在努力呢。”

  汉伦掏出一根只够抽两口的烟蒂,点上,用力吸了一口,然后恋恋不舍地递给了里卡多。不过他仍然不忘说一句:“这根本不可能!”

  里卡多将烟吸尽,忽然有点懒洋洋地笑了笑,说:“这只是我一个美丽的梦想而已。旧时代不是有一句名言吗:让我们忠于理想。”

  汉伦哼了一声,说:“可你别忘了,那句名言还有下半句:让我们面对现实!”

  里卡多忽然哈哈大笑,搂着汉伦的肩,提着那支又大又长的重狙,迎着夕阳,向自己的部队走去。在血色阳光下,两个满身钢铁与硝烟味道的男人肩并着肩,走向未知的前方。度过了这场战斗,还会有更多的敌人在前方等着他们。而从选择的开始,里卡多就已知道今天的结局。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抛开家族,选择蜘蛛女皇一方,就连汉伦都不知道。

  不过在这个时候,两个男人的脑海中都刻着同一幅画面,那是刚刚少女回眸的最后一瞬,湛蓝如海的双眸和脸侧那道仍在滴血的伤,让人永难忘怀。

  当少女和希尔瓦娜斯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整个世界,在悄然间脉动了一下,如同翻开了新一页。

  站在两面光屏前的海伦正皱眉苦思,似乎有什么难以决断。她忽然抬起头,仰望着,视线似乎穿透了头顶的层层建筑,落在穹苍无尽处。她忽然冷笑了一下,伸手在面前光屏上点了一下,已然做出了选择。在私立医院地下射击场内,拉菲正端着一支手枪,向对面的靶子轰击着。他的手突然一抖,竟然有一枪脱靶!他的眼神骤然凌厉,想了想,那如剑般的光芒又渐渐暗淡下去。而在医院楼顶,科提斯正举着锡制小酒壶,将烈酒倒入喉咙。酒壶中倾泻而下的酒浆突然顿住,在空中凝停了将近一秒,才继续落下。科提斯却象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继续痛饮着,只是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用力眨了眨。

  在遥远的另一方,丽正如猎豹般全速奔行,两米长刀刀尖在地上拖出片片火花。她骤然加速,与一辆灾祸之蝎的轻型越野战车险而又险的擦身而过,随即刀芒一闪而逝。丽终于站定,在她身后,越野战车被平切为两段,不断爆着火光。她正想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忽然间身体一颤,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心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不适只持续了短短一刹,就消逝无踪。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却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一栋废弃的房屋中,主卧室被重新布置过,干净、温暖而整洁。在宽大的床上,奥贝雷恩正仰面躺着,宁静地看着美艳惊人的艾琳娜。艾琳娜正跨坐在他身上,腰臀快速摆动着,进行着原始而又古老的运动。奇怪的是,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就象是在进行着一件工作。不过,这本来就是一件工作。运动快要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艾琳娜和奥贝雷恩忽然有所感觉,同时停下了动作。奇异的感觉稍纵而逝,房间中沉默了片刻,艾琳娜忽然说:“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参加这场战争吧!我知道你一直在担心。我希望,在这件事结束后,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可以更长一些。”

  “你不再害怕海顿了?”奥贝雷恩有些惊讶。

  “害怕!但我想,在那时,你会挡在我前面的。”艾琳娜坦然地说。

  奥贝雷恩深深地看了一眼艾琳娜,说:“我会的。”

  在南方,一个新的聚居地正在形式。聚居地的一角,神父正站在一座新的使徒像前,借着最后的天光,在仔细雕刻着它的面容。不知为什么,他的手忽然一抖,凿尖发出吱的一声尖响,在刚刚雕好的石像脸上刻下一道细细的刻痕,看上去像是一道割伤。这种失误几乎不可弥补,但神父看了半天,却忽然笑了笑,索性把那道刻痕放在那里,继续雕刻其它的部位。

  而最终,在曼哈顿岛上那间高大、深远而幽暗的私人图书馆里,议长贝布拉兹从木梯上爬下,看着手中一本散发着古朴气息的书:《论平等》。这是一本具有悠久历史的书,已经收藏了超过三十年。但它之所以特殊,却是因为这是蜘蛛女皇送给他的第一本书,也是惟一的一本。

  贝布拉兹用布满皱纹的手,慢慢打开封面。在扉页上,还留有拉娜克希丝的赠言。她的字迹在镌秀典雅中透着无法形容的力量。

  赠言是两行诗:

  当皓月坠入山峦,群星才会闪亮。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