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万木成灰 上

章七 万木成灰 上

  第584章万木成灰上

  库比雷背着双手,站在镇口的哨塔塔楼里,用阴沉冷酷的双眼紧盯着道路的尽头。哨塔木制的塔顶挡住了偶尔射下来的炽热阳光,并将阴影投在库比雷的脸上,让这张爬满了浓密胡须的面孔显得更加荫翳。他背在身后的双手中握着一只长鞭,这根用牛筋和金属丝线绞成的凶器经常出现在许多土著奴隶的梦中,也是所有身份低微的人恐惧的源泉。这只鞭子只需要一下,就可以撕开帆布制成的军服,并且给受害者身上留下一条几十公分长,一公分深的血肉模糊的伤口。

  库比雷身高接近两米,宽大的身体几乎将小小的塔楼撑满。但比他的体型更加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个大得惊人的肚腩。即使特制的军服也难以全部盖住他的肚皮,露出一截生满了黑毛的腩肉。

  在哨塔的角落里,还站着两名土著人战士,端着手中古老的ak系列自动步枪,注意着镇外的动静。哨塔中大部分地方都被库比雷占去了,所以他们虽然矮小,却把身体挺得笔直,尽量紧靠着柱子,以免碰触到库比雷的身体。一旦惹怒了库比雷,他们很有可能直接被这头魔王从哨塔上扔下来。哪怕他们并不是奴隶,而是有着自由身份的战士,在库比雷眼中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因为,库比雷就是这块土地的领主,也是主宰一切的魔王。

  库比雷的领地以他脚下的菲比莫雷城为中心,涵盖了方圆三十多公里的土地。在这近千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他就是最高的统治者,对于所有非特权阶级拥有生杀大权。菲比莫雷城看起来很原始,除了靠着湖边的一栋有着七层主楼的漂亮领主府外,到处都是低矮潮湿的棚屋。一队队瘦小的土著奴隶迟缓呆滞地挪动着脚步,做着各式各样的苦工。但城市面积很大,人口也不少,算上奴隶,至少有五千多人居住,自由民和特权阶级也有将近千人之多。

  菲比莫雷城外,是大量成规模的种植园,里面栽种着各种热带作物。种植园绵延无际,一直到库比雷视线的尽头。

  终于,库比雷等到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在简易土路的尽头,开始扬起滚滚灰尘,轰鸣的引擎声穿破烟尘,远远传来。由四辆老式卡车组成的车队从烟尘中现身,缓慢地沿着崎岖不平的道路开行着。这四辆卡车破旧得一看就知道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了,随时都可能抛锚。但是它们还是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排气管中喷出的滚滚黑烟几乎和灰尘一样浓。

  前后的三辆卡车上坐满了全副武装的土著战士,一头一尾的车上甚至还架着一挺老式轻机枪。中间一辆卡车车厢是封闭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如此保护。

  库比雷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心切之下,他没有从扶梯中爬下,而是双腿一蹬,直接十几米高的哨塔中跳了出去!他那接近两百公斤的庞大身躯带着一道恶风,在空中横移出十多米,才落在地上。

  通的一声闷响,库比雷深深地蹲了下去,双脚上的皮靴完全爆裂,露出一双生满粗浓黑毛、熊掌般的大脚,腹部的腩肉则泛起道道波浪,向下垂落,重重在地面上一拍,这才重新弹起。在如此强烈的冲击下,库比雷脚下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浅而宽广的大坑。而那哨塔则在巨大踏力的作用下反复摇摆,塔楼中的两名战士惊慌之下死死抱住身旁的柱子,才没被甩飞出去。好在木制的哨塔虽然手工粗糙,却造得极为结束,构成塔身的粗大原木一阵呻吟摇晃,最终还是没有断裂。

  库比雷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站了起来,向卡车队走去。四辆卡车早已停下,看到库比雷走来,车上的战士们纷纷跳下,在卡车旁排成两列。中间被保护的卡车车厢后盖打开,从里面钻出几名彪悍的白人战士和一名高大威武的军官。军官手里提着两个闪亮的金属密码箱,大步走到库比雷面前,挺直身体,高喝一声表示致敬,就将右手的密码箱递上。

  密码箱表面安装着一块液晶屏,下面则是数字小键盘。看得出来,如果按错了密码,那么这东西很可能会发生点爆炸之类的事。库比雷应该早就知道密码,大手在键盘上扫过,已经输入了长达十七位的密码。随着液晶屏的标志由红转绿,卡的一声,箱盖缓缓弹开。

  在密码箱内的防撞软垫预设的凹槽上,整整齐齐地排放着五十支针剂!这些针剂以五支为一组,管桶中装满了标志性的深绿色液体,显示都是可以生成能力的药剂。库比雷在箱角一按,防撞软垫就被支架托着升起,露出下面完全一模一样的一层软垫。支架没有停止,继续上升着,直到将五层软垫全部升出箱体,才静止下来。

  看着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能力药剂,库比雷咧开嘴,从浓须围绕的大嘴中发出粗重的笑声:“不错不错!这下我又可以组建起两个全新的特种排了!哈哈哈!这东西看着就是让人想笑!嗯,另一件东西呢?”

  军官立刻将左手提着的密码箱递上。这一次,库比雷输入密码的速度慢了许多,显然生怕输错。他整整输入了三十多位数字,密码箱上的标识才转为绿色。

  箱盖缓缓升起,从里面喷出一团寒气,立刻在库比雷的胡须、胸毛上挂上一层霜花。库比雷只睁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箱子里的东西。从他的深棕色的瞳孔中,倒映出密码箱内的景象。箱内是透明的冷冻舱,内部氤氲的白雾缭绕。角落的显示屏上标识着冷冻舱内的温度,零下一百零六度。冷冻舱中央是可以防震动撞击的柔软护垫,当中只嵌着一支充满科幻气息的针剂。尽管在零下百度的低温中,管桶中盛着的紫黑色液体依旧在不停地翻涌着,好似沸腾一样。这一管针剂,里面装的已不象是药液,而象是某种生命力极为强烈的生物,只有用超低温冰冻,才能把它老老实实地锁在针管里。

  看到针管中宛若活物的液体,库比雷早已屏住了呼吸,瞳孔中已被这支针剂完全添满。许久许久,直到他被憋得脸色发青、肥肉不断颤动时,才啪的一声把箱盖关上,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

  当密码箱打开时,周围战士中稍为感知敏锐些的,都感觉到一阵恐怖的阴寒掠过了身体。似乎密码箱中关着凶厉猛兽,就要冲出撕吃人类一样。不过能力明显高出普通士兵的军官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那支针剂时,也会流露出一抹苦苦隐藏的炽热光芒。就在库比雷合上箱盖的瞬间,他和军官的脸色突然变了。在那一刹那,似乎有一种极度晦涩阴寒的波动袭来,笼罩了方圆数米之地!

  然而随着密码箱盖合拢,波动就凭空消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库比雷用阴冷的目光向周围扫视了一周,特别在某个方向上看了看,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迹象。他想了想,当视线扫过两个密码箱时,又透出了贪婪和狂热的光芒。刚刚的不适感觉已被他抛在脑后,只当是过分多疑了。

  库比雷把两个密码箱都接了过来,说:“那些贪婪无耻的家伙这回又想要什么?”

  军官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他们说,如果想要再要一只这样的箱子,就需要一千个二十岁以下的奴隶。”

  库比雷立刻暴躁如雷:“一千个奴隶!?该死的,要是都给了他们,那谁来给我干活?谁来种这么多的地?他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在干些什么勾当!他们不需要人干活,他们只想要实验品!这些奴隶送了进去,谁都别想活着出来!哼,真是见鬼了,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

  军官显然对暴怒下的库比雷非常畏惧,不停地说着“是,是!”。在不远处干着活的几十名奴隶也听到库比雷的咆哮,立刻不停地颤抖起来。

  歇斯底里地咆哮了一通,库比雷冷静了下来,向那些听到了他说话的奴隶们看了看,冷冷地说:“不过话说回来,用一千个奴隶的命换来一个八阶能力,这个价钱不算离谱。而且距离收获季节还远,运气好的话,多打几仗就能抢回这么多的奴隶。好吧,就这么定了!你去挑选一千个奴隶出来,记住,质量不能打折扣!那帮吸血鬼决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别干蠢事。还有,这些家伙听到了我刚才的话,到时候把他们都带上!”

  吩咐完,库比雷根本看都不看那一堆拼命哭喊着的奴隶,提着两个密码箱,大步向镇内走去。即使知道了即将成为实验品,但奴隶们也只敢跪在原地哭喊求饶,不敢离开工作地点一步。而明知道两个密码箱价值连城,库比雷身上又连把手枪都没有,军官和战士们却都不敢有任何异样的想法。

  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库比雷插在后腰上那根五米长鞭的可怕。

  库比雷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提着两个价值连城的密码箱,大模大样地进了菲比莫雷城。在这片土地上,库比雷就是神。

  在远方的一株棕榈树上,苏缓缓张开了眼睛。遥望着菲比莫雷,他低声自语:“八阶的标准配方能力?……有点意思。”

  苏缓缓弓起身体,收缩到极致时,才猛然爆发,冲天而起!他的空中划过长达数十米的漂亮弧线,如飞翔的鹰,无声无息地向菲比莫雷滑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