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从海中来 下

章六 从海中来 下

  第583章从海中来下

  罗比奥的脸色阴沉得发黑,他猛然伏在地上,象头野兽一样嗅着地面,然后飞速向远方一丛茂盛的树丛冲去。卡比则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左轮手枪换在左手,右手手腕一动,一根盘曲的黑色合金丝线就落到了掌心,然后身体迅捷如飞行的子弹般弹射出去。这根长达两米、坚韧无比的合金线才是卡比真正的武器。至于那把左轮手枪,即便是换了特种弹药,也只是用来打扫普通目标的工具而已。

  当卡比跑到树丛前时,罗比奥已经在里面钻了几个来回。他直起腰,阴沉地说:“我们的士兵应该就是在这里消失的。但我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痕迹!什么都没有!卡比,我们肯定被那些‘东西’盯上了,怎么办?”

  卡比眯起深陷的双眼,缓慢转身,扫视了周围一周。阴云,灌木林,光秃秃的森林,起伏不定的杂草,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自然,却又……

  如此诡异!

  他说不清问题出在哪,可就是知道有些地方不对了。其实证据很充分,比如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一个战士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宛如人间蒸发一般。而且比猎犬都要敏锐的罗比奥还找不到任何痕迹和线索!

  但除了这个,肯定还有其它不对的地方。

  卡比饱经风霜的脸上皱纹更加的深了,他的眼角轻微颤动着,眯起的双眼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而他的耳朵也在不停耸动着,风声、草声、远方的潮汐声以及其他更细微的声音似乎经过了一个放大器,放大成了常态下数倍的音量不断冲击着他的耳膜。一滴汗珠从他的发际中涌出,顺着起伏纵横的老皮流下,在下颌上汇聚成滴,然后掉落,最后撞在军服胸前的勋章上摔碎。

  只是非常轻微的一声,却让卡比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我知道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卡比的声音忽然变得干涩无比,就象几天没有喝过水一样。他看着周围,慢慢地说:“罗比奥,你没发现吗,这一片区域,除了我们和这些树、草,没有任何生命,连一只虫子都没有。”

  罗比奥脸色也变了,他回想一下,说:“椰树林里也是这样!”

  “是啊!”卡比忽然放松下来,取出根雪茄,点燃,默默地抽了起来。罗比奥静静地等着,他有种直觉,卡比是把这支雪茄当成了生命中最后一支在享受着。直到整支雪茄吸完,卡比才恋恋不舍地抛掉,说:“我想,我可能会有办法知道发生了什么。”

  罗比奥也知道卡比有一种天赋的奇异能力,可以看到一段时间之前发生的事情。不然的话,只以神秘学见长的卡比战斗能力并不是很突出,根本当不上一支外派部队的指挥官。单论战斗力,罗比奥要比卡比强不少,却对做他的副手没有任何不满。除了卡比的丰富经验外,和一个拥有神秘学的指挥官在一起,多少可以分到点他的好运气。这在他们这一带已经是常识了。

  不过即使在最一筹莫展的时候,罗比奥都并没有催促或者提醒卡比动用那种能力,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经以野兽般的直觉感觉到,卡比运用天赋能力或许会出现什么不可测的结果。

  卡比也在犹豫着,又过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这样空耗着不是办法,如果能够察觉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一片死域,那才真正有价值。时间继续流逝下去,就会超过他能力所及的范围了。卡比克克服了心底隐约的不安,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神色逐渐转为迷茫。渐渐的,卡比的瞳孔颜色开始变淡,和眼白融为一体。

  罗比奥屏住气息,知道卡比现在施展能力已经到了关键时候。

  “这……这是什么!!”卡比象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景象,突然失声叫了出来!紧接着,他的脸上突然泛起一层鲜艳的红色,本是白色的双眼突然变成血红色,然后扑的一声,两道血线从他双眼中飙射出来,竟然喷出两米多远!

  卡比一声闷哼,仰面栽倒。他的双眼中已经只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

  罗比奥大吃一惊,扑到了卡比身边,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卡比颤抖着伸出手,抓住罗比奥伸过来扶他的手,然后使劲往外推,断断续续地说:“快……快走……快!……我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罗比奥很想知道卡比看到了什么,但是卡比明显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却死活也不肯说出看到了什么。再想到卡比莫名其妙的重伤濒死,直觉告诉罗比奥,如果卡比一旦说出来并且让他听到的话,那么他也会是同样的下场,还将包括卡车那边的所有战士。

  要尽快离开!只有离开这片已经为死亡所笼罩的土地,才是安全的!野兽的本能让罗比奥感觉,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而且不能把卡比一起带走。

  他心里挣扎了一下,用力握了握卡比的手,霍地站了起来,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冲回卡车停放处,扑进驾驶室。一分钟后,所有的战士都回到了车厢内,卡车掉了个头,轰鸣着钻入灌木丛林,循着来路远去。一路上罗比奥专心驾驶,强迫自己不去想有关卡比的任何事。但他却不由自主地关注着周围地面的情况,察探着各种生命迹象。然而开出了十几公里,却还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出现!汗水一滴滴从罗比奥的身上涌出,将军服彻底打湿,而且在座椅上积了一摊水渍。

  就在几公里之外,苏正坐在一块岩石上,一手支颌,一手扶膝,陷入了沉思。他全身**,将完美无瑕的人类身体完整地呈现出来,而沉思时,有意无意中散发出的魅力却又如此惊人。如果单论容貌,那么他的脸已经不比任何人差,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可是这样一张漂亮得有些阴柔的脸,现在在任何情况、任何角度下,都不会被人认为会是女人的脸。苏并没有瞪眼作态,也没有散发气势威压,但是每个人看到他,都会感觉到无形的隐约压力,会体会到那不怒而威的威严。其实,这是人们对于过于完美存在的一种畏惧。

  苏不停地思索着,坚硬的头骨下颇为空旷,五个思维中枢处理只占了颅腔小小的一角。现在所有的思维中枢已经全力开动,分析推演着所得到的情报和信息。他的腹腔中也是空空如也,整个胸腹之间都变成了巨大的消化腔体,只有等得到更多的食物,转化出足够多的能量,才能够生成新的器官,为这具身体添加新的功能。

  在苏的面前,正跪着那名失踪的战士。他匍匐在地上,态度极为恭敬。但是颤抖的身体,却又显示出他的极端恐惧。他不时向苏磕几个头,再喃喃地说几句什么,然后就是长时间的伏地不动。他的身上有几处很小很不起眼的伤口,这是苏在对他用刑的时候留下的痕迹。只看这名原始、嗜血且野性十足的战士现在如此恐惧,就知道这些伤口带来的痛苦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不起眼。

  所以苏只动了几下手,就让这名土著战士吐露出知道的一切。语言不是障碍,虽然土著战士说的并不是血腥议会通用的英语。

  在记忆压缩还原的过程中,苏原本的许多知识都被重新整理分类,按照某种规则解析之后,再行存放起来。现在,苏只知道这名土著说的是拉丁语系的语言,这就足够苏理解了。至于具体是拉丁语系下哪种语言,根本就不重要。反正人类所有语言,对苏来说,简单得就象小孩子的简笔画。

  语言很简单,但是带给苏的信息却很丰富。

  从土著战士的描述中,苏知道了登陆的地方气候炎热,到处都是茂密的热带雨林,或者是丛生的树丛。海边则分布着大片椰林。这里雨量充沛,河流众多,而且有着丰富矿产。因为食物充足,雨林深处简直就是变异生物的天堂。这里生存着各种奇异而凶猛的动物,但更具特色的则是种类繁多的昆虫,它们大多是剧毒。食肉植物则是地域另一大特色,它们的存在,也让热带雨林中处处都是陷阱。

  在这片广阔而原始的大地上,人类非但不罕见,反而数量众多,甚至还构建了一个政教合一的王国!王国的居民大多数是这种矮小精壮的土著。他们身体构造特殊,厚而韧的皮肤不光能够抵御刺砍叮咬,还能够有效阻挡辐射,简直就是一件全能的皮甲。而王国的中间和上层都是由白人及少量其它肤色人种组成,但没有一个是土著。除了奴隶、苦工之外,土著最好的出路就是当兵。而那些运气够好的家伙,甚至可以混个连长干干,但也就到此为止。

  让苏陷入沉思的是,这名土著战士也是有能力的,而且能力不低。一阶的力量、速度、防御、敏捷强化,外加一阶的武器操控。五项一阶能力虽然只需要五个进化点就可生成,但已经让这名毫不起眼的土著战士变成可与旧时代最精锐特种兵相提并论的杀戮机器。虽然没有感知能力,但土著天生敏锐的感知可以弥补不足。这是简单、高效而且节约的方案,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最大程度地提升战斗力,而且对战士身体并未构成多少损害。土著战士的体质比苏所见的大多数荒野流民都要强点,因此普通人也能够开发出相当于五个进化点的能力,而流民的平均水准则是三个进化点。

  问题在于,除了那两个明显的指挥官外,其它土著战士的能力和他面前这名一模一样!即便是批量训练的龙骑扈从,相互之间的能力也是千差万别。因为每个人的天赋潜质都不一样,能够获得的基因强化药剂也有不同。从土著战士的叙述来看,他在被挑选加入军队的第二年,就开始注射能力药剂,随即形成了五个一阶能力。他的战友们也是同样在加入军队第二年注射的药剂。这当然有土著战士身体素质更强的原因,但至少表明,这个势力在中低阶能力的研究和应用上不逊于血腥议会,甚至更有过之。

  获得的信息后,苏开始对当地势力的构成和特点进行分析推演,只是五个思维中枢的处理能力严重不足,想要得到初步的结果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苏也不着急,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苏就这样呆呆地坐着,等待分析结果。整个过程中,他只动了一次。那时苏忽然冷笑了一声,伸手凌空在面前虚点了两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苏明明没有戳中任何东西,但感觉敏锐的土著却似乎听到远方隐约传来一声惨叫。

  整整一个小时之后,分析推演结束。得出的结论很简单,但也勾勒出了一个雏形。具体有多准确,就需要和实际情况对比了。

  苏终于转过头,望着那名土著,问:“从哪里能找到吃的?”

  看着苏空洞的左眼和幽深无比的右眼,土著战士忽然颤抖了起来。在这个食物匮乏的时代,他们偶尔也会以被俘的敌人为食。而且他从苏的眼睛中看到了明显的饥渴!

  土著战士拼命地嗑着头,恳求苏不要吃掉他。一想到可能被一口口撕食,嗜杀的土著战士也承受不住那种恐惧!

  “我为什么不可以吃掉你?”苏耐心且平和地问。

  一听到似乎有转机,土著战士即刻哇啦哇啦地说了起来,数十条各式各样的理由潮水般涌出。不管理由合理还是荒谬,苏都很耐心地与他问答着。就在几分钟的问答中,苏的语言逐渐流利,发音也越来越纯正,最后简直说得和母语一样流利。

  母语?苏忽然对这个概念有些疑惑。现在想到母语这个词时,首先进入他意识的,竟然是一个个色彩各异、结构无比复杂,可以无穷分解的符号。这些符号一个所包含的信息量,就可以容纳整个图书馆。

  苏只是想了想,就把母语问题放到了一边。现在对他来说,要做的事件按优先次序排列,分别是找到足够多的食物,弄清楚自己在哪,完善身体,进化能力,最后……

  最后要做什么,苏暂时还没有成熟的想法。

  他现在身体内部接近一片空白。在以近似于燃烧的方式消化和吸收营养能量后,人类原本的大多数器官对苏来说,已经完全无用。不过他在构造身体的时候,依然构建了完整的人类男性性器。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本能不断地提醒他,相较于人类繁殖系统,在目前阶段有三十多万种更优化、消耗更小的方案可供选择。而当进化成熟后,更会有几十倍的选择。比如只想要繁衍后代的话,有一种超级生殖系统可以一次性产生数十万个携带遗传信息的生殖细胞。它生产出来的其实是多细胞组织,有小虫子大小,能飞能游,可以生存超过七天,存续期间空气移动距离超过300公里,水下移动距离50公里。能够自行选择合适母体殖入,并且生下来的保证是纯正的苏的血统,完全不会被母体的基因污染。

  不过在保留了人类外型的前提下,苏也从本能提供的方案中选择了将来升级完善可能性最大的身体结构。形象点说,现在的苏就象是一台到处都是空白插槽的机器,随时可以补充功能组件。进化点依然会起到作用,这也意味着基因崩解的风险在苏身上同样存在。以基因为内在纽带的体系是这个星球、这个世界中成熟有效的体系。根据右眼中潜藏的知识,苏认识到如果要绕开这一体系,则需要付出非常昂贵的代价,完全是得不偿失。

  恍惚间,苏如同初入暗黑龙骑的时候,需要钱,需要食物,需要武器,需要大量的进化点。不同的是,现在苏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成各种能力,只要有足够多的进化点。而且,在右眼成功启动后,苏无时无刻不在感知扫描着这个世界,在需要时,他就可以生成适应这个世界的新能力,哪怕这个能力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他现在的身体,从强度上来说已经相当于经过全面三阶强化过的能力者,虽然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恢复任何能力,不过断层探测的能力却没有随着被打碎重生的过程而消失,而是就此固化,成为了苏天赋能力的一部分。

  随着苏彻底掌握当地的语言,他和土著战士间的对话终于到了尾声。看着透出绝望神色,却仍然不敢反抗的土著战士,苏挥了挥手,说:“我不会吃你,也不想杀你,你走吧。只是一个月之内不许出现在任何人面前。”

  土著战士大为意外,他先是狠狠磕了几个头,才站起来,慢慢向远方退去。直到退出十几米远,才忽然掉头,发疯般冲进了丛林。

  苏没有反悔的打算,一个月的丛林独自求生,对这些土著战士来说不是很容易,但也不致于活不下去。他大致分辨了一下方向,就开始奔跑起来。他跑动的姿势轻盈却又力量十足,看起来会让人非常难受,但速度非常快。几分钟后,苏就站在了一条简易道路旁边。低头看了看刚刚压出来的卡车轮印,苏笑了笑,就顺着车轮印不急不忙地慢跑起来。

  从土著战士的供述,在大约三十公里外,就有一个很大的聚居地,正是苏想要找的地方。

  依靠本能生存的大小动物可以跑光,聚居地总没那么容易搬家吧?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