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五 觉醒 下

章五 觉醒 下

  第580章觉醒下

  一只变异巨蟹正在海底爬行,它的动作蹒跚而笨拙,还不时失衡,就连前进都十分困难,更别说隐匿行踪悄悄接近猎物了。它的巨鳌只剩下一只是完整的,另外一只居中断开,从断口处伸出十余根挥舞着的肉须。而在它的口器下方,身体覆盖的甲壳微微张开,镶嵌着一颗碧色的眼睛。这颗眼睛缓缓转动,瞳孔忽张忽缩,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如果能看到变异巨蟹的内部,会发现它的身体结构已经完全改变,中心部位重新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脑核,能够进行极为简单的思索。

  “饿……”

  每当这个想法出现,眼睛就会向外发出一个神秘的肉眼不可见的波动,稍待片刻后,总会有几只深海生物循着波动游来,然后成为静静踞守当地的它的猎物。它捕猎的方式也完全不同常态,当猎物们警惕着那只完整的巨鳌或许会发起的一次猛烈攻击的时候,不起眼的断裂巨鳌上的肉须会倏然伸展,如丝网般密密挥出瞬间紧缠住猎物,然后貌似柔韧的尖端如锋刃般破入猎物体内。随后肉须壁上会分出无数更细微的血管,缠绕在猎物的血肉上,不断吞噬着,以此为自己的营养。一条体型比变异巨蟹还要大一倍的鱼类,可以在十分钟内被吸蚀一空,连鱼骨都难逃一劫。

  血肉组织被融化成养分,再转化成纯净的能量,供给眼睛使用。残渣和分解的鱼骨则被用作修补和完善身体。很快,从巨蟹头部上方就生长出一截探向前方、由硬质甲壳构成的管道。管道中空,森森然如一截炮管指向前方。

  眼睛会根据召唤到生物的数量和种类,自动调整所发出的波动,很快又游来了一条大鱼。这次变异巨蟹身体一震,新生成的管道中喷出一道骨刺,仿佛丝毫不受海水阻力的影响,划出淡淡的轨迹,毫厘不差地钉入大鱼翼翅下方鳞片的末端。那里是这种大鱼全身最柔软的地方,本来被骨翅和鳞片所覆盖,但是在水里滑行的时候,翼翅微张时会有瞬间的空隙,被变异巨蟹乘虚而入。骤然受痛,大鱼拼命翻滚,飞速向远方逃走。可是它只摆动了几下,就失去了平衡,开始不停地绕着圈游动,间或上下翻滚,很快肚皮翻向了上方。那根骨刺中含有的剧毒,完全不是它能够抵抗的。

  变异巨蟹以缓慢且怪异的姿势爬过去,挥舞着肉须缠住了死去的大鱼,几分钟后再次将它吃干榨净。这次进食后,眼睛的饥渴稍稍缓解,它所附身的这只变异巨蟹内部的结构也趋于稳定。至少迫在眉睫的危机有所缓解。

  眼睛再次发出召唤波,但是这次等了很久都没有任何猎物被诱惑过来。深海海底并不是生命富集的区域。很快,眼睛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生存和进化方面,它的本能异乎寻常的强大。

  在“需要思考”和“需要变得更快速”之间,眼睛果断选择了前者。它会感知周围,分析所处的环境,成功的捕食经验,并且结合自己所拥有的条件作出最佳选择。

  一个新的思考中枢逐渐形成。拥有两个思考中枢后,它开始有余力考虑如何对附身的这只变异巨蟹进行改进。从眼睛的瞳孔最深处,缓缓浮出一个符号。仔细看,会发现这是一个立体的符号,结构无比复杂,而且还在不断颤动着,并且散发出各色光芒。这是一个蕴含了极大量信息的符号,眼睛瞬间从中读取了无以计数的水生生物改进方案,最小的改进只需要它捕食一条小鱼就可以,而最大的改进则需要吃掉整整一打巨鲸!但以眼睛目前积存的能量,也只能解读出这个符号中所蕴含的很小很小一部分信息。

  现在,两个思考中枢可以使改变身体的进程加快一倍。

  很快,变异巨蟹的甲壳就布满龟裂,并且开始脱落。当大半甲壳脱落后,内部外露的组织让它看起来很象是一条形态有些奇异的鱼。被保留下来的部分甲壳变成了骨刺,伸向四面八方,而且每根骨刺尖端都有细小的孔洞,可以将致命的毒素注入到敌人的身体内部。

  变异巨蟹,不,现在应该叫做变异剑鱼,缓缓从海底浮起,流线型的尾部略一摆动,它就破开海水,飞速向远方游去。

  在储备的能量接近耗尽前,它终于找到了下一个猎物。它早已计算过,在当前环境下,当储备能量消耗完之前,有99%的可能找到新的猎物。不过恰好在能量消耗到99%的时候才找到猎物,足以说明它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

  “这个世界不喜欢我。”一边吞噬着食物,眼睛一边浮上了这样的想法。不过它并未对此感到担忧,反而觉得很正常。任何世界都不会喜欢它的,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它的行动,也不会影响到行动的结果。

  它早已习惯了。

  换句话说,就是命运已经注定。

  新的食物是一头巨大的底栖蚌类,但是强大的喷水能力使它可以以鱼类的速度在海底移动。如象鼻般的口器可以从最细的岩石缝中将猎物吸出来。这是一头十分凶猛的食肉动物,却遇上了眼睛。还没等它反应过来,一根骨刺就破水而来,牢牢钉在它的口器上,能够挤爆海底岩页的象鼻口器,在这一刻脆弱得象一张薄纸片。几秒钟后它就在剧毒作用下失去了全部行动能力,任由眼睛附生的奇特生物钻进了半开的蚌壳。面对体积是自己数十倍的巨蚌,眼睛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来进食,又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完成身体结构的改变。

  这次它变成了梭型,身体前后两端各有几排小孔。随着身体后端小孔中喷出激烈水流,它在水中异常灵动地划出一条弧线,转而向上,如箭般飞速射出!

  它终于摆脱了贫瘠的深海海底。

  哪怕是在全无生命、甚至全无有机质的海底,眼睛也有办法生长、进化,并且脱离。但那种进化途径将会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形态,不过现在的眼睛并不知道有另外一种选择。根据海底的环境,它只会选择一个适应的、相对快速的方案。

  离海面越近,生命就越密集,它就能获得更多的补充。很快,充足的营养就让它得以重新构建了一套消化系统,这套系统拥有特殊的肌体结构,可以耐受近千度高温,食物在这里几乎是以燃烧的方式进行消化。在能量利用效率极大提高的同时,完全消化所需时间也缩短到了几分钟。

  “必须学会思考。”靠着两个思考中枢从深海海底一直冲到贴近海面时,它开始有强烈的冲动,觉得需要大幅强化思考的能力。

  可是,这并不符合最优的生存顺序。

  这种冲突让眼睛初次感觉到了困惑,好在目前身处的这片区域,食物来源足够丰富,先强化思考能力并不会把进化过程拖得太长,仍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就在它决定按照强烈的冲动强化思考能力时,忽然感觉到周围海流汹涌,一头巨大的鲸鲨从水下游来!

  看着突然到来的巨大食物,眼睛知道,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半小时后,鲸鲨已变成片片残屑,缓缓沉向海底。这只海洋中的霸主,在一瞬间就成为眼睛的食物。它的力量和利齿,在眼睛的速度和剧毒前,全无用处。

  鲸鲨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颗剧烈蠕动的肉球。肉球表面密布着大大小小的血管,象一颗脊椎动物的心脏般不停地脉动着。这次进化持续的时间格外漫长,足足过了三个小时还没有结束。后期肉球开始不断变幻着形状,似乎里面孕育着的东西正在不断变化。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因为眼睛非常清楚进化的顺序,每次进化的过程都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可是这次却是例外。

  终于,肉球下方破裂,喷出一股水流。借着强劲的反冲力,它上冲数十米,猛然撞破海面,余势未尽,又飞上十几米,才又落回海面。

  海上正是深夜。

  浓云几乎压到了海面上,大雨倾盘而下,狂风将海浪推至数十米高,再狠狠地拍击下来!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大海已经变成了威力无穷的怪兽,即使是万吨巨轮,也能轻易倾覆。肉球在波峰浪谷间起伏着,时而被海浪压到数十米的水下,时而随着浪尖跃上百米高空。硕大的雨滴激打在肉球的表面,发出噼啪的声音。可是这响声完全淹没在如雷鸣般的浪涛声中。

  大海在咆哮着,甚至让人产生错觉,这是整个世界正在宣示愤怒!

  肉球表面的裂痕越来越大,可以看到里面有什么正在一下下地敲击着。这时肉球再次被波涛抛起,然而另一个大浪狠狠压下,以万吨之力将它拍飞!

  这一下重击让它表面的诸多血管都为之破裂,淡色的液体四处喷射,转眼就被风浪冲刷一空。受到重创的肉球颤抖着,似乎还在哀鸣。但是来自内部的攻击却一下比一下强烈,嗤啦一声,肉球的裂口忽然被撕开成一个横贯半球表面的大豁口,竟有一只人类的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

  这只手挥舞了几下,才抓到肉球裂开的外皮,发力一撕,将裂口扩大到了极致,几乎将肉球撕成两片!随后,里面的生物彻底得到了解放。

  这是一个残缺不全的‘人’,他有着一头淡金色的碎发,在风雨中紧紧贴在以人类标准而言漂亮得近乎完美的脸上。他颈和肩是全的,但只有一条右臂,左肩和胸口以下,只有丝丝缕缕零乱的肌体组织,根本没有生长完全。

  他用力将肉球残留在身体上的外皮一块块撕去,哪怕这样会将身体上的肌肤弄破也在所不惜。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在风浪中起伏抛飞,身体下方缺损处的肌体组织也有不少被狂风骇浪卷走。

  直到将身上最后一块残皮撕净,他才慢慢停下了手。

  夜空中忽有一道惊电闪过,瞬间照亮了海天之间的世界。当此烈芒破空之时,这个破茧而出的人已睁开了眼睛。即便在闪亮的电光遮蔽了一切的那个瞬间,也可以看到他右眼中闪动着碧色光辉。那是归于永恒的光芒,也是深沉、冰冷,不属于任何生命体的光芒。而他的左眼仍是令人悚然的空白。

  他瞬间看清了周遭的环境,右眼中的碧色光芒闪动,轻声说:“想起来了,我是……苏!”

  苏,在吐出这个名字的瞬间,一颗淡金色符号即从右眼深处升起,碎裂,每一幅波动、每一缕光辉都包含了大量信息。于是所有的记忆都已恢复,对时间的感觉重新归来。

  从被瑟瑞德拉的光芒粉碎、残体落入大海,到这一刻重新觉醒,一共过去三天。

  风雨越来越大了,起伏的浪涛已经高过数十米,空中的云层逐渐压低,贴向海面。几条旋转的风龙开始在辽阔黑暗的大海上出现,它们汲起大量海水,带上数百米的高空,然后抛洒在数十公里之外。

  抑或是这个世界真正在憎恨着苏,一条龙卷风恰好出现在苏的身边,以无可抵抗之势将他卷了进去,直接带上数百米的高空。

  天和地都在飞旋着,到处都是冰冷且无穷无尽的海水,除了风和海的呼啸,耳中根本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剧烈的拍击下,海水已硬得象钢。苏用右臂保护着残缺身体那脆弱的断面,任由风海将自己抛上抛下。

  又是整整两天过去。

  世界也会疲倦,风和雨终于渐渐小了,曾经在大海上纵横千里的龙卷风消匿无踪。覆盖千里的风眼也耗尽了能量,风力渐渐减小。虽然海上依然怒浪排空,大雨如注,但和风力最强时的未日景象不可同日而语。

  苏重新回到了海里,随着波涛起伏着。如果是普通的能力者,即使没在两天两夜的狂风骇浪中死去,现在也会因为体温的流失而奄奄一息。可是浮在海面上的苏却和破茧而出时没什么不同,完美的面容寒冷如冰,不论风雨多大,右眼始终睁着,看着周围的世界。而他的脸上,也始终带着淡淡的傲慢与不屑。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