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复甦 下

章三 复甦 下

  第573章复甦下

  山恋上忽然一片寂静。

  希尔瓦娜斯的头低得快要碰到地面了,而帕瑟芬妮则饶有兴趣地看着外表上简直就是个绝色小女孩的少年。她当然可以看出希尔瓦娜斯是男人,只是外在不那么明显而已。而让帕瑟芬妮有些疑惑的是,她从少年和梅迪尔丽身上都嗅到了苏的味道,特别是梅迪尔丽。

  潘多拉则浮起了明显的微笑,她笑起来时,无疑是非常美丽的,只是此时此刻,这笑容却显得非常刺眼。

  “希尔瓦娜斯。”梅迪尔丽头都不回,淡淡地又叫了一声。平淡如水的语气却让少年的颤抖加剧,可是他无论如何,就是迈不出最后的一步。

  潘多拉忽然笑了起来,深深地向梅迪尔丽望了一眼,那目光似乎可以直射到蓝眸的最深处。不知怎的,梅迪尔丽竟有些害怕黑发少女仿佛能穿透一切的目光,下意识地避开。

  “即使苏不在,那么我走了。”潘多拉从圆润饱满的双唇中吐出这样一句话。

  想走?梅迪尔丽刚想讥讽她一句,忽然间脸色变了。

  潘多拉身体内某一个点突然炽热起来,庞大的能量仿如无中生有般出现,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那个点的温度就上升到了数千度,还在继续攀升!在梅迪尔丽和帕瑟芬妮的感知中,潘多拉的身体内部正有一轮太阳在冉冉升起!说是太阳,也不为过,因为那一点的温度已经接近太阳表面的温度!

  一瞬间,梅迪尔丽已判断出根本无法中止这个过程,强行出手攻击的话,只会即刻引起剧烈的爆炸,而且爆炸的威力将相当于小当量的核武器。哪怕梅迪尔丽有可能在这样的爆炸中生存下来,帕瑟芬妮和希尔瓦娜斯却必死无疑。

  梅迪尔丽一咬牙,积存的大量进化点如流沙般消耗着,填满了早就预备好的能力空白,瞬间生成了七阶速度。她如炮弹般弹起,一把抓起希尔瓦娜斯,又拦腰抱起了帕瑟芬妮,然后发动模仿自苏极速突进的能力,速度瞬间接近音速,向远方飞遁。

  在后方,潘多拉的身体已缓缓浮上空中,在她胸腹之间,有一个炽亮之极的光点,光芒甚至穿透了她的身体,在夜幕下显得无比醒目。巨大的能量正在聚集,而且变得越来越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发生与核爆相当的大爆炸。

  自爆,这就是潘多拉最后的手段吗?

  梅迪尔丽速度越来越快,一边计算着潘多拉自爆的威力,只要再给她3秒,3秒就够了!三秒之后,爆炸威力就是帕瑟芬妮也能够承受了。希尔瓦娜斯体质特殊,他继承了苏的部分特性,只要保住大脑以及核心,就可以再生。

  可是潘多拉不可能给她这救命的三秒钟!

  梅迪尔丽的脸色越来越冷,忽然间一个急停,顺手将帕瑟芬妮和希尔瓦娜斯抛了出去。在抛出帕瑟芬妮时,她明显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仍将挥手将帕瑟芬妮掷出。帕瑟芬妮和希尔瓦娜斯只被扔出数米远,他们的落点和梅迪尔丽三点构成了一条笔直的线,而直线延伸的另一个点,就是潘多拉。

  梅迪尔丽转身,面对着潘多拉,笔直站着,并且张开了双臂。面对着爆心,这个动作实与自杀无异。远方空中的那一点光芒已极为耀眼,甚至照亮了群山谷地!而梅迪尔丽长长的身影投射到地上,刚好覆盖住了帕瑟芬妮和希尔瓦娜斯。

  “不!!”

  帕瑟芬妮大吃一惊,她腰身一挺,忽然从地上弹起,扑向梅迪尔丽,想要把她扑到在地。可是就在发力的瞬间,帕瑟芬妮的双腿忽然一软,身上大部分的力量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仅仅跃出两米,就摔落下来,仍然摔在梅迪尔丽的身后。帕瑟芬妮仍然拼命伸着手,想要抓住梅迪尔丽的脚,把她拉倒,虽然这多半是无用的。可是帕瑟芬妮的手伸到极限,却也只堪堪碰到梅迪尔丽的腿而已。

  能量终于爆发了!

  最终的形式却不是如梅迪尔丽预想中的爆炸。潘多拉的腹部忽然打开,炽热的能量流破腹而出,但在离体的瞬间,能量的形式忽然发生了变化,化成一条直径近半米、威力无穷的炽热高能光束,瞬间击出数万米,成为连绵在天地间的一道巨大光柱。接近核弹爆发的能量最终被收束成一道高能光束,爆发的能量总量也大为减少,但即使如此,这道高能光柱的威力依然无可阻挡!这是可以轻易洞穿航空母舰的巨大威力!

  高能光柱斜射天空,另一端甚至洞穿了厚厚的辐射云层,不知射出多远!

  这一击的威力,已经超出了普通能力体系所能涵盖的范畴。光柱就在梅迪尔丽头上数米处掠过,异常的磁场不光让她的灰发飞舞起来,还使碎石沙砾纷纷浮上天空。炽热的高温更让她的发丝枯焦卷曲。

  潘多拉腹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腔,几乎只有脊椎连着下半身,身体边缘都被高温烧成了结晶体。但是借着这一记能量轰击的反冲力,她轻盈地向后飞去,瞬间已在数公里之外。随后潘多拉落地,迅速隐没在夜色中。她离去的速度,竟然仍有九阶。

  而在离去前的瞬间,潘多拉向梅迪尔丽笑了笑,有隐晦的暧昧,然后,小嘴一嘟,竟然留下一个飞吻。

  以梅迪尔丽七阶的速度强化,已经达到普通能力者九阶速度的水准。经过数百公里的追逐,她很有把握追上潘多拉。可是既然潘多拉出现在附近,很有可能使徒也不远了,而潘多拉称帕瑟芬妮为第七只羔羊,她明显是使徒的目标。能够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吗?

  梅迪尔丽犹豫了整整一秒,终于放弃了追击。

  当能量光柱横空而过时,梅迪尔丽就知道上当了。光柱真正威力还不到能量汇聚时给人感觉的百分之一,这是潘多拉迷惑敌人、垂死反击和逃生的最后手段。但即便如此,被能量光柱正面击中的话,梅迪尔丽不死也要重伤,被直接命中的部位更会在超高温下汽化。她还不知道失去了身体主要部位,比如说手或是腿,有没有可能再生出来。而潘多拉却射高了。

  梅迪尔丽绝不认为她连这点准确度都没有。

  帕瑟芬妮一声呻吟,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梅迪尔丽在扔出她时下了暗手,早就算好了她会跳起来,给她留的力气刚好够她跳到梅迪尔丽身后,却无法碰得到她。那是个受保护面积最大的位置。

  帕瑟芬妮所有的骨骼都传来微微酥痒的感觉,全身酸软无力,所有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让她连提起手都有些困难。帕瑟芬妮不禁骇然,她知道梅迪尔丽的战力,可是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当时梅迪尔丽只在帕瑟芬妮身上轻轻一拍,就引起她全身骨骼的共振,瞬间瓦解了她的行动力。

  潘多拉已经走了,希尔瓦娜斯仍伏在地上,动都不动,象是生死未知。可是那控制不住微微颤抖着的后背,却出卖了他。

  “希尔瓦娜斯。”梅迪尔丽平静地叫了声,立刻就让他从地上弹了起来,笔直站着,却不敢迎接少女的目光。

  梅迪尔丽并没有愠怒或者是其它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你当初承诺的是跟随我,直到付出生命。既然连命都可以不要,怎么这点小事都不敢做?”

  “姐姐,我……”希尔瓦娜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要再叫我姐姐。”梅迪尔丽冷冷地打断了希尔瓦娜斯,然后看了看帕瑟芬妮,说:“我们到那边去吧。”

  通!随着一声闷响,走上山顶最高处的梅迪尔丽随手将扭曲得不成样子的重棍深深插入地面。坚硬的岩石在她恐怖的力量面前,显得酥软无比。

  梅迪尔丽静静站着,苍灰色的长发在夜风的吹拂下飞舞着,点点星辉从发丝间飞出,在空中有若点点流莹,飘扬许久,才会悄悄消逝。刚经历过大战的山顶更加崎岖嶙峋,扭曲的重棍也显得狰狞可怖,而在这样的环境中,在夜色的映衬下,梅迪尔丽剪影般的身影脱去了凶悍凌厉的外衣,露出了柔软的另一面。

  帕瑟芬妮走过去,站在梅迪尔丽的身边。从身后看,她们就象是一对姐妹,只是气质迥异。

  沉默了片刻,梅迪尔丽才说:“记得是我到深红城堡的第二年,你恰好到深红城堡作客,于是我们认识了。”

  “那时,你还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呢!我可没想到几年之后,你会成为审判所的黑暗圣裁。你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惟一真正的天才。”帕瑟芬妮说。

  梅迪尔丽轻轻叹了口气,说:“是啊,那时我只是一个小女孩。可是包括女皇在内,没有人知道,其实从出生的那一刻起,经历的所有事,看到的所有人,我全都记得的。”

  少女的声音清幽柔软,可是说话的内容却让帕瑟芬妮不寒而栗!

  梅迪尔丽继续说:“深红城堡中除了戴克阿维达,我看不到任何其它人,能够见到女皇的次数也很少。那时我经常会害怕,而且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所以我拼命地练习着女皇教给我的一切。在那一整年中,只有她夸奖我的时候,我才会有一点点的安全感。而且,城堡中很冷,我的手永远是冰的。直到后来,你来了。

  你对我很好,经常给我讲外面的世界,讲你经历过的事。而我把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你。其实一个十岁女孩的经历很简单,而我所有的记忆都是有关于他的。我讲了很多很多关于他的事,还画了画给你看,里面也有我想象中的,他现在该有的样子。那时,你说,如果让一直以艺术为理想的奥贝雷恩看到这些画,他一定会惭愧的。”

  说到这里,梅迪尔丽略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帕瑟芬妮叹道:“因为看过了你的画,我才在看到苏的第一眼时,就认出了他。”

  梅迪尔丽象是没有听见帕瑟芬妮的话,继续说着:“再后来,我按照女皇的命令到了审判镇。那时我偷偷去找过你,也狠狠地哭过,那是我第一次哭。当时你的鼓励让我重新有了勇气,也知道了怎样让他们害怕我,那就是杀了一切敢于反抗的人。而我第一个杀的,就是原先三巨头中的最强者,黑暗圣裁。当审判所终于变成我的之后,我杀了更多的人,杀得所有的人都开始害怕我,连彼格勒和米修司都躲了起来。因为你说,我杀的人越多,将来他就越是安全。我知道,你是真的是为了我好,因为现在已经证明,你说的是对的。再然后……你把他带回了暗黑龙骑。”

  帕瑟芬妮凝望着深深的夜空,仿佛看着不知身在何方的苏,以温柔、幸福且无悔的声音说:“从你告诉我的那些经历中,我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付出任何代价去得到的男人,哪怕是不择手段。”

  然后,帕瑟芬妮转过头,凝望着梅迪尔丽,说:“梅迪尔丽,我……”

  梅迪尔丽打断了她:“除此之外,没有其它原因吗?”

  “有的,我嫉妒。”帕瑟芬妮坦然地承认。

  梅迪尔丽忽然深深地吸了口气,再重重地呼了出气,借着这带着孩子气的动作,她好象吐出了许多积郁的压抑。她浅浅笑着,笑着非常迷人,这一刻,似乎群山都亮了。

  “姐姐......”

  听到久违的称呼,帕瑟芬妮明显吃了一惊,说:“你……”

  梅迪尔丽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你为他所做的,哪怕只有一半,都已经太多太多了。能够让你找到,也是他的运气呢!他啊,以前可是没那么好的运气的。现在……”

  说到这里,梅迪尔丽忽然顿住了。帕瑟芬妮以女人的直觉感觉到了什么,立刻追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遇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敌人,和我们分开了。现在我只知道,他还活着,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梅迪尔丽的脸色略显暗淡,语气却很平静。可是她脸色的瞬息变化却被帕瑟芬妮捕捉到了。

  帕瑟芬妮何等聪明,她凝视着梅迪尔丽脸上那道不变的伤痕,忽然间全身冰冷!

  “你说……他还活着?”询问的时候,帕瑟芬妮没有看梅迪尔丽,而是转过头,望向另一侧的群山。可是,她的肩,却在不停地轻微耸动着,根本控制不住。

  梅迪尔丽沉默了很久,才决定说出实情:“很可能。毕竟他可没那么容易死。”

  听到这句话,帕瑟芬妮反而平静下来,问:“那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梅迪尔丽伸手向西方一指,说:“在那里,有他的扈从和另一个女人。我要找到他们,杀光周围潜在的敌人,然后......回来参加议会的战争!”

  “等你回来,算我一个。”帕瑟芬妮淡淡的说。

  “不行。”梅迪尔丽直接拒绝,而且让帕瑟芬妮无从反驳:“你死了之后,孩子怎么办?”

  看着帕瑟芬妮陷入沉默,梅迪尔丽以隐隐的傲然和冰冷说:“等我回来时,就算只有我一人,也足以让贝布拉兹后悔生了那个愚蠢的儿子!”

  不等帕瑟芬妮说什么,梅迪尔丽忽然笑笑,抬起手,以手枪的姿势指着帕瑟芬妮,说:“如果他回来了,而我又没死。那么,我要你让我一次!”

  “这……”帕瑟芬妮脸色立刻变了,基于高阶神秘学领域的直觉告诉她,最好拒绝梅迪尔丽的要求。可是还不等她说出口,少女已从岩石中拔起重棍,向西而去,只借着夜风扔过来一句个性鲜明的话:“就这么定了!”

  梅迪尔丽的身影转眼就隐没在夜色中,希尔瓦娜斯追了几步,却又不敢追下去。他望着少女已消失的背影,脸上写满了焦急和无助。

  帕瑟芬妮看在眼里,叹了口气,说:“你还不快跟着?再迟可能就追不上了。”

  “可是,姐……不,她还会愿意我跟着吗?”希尔瓦娜斯看着帕瑟芬妮,看得出来,他已完全失去了主意。

  帕瑟芬妮失笑,说:“去吧,她不会真生气的。先奸后杀什么的,只是说说而已。可是没把敌人吓着,反而把你给吓了。”

  希尔瓦娜斯眼睛一亮:“真的?!”他等不及帕瑟芬妮的回答,就发动能力,全速追着梅迪尔丽而去。

  帕瑟芬妮微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却渐渐凝固。她就这么怔怔站着,站了也不知道多久,只知道天上泛起了晨光,逐渐明亮,又是一个阴暗的白天,然后黄昏再次降临。当她从茫然中醒过来时,又已是夜幕低垂。

  在悬崖边,在群山前,帕瑟芬妮坐着,左手撑着身体,右手在狠狠地抓着灰色长发,泪水终于流下。

  她抽泣,她呐喊,群山深谷之间,却没有回声。因为,她哭不出声来。

  但在这无声的伤痛前,世界终于有了回应。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