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战争 上

章十三 战争 上

  章十三战争

  当几十颗如鱼子般晶莹剔透的卵落在地面时  意味着这场尚未交锋的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产完卵的雷古纳只休息了几分钟  就收拢好干瘪的腹部  就又爬到荒狼的尸体上  继续进食

  它产下的每颗卵中都可以看到有一个小小黑影在蠕动着  几分钟后  蚂蚁大小的雷古纳幼体就破壳而出  它们先是吃掉了包裹着自己的卵壳  然后纷纷汇聚向自己母体所在的地方  荒狼的尸体是它们第二顿鲜美的血食  这群胃口极好的小东西们大嚼特嚼  看到什么就吃什么  荒狼的一条后腿就象染上了一层黑色烟雾  随后逐渐向上蔓延  连骨头都沒有剩下

  当近百只雷古纳幼体完成了第一次进食后  荒狼的整条后腿都消失了  如果论体积  荒狼后腿至少是幼体们的几十倍  幼体们拖着滚圆鼓胀、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腹部  开始沉睡  在沉睡中  它们小小的身体不断发出细微的噼啪声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着  再过十几个小时  这些幼体就会长到和母体一样大小  完全长成  当出生五天后  它们就会拥有繁殖的能力  而此时它们的母体也完成了进食  同样在休息着  等待补充消耗  新的卵胎将在一天后开始孕育  第三天时  又会有一批新的雷古纳幼体诞生

  此时此刻  将军并不知道他的一个无心举动  已经替自己增加了近百倍的潜在敌人

  又一个白天到來  今天的天气不错  云层飘得很高  连一直死气沉沉的铅灰色似乎都褪色不少  给人以天高云淡之感

  天空中传來隐约的振翼声  一只通体苍灰色的鹰张开双翼  优雅迅捷地划过天空  飞向东方  它的速度非常快  至少在天空中少有能够逃脱它追捕的生物  而一双锐利的鹰眼不时扫视着大地  瞳孔中神情丰富  显示着这头生物的智力绝不简单  大地中的一切都在鹰眼中反映出來  就连那些躲藏在树后林间的各种生物都逃不脱它的扫描  地面上的王者对它來说完全是个笑话  如果有心情  它甚至会和体型比自己大上数倍的荒狼斗上一斗

  飞行中  它忽然感觉到一阵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來  于是低头一看  发现一头深灰色狼型生物正高高站在一株高大古树的树冠上  一双幽绿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一头狼也敢向它挑衅  它可是通古斯战鹰

  通古斯战鹰是帝国以高原鹰为蓝本开发出來的新一代通用型生物兵器  具备人类十岁儿童的智力  战斗力、耐力和速度比普通高原鹰提升数倍以上  寿命长达三十年  以综合性价比來说  属于非常优秀的生物兵器  在战场上通常作为联络和侦察的辅助兵种  有时也可执行特殊任务

  一只通古斯战鹰如果对上一头普通的荒狼  战局多半是一边倒  战鹰凌空扑击的速度和轻易撕开对手外皮的利爪可以让荒狼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当然  丛林中生物的本能都非常敏锐  从來就沒有荒狼敢向通古斯战鹰发起挑衅

  战鹰围绕着下方的灰狼盘旋了几圈  但对于危险的直觉却让它沒有立刻扑下去  这头狼和普通的荒狼不太一样  它身体要更瘦长一些  线条紧致而敏捷  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而且它的四肢要比普通的荒狼长出近一倍  也就是说  它可能具有超乎寻常的弹跳力  如果是这样  那么自己现在盘旋在距离它还不到二十米的空中  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战鹰一冒出这个想法  立刻振翼  向高空飞去  可是下方传來喀嚓的树干断裂声音  那头奇异的狼型生物竟然真的一跃而起  如炮弹般射來  它的身体中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后爪一蹬的力量  居然把直径几十厘米的树冠主干踏断

  在凄厉的鸣叫声中  战鹰的身体被狼型生物那只大得不成比例的前爪狠狠剖开  一边的翅膀几乎被齐根斩断

  扑通一声  战鹰从空中坠落  狠狠摔在地上  激起泥土碎草四溅  连羽带骨不知道折断了多少  随后被狼型生物一爪踏住  鹰体抽搐了几下  就彻底失去了行动力  而后者从几十米高空落下却稳稳当当如踏平地

  狼型生物并沒有急于进食  而是在通古斯战鹰腹部找到了一只悬挂的金属挂件  它用锋利的爪子轻轻剖开挂件  取出内藏的秘信  展开  竟然象人一样在阅读着  整个过程中  它那双硕大锋利的前爪灵活得就象人类的双手一样  那封秘信不但沒有撕破  甚至连不必要的皱褶都沒有多一个

  看到了这一幕  垂死的通古斯战鹰眼睛中流露出骇然之色  它远超同类的智慧告诉它眼前的生物非同一般的恐怖  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主人  可惜  它已经永远失去了飞起來的能力  为了以防万一  狼型生物那踏下的爪子第一时间就切掉了它的两只翅膀  而且懂得拆解阅读密信的它  智力显然和战鹰不在一个等级

  的确  缩减版的霍尔奎拉  单论智力的话  也相当于一个智商140以上的聪明人  如果是完整版的霍尔奎拉  则拥有相当于两个思维中枢的智力

  读完了秘信  这头霍尔奎拉才撕食起通古斯战鹰  几口就把它全部吞了下去  连一根羽毛都沒有剩下  随后  它跃上树梢  向着天空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  嚎叫声远远传递出去  当人耳可以听到的声音完全消失时  某些高频的波动还只衰减了一小半  继续向四面八方传递出去  这些听起來象极了狼嚎的声音  被同系的霍尔奎拉或者是雷古纳接收到  就会还原成原本的信息

  此时此刻  在幽暗的雨林中  三十名接近赤身裸体  只用合金盔甲护住最要害部位的武士正在大步前进  他们手中的短柄砍斧是开路的利器  不管什么在前方挡路  都会被一斧斩断  哪怕是横在地上的树干  也最多是两三斧的事  开路的三十名武士身后  是排成一列的巨大狼型猛兽  但是这些狼体型异常巨大  比成年的雄狮还要大上一圈  重达数百公斤  它们的鬃毛粗硬如钢针  脊背和前肩处还生长着大片的骨质甲片  前后一共有七头巨狼  它们长长的犬齿伸出嘴外  不时滴下几点涎水  一般的猛兽早就不放在能力者的眼中  但是这七头巨狼拥有五阶格斗域能力者也为之胆寒的杀伤力  要知道  五阶力量强化的人  可以一拳击毙一头雄狮

  七头巨狼的背上都驮着堆得高高的补给  其中一头则被套上了鞍鞯  红色大公卡诺萨象骑马一样跨坐在巨狼背上  双眼微闭  正在思索着什么  而在七匹巨狼之后  行走着一队装束奇异的人  他们通体裹在深红色的长袍内  同样颜色的罩帽挡住了大半面孔  他们双手交叉在胸前  全部拢在衣袖内  不露一丝肌肤  沉默地走着

  这些红袍人  即是太阳神庙特产的红袍武士  传说中  他们在死后  都会成为太阳神的近侍  在永恒的太阳核心中得到永生

  只是跟在红色大公身后的只有五名红袍武士  另外五名不知去了哪里

  天空中突然传來响亮的振翼声  两只通古斯战鹰穿过重重树冠  飞扑下來  并排停在卡诺萨乘坐的巨狼肩上  卡诺萨从其中两头战鹰腹部取下密封匣  打开秘信  读罢  在上面写了两句回复  又挂在战鹰腹部  然后吩咐它们把信送回去  通古斯战鹰都可以听懂简单的语言  于是振翼飞起  迅速远去

  秘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  只是将军们向卡诺萨汇报行军的进展而已  但不简单的是只有两头通古斯战鹰飞了过來  按照红色大公的常规  部队间每次联络都会放飞三只通古斯战鹰  以防意外  但是这一次只有两头通古斯战鹰抵达  显然其中一头出现了意外  通古斯战鹰极少迷路  高原上更沒有它们的天敌  而通过基因改良培育出來的通古斯战鹰并沒有野生物种的天性  根本不会逃跑  只有最高明的猎人或是高阶狙击手可以猎杀它们  那么  失去的那头通古斯战鹰去了哪里

  想到这里  卡诺萨的脸上  浮起了一层淡淡的阴云

  战争的阴云已经遍布大地  浓得时刻要滴落下來  达诺的心情也和此刻的天空差不多  阴沉且黑暗弥漫

  他驻守在这个地带已经两天了  这一带地势平坦  除了他现在所站着的这块高地外  沒有其它的制高点  而他脚下的这块高地  也不过是比周围高出几十米的小山丘而已  山丘顶上架设了一个营地  里面的八十名战士在一名副官的率领下  正全方位监视着周围  经过攻克玛卡城一役后  这些本來就十分精锐的战士实力又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这十分正常  生死之间的战斗  能够幸存下來的战士多少都会变得更强  达诺自己就在那一役中击杀了四名亲卫和超过十名近卫战士  得到了十个进化点

  在一个月前  达诺还是一个风光无限、掌握上万人生杀大权的领主  而现在只是苏手下一个带领不到一百个人的小头目  但一个月前他只有一项七阶能力  不过攻占玛卡城后  苏给每名领主都发了两支八阶能力药剂  所以现在的达诺已经是一个八阶能力者了  在太阳帝国  七阶和八阶之间是一个巨大的分水领  拥有八阶能力后就有了种种特权  真正的贵族头衔和高级官位只有八阶能力者才能担任  以能力为尊的思想早已深入每一个帝国人的血液  所以以领主的头衔换取自己原本循规蹈矩地发展可能需要很久以后才能达到的能力  达诺对于这样的现状并沒有什么怨言

  这里距离玛卡城不到一百公里  但也是一片荒芜  被派在这里驻守  达诺也沒有多少不满  毕竟在主战场上很可能与帝国前來镇压的军队发生直接战斗  那时是生是死  都很难说  即使他是八阶能力者  也沒有一定可以活下來的把握  帝国镇压叛乱的军队肯定出自希罗尔城  那里不仅有三大太阳神庙之一  还有红色大公  并且距离德巴约元帅的驻地不远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达诺越來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可是危险來自于哪里  他却一无所知  这让本就脾气暴燥达诺更加烦燥不安  但是除了提高警戒之外  他别无他法

  站在现在的位置  达诺可以看到一队队战士正在绕着山丘巡逻  而在新挖出來的工事掩体中  躲藏着几名观察哨兵  暗哨明哨相结合  又是有感知能力强化的  比达诺能力低的能力者  基本沒有可能潜入军营

  巡逻兵三人一队  沿着固定路线机械地走着  但是每个人都保持了足够的警觉  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这种态度让达诺很满意  密集的训练还是有成效的  不然的话  他不介意用皮鞭好好让那些敢在战场上偷懒的家伙长长记性

  夜色逐渐浓重  就在三名巡逻兵身边  夜色似乎扭曲了一下  一把短而宽的方刃斩骨刀悄然在黑暗中浮现  以和巡逻兵脖颈平齐的高度  无声无息地掠过

  就在方刃斩骨刀出现的瞬间  达诺的身体猛然崩紧  他想要大吼一声‘小心’  却已经來不及了  那一刀快得仿若流光掠影  刹那间已在三名巡逻兵脖子上挥过  巡逻兵茫然无觉  又向前走了一步  三颗脑袋才突然一歪  滚落在地  血象喷泉  从脖子整齐的切口上疯狂喷射

  达诺的脸色顿时变了  对手隐匿和暗杀的手段高明得让人心寒  即使是现在  他也只能从黑暗中观察到一个隐约的轮廓  完全无法辨别对方的容貌衣着  这种程度的杀手  别说是对付三个普通的巡逻兵  就算是达诺自己  也很有可能在第一击中就受到不轻的伤害

  可是这样一名高明的杀手  怎么会在达诺面前出手对付三个微不足道的巡逻兵  达诺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问題  一丝明悟如闪电般破开了迷雾  这名杀手只是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而已  真正的目标就是达诺自己

  本能让达诺的身体在思想之前采取了行动  他迅速向前方迈了一大步  以躲避身后潜藏的危险  但是一步冲出后  达诺清楚地听到了扑的一声轻响  好象餐刀切入润滑奶酪的声音  他的肋下随即传來微微刺痛的感觉  痛得很轻微  却让人绝望

  达诺眼角的余光看到  一把宽刃短刀正插在自己肋下  刀刃精准地贴着肋骨的缝隙刺入体腔  宽大的刀体几乎把他的肝脏切成了两半  这把刀的刀身并不长  却非常宽  很不适合暗杀  但就是这样一把刀  此刻真真切切地插在达诺的身体中

  握刀的手朴实无华  但沉稳有力

  达诺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咆哮  挥起手肘  向身后的黑暗中砸去  他的垂死一击  威力绝对非同一般

  啪啪两声  从黑暗中伸出两只粗壮有力的手掌  拍在了达诺的手臂上  然后化掌为拳  牢牢握住  两名新出现的暗杀者赤着手臂  上面粗厚的肌肉如钢丝般纠结有力  拥有八阶力量的达诺垂死一击  竟然被这两个人强行阻止  达诺低吼着  刚想全力反击  肋下又是微微一痛  那把刀居然抽了出去  重新隐匿进黑暗之中

  随着宽刃的抽离  力量如绝堤的水  不断从伤口流逝  握住达诺右臂的两只手如铁钳般牢牢钳制着他的行动  又有一只精壮短粗的手臂从黑暗中伸出  抓住了达诺刚刚抬起的左臂  三只脚从黑暗中的探出  啪啪声中  不断踢在达诺的双腿上  踢击的部位非常有技巧  不是脆弱的关节区域  就是踢在肌肉筋徤上  不断瓦解着积蓄起來的力量

  三名暗杀者终于现出了身影  他们神色木然  光头泛着浓浓的油光  手脚的动作却与呆板的表情完全不相符  极为利落和敏捷  他们着上身  但下身猩红色的宽大长裤却是极为醒目

  “红袍武士  ”看清了暗杀者的真面目后  达诺已是极度震惊  据他所知  作为太阳神殿至高的护教武士  希罗尔城的太阳大神庙内也只有十二位红袍武士  可是现在  就在这里  他就看到三位  不  是四位红袍武士  作为诱铒伏杀三名巡逻兵的杀手  肯定也是一句红袍武士

  整整四名红袍武士  不要说暗袭  就是强攻  也能让这片山丘上的人一个都逃不出去  这个时候  抓住达诺的三名红袍武士的另外一只手都出现了  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把薄而锋利的弯刃短刀  刀身轻薄锋利  弧度很大的刃锋挥砍起來也是威力十足  而牛角磨成的握柄充满了古朴苍凉的感觉  这是红袍武士专用的短刀  三把短刀此起彼伏  每一秒都会在达诺身上进出数十次

  在苏手下领主中也算强悍的达诺此刻如同暴风雨中的小船  无助地摇摆晃动着  全部的生机都被切得支离破碎  再被剁成细细的屑末

  终于  三名红袍武士停下了刺击  并且松开了手  让达诺象只破口袋一样倒在地上  达诺睁大了双眼  仰望着三名红袍武士  大脑逐渐进入了空白

  红袍武士一般都有八阶上下的能力  但他们的能力生成都经过精心搭配  又常年修炼格斗搏杀以及合击技艺  真正的战斗力要远远超过普通的八阶能力者  即使一对一的战斗  达诺也沒有胜算  何况是三个同时出手的暗袭

  达诺随即想起了自己中的第一刀  也是最致命的一刀  那握刀的手  在死前一刻竟是无比的清晰

  那个人的实力远在红袍武士之上  在死前一刻  达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大人……会把你们全部杀光……”达诺恶狠狠地想着

  ps:pk票居然过千  值得庆贺  更新五千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