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世界之敌 七

章十 世界之敌 七

  这是一把全长近两米、重量近半吨的重剑  剑柄超过半米  由于剑身过于粗大  长一米多的剑锋看上去象是只有半截  苏插了能量结晶的左脚在地面上一跺  重剑即刻从地上弹起  正好把剑柄送入苏的左手  当苏的手搭上剑柄  重剑就象有了自己的生命  优雅而迅猛地加速  刹那间速度就超过了斩落的重斧  自下而上  狠狠和重斧砸在一起

  两件猛恶武器交击的瞬间  时间似乎也为之凝固

  穆雷紧咬着牙  咧开的大嘴展露出扭曲的狞笑  右臂几乎粗大了整整一圈  肌肉不断蠕动  象有无数蚯蚓正在肌肤下爬來爬去  他本是狭长的双眼已经睁圆  血丝几乎填满了眼白  死死盯着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对手  苏依然在微笑着  脸上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沒有变过  甚至讥嘲意味也沒有变化

  巨斧和重剑猛然分开  苏和穆雷都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  这次交锋双方算是平分秋色  巨斧毫发无伤  只是斧刃上凝聚的死亡光芒有所暗淡  而重剑剑锋上则多出了一个几厘米深的大缺口  显然材质上远远不及穆雷手中的巨斧  不过重剑够粗够大  本來巨大的破损缺口放在这把阔近半米的剑上  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而且这把剑做工粗糙  本來就不怎么锋利  多个缺口反而有助于提升杀伤力

  穆雷全身肌肉鼓起  如野兽般咆哮一声  再次向苏冲來  巨斧斧尖拖在地上  划出一串灿烂的火花  而苏双手举起重剑  在头顶盘旋一圈  才顺势重重斩下  穆雷狞笑了一声  全身肌肉贲起  体型在刹那间涨大了整整一圈  巨斧竟然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再次加速

  九阶罕见能力‘爆发’  可以瞬间提高力量及反应能力30%以上  这个能力让本來就拥有九阶力量的穆雷变成了人型绞肉机  在得到爆发的加持后  穆雷有把握一斧就将力量相当于九阶的苏劈飞

  苏的微笑就象雕刻在脸上  从未变过  他象沒有看到穆雷的变化  只是双手持剑全力斩下

  时间忽然变得慢了

  巨斧斧刃上的死亡光辉如海潮般向前延伸着  重剑剑锋上竟也荡起隐约的波纹  锋刃距离尚远  光辉和能量波纹已交击在一起  居然荡漾出条条黑色的波纹

  穆雷的瞳孔突然收缩  他看到苏胸口竟在裂开  露出藏在肌肤下一颗硕大的暗红色晶体  这颗能量晶体比刚刚苏插进身体的要大三倍以上  晶体显露的刹那  斩落的重剑突然带起了一阵异样的呼啸  狠狠砸在巨斧斧锋上

  沒有金属的撞击声  有的只是能量湮灭带來的寂灭和安静  双方维持着相持的姿势  好象共同构成了一组被时间凝固的雕像  扑扑扑  一连串轻微的响声过后  穆雷身上的青筋根根迸裂  数十条血线箭一样飙射  血雾喷洒成团  而苏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上衣被震荡波及  化成片片布蝶  身体上所有镶嵌的晶体边缘都涌出鲜血  肌体上出现条条龟裂  有的裂口延伸出两三厘米  裂口中随即涌出鲜血  将伤口填满

  这是一次硬碰硬的对撞  毫无花巧  苏并未使用诡秘莫测的战斗艺术和卸力技巧  竟也和使用了爆发的穆雷拼得旗鼓相当  在他那完美修长的身体中  蕴藏着与体型绝不相称的爆炸性力量

  重剑再次发出尖锐的啸叫  苏以略显僵硬的动作单手抡起了重剑  狠狠轮了两圈  在飞旋剑势达到顶峰时  左手握上剑柄  一剑向穆雷拦腰砸去  穆雷暴喝一声  以和苏一模一样的姿势挥起重斧

  交击依旧是寂静的  两个人依旧踉跄退后  血开始大片大片的蔓延  穆雷依旧笑得狰狞  却再也沒有了轻视  而苏的微笑始终如一地带着明显嘲讽

  未等站稳  两人就不约而同地冲向对方  巨斧和重剑再次死砸在一起  苏的脚步非常简洁  只是偶尔前进后退几步  他双手运剑  一改往昔的细腻精准  而是大开大阖  下劈、横扫  再下劈  横扫  來來回回就是那么几下最简单的招式  丝毫谈不上变化  只是苏的每一剑都重如山峦  再无机巧  而是完全以力量取胜

  穆雷双眼通红  嘴角咧开  显然陷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  他咆哮得如史前巨象  左手也握上斧柄  重斧劈砍穿凿  再不讲究任何技巧  只是下下和苏狂砸死嗑

  咣咣咣  沉闷的敲击声终于声声响起  一道道震波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开來  坚硬的岩山表面变得如水波起伏不定  路遇的巨树则棵棵轰然倒下  树林中激战虽酣  可是一些领主和副官却不由自主地抬头  以余光偷睱望向半山腰处的战场

  苏挥舞着明显和体型不符的巨剑  修长完美的身影以奇异的节奏韵律舞动着  重剑则凭依超凡绝伦的力量一下下沉重凿击着对手  在苏的对面  那高大健美的黑色身影曾经是许多领主的恶梦  现在却似乎逐渐落入下风

  苏的攻击连最基础的技巧都沒有了  就是抡着重剑狠狠砸向对手  穆雷则是寸步不让  象斗红了眼的公牛  和苏死拼力量  力量是他最骄傲的地方  而加持了爆发的穆雷更能与十阶力量的强者相持  穆雷终于承认  苏是一个可敬且可怕的敌人  但是如果苏用他最骄傲的力量來挑战他  那他将应战到底

  这是毫无花巧的冲击  这是绝对力量的对抗  这是男人之间血与胸肌的对撞

  每一下重击  穆雷都觉得苏已岌岌可危  只要再加上一点力量就可以把他彻底击倒  可是他也已达到了自己的极限  哪怕一点一滴多余的力量都压不出來  这种愤怒  这种狂暴  这种兴奋  这种挑战生命极限的兴奋  都让穆雷觉得自己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  他想咆哮

  这才是战斗

  穆雷在酣战中忘记了时间  忘记了‘爆发’也有时限  当力量如退潮般消去时  他才惊醒  就在这时  苏又劈來一记毫无机巧的重斩

  穆雷的身躯再次喷射出数十道血线  他奋起余力  这才勉强架住了苏的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  下方突然传來一声清脆的裂音  失去了爆发力量的护持  穆雷本已受伤的左膝再也承受不住沉重的压力  就此断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