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旭日也为之昏暗 上

章八 旭日也为之昏暗 上

  第587章旭日也为之昏暗上

  库比雷紧紧盯着苏,慢慢爬了起来,然后活动着身体关节,肥壮的身躯中却响起噼噼啪啪的骨节爆响声。如雷霆般的力量正在他身体内部积蓄着,而对面的苏怎么看,都只有两三阶能力的样子。在刚才电火闪烁般的攻防中,库比雷也没从苏身上感觉到多么强大的力量,相反,苏的力量小得让他吃惊。

  可是就是这一点点的力量,在瞬间牵引移动了他的重心,从而把他玩弄于掌股之间。从被拨回来的长鞭,到被苏轮起砸进地板,所用的力量九成都来自于库比雷自己的力量。库比雷的鼻中喷着白气,双眼布满血丝,象头被激怒的公牛死盯着苏,暴烈的脾气和苏表面上的虚弱不断诱惑着,让他扑上去把苏的胸口砸得凹进去。但是理智和直觉却在提醒着他,苏的警告绝不是空口说说而已。

  库比雷血红的双眼上上下下地看了苏几遍,才低吼一声:“我不服!”

  苏静静地看了库比雷一会,才说:“好,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库比雷忽然安静了下来,胸腹的起伏幅度越来越大,呼吸的声音如风在呼啸。力量在不断积聚着,黝黑的肌肤也泛起层层光泽,连那完全是累赘的硕大肚腩也透显出深沉威势。新生成的八阶能力已经开始发挥威力,在攻防大师的威力增幅下,连受重创后的库比雷发现,身体内的力量反而还要超过巅峰时期!

  他忽然伏低了身体,下垂的肚皮在地面上一拍,发出闷雷般的震音。随着他身体的蹲低,似乎整座大楼都随之一沉!

  库比雷一个大跨步就到了苏的面前,如钢铸的拳头象一辆坦克,砸向苏的脸,除了力量大了几倍之外,出手的角度和第一次攻击一模一样。第一次攻击时库比雷刚从昏迷中苏醒,体力和反应仍处于低谷。但是他坚信,处于巅峰状态下的自己,绝不可能被苏以如此儿戏的方式击败。

  拳锋前喷射出丝丝锐利的能量,拳周不断响起细微而密集的爆鸣,拳上的骨骼和肌肤间流转的能量使它变得坚不可摧。这是可以砸弯钢板的一拳!

  在拳锋行将触到苏额前发丝时,苏的左手再次意料之中的挡住了库比雷的拳头。库比雷嘴边露出狞笑,右臂变得粗大了一圈。他已经不能再加力了,因为已经将全身力量都融入了一拳之中!库比雷已经觉察到苏绝对力量并不强,因此要以单纯的力量优势压倒苏。他并不期待会战胜苏,但只要碰到苏的脸,那就是胜利。

  这是典型的弱者心态,残暴跋扈惯了的库比雷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在悄然间有了这种想法。

  苏的左手手手触到库比雷拳锋时,微微往后一沉。仅仅两厘米的后缩距离,却让库比雷恐怖的前冲力转移成向上的冲力。而且苏牵着库比雷的拳头划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圈,就此破坏了库比雷稳住重心的努力。

  呼的一声,库比雷超过200公斤的身体再次飞上了天空,飞旋一圈之后,再次被苏轮着狠狠砸向地面!

  办公室中再次响起了让人牙酸的闷响,地毯早已破碎,混凝土制成的楼板四分五裂,只有牵延的钢筋勉强维持了楼面的完整。这是非常沉重的一击,把库比雷砸进地板时,苏的左手还抖了抖,这一抖让库比雷全身的骨骼都震荡不已,互相撞击着,所有的关节软骨都出现了裂痕。要不是攻防大师能力将库比雷的防御力大幅提升,他所有的关节软骨都会彻底碎裂。但是现在,损伤的关节也使库比雷再也无法剧烈用力。

  轻描淡写之间,苏就让库比雷满身暗伤,再无战斗能力。

  库比雷艰难地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苏那宛如玉石般的右手。右手中指的指甲伸出了几厘米,尖端变成淡淡的紫色。库比雷的眼皮跳了跳,立刻知道这片指甲上已染满了剧毒,只要被它划到一点,自己就会痛苦无比的死去。

  “服了吗?”苏问。

  库比雷把头再抬高了些,迎向苏的目光。苏的右眼幽碧如水,没有一丝波动。库比雷忽然打了个寒战,象是通体被浸入严冬的冰湖!他眼中的凶厉气焰终于熄灭,点了点头。

  苏重新坐在高背椅中,安静地等待着库比雷站起,整理军服,并且把脸上头上的血污擦去。

  “稍等,我得先办件小事。”库比雷苦笑着说。

  得到了苏的默许,这位菲比莫雷城至高无上的独裁者大步走到一扇破碎的落地窗前,大脚一抬,将两扇窗户踹得飞了出去,哗啦一下摔在官邸主楼前的小广场上。房间中的灯光虽然摇曳不定,但在深夜下的菲比莫雷,已经最辉煌灿烂的地方。夺目的灯光照耀在库比雷身上,投射出了一个曾让这座城市大多数人产生深深梦魇的身影。

  刺耳的警报声早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吵醒,而领主官邸中已有好几年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动静了。以往就算库比雷发怒,也有专门的监狱刑场供他虐杀发泄。数千名土著奴隶更会在他暴怒下沦为被随意杀戮的出气筒。

  在帝国的辽阔边疆地区,库比雷就是最残暴的领主。但是他的地位和占据的地盘并不比其它人差,这是因为在所有领主当中,他也是最强的几人之一。

  一时间,黑暗中、阴影下,无数目光落在了库比雷身上。

  “老子活得好得很!让你们这些杂种失望了吧?现在!都给我滚回狗窝去睡觉,谁敢再往这里多看一眼,老子就挖了他的狗眼,再砍掉双手双脚!”这是库比雷典型的咆哮和威胁,而且他随时准备着把威胁化为行动。

  菲比莫雷在一分钟内就安静了下来,真的没有任何人再敢向领主官邸多看一眼。这个意外的结果,倒是让苏对库比雷过往的手段和事迹有了些兴趣。

  库比雷扫视了一眼黑暗中的菲比莫雷,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转过身,苦笑着摊开了手,说:“现在安静了!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苏。”

  “好吧,尊敬的苏大人,欢迎光临菲比莫雷,我小小的领地!我想,您也看到了,这里肮脏、混乱、到处都是发臭的垃圾和同样味道的奴隶。那些战士只能用来对付对付土著部落,或者镇压某些不听话的家伙。现在种植园还没有到收获季节,里面的东西不值钱,就是砍了烧火都点不着。当然,我知道您肯定不是为了钱,要说价值,这两个箱子里的东西就是这一带最值钱的了。可是您却把这支价值一千个青壮奴隶的针打在我的身上。所以,现在我虽然不知道您想要什么,但我这里好象确实没有能够满足您的东西了。”库比雷说。

  苏平静的说:“我要这里的一切。”

  “这个有点难办!”库比雷抓了抓生着卷发的大头,有些为难地说:“只要您肯放了我,整个菲比莫克都给您也没什么,而且我可以保证,底下那帮黑皮猴子都会乖乖听话的。至于我的副官和贵族们,只要保证他们的利益,谁当领主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不同。可是只是有一点比较麻烦……”

  “说。”

  库比雷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麻烦就是,这一带名义上都是属于太阳帝国的疆域。虽然领主完全可以自封,只要你的拳头够大。但是想坐稳这块地盘,还是要得到太阳帝国驻扎在这里的总督承认。那家伙很阴险,我不喜欢他,而且他的胃口很大,你需要时时去填满它!”

  “太阳帝国?”苏沉吟了一会,说:“那么说,在总督之上,还有一个大帝了?”

  “不,太阳帝国只有一个最高的太阳神,虽然我也不知道除了头衔外,他和大帝究竟有什么区别。”库比雷耸耸肩说。

  “为什么当领主还要得到总督的承认?”

  “因为他们有可以提升能力的药剂,有柴油和汽油,有香料,有武器弹药,总而言之,这里没有的一切东西他们手里都有!而他们需要的,就只有香蕉、咖啡、水果,就是外面种植园里的那些东西。除此之外,他们都什么都不缺,而我们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得用这些去交换!所有的领主都得是这样,否则的话,我们晚上就只能点蜡烛!”库比雷挥舞着手臂,愤怒地说着。看得出来,在这个交换过程中他没少受气,也没少吃亏。

  苏依旧是沉思的样子,淡淡地问:“那么你为什么不抢?”

  库比雷露出无奈的苦笑,重重抓了几下头发,说:“抢?我们十几个领主加起来,都打不过那个狗娘养的家伙,怎么抢?”

  “有了八阶能力也不行?”

  库比雷想了想,还是颓然摇了摇头,说:“肯定不行!在我之前,已经有两个领主有了八阶能力,可他们一样老实遵守着总督的法律。所以我也不行。该死的,那个狗娘养的家伙!说实话,最开始看到您时,我还以为您是帝国哪位出来游玩的大贵族,现在知道您不是了。”

  苏终于抬起了头,问:“那我是什么?”

  “您是……”库比雷咬了咬牙,从一片狼藉中找出了那本笔记,撕下写着预言诗的那一页,递给了苏。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