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时间 三

章十四 时间 三

  在阵地战时  掷弹兵确有独一无二的优势  每名掷弹兵全力投掷距离均可过千米  而在不到六百米的距离上  他们的投掷就有了相当的精度  愿意的话  三十枚手雷可以集中扔进半径一米的圈内  而且他们有很多特殊手法  可以使掷出的重型手雷落地后爆炸前的刹那改变方向  甚至是相当精确地控制弹跳的方向位置

  然而单纯比拼火力压制的话  掷弹兵仍然无法和重炮相提并论  在山丘之后的炮兵阵地内  共有八门老式重炮在怒吼着

  炮声响起时  几名将军脸色就变了  然而仍然过了将近一秒钟才反应过來  纷纷大吼:“快散开  ”他们的速度是很快  一秒钟足够将军们撤出重炮覆盖区  但是自由民战士中不擅长速度的还有很多

  八声轰鸣几乎同时响起  炮弹的落点分布也异常均匀  地动山摇的爆炸过去后  原本挤成一团的队伍变成了空心的圆环  环心是八个巨大的弹坑  一眼望去  将军们就知道这轮炮击下死伤了至少十几个战士  如果他们提醒得再早一秒  就能救回好几条人命  但是这也不怪他们  和土著部落、变异巨兽作战久了  几乎都忘记了还有炮火准备这回事

  又一轮炮声响起  这次炮弹的落点是突前的掷弹兵和掩护者

  于是又一条壮观的爆炸带横亘在大地上  早在炮弹落下前  掷弹兵们就已散开  但仍有少数几个悍勇无畏的掷弹兵迎着炮火向对手掷出了重型手雷  先不说手雷能不能扔到三公里外的炮兵阵地  单是掷弹兵想和重炮比拼炮火压制  本身就是悲剧

  将军们脸色铁青  他们从沒想到老式火炮也能带來这么大的伤害  帝国不使用炮兵也是有原因的  掷弹兵足以担负火力压制  而且带上重炮  就意味着通行能力极差  同时行军速度和路线都会受到限制  根本不可能象现在这样  几百人的队伍仍可以达到全地形能过  并且在最恶劣的地形和气象条件下  一天的行军距离也能超过一百公里

  一名将军带上十几个精通速度与狙击的战士  脱离了阵列  绕了一个大圈  准备端掉炮兵阵地  而其余的战士则开始重新集结起队形  构筑阵地  其中几十人在两名将军的率领下  开始向敌人发起试探性的进攻  对面的阵地上足有两千多名战士  区区几十个自由民战士却是进攻的一方

  弹雨扑面而來  凶猛的交叉火力让将军们也有些头疼  虽然普通的子弹对他们而言  只是体积稍大的尘砂  但是数量多了  铺头盖脑地倾泻过來  难免影响视线和心情

  能力者的强大在这一刻充分展示  战士们在弹雨中穿行  大多数子弹被一一闪过  偶尔有被命中的也只是轻微的皮肉伤  两名将军更是凶悍  甚至重机枪子弹也打不穿他们的胸肌  而在冲锋阵线后方  数十名自由民战士端着狙击枪  充当火力支援  他们的射击精准狠辣  甚至可以使子弹从机枪掩体的射击孔中飞入  狙杀里面的射手

  而在前面几百米的冲锋中  将军们已经发现对面阵地中的大多人只比标准强化的普通战士们强一点  真正值得注意的强大能力者并不多  于是两名将军脸上泛起狞笑  咆哮着发起最后的冲锋

  然而随着苏的几个命令  迎面射來的弹雨骤然集中  火力密度瞬间大了数倍  几名自由民战士随即被意外猛烈的弹流放倒  而子弹在将军和自由民战士间强行织出了一条遮断弹幕  其余的自由民战士立刻机警地伏在地上  躲过纷飞的流弹  但危险的感觉随即笼罩了整个战场  大部分人还在茫然无措的时候  冲在最前的将军突然大吼:“躲避炮击  ”

  天空中再次响起尖锐的呼啸  啸音被战场上依然连绵剧烈的爆炸和子弹声淹沒  以至于很多战士都沒能反应过來  前方的一名将军忽然翻身倒地  仰躺在地上  用随手抓來的大口径突击步枪不停地向天空扫射  空中忽如轰雷炸响  两发炮弹被凌空击爆  它们还引起了另外一发炮弹的殉爆  但是更多炮弹准确地到达预定打击地点  这轮炮击又送走了几名冲锋的自由民战士

  炮击的精度让人心寒

  将军翻身而起  他距离阵地前沿已经不到五十米  所以面对的弹雨密集得让人绝望  他一个侧移已经闪出十米  随即就准备突入阵地  大开杀戒  就在这时  一道深深的寒意忽然袭上心头  那是对危险的直觉  将军不假思索  立刻侧倒  又是一连串的翻滚  刚好闪过了几发大口径狙击弹  在眼角余光中  他看到了至少七八支狙击枪的枪口都在随着自己移动

  “该死的  是狙击专精的副官  ”将军瞬间辩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  但是忽然有一个枪口引起了他的注意  几乎是出于本能对天敌的戒惧  他在一堆外表一模一样的制式枪械中一眼就看到了它

  时间似乎刹那间流得慢起來  将军的视线缓缓移到了那个枪口上  再顺着狙击枪看到了端枪的人  淡金色碎发的漂亮男人  应该就是杀死穆雷的人了  可是他的枪口指的是什么地方

  想了一下  将军才反应过來  自己的身体正在作着闪避动作  而苏的枪口就指向自己下一刻将会出现的位置

  生死之际  将军猛然竖起手臂  以手臂上的护甲挡住了胸口的要害  通的一声  他只觉得一记重锤敲到了手臂上  整个左臂都开始发麻  合金的硬质臂甲上龟裂处处  在几百米距离上  20mm口径特殊狙击枪的威力  让将军也难以承受

  重锤连砸五记  下下都是砸在同一个地方  即使将军仍在高速移动中  那落点却连一毫米的偏差都沒有  臂甲早已粉碎  血雾不断爆开  等到第五记重锤砸落时  将军的左臂终于传出喀嚓的骨碎声  整个肘部都被击碎了

  ps:先更一部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