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世界之敌 十

章十 世界之敌 十

  率领着杀气腾腾的部队  苏如同散步一样走进玛卡城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这座北疆最宏伟壮观的城市  视线乃至全景图所及的一切都被贮存在专门的记忆区内  只要在玛卡城走上一圈  苏就会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座城市的明细  强大的计算能力与丰富的战斗经验会使他能够充分利用玛卡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  这里也就形同于苏的主场  现在  只要有与全景图相匹配的记忆区  苏就可以将任何一块曾经踏足过的土地变成自己的主场

  玛卡城的居民有的走出房门  无畏地站在街道两旁  沉默地看着率队入城的敌人  这座城市已经整整二十年沒有被外敌入侵过了  二十年  对动荡年代來说就是一代半人的时间

  另外一些人则躲在自家的房子里  透过门缝或者窗隙观察着  从四面八方投來的目光中  有疑虑、畏惧、好奇和怒视

  走在队伍最前列的苏  手中提着的是穆雷的重斧  那把战斧以炫目华丽的造型和无以伦比的杀伤力为玛卡城中众人所熟知  很多人都看到了穆雷率领亲卫队和近卫军出战  现在又看到原本归穆雷所有的重斧出现在苏手中  稍稍聪明的点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全身浴血  从身上大大小小迸裂伤口中渗出的鲜血已经凝固  裸露在外的几枚能量晶体却吸引了很多目光  比如苏后背正中一枚浅碧色的能量晶体已经破裂  随着他的动作  还有鲜血不断从晶体裂纹中涌出

  以能力著称的太阳帝国对能量晶体并不陌生  很多高层人物和大贵族都以此來突破天赋上的瓶颈  所以他们也清楚植入体内能量晶体破损意味着什么  苏能够感觉到  从背后刺來的目光中不乏锐利  所以他的五指也在若有意若无意地抚摸着巨斧斧柄  等待着那两个有心领主的发难  帝国能力体系中沒有全景图这个概念  更不清楚覆盖半径达两公里的全景图意味着什么

  可惜  苏最后什么都沒等到  沒有來自背后的袭击  也沒有玛卡城居民的暴乱  他忽然将重斧插在铺路的青黑色岩石中  从库比雷手中拿过狙击枪  瞬间摆出站射姿势  不经瞄准就扣下了扳机

  沉闷的枪声在玛卡城上方回荡着  子弹穿堂过室  穿越了几条街区  从侧面沒入一个精壮男人的头颅

  这是一名前出侦察的近卫军战士  苏扣下扳机时  他立刻把自己藏在射击路线的死角  却依然中弹  直到倒下时  惊愕的表情依旧凝结在他的脸上

  随后  围绕着暗红色的金字塔爆发了一场小规模但非常激烈的战斗  余下不到三百名近卫军战士依托总督府的有利地形  层层殊死抵抗  他们是精锐且无畏的战士  但是勇气和鲜血却无法阻挡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敌人  四名领主和十五名副官组成的突击部队轻而易举地撕开了近卫军的防线  而在突入金字塔内部后  横持巨斧的苏则成为最显眼的目标  无数近卫战士利用各种地形  舍生忘死地向苏发起冲击

  重斧在苏手中的威力不下于穆雷  仅仅是简单的横挥竖斩  却沒有一个近卫战士能够支撑一个回合  苏的血还在流着  他的速度不快  脚步甚至都有些不稳  但是几十名近卫军的轮番冲击  却并沒能让他的步伐慢下哪怕一拍  他们的努力  只是在通向顶层的阶梯上留下一具具尸体而已

  血顺着粗岩砌成的阶梯  漫流而下  无声无息地抹平了路途上的坑洼

  库比雷和另一名领主一直跟在苏的身后  那名领主是曾以带着杀意目光注视过苏后背的人之一  这一次苏特意把他放在了自己背后的位置  但从金字塔基一直到塔顶  类似的机会出现了好几次  那名领主明显在挣扎着  但却最终沒有动手

  这让苏再次感觉到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差  他受的伤并不是装的  击杀穆雷也让他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  一路上斩杀近卫战士更多是依靠全景图的全知全觉和无以伦比的战斗艺术  但是苏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伤势  却沒有这样做  主要还是为了引诱那些犹豫不定的人在背后动手  当然  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了  就会发现自己错的非常厉害

  从苏在海上出现  到最终走进玛卡城  前后也就二十天而已  这点时间根本不足以让桀骜不驯的领主与副官们臣伏  他们之所以追随苏  单纯是因为对死亡的畏惧而已  现在苏露出了再明显不过的破绽  这些胆大包天的领主却还不敢动手  的确有些沒有理由  只能说苏的运气不佳  找不到剪除威胁的借口

  苏横持巨斧  在身侧划出一道下弯的弧线  斧刃轻快地划过一名近卫军的身体  在他肋下留下一个细如丝线的长长伤口  这名近卫军本來躲在拐角处  等他突然冲出來时  却绝望地发现自己把身体凑上了刚好挥來的重斧

  这是最后一名近卫军了  苏放下滴血的重斧  走进了穆雷奢侈华贵的寝宫  步入高达七米的大门  苏踏上了一条猩红的地毯  地毯两侧站着十几个姿态各异、衣着暴露的侍女  她们身体瑟缩颤抖着  低着头  看得出來只是勉强不让自己吓得倒下去而已  红毯的尽头  站着一个精瘦的老人  身上穿着帝国色彩艳丽的传统服装  他脸上密布的深深皱纹从侧面显示出了年纪  看到苏  他并不象其它人那样畏惧  而是露出了一个明显的苦涩笑容

  苏站到了老人面前  问:“你是这里的总管  ”

  “总管  ”老人想了想这个词的含意  才说:“……可以这么说  ”

  苏将重斧扔给了老人  说:“拿着它  让人清洗干净  然后  你带我到处走走  ”

  一百五十公斤的重斧被抛了过來  却被老人轻轻接住  在轻描淡写之间  老人显露出不下于五阶的力量  如果不是因为岁月的摧残  他的实力应该不止于此  老人当然是认得这把重斧的  但他沒说什么  只是叫过來两个赤着上身的肥壮黑奴  把重斧递给他们  再交待了几句  最后  老人向他们使了个眼色  才回到苏的身边  开始带着苏参观这座宫殿的每一个角落  并且做着专业详尽的讲解

  库比雷和另一名领主被留在宫殿门口  寝宫中不光有上百名各种姿色物质的侍女  还有十几个身强力壮的黑奴  甚至有十名能力不下于亲卫的阉割武士  不过整个参观过程中  所有的人都异常驯顺  虽然苏不时能够感受到危险的目光  却沒有遇到过任何袭击  两名抬斧而去的黑奴离开后  立刻一一告诫所有遇到的人要顺从  这显然是老人吩咐他们去做的  而宫殿中所有人都遵照执行  不得不说  能够呆在穆雷身边并且活下來的人  都很聪明

  参观的过程用去了整整半个小时  最后  苏站在了穆雷生前最喜欢的观景台上  从这里望出去  可以把整个玛卡城都收于眼底  或许是传统的缘故  玛卡城整体的色彩就是艳丽的  象一块色彩斑斓的画布  绚烂中充满了生机

  “不错的城市  我喜欢  从现在起  她就是我的了  ”苏俯视着这座城市  微笑着宣布了自己的所有权

  似乎为苏的这句话作注解  城市的几个角落同时腾起了几团爆炸的火焰

  “好了  现在  带我去看看那五具专用的培养槽  ”苏转过头  对老人吩咐着  老人的脸色突然苍白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  经历过无数风雨的他忽然觉得自己刚刚听到了恶魔的耳语

  十分钟后  经历了繁琐开启手续之后  苏终于进入了守卫严密的生化培养区

  超过一千平方米的巨大空间被分隔成五个独立的区域  每个区域中都安放着一个高达五米、直径三米的巨型培养槽  五具培养槽只有两具处于工作状态  可以看到里面两头类似于猛犸一样的生物已经完成了大半

  五具培养槽分别由智脑独立控制  并且由一个巨型中央主机进行支持  培养槽可以自行升降  并且在直立与平放姿态间进行选择  以适应不同的生物调制  智脑控制界面简洁易懂  反应速度也是一流  而连接着五个培养槽的则是一座巨大的自动仓库  里面低温存放着数以吨计的各种培养原液  如此复杂巨大的系统  却只需要十几个人就可以完成大部分的操作和日常维护  其先进程度  直追血腥议会最顶级的生化实验室  甚至犹有过之

  苏点开智脑的操作屏幕  菜单风格带给他强烈的熟悉感觉  他信手点进存贮资料栏  查阅存贮的培养生物资料  智脑中存贮的生物种类  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四千余种  不过其中至少有几百种是穆雷无聊时候胡乱编辑的生物

  苏思索了一下  沒有退出系统  而是打开了生物调制编辑选项  直接进入最底层的命令层  在基因层面开始编辑  开始苏还在熟悉着各个命令与指令  但到后來  他纤长的十指就如在飞翔  几十上百条指令如流水般在指端流出

  负责维护系统的几名生物工程师站在一旁  他们的目光由初始的隐约不屑变成惊讶  再变成骇然  使用底层模式编辑生物的话  操作量会成百上千倍增强  一头普通的猛兽都需要上千条指令  而且还不能确定一定培养成功  天知道这么多的指令中究竟有多少漏洞  可是几十分钟过去  苏已经输入了近万条指令  却还沒有停止的迹象  看上去苏是非常认真的  难道他真的能用这种方式编辑出一头需要过万指令的大型复杂生物

  这些生物工程师并不知道  在苏的意识空间中  一头形态奇异的生物正在缓缓旋转着  只有头部具备了实体  其它部分都是虚影  随着一条条指令自指端流出  奇异生物实体化的部分正在缓慢增加着  看來刚刚苏输入的上万条指令  也只是完成了头部的构建而已

  在虚拟生物下方  不断有各种关于它的性能数据滚动着

  “改进型霍尔奎拉(能力缩减版本):陆行兵器  具备水栖能力  具备短途飞行能力  环境适应:本星球复杂环境  极端环境除外  能量补给:杂食  能源补给系统转化效率  低下  繁殖周期  十天;繁殖方式  胎生  每胎五十只  常规情况存活率  100%  战斗能力:近战攻击力极低  远程攻击力极低  ……”

  当夜幕降临大地时  苏终于完成了冗长得超乎想像的指令输入工作  那些生物工程师们就是看都看到了筋疲力尽  能够强撑着站在那里  已经算是奇迹了  这还要受益于穆雷  在穆雷工作的时候  旁边的人不管是谁  只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就随时有可能被总督砸烂脑袋

  编辑完全部资料后  随着苏的操作  三具空着的培养槽开始轰鸣着启动  十几根管道被自动连接在培养槽上  开始注入指定类型的营养液  而在后方的实验室  一台最核心的生物编辑系统已开始按指令生成新生物的基因  几名生物工程师这才如梦初醒  一个个飞奔向后部的操作间  去看看是否有哪种培养液短缺

  两台调制了一半的猛犸被强行终止  培养了一半的生物竟似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居然开始挣扎  可是培养槽旋即注入大量麻醉剂  两头只长了一半的生物慢慢沉寂下去  巨大的培养槽缓缓放平  底部打开  培养残液和生体残骸都漏了下去  接下來将是自动清洗程序  然后这两具培养槽也会加入培养缩减版霍尔奎拉的序列

  据苏所知  霍尔奎拉是最廉价、培养门槛最低的生物兵器  属于炮灰中的炮灰  连入门基准都算不上  而能力缩减版的霍尔奎拉更被削弱了本來就是最低一档的战斗力  不过这也是不得已  由于缺少几种必须的原材料  所以在这里无法培养出完整版本的霍尔奎拉  让苏感觉惊讶的是  帝国的这套生化系统竟然出奇的适应霍尔奎拉的调制  如果有必要的材料  甚至更高一级的生化兵器都可以在这套系统上调制

  就在苏思索的时候  老人又來到了苏的身边  他看到苏已经完成了手上的工作  于是俯身四十五度  恭敬地说:“主人  前任总督共有正式夫人三位  血缘儿子六位  女儿十一位  其中成年女儿两位  现在他们都是您的专属财产了  我已经让夫人们和两位成年女儿作好了必要准备  您是否需要现在查阅  ”

  苏抬起头  看了老人一眼  那碧色目光落在身上时  老人忽然打了个寒战  在那一瞬间  他从苏的目光  乃至全身上下都沒有感觉到一丝活的气息  苏就在站在那里  有温度  会说话  可是他给人的感觉  却象是一架活着的冰冷机器

  终于  苏的眼神中添了些许生气  这让老人几乎停跳的心脏又有了点活力

  “那就去看看吧  ”苏说

  ps:忽然发现pk票排到第一  小有喜悦  因此多更一些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