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惟有黑暗永恒 上

章九 惟有黑暗永恒 上

  第590章惟有黑暗永恒上

  当生成能力之后,苏的进食在继续,又是整整一个下午。当暮色重临大地的时候,数百吨未成熟的水果已经转化成了进化点,而留下的余烬只覆盖了会议室的一角。

  一个下午的进食所获得的进化点,在云层之外的夕阳落于地平线之下时,忽如流水消逝,在苏的意识中,黑暗正逐渐消逝,周围的世界开始逐一显现,即使不用看,他也能获知周围的一切细节。无形视野的距离在逐渐扩大着,五十米,一百米……直到扩展到二千米之后,才不再扩张,就此稳定下来。

  苏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唇边露出了淡得几乎无法察觉的微笑。全景图,昔日他倚之以横穿大陆的武器,重新回来了!全景图的功能大幅强化,但是苏并不在意自身的强大,他的威慨,只在于找回了往昔的感觉,往昔的喜怒哀乐。

  随着身体的完善与能力的强化,苏越来越有一种感觉,他所见的一切,包括树木,草地,大海,牛羊鱼兽,变异生物,甚至于人类本身,都在和他拉远距离,变得陌生。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与他不再有关系,而且他越来越不在意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以及今后会发生什么。他隐约感觉得到,在无限遥远的虚空尽头,才有着他的终极目的,而在那终极目之前,这个渺小的世界完全无关紧要,就连他的踏脚石恐怕都算不上。谁又会在匆匆赶路的时候,关注脚下踩死了几只蚂蚁,几棵花草呢?

  随着世界一起逝去的,还有过去的感觉。记忆虽然仍在,而且永远不会褪色,可是那让他悲伤、让他微笑、让他于绝望中爆发的一幕幕,正在逐渐离他而去。

  苏知道,自己正在滑向冰冷、寂静和黑暗的深渊,情感正在消逝,而在深渊的最深处,将只有他自己。

  在苏过往的记忆中,只有一个曾经如此冰冷机械的人物,海伦。那是一个于无声无息之际就可以让男人阳萎的强悍女人。

  苏完全按照旧时的顺序提升自己的能力,如同在滑坠深渊的过程中在悬崖上钉上一枚枚钉子,可以暂时的抓住,不让自己继续坠落。但钉子能够支持多久?

  全景图生成后,苏忽然感觉到一层无形屏障,阻碍着他获得更多的进化点,提升更多的能力。苏唇角的微笑更加明显了,果然如他预想,通过简单进食获得进化点、进化自己是有瓶颈的,不可能无限止的进行下去。屏障的力量来自于这个世界,是这个星球、这个世界规则的一部分,至少现在的他还无力打破规则。但是,即然有规则,就会有破解的办法。至少,以苏所知,战斗和杀戮就是突破屏障、提升能力的最佳办法。

  而这个世界的规则并非无所不能,对能力的制限仅限于普通碳基生命体的范畴。而非碳基生命的提升手段就不受限制,比如说,以晶体形态存在的介于能量与物质之间的生命形态。而重生之前的苏,已经在某些方面的突破了生命形态制限。而现在,他在能量晶体的运用上已经有了初级运用的能力,即可以自行生成具备不同功能的能量结晶,并与自身嵌合。

  苏缓缓抬起右手,静静看着手心那可以有限扭曲重力的晶体,心中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会议厅的大门外响起脚步声。在全景图中,库比雷和罗斯正一前一后走来。随后,就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

  “进来。”苏的声音很平淡,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进来后,库比雷直截了当地说:“这是罗斯,不算很能打,但是非常狡猾和狠毒,就是我不小心也有可能被他咬上一口。不过他很聪明,知道该服从什么人,在情势占上风的情况下,他会是一条很忠诚的狗!”

  进入会议厅后,罗斯悄悄扫了眼周围的环境,看到那些空筐,他心底震惊不已。数百吨的水果,就这么没了?除了会议厅角落里一堆的灰烬外,整个会议厅中再没有其它明显的不同。

  他忽然想到了预言诗中的那句‘万木成灰’,心脏骤然收缩,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

  苏碧绿的目光落在了罗斯身上,刹那间,罗斯只觉得自己从内到外都冒出森森寒意,似乎已变成完全透明,在那碧色的目光下,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而且,那是被天敌盯住的感觉,仿佛青蛙见到了蛇。

  “灵能域六阶区域能量防护?不错,很实用的能力。作我的奴隶,永世效忠于我,我会提升你的能力。这个能力……就叫它区域攻防强化吧!”

  苏说着,伸出左手食指,在库比雷和罗斯的注视下,他的食指前端迅速伸长,指背上突出一个透明的水泡,透过薄膜,可以看到里面装满了深绿色的液体。当水泡完全饱满后,苏的食指整个从左手上脱落,在落地前,它从身体中弹出六根骨质节肢,如一只形态奇特的昆虫,飞速向罗斯爬去!

  沙沙沙沙……

  会议厅中的一片死寂,所以它爬动的轻微声音变得愈发响亮。罗斯脸上的肌肉不断扭曲,眼睛几乎要凸了出来,死死盯着快速爬近的小东西,身体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着,仅仅几秒钟,疯狂涌出的汗水就浸透了军服!

  罗斯早就忘了本想说的,自己的能力天赋只有六阶的那句话,恐惧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意识。他很想逃跑,可是过度的恐惧让他全身冰冷,所有的关节都如同冰封,根本动弹不得。别说逃跑,就是想要瘫倒在地都办不到。

  那个驮着碧绿色水泡的小生物突然从地上弹起,前端变得极为锋利,扑的一声,狠狠钉刺在罗斯的心口,然后生生钻了进去!

  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库比雷脸上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尽管他已经看过不知多少次比眼前血腥得多的场景,可是在这一刻,他仍觉得自己的心脏紧得要停止跳动,好象那只小生物是钉在他的心口一样。

  罗斯轰然倒了下去,他的心口上,多了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却只有几滴血液渗出。他仰面向天,全身不断抽动着,脸上一片青紫,嘴里冒出大片大片的白沫。从他的表情和不断抽搐的肌肉可以看出,罗斯正在承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却动不了,也叫不出!

  库比雷的汗水滚滚而下,他却浑然不觉。

  苏则闭上了眼睛,似乎陷入沉睡。

  半小时之后,罗斯身体的颤抖慢慢停止,再过了几分钟,他竟然奇迹般爬了起来,只是脸上写满了疲倦,几乎站都站不稳。

  罗斯稍稍感觉了一下身体的状况,即向苏跪下,断断续续的说:“……主人,罗斯听从您的一切吩咐。”

  库比雷的脸又明显地抽动了一下,心底由初时的同情变为痛骂。他虽然把苏当成了主人,可是却还保留着起码的尊严和骄傲,哪想得到罗斯这个家伙竟然会如此无耻?不过,罗斯就是这样的人物,如果他哪怕有一点尊严的意识,也就不会在库比雷手下作事了。库比雷也在犹豫着,是否从此改口叫苏主人,毕竟苏的恐怖已经刻印在他的内心最深处。但是起码的傲慢又让他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口,也跪不下去。库比雷很清楚骄傲和尊严的下场,在过去,如果有哪个战士或者是奴隶在库比雷面前表现出这种尊严的话,库比雷最常做的就是把他折磨至死,再把尸体丢给什么都吃的土著奴隶们当夜宵。

  好在苏似乎对两人之前的态度差异并不在意,他再次张开了眼睛,说:“去通知附近的所有领主,限令他们在一天之内投降,效忠于我。24小时之后,我会逐一去接收他们的领地,所有敢于反抗的人,死亡将是他们惟一的结局。”

  库比雷立刻应是。

  当他和罗斯退出会议厅时,库比雷上下打量了一下罗斯,掩饰不住震惊的神色,问:“竟然真的有了七阶能力?你不是最低只能有一个六阶能力吗?”

  罗斯苦笑着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苏……不,主人他的手段真是……不过,这也是好事。看主人的意思,很可能是要对帝国发动战争,而我们现在都已经绑上了这辆战车,主人越强大,我们活下来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库比雷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上百名战士就在夜色中从菲比莫雷出发。他们分成了十几个小队,分别奔向不同的方向。

  菲比莫雷的种植园已经空空如也,但奴隶和战士们并未恐慌。水果是远方帝国中大人物们专享的奢侈品,属于他们的食物是玉米、土豆以及其它高产的块茎类作物,这些东西还在。

  对苏来说,水果和土豆没有任何区别,土豆能够提供的能量反而还要多些。但是苏的内心深处,还牢牢的烙印着昔日的一些印记,一些信念。至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愿意让更多的人类活下去。至于能力者,在苏以及很多人的心中,已经不算人类。所以他扫荡了所有的奢侈食品,而把基本的口粮留了下来。

  当夜幕再次降临时,苏从宝座中站起。他拆去了缠身的布带,让美丽、妖异而冰冷的容貌彻底解放。苏仅仅穿着最普通的夹克和长裤,但是衣着丝毫无法掩盖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美丽和冰冷。淡金色的碎发跃动着,在浓浓的夜色中,如同焚灭世间的火焰。

  时间已经到了。

  苏离开了菲比莫雷,前往最近的一处领地。

  苏孤身一人,而菲比莫雷的战士们将在稍后出发,去接收和占领邻近的领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