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战争 中

章十三 战争 中

  在中央军营中  正闭目养神的苏忽然睁开了眼睛  已解析了一小半的新型号生物兵器进程也随之中止  营帐中沒有灯火  一片黑暗  只有苏的双眼是惟一的光源

  “达诺死了  ”苏皱了皱眉  他的目光落在对面悬挂着的一副地图上  开始计算对方的行军路线、速度、时间等因素  而达诺临死之前  苏埋藏在他身体内的组织将一些关键的信息片断传递了回來  从这些信息判断  袭击达诺的敌人很强  单体的攻击力就不比身为领主、又强化过的达诺差  攻击手段有很明显的特点  在帝国的疆域上  这个级数的强者也不外乎那些  即使根据这些少得可怜的信息  也可以大致判断出來袭击的敌人范围

  一连串的名字在苏意识中闪过  最后停留在其中一个上

  “红袍武士  看來这次帝国真的肯下本钱了  至少四名红袍武士  是想直接突袭玛卡城杀了我吧  不过  既然知道穆雷死在我的手上  就应该知道四名红袍武士还不太够……嗯  至少应该还有一个比红袍武士更加厉害的家伙存在  达诺挨的第一刀力量不大  却恰到好处  应该就是了  ”转眼之间  苏已经基本将战局还原

  不过苏暂时沒有回防玛卡城的想法  在总督府中  他已经给红袍武士们准备了足够丰盛的礼物  苏闭上双眼  身体内的能量迅速沸腾  强大的感知域能力在能量的支持下  发出了一个短暂却强烈的信号

  夜色下的总督府压抑而沉静  金字塔内从上到下  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阴郁  所有的人都在匆匆來回  默不作声地做着手上的工作  人人表情木然  除了干活以外沒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活象一个个行尸走肉

  这样的忙碌一直持续到休息时间  大部分人又如准点的钟摆般躺到床上  虽然身体忠诚地在按照主人的要求行事  但是思维却无法完全禁锢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很多人都在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一点睡意都沒有  最多到明天早上  帝国的镇压部队就会抵达  并将和苏名下的部队战斗  此刻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他们即希望苏失败  又盼望着苏会胜利  在帝国律法中  他们为苏工作了几天  已经算是投敌  而投敌的最好下场就是打成奴隶

  金字塔中静悄悄的  白天热火朝天地从事生产的机器都陆续停止了运转  只有供应电力的大型柴油机还在底层轰鸣着  在这个生死未卜的时刻  连原本应该坚守岗位的值夜人都无心工作  甚至就连最关键的培养基地中都空无一人  生物工程师们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幽暗的空间中  五座装满了培养液的培养槽内不断泛起成串的气泡  可以看到每只培养槽中都飘浮着六七只狼一样的生物  中央控制器的屏幕闪着幽淡的光芒  上面不断变幻的曲线表明所有的培养槽都在正常工作

  突然屏幕上平稳起伏的曲线毫无预兆地抖了抖  然后笔直向上  瞬间突破了仪器能够测量的最高点  并且保持在临界点上  画出了一条让人毛骨悚然的直线

  培养槽中逐渐亮起了点点幽暗的绿光  就象是夜行的狼群  里面还在培养过程中的生物一个个睁开了眼睛  它们并沒有嘶吼或者挣扎  而是安静地飘浮在培养液中  似乎在聆听和思索着什么

  所有的霍尔奎拉都接收到了苏的意志  此刻它们正用自己的方式进行沟通  并且形成执行方案  霍尔奎拉的沟通方式比微型化的雷古纳要多得多  除了眼中光芒的闪动  声音、震波甚至精神波动都是它们的沟通渠道

  一头霍尔奎拉突然退到了培养槽一侧  身体明显开始膨胀  而后一爪闪电挥出  划在培养槽的钢化玻璃壁上  吱呀一声  钢化玻璃壁出现了三道深深的刻痕  这头霍尔奎拉再次发力  很快就在钢化玻璃上划出无数纵横交错的刻痕  然后它后腿一蹬  竟一头撞在刻痕中间

  砰的一声  钢化玻璃外壳彻底粉碎  变成无数细小的碎粒悉悉索索落地  培养液哗的一声泄出  将培养槽中的六只霍尔奎拉冲了出來  它们一触到地面  立刻纷纷站了起來  其中一只走到破损的培养槽前  居然象人类一样后腿直立起來  前爪开始操作控制屏  它熟练地下达着一个个指令  很快就关闭了破损的培养槽  也让刺耳的警报声平息  而其余的霍尔奎拉则在操作着其它的培养槽  剩余四具培养槽中的培养液开始流泻  很快钢化玻璃外罩就升起  里面的霍尔奎拉一涌而出  几十只霍尔奎拉聚集在一起  眼中光芒快速闪烁  同时响起极细微的戚戚察察声音  快速交流着信息

  几秒钟后  一只霍尔奎拉就操作着中央控制系统  打开了培养基地的隔离门  于是数十条淡淡的野兽般的影子蜂拥而出  很快隐沒在空旷宏伟的金字塔中  最后的霍尔奎拉看到同伴们都已离开  于是调出了一个红色的菜单  在上面输入长长的密码  然后按下了确认键

  啪的一声  主电源被切断了  整个金字塔陷入了黑暗  应急电源瞬间启动  主要通道上都亮起了暗红色的紧急灯光  但是这点微弱的光芒  只是在黑暗的荒漠着点缀出几点小得可怜的绿洲而已  辐射的范围小得可怜  定位的意义远大于照明

  此刻金字塔的寂静已经被警报声所打破  人们纷纷披衣起床  到处都是慌乱的喊叫或喝问  当警报响起的瞬间  甚至沒有人去辨别一下來自内部还是外面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苏战败了  而帝国镇压的军队已经冲进了金字塔  大多数人仓皇冲了出來  四处寻找逃离的通道  而少部分人则是立刻抓起手边一切趁手的武器  他们都是自由民  帝国军胜利后他们最好的下场是变成矿山里的苦奴  最可能的结局则是被穿在木桩上  围着玛卡城插成一圈

  只有顶层总督的私人宫殿内还保持着基本的秩序  老人长年的积威之下  仆人、侍女和卫兵都还能保持起码的镇定  老人仔细听了听警报和外面的喧哗  立刻关上了宫殿厚重的两道青铜殿门  并且上锁  他还让拥有武器的卫兵进入战位  占据了射击孔  一共四挺机枪封锁了宫殿的各个出入口  相比总督宫殿的规模和地位而言  这点武力简直说得上是简陋  可是在前任总督穆雷眼中  机枪就是小孩子们的玩具  而苏占据此地后  每天做的事除了喝酒女人  就是不停地进食  也沒有去关心一下机械武装防御系统  现在老人甚至在担心  这几挺年代久远的机枪会不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故障

  金字塔内彻底陷入了混乱  警报和黑暗  这两样东西足够摧毁大多数人的冷静  引发潜藏在心底的恐惧

  十几个人正在快速沿着楼梯奔跑着  想要逃到金字塔外  本來宏伟宽阔的通道  却因为他们毫无秩序而变得拥挤不堪  在仓皇逃跑之际  一个体型健壮、本來在塔中作粗重工作的黑人壮汉突然一声闷哼  象是撞到什么东西上  身不由已地退了几步  可是他是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之一  身体前方明明什么都沒有

  他性格本就爆烈  正在逃跑途中突然遇到这种事  被撞得头晕眼花  却什么都沒有看到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碍手碍脚  于是手脚动得比脑子还快  嘴里就骂了一句:“什么狗东西敢挡老子的路  ”然后抬起满是粗毛的大脚  狠狠向前方的空气踹去

  在周围人看來  这完全是泄愤用的一脚  无聊到接近愚蠢  但在这个人人慌张的时候  谁都顾不上嘲笑他  这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到半途  膝关节处突然出现了一条醒目的血线  随后他的脚掌连同整个小腿都从身上脱离  旋转着飞上空中  在暗淡的红光照耀下  一串飞散的血珠却红得格外刺眼

  黑人呆了一刻  才失去了平衡  摔在地上  同时腿上传來的剧烈疼痛让他撕心裂肺般地惨叫起來

  在走廊上  本來空无一物的地方  突然出现在了一把刀  那是一把形状奇特的刀  薄而弯的短刃已经用地上那条黑乎乎血淋淋的腿证明了自己的锋利  握刀的手短粗有力  奇异的是  手上的肌肤呈琥珀色  而且泛着一层明显的油光  随着这只手的出现  浓浓的酥油香气开始在走廊中蔓延

  一个矮壮的男人凭空出现  上身、光头和红色长裤都是非常醒目的特征  在帝国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些特征组合在一起时意味着什么

  “红袍武士  ”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  恐惧瞬间在人群中蔓延  所有人都象沒头苍蝇一样乱闯胡撞  甚至有人在慌不择路之下一头向这个红袍武士撞了过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