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时间 上

章十四 时间 上

  金字塔中的喧闹早已惊醒了整座玛卡城  有许多窗口都在向外喷着火焰  在夜色下  几乎城中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金字塔中的火光  几乎每个人都走到了街上  静静看着金字塔中的变乱  无论居民还是留在城中的战士  却沒有任何人前往金字塔  苏以雷霆之势袭取玛卡城  时间仍短  根本未能掌握全城

  金字塔顶端的总督宫殿内已是一片寂静  除了浓得化不开的血腥气  仿佛已经不存在其它  一个个人或站或坐  从姿势上仍然可以看出生前正在做些什么  可是现在他们都已经是死人  在他们的身体上  只有一两个伤口  却在极短时间内摧毁了他们的全部生机  因为死亡來得太快  所以他们还保留着生前最后一刻的表情  而死亡前崩紧收缩的肌体  甚至使他们维持着最后一刻的姿势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

  一头霍尔奎拉突然出现在宫殿中  它略微辩认了一下方向  就向大厅另一侧的窗口奔去  长达一米多的四肢在这时成为独一无二的利器  让它的移动速度几乎不受任何障碍物影响  甚至贴在墙壁上或是悬挂在天花板上也能全速前进  它四肢飞速地交替移动着  象一只速度增加了数十倍的大蜘蛛  顷刻间越过数十米的大堂  出现在窗口处  沒有任何犹豫  这头霍尔奎拉就跃出窗口  向远方奔去

  空旷的宫殿中又响起了铁链拖动的声音  一个时隐时现的身影从一个房间中走出來  向着霍尔奎拉逃跑时的窗户走去  脚步声很有节奏  也很缓慢  如同在林间散步  但仅仅是两三步  这个人就出现在窗口旁  慢慢显现身影

  这是一个很瘦俏的年轻人  黑色长发随意披散着  面容十分俊美  只是苍白得象是刚从棺材中爬出來的死人  他上身是一件高领白色衬衣  配上深黑色的小礼服外套  浑身都在散发着一种黑暗而腐朽的颓废贵族气息  他的一双眼睛是浅灰色的  这是很少见的瞳色  几乎和眼白溶为一体  那苍白削弱的手上缠绕着五根铁链  每根铁链的尽头都拴着一头霍尔奎拉的尸体

  他站在窗口  向外望着  虽然窗外只是茫茫的一片黑暗  但他的瞳孔中却显现出一只飞速奔跑的霍尔奎拉的影象

  年轻人迅速估算了一下距离  自语说:“1300米  这个距离追起來可会有些麻烦  刚才的一刀居然沒有影响到它的行动力  真是意外  算了  手上的这些标本已经足够交差了  现在是把那个小女孩找出來的时候了  我很喜欢她的味道  可是  她究竟藏到哪里了呢  嗯  我一直讨厌捉迷藏……”

  如果仔细看  会发现拴在铁链上的五具霍尔奎拉尸体伤处各自不同  有的保留了完整的上身  有的保留四肢  有的则留下完整的头部  它们完整部分拼在一起  正好是一整只霍尔奎拉

  他的身影再度隐入黑暗  宫殿中只有铁链拖动的声音在回荡着  几分钟后  他出现在一间秘室中  封闭密室的厚达一米的岩墙则被生生砸出一个大洞  他的目光扫过不大的秘室  随即落在一件染血的长裙上  年轻人抓起长裙  用力嗅了嗅  少女、青春、能力和潜力  长裙上全是他最喜欢的浓烈味道  但是秘室中只有这么一件裙子而已  血应该是洒上去的  而一路上把他引到这里來的几滴鲜血  应该也是人为

  一句话  他被耍了

  年轻人安静地站着  手中的五根铁链却发出吱呀响声  瞬间被捏成了一团

  在让人牙酸的摩擦声中  宫殿一扇已完全变形的钢制侧门被推开  挤进一名红袍武士  他面目狰狞  的上身尽是纵横交错的爪痕和齿印  光头头顶也有两排齿孔正在向外渗着血  最引人瞩目的则是他的左臂已齐肩消失

  红袍武士进入宫殿  立刻脸色一凝  已发觉整个宫殿中到处都弥漫着死气  然后  他才看到了站在窗口的年轻人  他快走几步  但到年轻人身后十米时却停了下來  仿佛那里有一条无形的界限  红袍武士的眼神中即有恭敬  也有深深的戒备

  年轻人忽然嗤的一声笑了  他头也不回、悠悠的说:“不用这么紧张  以你现在的状态  我想要杀你的话  你戒备也沒有用  现在你是惟一活着的红袍武士了  如果你也死了  那个老东西那可不大好看  再说  我还有件事  可以交给你  ”

  红袍武士脸色一凝  沉声问:“其它人都死了  这次我们可是一共來了五个人  难道其它四个……”

  “你遇到了几头……呃  怪狼  ”年轻人打断了红袍武士的话  问道

  “四头  我杀了两头  其余两头跑了  ”红袍武士回答

  年轻人耸耸肩  向红袍武士的断臂看了一眼  说:“你的运气不错  因为其它人都遇上了至少六头怪狼  所以你还活着  虽然狼狈了点  ”

  年轻人右手一挥  哗啦啦声中  五头拴在铁链上的霍尔奎拉尸体被抛到了红袍武士脚前  “现在你的事情就是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老家伙肯定会喜欢这份礼物的  ”

  “但是如果我回去  就沒有人占领这里了  ”红袍武士明显并不是对年轻人言听计从  而且他言下之意  显然也不认为年轻人会老实驻守这座金字塔  直到红色大公大军抵达

  金字塔不仅仅是象征意义  它还是整个地区的生物中心和工业中心  占领了金字塔  就等于占领了大半个玛卡城

  “你留下來也沒用  假如那些东西再回來两三头的话  ”年轻人毫不客气地打击着红袍武士的信心

  红袍武士默然  他知道年轻人说的是事实  他可以不听从对方的命令  但是五头霍尔奎拉的尸体的确价值巨大  进攻金字塔本來在预想中会是轻松愉快的过程  沒想到却会变成几乎让红袍武士全军覆沒的结果

  “那么您接下來的计划是什么  ”红袍武士问

  “我  到处走走  反正离回去的时间还早  ”说完  年轻人就从窗口一跃而出  他在空中张开双臂  敞开的礼服随风鼓荡着  宛如黑色的双翼  依靠这微不足道的浮空力  他居然在夜色中越飞越远  犹如月下的蝙蝠

  红袍武士别无选择  他看看自己齐根断掉的左臂  终于俯身用铁链将五头霍尔奎拉捆在一起  背在背后  然后趁着夜色离开

  依然在丛山雨林间行进的卡诺萨睁开双眼  眼瞳中居然射出红中透金的光芒  借着这点光亮读完通古斯战鹰传递过來的信息后  红色大公的双眉即刻皱在一起  他默不作声  将密集递给了跟在巨狼身边的一名红袍武士  在看到密信的第一眼  他就低声惊呼:“四名武士战死  卡卡雷米不是也在那里吗  ”

  “沒错  据说金字塔中出现了大量从沒见过的怪异生物  所有的红袍武士都是死于它们爪下  卡卡雷米还说  那些和狼有些类似的家伙  给他的感觉和神庙的霍尔奎拉很像  ”红色大公淡然地说

  “这真让人难以相信  ”红袍武士的首领沉声说  他反复把密信看了几遍  才拍了拍红色大公座下的巨狼  说:“霍尔奎拉也许不是最强的  但却是神庙多年以來培育得最成功的兵器  而且在经过三次强化后  我相信  同体型的生物兵器沒有一个是我们霍尔奎拉的对手  但是一名红袍武士可以对付十头霍尔奎拉  所以  我认为这很不可思议  ”

  “卡卡雷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  而且我更相信他的判断  ”卡诺萨缓缓地说  他的脸上隐约笼罩了一层阴影

  红袍武士首领默然片刻  才冷冷地说了一句:“大公  希望您能够明白  黑袍们沒有任何信誉可言  ”

  红色大公显然不同意他的论断  微笑着说:“如果仅从过往纪录來看  他们信誉卓著  ”

  “但是那是一群为了力量  可以把灵魂奉献给黑暗和魔鬼的堕落者  ”红袍武士首领声音明显提高  在信仰问題上  他不可能让步

  “那么很显然  信仰其实与力量无关  ”卡诺萨冷冷地说

  “大公  请注意您的言辞  你已经对至高的太阳神构成了侮辱  ”

  红色大公笑了笑  说:“是吗  可惜大祭祀一向认为我的信仰很虔诚  想定我的罪  等你成了红袍大祭祀的时候再说  不过……”

  红袍武士首领脸色阴沉之极  他当然知道红色大公沒有说出口的潜台词:你根本成不了红袍大祭祀  这是源自只有太阳神庙高层才能知道的秘密  但以红色大公在帝国中的地位  知道这个秘密也十分正常

  红袍武士首领的高傲和怒火在这一刻完全消失  他的确有过冲动  想要用武力解决这种根本信念上的冲突  但是理智告诉他  这样做非常不明智  且不说他在这次行动中仍需要服从红色大公的任何命令  就是真的不顾一切动手  面对只有穿黑袍那些家伙才有可能抗衡的卡诺萨  结局想必也不会多么美好

  所以  这支侵袭的队伍沉默地前进

  而同一时刻  苏面临的则是另一种烦恼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