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从海中来 中

章六 从海中来 中

  第582章从海中来中

  咣咣!卡车驾驶室的大门战栗了好几下,才被人从里面粗暴的一脚踹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咒骂着从车厢里挤了出来。他穿着同样式样的军官服,身材高大,虽非肌肉贲张式的壮硕,但钢铁般的身躯却处处显露出力量。和手下的士兵不同,他是个白人,长期的风雨吹淋给他镀上了一层古铜色。他的腰间别着一支老式左轮手枪,但显然,更危险的武器来自于那双骨节明显的大手。

  驾驶室另一侧的车门同样被推了几次,才被费力地打开。从里面跳下了一个豹子般矫捷的年轻人,满脸的野性与桀骜。他没有佩带任何热火器,只是在后腰上插着两把充满热带部落风格的弯刃砍刀。他棕色皮肤,棱角分明的五官昭示了这是一个混血儿。

  中年男人眯着眼睛,先抽出一根充满热带风情的雪茄,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年轻人则拿出望远镜,向远方雾气笼罩着的椰林望去,嘴里还在说着:“卡比,你让我们一大早就出发,跑了几个小时的路到这里来,不会只是为了看看这片到处都是的椰树林吧……噢!我的天啊!这……这是……”

  卡比瞪了他一眼,劈手夺过望远镜,向椰林望去。只看了一眼,嘴里的半根手制雪茄就无声地掉在地上。在他的视野里,茂盛的椰林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如此诡异的景象,让他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一阵深寒。

  年轻男人早就收起了浮滑态度,问:“卡比,这是怎么回事?”

  卡比放下了望远镜,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让小伙子们都留下,小心警戒,罗比奥,你跟我到树林里看看。把你的刀***,别大意。那里面可能藏着超出我们想象的东西!”

  罗比奥有些吃惊地看着卡比,问:“也许只是一群野兽,用不着这么紧张吧?你可是……怎么说来着,相当于六阶的家伙了!”

  卡比笑了笑,拔出腰间的左轮手枪,挥了挥,说:“你越来越会说话了。不过,我的老朋友告诉我,如果不小心点的话,就算你是七阶,林子里的家伙也可能咬断你的脖子!”

  罗比奥耸了耸肩,从腰后拔出砍刀,跟在卡比身后,向椰林走去。

  当他们步入椰林时,立刻体验到了笼罩着整个森林的诡秘森寒。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同时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仔细观察,仔细倾听,绝不轻易放过每个细节。

  片刻后,两人把周围大致环境都过滤了一遍,互相对望一眼。

  卡比首先开口,抬头看着上方,说:“所有的树叶和椰子都消失了……看上去有明显痕迹。”

  “我来!”罗比奥一跃而起,几下就窜到了树顶,比猴子还要敏捷。他仔细看着断口痕迹,又象只野兽一样用力抽了抽鼻子,说:“从痕迹上看,应该是人类或者是猴子留下的咬痕,但看纤维断裂的切面,非常有力量,简直不象个人类,即便强化了力量也不象!奇怪,它没有留下任何气味。咬痕上居然也没有。”

  卡比不怀疑罗比奥的判断,在丛林中,罗比奥的本能比野兽还要可怕。这个自小在丛林中长大的年轻人也是追踪和反追踪的专家。他有着五阶的速度和力量,以及同样五阶的感知,完全是野兽的代名词。

  “啃食?”听到罗比奥的判断,卡比不由得皱起眉,他环视着诡鹬死寂的森林,深深地吸了口气,吸入的空气中似乎也包裹着浓浓的死亡味道,除此外一无所有。

  “你说,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能把这么大一片的椰树林啃得如此干净?还是说,它们把所有的椰子和树叶都给带走了?”卡比问。“还有,它们是怎么上去的。”他看过四周了,地面和树干上没有任何生物曾落足的痕迹。

  树顶的罗比奥才想到这个问题,脸色立刻变了。这种除了咬痕之外没有留下任何其它痕迹和气味的生物,对于罗比奥来说,其实和隐形相差无几。而且从咬痕的平滑程度看,这一口如果咬在他身上,即便是最坚硬的骨头也会被一口咬断。罗比奥忽然从一颗树跳到了另一棵树上,察看着上面的咬痕,他一路追查到海边,才纵跃回来,在卡比面前落下。罗比奥脸色苍白,冷汗不断冒出来,说:“咬痕都很新,应该都是在十二小时之内的。最旧的咬痕出现在海边,而我们这里的都很新。如果只从这些痕迹上判断,那么……”

  罗比奥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说:“它们很可能是来自海里!”

  “从海里来?!”卡比手中的左轮手枪在巨大的握力下发出一声金属摩擦独有的喑哑***。这支做工粗糙,但出了名的坚固耐用、威力巨大的凶器差点被卡比在无意中捏成一团金属块。

  森林中一片寂静,罗比奥和卡比都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卡比才说:“我们再找找吧。肯定还有别的痕迹,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它们要椰子和树叶干什么,椰子还可以吃,树叶呢?等等!吃!吃下那么多东西,总得拉点出来吧?”

  罗比奥和卡比的目光立刻投向地面,这条海岸线的沙滩都是珊瑚沙,洁白细腻,偶尔会反射出一点类似光线折射般的荧光,那是辐射的侵蚀。很快,两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小片黑色的砂粒上。在大片莹白的沙地中,它们其实十分醒目。只是两人的注意力都被几万棵光秃秃的椰树吸引住了,以至于忽略了这些碎石一样的东西。

  罗比奥蹲下,抓了一把黑砂在手里,仔细地嗅了嗅,甚至还用手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然后呸的一声,又全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的粪便?”卡比一脸严肃地问,他没有取笑之意,而是深信罗比奥的判断。

  罗比奥摇了摇头,一脸疑惑的说:“这肯定不是粪便。里面全是炭灰,倒象是烧过的东西,可是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玩意?”

  卡比拿起几粒黑砂,仔细捻了捻,看着它化成粉灰飘散,摇摇头说:“比烧得要干净得多,倒象是经过超高温焙烧后的残渣。我们带点回去吧!”

  注意到这种黑砂后,罗比奥和卡比才看到,森林中到处都是零散的砂粒。罗比奥取出一个兽皮口袋,小心翼翼地取了一小把黑砂,放进特制的袋子里。他的动作看似不起眼,却可以将黑砂完整保存下来,一点不沾染其它的东西。在一颗颗捡取黑砂的过程中,罗比奥居然有些走神,不小心捏碎了一粒。他呆呆地看着手指上的粉灰,忽然问:“你不觉得,这……这一切和那首预言诗很象吗?末日从海上而来,万木随之枯萎……”

  啪!卡比的左轮手枪失手掉在地上,也打断了罗比奥的话。

  “胡说什么!那只是疯子临死前胡写的疯话而已!”卡比斥责着,可是一向冷静的他,声音却在颤抖,出卖了他真正的心思。

  罗比奥虽然是卡比的下属,但和卡比之间的关系显然比上下级更为亲密。他一边收拾着黑砂,一边不服气地嘟嚷着:“疯子写的疯话?我们都知道那只是用来骗那些天真家伙的说辞而已!谁会真信,你吗?要只是些疯话,那我们每个月一次跑到这荒无人烟的海边来干什么。如果只有我们还好说,另外十几只连队也在执行着同样的任务,这又怎么说?上面只是在瞒着我们而已!”

  卡比脸色铁青,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弯腰捡起了左轮手枪,然后倒出弹鼓中的普通子弹,然后取出五发弹头漆着醒目红色的特殊子弹,一一装填进弹鼓里。卡比的凝重也沾染了罗比奥,他收好了黑砂,再把袋口紧紧系上,然后向椰林深处看了一眼。不知怎么的,感知敏锐的罗比奥总觉得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躲在暗处,正冷冷地观察着他们。

  “这树林真是见鬼了,我不喜欢这个地方,还是早点走吧。回去把报告一交,让那些大人物们烦恼去!”罗比奥提议。

  卡比点了点头,沉默着向树林外走去。

  两人很快回到了卡车停放的地方。黑瘦矮小的本地土著战士们依然在卡车周围警戒着,惟一的一名工程兵刚用油桶给卡车加满了油,此刻正打开发动机盖,作着例行保养检查。这辆车少说也经过数十万公里的行程了,在这路况极度恶劣的丛林中穿行,一不小心就得抛锚。

  看上去情况一切正常。警戒的战士们都充满了干劲,狼一样的双眼紧盯着周围。如果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把猎物撕碎。他们矮小的身躯里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经过针对性训练后,每个人都可以单独面对一头雄狮而轻易获胜。而且他们极度嗜血,很多时候喜欢生裂对手,直接吞食血肉。在这个处处污染的世界里,生物的血肉都是难得的补给物质。

  罗比奥的目光扫过了战士们,对他们的状态十分满意。他用力打了个口哨,于是分散在周围的战士们纷纷跑了回来,在卡车前集合,排的队伍居然非常整齐。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只除了……少了一个人。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