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战争 中下

章十三 战争 中下

  红袍武士神色肃穆  眼中却可以看到隐藏着深深的愤怒  他的任务是潜往总督宫殿  袭杀那里的一切人等  但是他刚刚潜入金字塔沒多久  塔内就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然后局势变得一片混乱  在封闭的走廊中  这群慌乱中跑过來的普通人把所有的空间都堵死了  沒有给他留下一点闪避的余地  甚至其中一个突然转向的人还撞在了他的身上

  他本不准备把力气浪费在这些蝼蚁般的普通人身上  想借着混乱从人群中穿过去  不附加能力的冲撞暂时还破坏不了他的潜行能力  可是黑人随后歇斯底里的一脚和满嘴的污言秽语却成功激起了他的怒火  在太阳帝国的传统中  红袍武士都是太阳神的近侍  灵魂会在死后升入太阳核心  那是太阳神的神国  他们将在那里与神一起得到永恒  所以无论在哪里  无论面对谁  红袍武士都有着崇高的地位  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而另一方面  在眼前这些普通人的眼中  这名红袍武士实是死神无异

  短刀的速度已经快得让人分辨不出它的轨迹  但是那一串串在空中拉出的血珠却把它挥舞的痕迹勾勒出來  红袍武士一步步向前走着  光着的大脚踏在红岩铺就的地面上  不断有沉重的回响  象是死神的鼓点  每一秒  红袍武士都会挥出数十刀  或者落在几个人身上  或者由一个人承担  串串血链瞬间在空中织就了一张血网  将红袍武士从中走过时  血网就披在了他的身体上  转眼间就为琥珀色的肌肤刷上一层浓郁流动的血色

  这  就是神之武士的红袍

  面对着十几个只顾逃命的普通人  红袍武士已经连虐杀都算不上  他是在肢解着这些阻挡了他前进道路的障碍物  比如那名辱骂过红袍武士的黑人就被一刀挑起  随后就诡异地浮在空中  他的身体是被一刀刀极速切削的力量托在空中的  而红袍武士在他面前整整站了两秒  随后  红袍武士从黑人身侧绕过  黑人表情呆滞  浮空的身体终于落在地上  却瞬间分散成数百小肉块  四处滚散  血则喷射成雾  在血与碎肉之间  浮现一具完整且洁净的人骨骷髅

  在神之武士的手中  杀人已经成为一种艺术  但短刀的刃锋却始终如一的雪亮光洁

  沉浸在愤怒和杀戮中的红袍武士忽然察觉到一丝寒意  他猛然停下脚步  向周围望去  此刻他已经站在走廊的转角处  身后是肉块与白骨铺成的路  潺潺的血液是路侧的溪流  前方是黑暗的走廊  走廊尽头有一盏应急灯  暗淡的红色只照亮了它周围一小块地方  三名残存的猎物正跌跌撞撞地跑着  过度的恐惧几乎抽干了他们的力量  有一个人摔倒  甚至都忘记了站起來  竟然就此趴在地上向前爬着

  只要半秒钟  红袍武士就能够扑杀这三头猎物  刚才他甚至想好了下一刻出手的杀人法  刺破肝脏是不错的选择  致命  足够长的痛苦  而且节省时间  他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同伴触发了警报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  混乱也给他们的刺杀带來了许多方便  至少这些本來会被最后扫除的障碍物自动跑到面前來  不用在偌大的金字塔里四处搜寻

  可是红袍武士双脚牢牢钉在原地  沒有挪动一分一毫  他抬起头  向头顶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  一头奇异的生物已经悬挂在通道的顶壁  正用一双幽绿的眼睛盯着他  这是一个狼一样的生物  不  严格点说  它只有头部长得象狼  长而尖的前吻显然具备非同小可的杀伤力  而四肢比普通的狼长了至少一倍  宽而粗壮的前身和收束流畅的下半身显示出卓越的灵活性  它的足底似乎有隐形的磁石  居然可以挂在光滑的顶壁上  而头部反扭了一百八十度  就那样注视着红袍武士

  “这是什么  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红袍武士心底有些骇然  但他信心仍在  任何猛兽都不可能是严格训练的红袍武士的对手  哪怕是帝国那些体型巨大、力量惊人的战争巨兽也不可能

  就在此时  顶壁上的狼型生物忽然扑了下來  一双大得不成比例的前爪弹出长度堪比红袍武士手中短刃的利爪  向他头脸抓來  而尖锐的风声显示这一扑的惊人速度和力度

  当的一声  红袍武士的短刃已挡住了切來的狼爪  他手臂上的肌肉一阵颤动  即使有以下对上的方位劣势  他仍是沒有想到这只异生物的力量竟然会大到如此地步  几乎超过了五阶力量的能力者  帝国的生物兵器中也只有两三种的力量比它更大  但那些都是战争巨兽  体型至少是它的数十倍  拥有如此力量的同时  它的速度也快得异乎寻常  让以暗袭、力量和速度著称的红袍武士也感觉到了压力  而且在巨大力量的对撞中  它的爪子居然沒有被材质特殊的短刃削断  扫到与刃口对峙的利爪上那微不足够的小缺口  红袍武士的脸色开始阴沉

  前爪被挡  它两只后爪如毒蛇般探出  六根同样长达二十厘米的利爪弹出  狠狠插向红袍武士的肚腹  这一下只要抓实  就是有标准六阶防御力的红袍武士也会被当场开膛

  红袍武士短刃向前一推  强大的力量把它震得向后飞出  随后闪电下击  挡开了插向腹部的后爪  最后短刃则在空中消失  以超出肉眼捕捉能力的速度剖向它的肚腹  以牙还牙  红袍武士决定把它也开膛  对任何生物來说  这都是致命的重伤

  狼型生物一声嚎叫  空中一个翻滚  诡异地向后弹出  然后四肢着地  稳稳地落在地上  它的姿势很诡异  身体几乎是贴伏在地面  双眼死死地盯着红袍武士  这个姿势下  它随时都可能暴起  再次发起狠厉的攻击

  不过红袍武士露出残忍的笑容  他清楚知道  刚才那一刀已经得手

  虽然那怪兽的肌肉极端坚韧  简直硬如钢丝  但也被短刀切断了整整一束  中了这么一刀  狼型怪兽的反应速度必然大打折扣  更加不是他的对手了

  红袍武士大步向前  被他肆无忌惮的冲势一激  狼型异兽低吼一声  猛然如炮弹般弹起  利爪披头盖脸地向他抓去

  “喝  ”红袍武士斥喝一声  左臂一抬  居然以血肉之躯硬挡利爪  右手的短刀已快得若一抹浮光  沒入对手的胸肋  而狼型生物可以抓开钢铁、刺穿岩石的利爪  在红袍武士粗壮的手臂上居然只能刻出几道仅有一厘米深的伤痕  这种程度的伤  也就比破皮稍微严重一点  可是红袍武士的一刀却是贴着对手的前爪根部刺入胸肋  整个刀身全部楔入  直沒至柄  哪怕沒有刺中哪个内脏  光是切断的肌肉也足以再次削弱对手的攻击和行动能力

  短刃疾进疾出  在狼型异生物身上连捅三记  红袍武士才左臂一挥  把它狠狠甩在对面的墙壁上  轰的一声  坚硬红岩砌成的墙壁竟然被异狼的身体撞出一个浅坑  裂纹蔓延出数米  它一声呜咽  身体从浅坑中滑落  又恢复成了四肢踞地  身体贴伏地面的进攻姿态  但是这一次  开始有暗色的血从身下流出  甚至能够看到它身侧恐怖的切口

  红袍武士冷笑着  左脚踏前一步  准备彻底把对手肢解  作为一只沒什么智慧的生物兵器  能够让他受伤  已经算是威力十足  就在他踏出这一步后  忽然从眼前这只狼形生物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嘲弄

  等等  嘲弄  怎么会是嘲弄  红袍武士心头剧震  出身太阳神庙的他和不少生物兵器打过交道  其中不乏具备某种程度高智慧的物种  它们会愤怒、高兴、悲伤、畏惧  但绝不会嘲弄  只有已经发展出足够高度的文明和社会形态的种族  才会出现嘲弄的情绪  红袍武士确定自己不会看错  难道说这头看上去只是靠着本能在战斗的野兽  竟然会是某个具备高度文明的种族

  就在一怔之际  红袍武士忽然感觉到自己正上方吹下來一缕微弱的气流  它吹拂在光滑油腻的头顶  于油层上掠起一道小小的涟漪

  几乎在涟漪形成的同一时候  红袍武士的短刀就闪电上挥  架住了悄然刺來的一爪  借着反震力  红袍武士大步退后  几步就退出转角  同时避开了凌空抓來的两只后爪

  又是一只狼型异生物出现在红袍武士面前  然而红袍武士忽然觉得肋下有些微凉意  低头一看  才发现自己被坚如岗岩般肌肉覆盖的肋部多出三道深达三厘米的划痕  裂口外翻  从肌肉纹理断裂的切面处几乎可以看到肋骨  他霍然抬头  死死盯着人立在转角后  正缓缓收回前爪的狼型生物  眼中已布满了杀气

  三只霍尔奎拉

  ps:晚些时候还有一更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