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世界之敌 五

章十 世界之敌 五

  苏微眯着眼睛  这个表情让那双碧色的眼睛显得无比性感迷人  可是站在苏身后的库比雷当然看不到这些  即使看到了  他也只会想起曾经的惊讶  那是几天前  当苏重新出现在领主们面前时  他们忽然发现  苏本來空洞的左眼竟然奇迹般的长好了  那碧色的眼瞳和右眼一样幽深  可是那时和苏接触最久的库比雷却隐约觉得  似乎苏的右眼失去了应有的神采

  看着穆雷和前方逃兵的距离不断拉近  苏终于抬起右手  竖起食指  说:“九  ”

  “九  ”库比雷放开喉咙  雷鸣般的吼声回荡在整个卡文列山

  本是一片平静的树林突然喧闹起來  无数士兵从草丛、树后乃至树冠中现身  亮出各式各样的武器  在副官们的率领下  他们分成一个个几十人小队  穿插來去  直扑预定位置  竟然在短短一分钟内就布成了一个简单却完善的防御阵地

  “八  ”库比雷的吼声再次响起

  树林中两翼埋伏的战士纷纷前冲  占据地形后手中的各式武器不停开火  这两批战士使用的都是重型机枪、平射的高射机枪等大威力大射程的武器  交叉射击在前方奔逃的诱敌部队后形成了一道厚实弹幕  又有几枚火箭弹呼啸飞來  砸向车队后方三十米的地方  这道阻隔弹幕又快又狠  在能力的强化下  虽然帝国战士的装备水平比旧时代还要差  完全是游击队水准  可是发挥出的战斗力却并不比精锐部队差

  “五  ”“三  ”……随着库比雷吼出一个个代号  树林中部的战士潮水般后退  又向两翼散开  在两翼火力手的身后再次组织起一条新的防线  战术运动之精准、配合之默契  完全可以成为教科书上的经典  这和太阳帝国一盘散沙的部队截然不同

  出乎意料的强烈火力对穆雷的近卫军构成严重威胁  甚至亲卫军运气不好的话  也会受伤不轻

  看着行将逃入树林的卡车  穆雷忽然笑了起來  他用左臂和重斧护住头胸  蹲低  然后猛然跃出  黑色的庞大身躯强行从弹幕中穿过  刹那间  他的身上已是连中三弹  但是高射机枪的子弹只能在那光滑黝黑的躯干上凿出一个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的伤口  但以这点代价  穆雷已强行冲破了弹幕的封锁

  一跃掠过数十米后  穆雷大脚又在地上一撑  整个人腾空飞起  当再落下时  已在载重卡车之后

  通  穆雷的大脚重重踏在地上  地面竟象水面一样波动  在一片惊呼声中  载重卡车猛然从地面弹上天空

  穆雷脸上闪过狰狞  重斧斧刃上亮起朦朦光芒  凌空劈出  重斧并未斩到卡车  但斧刃上的光芒却脱体飞出  幻化成数十道波纹  瞬间从卡车车体上掠过

  惨叫声嘎然而止  血花如丝绸般片片铺开  随同飞散的还有无数零散的人体部件  以及被分切成上百碎块的卡车  喷洒的燃油旋即被点燃  于是空中又炸开一团非常绚烂的焰火  一斧下去  载着三十多人的卡车上就再无一个活人

  穆雷笑得愈发狰狞  重斧再次扬起  对准了空中翻滚的另一辆卡车  可是狭长的双眼  却似是透过还在膨胀的火球  盯住了不远处山坡上的苏

  斧刃上光芒再次亮起  即将喷涌的时候  穆雷忽然脸色一变  强行将重斧收回  挡在自己的咽喉前

  当的一声闷响  一颗大口径狙击枪弹头在重斧斧面上撞扁、彻底变形  然后才不甘不愿的弹开  这显然是一枚加了料的子弹  巨大的动弹竟让穆雷那坚如磐石的右臂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一枪出人意料  而且直接子弹弹开  才听到隐约的枪响  说明这一枪是从千米之外射來  可是从子弹出膛到击中  穆雷至少移动了三四米  要么射手是在击发瞬间就已预判出了穆雷的动作  要么就是单纯的运气好

  穆雷深信  一定是后者

  他刚刚将重斧移开一点  脸色骤变  重斧闪电般左右移动  分别挡在胸口、肩头和小腹处  当当当的连续三声闷响  斧面上火花四射  又是三发子弹被重斧挡开  这名射手在千米之外狙击  竟然还可以使用连射  还沒等穆雷惊讶过去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膝盖象被重锤敲了一记  全身都忍不住震得向后退了几步

  穆雷缓缓低下头  看着自己的左膝  那里出现了一个恐怖的茶杯口大小的孔洞  深得露出了金灿灿的膝盖骨  骨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孔  孔边细密的裂纹甚至延伸出去两三厘米远  这不仅是狙击弹  还是一发罕见的专用穿甲弹

  总督静静地看着膝上的枪伤  嘴角慢慢扭曲  轰隆一声  第二辆卡车重重地栽在地上  被抛飞出去的战士也一个个摔落  可是这些都再也激不起穆雷的兴趣了  他的眼中爬满了血丝  而且血丝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攀爬着  他试着动了动左腿  左腿还能动  只是从膝盖骨处传來几声极轻微的卡卡声

  “吼  ”穆雷忽然张开双臂  仰首向天  发出一声洪荒巨兽般的咆哮  咆哮之后  他大张的鼻孔中喷着道道粗气  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远在两公里之外的苏  穆雷已看到  苏正轻松写意地的将一支改装狙击枪扔下  而那懒洋洋的微笑似乎正在对他说:“看  我就是用这老掉牙的玩意也能打伤你  ”

  穆雷又是一声低吼  如受伤且狂怒的巨兽向苏发起了冲锋  通  通  通  那双大脚砸在大地上  每一记震音都让人心脏为之震颤

  一名战士正好摔在穆雷前进的路上  他不及躲闪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宽大的黑色脚掌踏在自己的胸口  扑叽一声  他的胸腔竟被一脚踩穿  血和浆糊如射流般从他身下溢出  贴着地面瞬间飙射数米

  如火流般的弹幕依然不曾停止  树林中的射手们都在拼命发射着手中武器的子弹  完全不顾忌已经过热的枪管  但从两翼射來的弹流并沒有瞄准穆雷  而是从他身旁掠过  在身后交织成弹幕  拦截着明显落后的亲卫和近卫军  已陷入嗜血状态的亲卫们以手臂和不多的几片甲胄作防护  学着穆雷的样子  一个个狂吼着生生从弹幕中穿过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