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世界之敌 四

章十 世界之敌 四

  通  如初春第一声郁雷炸响  装甲钢板呻吟着扭曲  几乎折成了九十度  它带着挂在后面的潘塔波一起飞出  轰然栽倒在数十米外  那四名七阶力量能力者则向四周抛飞  直接撞在周围墙壁上  这才缓缓滑落  然后就委顿在地  再也站不起來

  无形的震波以穆雷的拳锋为中心  成环形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沿途遇到的一切  兵器架、人形靶乃至各式打杂人员  都随之倒下甚至抛飞

  穆雷维持着轰击的姿势  他的拳锋正慢慢裂开  血开始不断涌出  裂口中甚至可以看到指骨  穆雷的指骨竟然是金色的

  他看了看装甲钢板和潘塔波抛飞的距离  厚厚的嘴唇边终于浮出微笑  虽然受了伤  但是一拳把潘塔波和四名七阶能力者同时轰飞  轰飞的距离比起上个月又多了五米  这让穆雷非常的满意  近几天來莫明其妙郁积下來的怨气不知不觉中消散掉不少

  就在穆雷刚刚露出笑容的那刻  忽然听到远方隐约传來爆炸声  他双眉一竖  那微弱之极的震波就立刻被区分出來

  这是火箭弹爆炸的声音  而且从地面的震动看  应该是玛卡城外围的某座哨塔倒塌  玛卡城沒有城墙  只是在若干位置设立了十几米高的哨卡  用于瞭望敌情  玛卡城不设城墙的原因很简单  这里是帝国北疆总督的驻地  在帝国历史上  历任北疆总督  率领着满编五十名的亲卫队及五百名的近卫军时  还从未在五千人以下的敌人面前战败过  历史上仅仅有过一次  北疆十一名领主联合叛乱  纠结起超过两万人的大军  埋伏了因为轻敌而孤军深入的北疆总督  那一场战斗历时一天一夜  从山麓杀到森林  总督和他的三百卫队终于沒能支撑到援军到來

  当总督和他的亲卫队长倒下时  环绕着他们的  是超过六千具敌人的尸体

  这一战  让北疆安定了整整二十年

  穆雷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握紧还在滴血的拳头  大步向金字塔外走去  路过一名随行的侍女时  穆雷一把抓住她的脖子  把她提到自己面前  几乎是贴着少女的脸在吼着:“我的卫队在哪  去把那群死猪都给我叫起來  潘塔波  你给我爬起來  别躺在那装死  带上十个人跟我走  我倒是想看看  究竟是哪个家伙这么大胆  敢炸我的哨塔  ”

  潘塔波当然不是在装死  承受了穆雷的全力一击  哪怕有四名下属帮他分担  受的伤也不轻  这是可以让他躺上整整一周的伤  但是他感受到了总督滔滔的怒火  更明白总督怒火的來源  穆雷心高气傲  如果不是因为肤色  以他的能力肯定不会被发配到北疆來  帝国十一位总督中  谁都知道北疆是最贫瘠的区域  相对的  北疆也是最宁静的区域  二十年沒有产生大的叛乱  这让穆雷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在崇尚个人武力的帝国  也就意味着沒有表现的机会  但是眼前的攻击  却又把穆雷的思绪引向了另一个方向

  袭击不早不晚  偏偏在穆雷的任上发生  难道这些家伙认为穆雷好欺负吗

  站在金字塔前的广场上  穆雷背着双手  凝望着远方  脸上阴沉得如同天上的辐射云  被炸倒的哨塔在四公里外  周围是一片平川  枪声依然在隐约传來  从这里看去  可以看到袭击者分乘两辆卡车  正在向远方的丛林撤退  还有十几名土著战士跟随着卡车在奔跑着  哨塔还在燃烧  周围倒着七八具尸体  几名幸存的战士正躲在废墟后  不停地向撤退中的敌人射击  不过谁都知道在超过五百米的距离上ak步枪的准头如何  除非有八阶以上的幸运  否则这几个家伙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威胁  他们的所作所为  一个是显示了仍有战斗的勇气  另一个则是浪费弹药

  刺耳的警报声已在玛卡城上空响起  一队队战士从营房中冲出  在指定的地点集合  但是接下來  他们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有的原地待命  有的则列队驾车  冲出了玛卡城  到处搜寻敌人的踪迹  二十年的平静生活  早就让玛卡城的军官们忘记了应该如何打仗  至于和土著部落的战争  更形似狩猎

  而在金字塔中  全副武装的总督近卫军正分从几个出口中涌出  在广场上列成队列  而总督亲卫军则在第一时刻出现在穆雷身后  他们个个体型高大  肌肉结实得如同拧在一起的钢丝  却并不显得笨重  而且全部是黑人  从外形上看  这些战士几乎就是穆雷本人的翻版  他们从來都沒有表情  也不会畏惧和背叛  五十名亲卫军的装备很简单  只有保护最重要部位的合金铸甲  武器是匕首、砍刀和三把投斧  简单而原始  就象远古时期的角斗士  但就是潘塔波都不敢轻视他们  他很清楚  在雨林、夜晚和山地  这五十头野兽有着怎样的破坏力

  潘塔波眯起眼睛  他虽然沒有强化过视力  但是随着能力提升身体基本素质也会提高  看清几公里外的景物不算困难  看了看那两辆跑得不快不慢的卡车  他努力从满载肌肉的脑袋中想出了一个词:“诱敌深入  ”

  这个词迎來的是穆雷越來越大的拳头  一拳把潘塔波轰出十多米外  穆雷才咆哮起來:“废话  我当然知道这是诱敌深入  连你这个全身上下都是肌肉的白痴都能看出來的问題  我怎么会看不出來  那些家伙用这么明显的策略  并不是在诱敌  而是在挑衅  挑衅  你知道挑衅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这个词怎么拼写吗  他们这是在说  我们的智力只能看得出这种计策  我怎么养了你们这样一群白痴  ”

  穆雷暴怒的咆哮几乎传遍了整个金字塔  潘塔波从地上爬了起來  甩甩昏沉的脑袋  又摇摇晃晃地走了回來  能够打折一头大象颈骨的重拳  落在他身上  只是让他觉得有些头晕而已

  不过  穆雷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也拼不出挑衅这个词

  “我这就让你们知道错得有多么厉害  ”穆雷阴冷地自语着  然后猛然提高音量  吼着:“亲卫队全部跟我走  近卫军來两百人  其余全部待命  去告诉守备司令  让他派三千人从左右分头包抄  如果从他那里跑掉了一个黑皮猴子  就让他不用再回來了  ”

  一名传令兵飞奔而去  在城市复杂的环境下  四阶的速度强化使他奔跑的效率远远超过了汽车

  两名肥壮魁梧的黑人大汉抬着一柄造型华丽、暗青色重质合金铸就  斧面和斧柄用金纹装饰的单手重斧走來  单膝跪地  将重斧呈到穆雷面前  重斧长一米五  单看直径达十厘米的斧柄  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握得住的

  穆雷一把抓住重斧  轻轻提起  喝了一声“走  ”  就甩开大步  向玛卡城外跑去

  沒错  穆雷根本沒有乘车骑马  而是靠着自已两条长腿  直接向几公里外的战场跑去  那双赤着的黑色大脚  每一下接触大地  都会发出沉闷之极的震音  无论多么锋利的碎石  都不可能刺穿他的脚掌  反而会在重压下粉身碎骨

  本來面无表情的亲卫们一个个开始浮现出兴奋、残忍和嗜血  跟着穆雷向战场冲去  而近卫军则自动分出两百人  随后跟上  其余的三百人仍保持着待命状态

  直到穆雷跑出玛卡城  城中的战士们还沒有完成集结  正常情况下  再精锐的部队也不可能在几分钟内从分散的营地集结  并完成出击准备  但是穆雷喜怒无常  守备司令是否会因些而挨上一顿鞭子  就说不定了

  穆雷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  越跑越快  到后來简直就象一头以猎豹速度冲刺的猛犸巨象  亲卫们都还勉强跟得上他的脚步  两百近卫军就有些参差不齐  队伍被拖成了长长的一线

  “糟糕  总督大人开始冲锋了  ”在一座高达三十米的哨塔塔顶  矮胖的守备司令放下了高倍望远镜  顾不得擦一下满脸流淌的汗水  就向身边的传令兵怒吼着:“去告诉皮罗和夏路波那两个蠢货  让他们别再磨磨蹭蹭地集结什么士兵了  现在有多少人就带上多少人  立刻出发  会合地点……就在卡夫列山丘丘顶  告诉那两头蠢猪  如果不能在三分钟内出城  就自己死了吧  如果不能在卡夫列山丘以南一线截住所有逃跑的袭击者  在总督大人把我送上绞架之前  我一定会切了他们的卵蛋  再把他们家族所有的女人扔进军妓营  ”

  歇斯底里地发泄完  守备司令才想起來一件事  于是又向旁边的参谋们怒吼:“好好看看  那些人究竟是哪个混蛋的军队  ”

  传令兵满头冷汗  守备司令的语速快得如同速射机炮  他连转述命令都來不及  好在足够机灵  高高举起步话机  以让守备司令的咆哮直接传递给下面的两个兵团长  不过守备司令的威胁还沒说完  玛卡城两座集结军营就营门大开  十几辆大马力的摩托车率先冲出  摩托车上的骑士直接把油门拧到底  整个机车狂暴地轰鸣着  以疯狂的速度向城外冲去  完全不管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  砰的一声  一个瘦小的土著奴隶被领先的一辆摩托车撞个正着  他的身体高高飞起  直接向十数米外飞去  车上的骑士怒骂一句  猛然挥动右臂  缠绕在右臂上的粗钢钢链如毒龙般飞出  瞬间在空中追上了那名奴隶  一朵血与肉构成的花猛然在空中绽开

  如此惨烈一幕当街发行  却沒有任何人制止  甚至沒人敢流露不忍表情  摩托车上的骑士可是以残忍出名的第三兵团长皮罗  别说只是杀个奴隶  就是杀十几个自由民都不会有事  而远方的道路尽头  一队队隶属于第三军团的战士正全速奔來  紧紧追着他们的兵团长  尽管这些战士的两条腿怎么都不可能追得上他们的长官  但是每个人都豁出命在飞奔

  帝国军队的一项传统  是冲锋时跑在最后的战士会受到重罚  甚至处死  帝国军队的第二项传统  是不管遇上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第一选择永远都是进攻  而帝国军队的第三传统  就是最高指挥要冲在最前线

  现在就是如此  总督穆雷冲在所有卫队之前  而两个出击的兵团也是兵团长领衔冲锋  整个玛卡城惟一不需要这么做的  就是守备司令  守备司令虽然个人战力很一般  但他是当今大帝的亲外甥  不过在尚武成风的太阳帝国  这个身份也只能让他得到这样一个不上不下的职位而已  而且得是在边疆

  轰倒哨塔的仅仅是一发火箭弹  但是这发火箭弹却如同捅了马蜂窝  让整个玛卡城都炸了营  而惹起这一切的两辆卡车也摆脱了扭捏姿态  开始疯狂加速  老旧的车体在崎岖的地面上跳跃不停  随时都有可能散架  车上的人明显害怕到了极处  拼命想要逃离  完全顾不上那些在地上奔跑的同伴们  按照这个速度  他们肯定会在逃进森林前被穆雷追上

  “五公里外就开始冲锋  果然是穆雷的风格  ”库比雷放下了望远镜  喃喃说着  他黑而肥胖的脸上渗出细细的汗珠  可见虽然显得很镇定  但是穆雷积威已久  而且狂霸十足的冲锋的确给他带來了极大的压力

  树林并不深  山丘前仅宽一公里左右  苏正坐在卡夫列山的半山腰处  视线刚好可以看到正向这边飞驰的卡车和紧追而來的穆雷

  苏仍坐在那张高背椅上  安然俯视着战场  站在身后的库比雷虽然拥有威力强大的八阶能力攻防大师  但是这几天的作用更象是专业搬运工  专门负责搬这张椅子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