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万木成灰 下

章七 万木成灰 下

  第586章万木成灰下

  库比雷抓过密码箱,几下打开,里面那支针剂安静地躺在冷冻舱内,沸腾的药液在灯光下闪耀着紫色的光芒。看到这支药剂,库比雷长满横肉的脸又开始颤抖,喃喃地说:“只要有了八阶能力,还管他什么末日灾祸的,大不了不要这个烂城!给老子几年时间,在哪里不能抓个几千号奴隶,建它十几座大种植园?他妈的,这次千万要成功!老子可只有再试一次的钱了!”

  库比雷黑粗肥壮的大手慢慢伸向冷冻舱的开启按钮,汗水再次从额头上疯狂涌出。这是最高品质的八阶药剂了,但是吸收的成功率也只有一半。而此前,他已经失败过一次。

  就在他的手指将将触到按钮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要我帮你吗?”

  库比雷有如龙卷风般转身,双眼死死盯住安然坐在本该只属于他的奢华高背椅中的苏。

  库比雷双眼眼角跳了跳,脸上肌肉更是一阵颤抖,大嘴和浓密的胡须共同构成了一个残忍狰狞的笑容。珍贵的能力药剂被他用庞大的身体挡在后面,而他的右手背在身后,悄悄握住了从不离身的长鞭鞭柄。

  苏的右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淡淡地说:“放下你的手,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

  “是吗?!”库比雷笑了起来,露出一排被雪茄熏成黄褐色的大牙。他猛然挥动长鞭,暴喝一声:“老子就喜欢干会后悔的事!”

  鞭梢在空中抖出噼啪的炸响,狠狠抽向苏的脸!库比雷很有自信,这样一鞭下去,即使是有着四阶防御的家伙,头骨都会被抽裂!

  苏伸出左手一挡,任由鞭梢缠在手,然后手臂一抖,长鞭突然展开,然后以更快的速度飞回,狠狠抽在库比雷的肩背上!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库比雷的军服破碎,黑而粗的皮肤上迅速肿起了一道印痕,迅速肿了起来,然后皮肤绽开,冒出几缕紫黑血液。这一鞭的力量已相当于库比雷全力抽击了自己一下,却只是受了点皮肉伤,可见他的防御力之强。

  苏右眼闪烁,早已看出库比雷只有四阶左右的防御能力,但是天生的糙厚皮肤结构和人类差异很大,极为厚实耐打,二者叠加,他已经相当于有了六阶的防御力。

  随着能量供应的加强,苏现在惟一的右眼功能正在一一启动。除了会从中得到许多关于身体结构强化的资料外,他的右眼还可以看穿几乎一切生物的虚实结构。至少库比雷在苏的右眼前没有任何奥秘可言。

  “好小子,有点意思!”库比雷狞笑着,再次抖起长鞭,随着他手腕的颤动,长鞭挥出一片炸音,劈头盖脸地向苏抽去!在狭小的室内,库比雷却把长鞭用得有如延伸的手臂,根本不会碰触到任何物品墙壁,威力却不会因此而稍减。而且只要一鞭抽实,就是能力者也会被抽断骨头!

  但是苏安坐不动,只是用左手拨来挡去。长鞭一触到他的手,就如换了个主人似的,狠狠在库比雷身上抽下。眨眼之间,疯狂挥鞭的库比雷身上就是伤痕累累,虽然他皮糙肉厚,但是连续挨了自已全力抽击的十几鞭也是承受不起。他一声痛吼,长鞭脱手而出,然后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他上身的军服已经完全被抽烂,大大小小的伤***错在一起,血四溢横流。

  库比雷手脚不受控制地抽搐着,他的意识仍然清醒得很,这点疼痛更不可能让他屈服。但是现在身体虽然感觉清晰,却没有一点力量。不正常松软下来的肌肉让他知道,这是中了某种毒素。

  库比雷俯卧着,脸侧贴在地毯上。苏的军靴就在他的眼前跨过,向放着密码箱的长桌走去。

  库比雷对这双闪亮且质地极佳的靴子十分眼熟,用力想了想,才想起来这本来是他最喜欢的一双靴子!不过现在,一双靴子已经不重要了。他听到密码箱被打开的声音,然后随着几声电子音,一股冷气忽然在房间中蔓延开来。库比雷立刻知道苏打开了冷冻舱,取出了那根价值一千个青壮奴隶的针剂!

  “那是我的!”愤怒让库比雷吼出了这样一句话,虽然从现在的处境看,这完全是一句废话。

  苏看着手中的针剂,右眼光芒闪烁,说:“八阶能力药剂,让我看看内置能力是什么……嗯,格斗域的攻防大师?现在连这个能力都有配方了?真是让人意外的好东西,不过,刚才听你说话的意思,你原本就注射过一支,结果却失败了?”

  库比雷果然凶悍,在绝境中也没有屈服的表示:“没有七阶能力作基础,注射了这个东西立刻就会死!而且它只能在低温下保存,从冷冻舱里拿出来五分钟后就会失去活性,所以你也别想拿它去卖钱,卑鄙的小子!”

  “五分钟?”苏笑了笑,说:“时间足够了!”

  说着,苏蹲了下来,拉开库比雷的衣领,竟然把针剂狠狠扎在他的后颈上,然后将一管药剂都注射进去!注射时的剧烈疼痛让库比雷惨叫了几声,但随之而来的熟悉感觉又让他呆住了。苏居然把针剂给他注射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药剂一进入体内,即刻如滚水般沸腾起来,里面活性强得恐怖的**细胞散向四处,不断向库比雷的神经中枢前进。当改造了神经中枢之后,其余的**细胞才会进行基因层面的改动。这个过程充满了痛苦,而要将全身上下的肌体组织改造完毕,充分得到攻防大师这个能力,更需要几十天的时间以等待新生的组织取代坏死的旧组织。

  苏将右手放在库比雷的后背上,他的身体结构即刻在苏的意识中重构。随即一个细微得无法分辨的符号在苏的意识中浮现,当符号分解时,海量信息即刻将苏思维中枢附带的记忆空间添满了三分之二。这已经是自动选取当前有用信息的结果,否则的话,单只是这一个非常简单的词,就可以撑爆苏的大脑。

  取得了必要资料,再对比库比雷的身体,苏设定了两个筛选标准,“稳定”和“增强”,随即,两条小肉虫一样的组织就从苏的手背上钻出,然后跳落在库比雷后背上,从伤口钻了进去。

  库比雷忽然感觉到背上一凉,两条冰线一条刺入脊椎,一条则逆向游向大脑。转眼间,他的所有神经系统就象被冻结了一样!但是这样一来,不光能力药剂造成的痛苦小了许多,而且库比雷明显感觉到,奔涌的**细胞所造成的破坏也小了许多。这不是因为能力药剂失效,而是冰线覆盖的地方,他所有的肌体组织乃至基因都被极大地强化了。

  “难道这次真能成功?”这样的想法不可抑止地在库比雷脑海***现。他倒还忘了,现在还处在任人宰割的麻木状态。

  苏站了起来,重新坐回到库比雷的椅子上,左肘靠在扶手上,手支着下颌,又陷入了沉思状态。在他脚前,库比雷身体仍不住地抽搐着,时不时发出一阵痛苦的低吼。能力生成的过程极度痛苦,而濒临失败时痛苦会更加剧烈。库比雷已经有过一次经历,而现在他惊恐地发现,身体中的痛苦越来越熟悉,竟然又是失败的先兆!

  痛苦和绝望让库比雷低吼着,不停诅咒着苏,可是却完全动弹不得。而苏坐在高背椅中,空洞的目光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几个小时就这样悄然过去了,库比雷嗓子早已沙哑,连吼叫的力量都已失去。他认命地伏在地上,象头死猪,只是偶尔***几下。从嘴角不受控制流出的口水,已在地上流了一滩。而剧痛也让他裤子中间湿了一大块,浓重的异味在房间中飘散,苏依然如同全无所觉。

  就在夜晚象要过去时,库比雷的肥壮手指忽然动了动。过了一会,那根戴着粗大红宝石戒指的中指又微不可察地动了下。

  突然!库比雷就象发情的公象从地上一弹而起,粗大的拳头挟着以吨计的拳力,狠狠砸向苏的脸!在拳锋快要触到苏飘动的淡金发丝时,他才爆出一声怒吼:“去死吧!小子!”

  不过库比雷的拳头并未如他想像那样砸在苏的脸上,就在闪不容发的瞬间,一直沉思中苏抬起左手,挡在他的重拳前。下一刻,库比雷就腾空而起,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庞大而沉重的身躯呼啸而下,被苏轮圆了狠狠砸在地板上!

  办公室里响起通的一声闷响,一道环形冲击波浪扩散开去,所有的落地玻璃长窗都在瞬间粉碎,破碎玻璃直喷出数十米远。

  地面以库比雷的身体为中心,明显凹陷下去,出现了一个半径七米的大坑,如果不是楼板中下的钢筋份量够足、质量够好,只这一下库比雷就会出现在下一层里。

  凄厉的警报声在领主府中响起,一队队荷枪实弹的战士飞快从各个角落冲出,涌向领主官邸。办公室的暗红大门也被人撞开,两名端着ak步枪的精锐战士冲了进来,他们第一眼就看到了依旧坐在高背椅中沉思的苏。瞬间的恐惧几乎淹没了他们的意识,他们下意识地抬起枪口,就想把所有的子弹都倾泻在苏身上。

  可是突如其来的咆哮制止了他们扣动扳机的***:“都他妈的给我滚出去!谁也不许进这座楼!!”

  库比雷尽管还爬不起来,却抬起头咆哮着,愤怒让他的脸胀得紫中发黑。两名战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恢复了一点行动能力的库比雷伸手抓住了长鞭鞭柄,手腕一抖,长鞭鞭梢就如毒龙般飞起,将一名战士的脑袋抽碎!

  血与脑浆四下飞溅,喷在了深色的墙壁上。墙上已有许多同样的残渍,甚至用水都冲洗不去。

  幸存的战士一声不吭,立刻掉头逃远。在库比雷麾下的人都明白,当这头魔王发怒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他的话去作。稍有迟疑的下场,身边的同伴就是例证。

  挥出一鞭后,库比雷感到一阵虚弱,随即庞沛的力量感就再次充斥了全身!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苏,却没有再轻举妄动。

  “看来新的能力让你的自我感觉良好。”苏终于从雕像变回了一个活着的人,那碧绿的目光扫过库比雷全身,然后淡淡的说:“再干蠢事,我就杀了你。我的耐心很有限。”

  这本是库比雷常用的台词,却被苏说了。可是就连库比雷,竟也觉得这很正常。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