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读取 下

章二 读取 下

  第570章读取下

  在靠近前线的一座属于亚瑟家族的庄园里,奥贝雷恩坐在博列洛对面,凝视着父亲的面容。将近一年的分别,博列洛明显苍老了很多。作为原本的三大豪门之首,亚瑟家族因为奥贝雷恩和帕瑟芬妮的原因站到了相对弱势的女皇一方,并且在如今极度恶劣的局势下家族实力却并未受到严重削弱,甚至连议长一方的大规模攻击也没有几次。在这平和表象的背后,博列洛究竟付出了多少心力,可想而知。

  这里是亚瑟家族的前线指挥部。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只有在一些细节,比如说父子面前所用的古朴茶具以及红茶醇厚的香气上,才能看出豪门应有的底蕴。

  父子二人久别重逢,但是并没有任何热烈,房间中弥漫的浓重和严肃的气氛。博列洛很认真地看着一年前的少年,简短讲述了关于艾琳娜的过往经历,然后就等着他的决定。通过这种尊重,博列洛认可了奥贝雷恩的成长。博列洛相信,奥贝雷恩应该知道这个决定的重要性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在他沉默思索的时候,博列洛喝了口茶,然后慢慢地说:“你不用过多考虑其它方面的因素,至少在我们的土地上,亚瑟家族还不会畏惧任何人。”

  奥贝雷恩很清楚父亲的意思,那就是亚瑟家族肯定有足够多的制衡艾琳娜的手段,哪怕是在这里。而他清楚艾琳娜如今的实力已远远超过了资料的记载,但即使如此,问题也只是在于亚瑟家族愿意付出多少代价而已。博列洛其实为他提供了一个选择,也是一个保证。就是如果奥贝雷恩有任何被强迫或者是不情愿的地方,亚瑟家族都可以为他出手铲除艾琳娜。

  奥贝雷恩抬起头,用苍灰中带着碧绿的双眸望着博列洛,淡然而坚定地说:“父亲,她是我的女人。”

  和奥贝雷恩对视了一会,博列洛忽然咧开了嘴,无声地笑了,说:“那么从现在起,她就是家族一员了!”

  在房外,艾琳娜如幽灵般站着。她轻咬着下唇,脸色变幻不定。听到房间中的父子开始讨论家族内部的一些事务,她即转身离去。通道转角处虽然挺立着两个卫兵,可是却完全没有发现她曾经来过。

  当对内部事务讨论逐渐告一段落时,奥贝雷恩犹豫了一下,终于问:“姐姐她……一直没有回来吗?”

  “一直没有得到她的消息。”

  奥贝雷恩长出了一口气,苦笑着说:“看来姐姐还是不肯原谅我。”

  博列洛淡然的说:“芬妮并不是会如此感情用事的人。亚瑟家族为了她,为了家族荣誉与议长开战,其实已经表明,我们始终视她为家族一员。这一点她应该明白。我想,她不肯回来,或许另有原因。我认为,你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过多在意,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家族安然渡过这次战争,并且沉重打击我们的对手。只要亚瑟家族屹立不倒,就没人敢对你姐姐做什么。即使贝布拉兹,也只能在背地里做点小动作。”

  顿了一顿,博列洛傲然说:“再者说,我博列洛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被欺负的?”

  看着毫无愧色自夸的父亲,奥贝雷恩心头涌上一层暖意,微笑着说:“姐姐才是真的厉害。我直到最近才明白,年轻时坚持的许多原则是如此可笑,也更理解了她当年的一些做法。”

  博列洛拍了拍奥贝雷恩的肩,说:“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敢于去做,不怕失败,这才是亚瑟家族的真正血脉!你回来了就好,家族的武力还是由你来统领。族长的位子我先坐着,免得有些家伙不肯安分,现在可不是放任他们内斗的时候。部队和战事由你全权负责,这样我就可以腾出手来和那些老朋友们打打交道了。”

  奥贝雷恩沉思了一下,说:“对灾祸之蝎该怎么处理?要不要留着它们?”

  “不!”博列洛态度异常的坚决,“只要贝布拉兹和女皇有一方倒下,参加内战的各方还有可能和解,但灾祸之蝎和圣辉十字军不同,它们是所有人类的敌人!所以在衡量代价的前提下,你需要尽可能地消灭它的部队,削弱它的实力。等到内战结束,就是议会彻底消灭灾祸之蝎的时刻。”

  夜色逐渐加深,但是庄园中还有几个窗户亮着灯。除了那些彻夜工作着的值班参谋外,奥贝雷恩的卧房也亮着灯。

  在台灯柔和的灯光下,奥贝雷恩仰躺在床上,凝望着天花板,正在沉思着什么。艾琳娜**着身体,和奥贝雷恩并排躺着,同样若有所思。刚刚进行过最亲密的运动,可是两人间却没互相依偎,艾琳娜更是完全没有白天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天真柔美。沉思中的她,呈现出的一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美丽,让人在冲动之际同样心生畏惧。

  按照当初达成的协议,奥贝雷恩和艾琳娜每隔48小时就会做一次爱,直到艾琳娜得到理想质量的后代为止。以往两人之间完全是例行公事,可是今晚似乎有些变化,战斗格外的激烈,谁都不想在一次后结束,于是又缠战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休息。不止是奥贝雷恩,就连艾琳娜都有些疲累了。其实力量到了他们的程度,只要肯控制,别说几个小时,就是连续做上一天一夜也不会感觉疲劳的。之所以感觉到累,完全是放纵的结果。

  “在想灾祸之蝎吗?”艾琳娜问。

  “嗯,不能一味防守,明天就应该发动反击,不过现有兵力似乎有些不够,调集部队又需要时间。”奥贝雷恩说。

  “兵力?需要那个吗?我们两个去就足够了吧?”艾琳娜有些疑惑地问。

  奥贝雷恩笑了笑,说:“我们两个不可能把所有事都做了。家族的战士们需要锻炼,指挥官需要培养,各种武器系统需要在战争中检验和改进,还有,只有在大规模战斗中才能找到各种不同能力的能力者和军队配合的战术。我们必须保持对灾祸之蝎打击的频次和力度,不断削弱它的实力。要是让它休养发展一年,到时候我们面对的或许就会是一支数量大到无可阻挡的培养人大军了。不过,真奇怪,灾祸之蝎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能源和资源,造出这么多的军队来?嗯,它一定有一处核心基地,必须找到它……”

  为了第二天的战斗,尽管睡意全无,需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但奥贝雷恩还是强迫自己睡下。而艾琳娜也同样进入梦境。

  房间中逐渐被诡异的绝对寂静所统治。

  在寂静中,艾琳娜忽然睁开了眼睛!她的双瞳竟然是诡异的暗红色,如快要凝固的血液。而在她双眼睁开的刹那,房间中忽然笼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

  夜,依旧是绝对的寂静。

  但是在不加掩饰的浓郁杀机布满整个房间时,奥贝雷恩非但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反而陷入了更深沉的睡眠。蔓延了整个房间的杀机不止那么简单,还具有麻痹猎物的作用,让奥贝雷恩的意识越来越昏沉。即使面对死亡的危机,也无法醒来。

  艾琳娜坐了起来,俯身凑到奥贝雷恩面前,一双眼眸红得越发妖异。她忽然笑了,笑得诡异且妖媚,露出的一线牙齿中却闪耀着血光。她的手轻轻放在了奥贝雷恩心脏的部位,指尖弹出锋锐刀锋。她虽然是类法术域的能力者,但为了承载类法术狂暴的能量,身体也有相当于六阶的强化。一爪下去,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挖出奥贝雷恩的心脏。

  这个时候,博列洛的办公室仍然亮着灯,在安全的后方,他竟象在前线那样穿着全套作战铠甲。他紧皱着双眉,狠狠地吸着粗大的雪茄,背在身后的左手张开又合拢,合拢再张开。他的手心中是一个小巧的传呼器,只要按下按钮,七名家族秘密部队成员就会在几秒钟内冲入奥贝雷恩的房间。他们虽然能力位阶和艾琳娜相去甚远,但都是专门对付类法术域能力者的杀手,突袭之下,即使是艾琳娜也有可能被重创。

  老人一边犹豫着,一边感应着那已笼罩了整个房间的血色气息,就在这时,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奥贝雷恩明显经过战火与风霜磨砺的脸。于是,他叹了口气,放开了压在按键上的拇指。

  奥贝雷恩已经是男人了,他需要为自己的决断负责。

  温室中培养不出栋梁之材,而总有一天博列洛会老去,真到那时,难道能够把家族交给一个不知轻重、未经历足够生死考验的人?恍然间,博列洛想起了年轻时代一次次生死之间的经历,那时充满了热血的同伴们一一倒下,等人到中年时,才忽然发现曾经一同奋战的战友已所剩无几。

  既然他想继承家族,那就信任他吧!他也必须学会要为每一个决定负责。博列洛如是想着。

  血色能量已蔓延到了房间之外,悄然向整栋庄院主楼扩展,而艾琳娜的指尖已刺破了奥贝雷恩的肌肤。她的身体猛然间震动了一下,瞳中的血色瞬间消退,但清明还不到一秒,双眼就再次被血色淹没!艾琳娜的脸上现出挣扎,但在一秒清醒中,她已从床上闪移到浴室内,反手关上了房门!

  她悬浮在空中,狂暴的能量疯狂从体内涌出,却又被束缚在身周一米之内,刹那间,她的身体已被闪电和火焰所包围!狂暴的能量乱流被束缚着,无处可去,只能反过来冲击她的身体。丝质的睡衣即刻化为飞灰。艾琳娜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她猛一咬牙,身体内部传出密密麻麻的骨裂声,刹那间断了六七根肋骨!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神志逐渐清明,终于压下了体内沸腾的能量。

  浴室中嘭的一声闷响,所有的能量都随之湮灭,化成一道热浪,但热浪没能向四周扩散,而是被艾琳娜用力场约束着,从排气通道中一点点送走。

  哗拉一声,浴室的门被轻轻打开了,艾琳娜带着一身水珠走了出来。她用浴巾擦干了头发,才向大床走去。此时房间中的血气早已褪去,因此奥贝雷恩被声音惊醒,看到艾琳娜半夜沐浴,虽然有些奇怪,但他也知道艾琳娜经常会有些奇怪的举动。不过这次,她的气息明显虚弱了很多,就象重伤初愈。

  “艾琳娜?你没事吧?”奥贝雷恩问。

  艾琳娜妩媚地笑了笑,说:“当然没事,我最近一直在尝试生成新的十阶能力,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也很痛苦。不过不用担心,我会成功的。”

  “十阶能力?”奥贝雷恩倒吸了一口凉气。类法术域的十阶能力,特别是自生的十阶能力是什么概念,同为类法术能力者的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无论是有公开纪录,温度高达三千度的离子火焰,抑或是冰封裂隙,都是毁灭性的大范围杀伤技能,而亚瑟家族秘密资料中还记载了另一个十阶能力,能量震荡。这是瞬间制造多重能量爆炸,从而引发广阔区域内能量紊乱的能力。它单体的杀伤力并不大,但是能够在最多可达数平方公里范围内制造出大量能量乱流,从而使所有九阶以下的类法术能力失效,类似于大范围封印的效果。同时由于能量爆发中还包含了极强的电磁爆炸,所以十公里内的所有电子仪器都可能被摧毁。最为恐怖的一点,是它有可能引发能力者体内的能量失控震荡,严重的甚至可以损坏基因结构。从客观效果上来说,就是这个能力有可能导致范围内能力者出现能力退化。

  五大能力域中,每一个十阶能力都具有可以瞬间扭转局部战场战局的大威力。某种意义上说,十阶能力者可以视为等同于战术核武器的存在。甚至由于能力可以多次使用的特性,他们的威慑力更甚于战术核武器。

  “会生成什么类型的能力?”奥贝雷恩问,不过并没准备她会回答。能力,特别是高级圣阶能力是每个能力者最大的秘密,即使亲如父子兄弟也可能保密,何况他们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

  哪知道艾琳娜一点也没有犹豫,说:“应该是一个能力列表上没有的罕见能力,我把它称之为极冻深寒,可以通过抽取范围内的能量,达到温度骤然降低的效果。”

  奥贝雷恩对她的直率非常惊讶,不过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说:“那孩子呢?会不会受影响?”

  “能力生成后,我们的孩子会更加优秀的。而且,孩子可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努力呢!”艾琳娜笑着说。她忽然扑到奥贝雷恩的身上,在他唇上轻轻一吻,说:“好了!你明天还要打仗,该睡了!”

  灯光一一暗去,本不平静的夜晚,有了一个宁静的结局。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