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世界之敌 六

章十 世界之敌 六

  刹那间  数以百计的血花在空中绽放  五十名亲卫凭借强悍的身体大多冲过了拦截弹幕  只有两个人倒下  虽然几乎人人带伤  可是从并未明显减速的冲锋看  他们的战斗力未被削弱多少  随即更多的血花一团团绽放  近卫军可沒有亲卫队那样强悍的防御力  硬闯弹幕的下场就是倒下了二十多个同伴  冲过弹幕后  近卫军战士们也在用手中的突击步枪向森林中的敌人还击  但是地形上的绝对劣势让他们的攻击收效寥寥

  两翼的战士潮水般退了下去  但是冲在最前方的亲卫所遭受的打击强度并沒有减轻多少  按照命令在两翼布下新防线的战士也在拼命开火  而且他们的配备中不乏重机枪这类重火力  树林中不断有火箭弹爆炸  可是造成的杀伤却并不多  一枚枚火箭弹拖着焰尾飞來时  亲卫们就会掷出投斧  呼啸飞旋的投斧甚至飞得比火箭弹还要快  然而爆炸的气流和焰火却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让他们无法尽数闪避攒射过來的弹雨  很快就有几名强悍的亲卫在弹雨中倒下

  而随之冲入树林的近卫军伤亡更是惨重  在几乎沒有死角的疯狂射击下  又有三十多人倒在冲锋的路上  在不足百米的距离上  重机枪对他们已有致命的杀伤  甚至ak步枪的子弹也有很大的威胁

  冲在最前面的一名亲卫终于突破了子弹和爆炸凝成的死亡陷阱  他狞笑着一跃而起  向着正操控着一具平射高射机枪疯狂射击的五名战士扑去  弯刃砍刀在空中划过一条闪亮的轨迹  他几乎可以想象那五名士兵的身体被砍刀切开的场景  砍刀闪电般劈落  在六阶力量和六阶速度的运使下  它甚至可以把一人合抱的大树斩断

  但是一根粗大的六棱钢棍突然探出  架住了下落的砍刀  在火花狂射的碰撞中  钢棍非但沒有处于下风  反而以更加狂暴的力量把砍刀砸了起來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从树后走了出來  六棱钢棍一抖  再次向亲卫迎头砸下  当的一声大响  坚韧无比的砍刀竟然向下弯折  亲卫的双手虎口都被震裂  膝盖处则发出骨裂的脆响  扑的一下身不由已地跪在地上  他满脸惊骇  无法相信自己的六阶力量都挡不住对方的重击  但这名亲卫并未认出  就在几天前  这个中年男人还是一块领地的领主  属于横行一方的狠辣角色  而他也沒机会辨认了  另一名作战士打扮的人物悄无声息地闪出  手里竟然平端着一挺高射机枪  机枪枪口立刻喷出火舌  数十发12.7mm口径子弹几乎将亲卫的胸腔射空  而那人握枪的手坚定有力  稳稳地端着高射机枪  似乎恐怖的后座力根本就不存在  濒死的亲卫自然也不会认识一名边远领地小小的副官  当然  这名副官如今的能力已经摸到了领主的门槛

  森林中已经开始混战  库比雷的吼声也停止了  随着一个个代号  树林中央部位的战士早就把通道让开  任由穆雷通过  而狂怒之际的总督眼中就只剩下一个苏  在他看來  这些普通战士身体里流的血都是臭的  怎么可以脏了他高贵的双手  这些臭虫  由亲卫和近卫军对付足够了  所以穆雷大步如飞  堂堂正正地从两千战士的中央穿过  直向苏而去  拖在身后的重斧不停地发出嗡嗡的啸叫  刃锋上的死亡光辉凝聚不散

  凝望着冲近的穆雷  苏脸上的微笑更加欢畅明显  内中的讥讽完全不加掩饰  目光更是刺在他膝盖的伤处上

  穆雷当然不知道  苏此刻其实沒有一丝情绪波动  他的心冷静得如一块冰  脸上的微笑、嘲讽的眼神都是模拟出來的  因为本能和过往的经验让苏知道  这样可以有效的激怒敌人  特别是穆雷这样的敌人  而人类一旦陷入愤怒  就容易出现判断失误  乃至于做出种种错误决定  在战斗中也会勇于进攻且疏于防御  从绝对理性的角度  就意味着被激怒的人会选择成功机率小于50%的方案  这连赌博都算不上  在时间稍长的战斗中面对运气至少不比自己差的冷静对手  怒火中烧的去战斗和送死沒多少区别

  苏绝对冷静和理性  惟一的区别是  他的运气肯定不会比穆雷好  事实上  现在运气比苏还差的人倒真是不多

  苏站了起來  向库比雷挥了挥手  这个以凶悍残暴著称的领主就提起自己惯用的长鞭  左手更握了把适合丛林战的短刀  小心翼翼地绕开穆雷冲锋的路线  向树林中刚刚开始激战的战场冲去  和穆雷擦身而过时  明显可以看到库比雷的紧张和戒备  虽然他也有了八阶的力量  也曾经凶名昭著  但在和穆雷只相隔不远时  库比雷甚至都掩饰不住自己的畏惧

  苏的双眼微微眯了起來  左手的手心中出现了六颗暗红色的棱型晶体  只有杏仁大小  内部荡漾着隐约的光纹  浑厚的能量气息扑面而來  他碧色的双眼盯着穆雷的脚步  穆雷每一步落下  苏都会把一颗能量晶体插进自己的身体

  双臂  双腿  以及胸前  每插入一颗晶体  苏的脑海中都会有一道信息闪过:力量强化;力量强化;力量强化……

  穆雷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了  当他终于冲入到有效攻击范围时  却感觉到苏在短短瞬间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如果说前一刻的苏还是温文尔雅的绅士  这一刻穆雷感觉到正面对着一头狂猛的史前暴龙

  但穆雷从來不畏惧战斗  重斧依旧飞腾  斧刃上的死亡光晕更加浓郁  当重斧挥到最高点  开始加速下落时  穆雷的瞳孔忽然一缩  看到了一样一直被忽略了的东西

  在高背椅旁边的地上  放着一把重剑  重剑的做工极为粗糙  根本沒有剑鄂  剑柄与剑锋连铸成一体  剑刃也只是简单打磨了一下  谈不上锋利  重剑黑沉沉的  只是普通的特钢合金铸造  这种合金沒有什么特殊的物理性能

  重剑显然是赶工出來的产物  仅有的优点  或许只是够重  够大  够粗  够硬

  这就是苏的武器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