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时间 五

章十四 时间 五

  就在这时  苏心中忽然一动  在全景图的边缘  居然又出现了帝国镇压军的身影  而且这一次打头的赫然是三个沒有受伤的将军  苏有些愕然  帝国战士可不是他  总需要吃饭睡觉和休息的  一天之内连续进攻三次  也许将军们受得了  但战士们肯定因为疲倦而战力下降

  在全景图中  三名将军当先  另外三名受伤的将军在两侧  然后是三百多自由民战士  看他们轻手轻脚的样子  这是  偷袭

  不管怎么说  面对前所未有的战争  将军们再次开动脑筋  想到了在黎明时分全军偷袭  这也是帝国军队在面对强敌时屡战屡胜的经典战术  但在全景图的范围内  任何偷袭都是笑话  而让苏哑然的是  在第二次进攻中  侧翼包抄的军队都在想尽办法伪装和隐蔽  却依然被苏发现  而且各个击破  难道他们就沒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被发现

  苏随即发出命令  刺耳的警报在阵地上空响起  战士们从睡梦中醒來  跃出休息的坑洞  进入战斗位置  当全员作好战斗准备时  敌人已经距离最前沿的阵地不到一千米处

  警报声同时使将军们明白偷袭失败了  于是他们发出战斗的怒吼  全速冲來  把偷袭变成最拿手的强攻

  重炮轰击  火力遮断  苏习惯性的下达了这两个命令  然而重炮只进行了一轮射击就哑火  由重机枪和高射机枪组成的交叉遮断弹幕的密度也不到原本的一半  稀稀拉拉的枪炮声让苏醒悟  弹药已经消耗光了  太阳帝国孱弱的工业生产能力在这一刻显现无遗

  苏笑了起來  这是难得的失误和疏忽  而他现在很喜欢这种疏忽

  阵地前传來洪大而整齐的怒吼  数十颗重型手雷划破夜空  集中砸向两个高射机枪阵地  一名擅长感知的副官观察了一下手雷群前几十米的飞行轨迹  就高声叫出两个数字  于是高射机枪阵地上的战士立刻扔下武器  掉头钻入后方的坑道  再用装甲钢板堵住了洞口  与两个机枪阵地相临的阵地上  战士们也做好了防护的准备

  苏将阵地划分成上百个区域  每块都有自己的编号  只要听到编号  战士们就会知道自己是否是被攻击的对象

  堪比重炮轰击的爆炸在阵地上响起  两股粗大的泥石流被抛上十几米的高空  弹片和碎石四处溅射  十几名战士被气浪掀飞  但是当爆炸过后  大多数又爬了起來

  在掷弹兵的掩护下  突前的将军们已经跨过了第一条战壕

  看着仿如洪荒巨兽般冲來的敌人  苏忽然感觉战意沸腾  他提起穆雷留下的重斧  大步向前  每一步落下  地面都在震动和呻吟着  一波波泥浪以苏落脚的为圆心扩散出去

  最前方的将军已经看到了苏  也看到了苏手中象征着暴力与权力的重斧  他狞笑着  也向苏冲去  超过一百公斤的双手重锤逐渐提到头顶

  在相互对冲的两个人脚下  战场似乎突然缩小一大半  苏与将军之间的任何障碍  包括机枪与战士  都被无形的力场挤压、抛飞  双方相距还有三十米  将军的重锤已经举到了最高处  可以看到他手臂和胸口的肌肉都在极力贲张  攀至最高点的重锤开始下落

  但是苏的速度突然加快何止一倍  双手重锤只下落了十几厘米  苏已冲到将军身前  在将军惊骇的目光中  用左肩重重靠上了他的胸膛

  一声堪比重炮轰击的闷响回荡在战场上空  一时间甚至压倒了所有的枪声、吼声和手雷的轰鸣  将军以比冲锋时要快了数倍的速度向后飞出  而苏的下半身都沉入了泥土中  将军的胸膛整个凹陷下去  很多人都听到了密集得让人绝望的骨碎声  不过几乎沒有人看到在撞飞将军的瞬间  苏手中的重斧闪电般挥斩了一记  几乎把将军整个腰腹剖开

  苏晃了晃头  剧烈的撞击让他也感觉到阵阵眩晕  全景图中的景物都在起伏波动  和将军的对撞  就象迎面撞上了一列高速火车  他把自己从土中拔了出來  拖着重斧向另一名将军奔去

  这是一名近两米五的巨人  一名领主刚刚喷着鲜血被他的重拳轰飞  只看战斗的姿态  苏就对他所擅长的能力有所了解

  九阶力量

  看到快速接近的苏  将军狞笑一声  抛开其它的敌人  迎了上來  他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轰雷般暴吼一声  双掌从左右合击苏的头颅  这一下拍击  就是岩石也会在他双掌间磨碎

  苏淡金色的碎发在罡风中飞动  他眼中一亮  把重斧插在身边  双手舒张  竟然迎上了巨人将军的双掌

  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两个体型差异悬殊的男人以最传统的方式开始了角力  巨人全身的肌肉都在蠕动着  已经有些不象人类  而只有179厘米高的苏  如古希腊雕塑般的完美身体则凝结如玉  几乎看不出肌肉的舒张收缩  巨大的力量使双方的骨骼都在发出喀喀的响声  但如果仔细听  却又能听出细微的不同  巨人的骨骼是厚重沉闷的碰撞和摩擦  以及类似钢铁弯曲时的呻吟  而苏骨骼发出的声音却是细致密集  有些象正在高速运转的精密机床

  苏现在支撑着身体的是一万多枚可以称之为骨骼的硬质骨片  它们嵌合在一起  在超强肌体纤维的拉动下  以极为复杂的方式将动力传递到身体的各个部位  苏全身的力量几乎都可以通过这套骨骼系统以无损的方式传递到身体的每个部分  如果双方整体力量相当的话  那么苏在局部可以施加的力量其实可以远远超过对手

  相持了整整几秒钟  巨人额头上突然不断冒出汗水  双掌开始无可阻挡地向外翻出  在红色大公麾下将军中力量最大的巨人  竟然在角力中处于下风

  巨人开始象负伤的野兽般低吼  布满血丝的双眼瞪得几乎要凸出眼眶  紧咬的牙齿间开始渗出鲜血  甚至皮肤下开始出现片片青紫  那是微细血管不堪压力爆裂而留下的痕迹  然而一切的努力都无法改变行将到來的命运  苏微笑着  双手缓慢却稳定地旋转推进着  不断扩大巨人双掌外翻的角度  苏的笑容忽然消失  胸前的力量结晶闪过一抹鲜艳的红色  双手施加的力量骤然增大几分

  这是在处于脆弱平衡状态的天平上放下的一块巨石  或者也可看成压扁稻草的骆驼

  喀喀两声  巨人的双臂齐肘折断  强烈的痛苦让他仰天吼叫  苏松了手  看着巨人摇晃着  跪倒  然后一头栽倒在自己脚前  巨人表面上的伤只有折断的双肘  在能力者來说  这只能勉强说是轻伤  可是巨人在倾尽全力角力后  被苏以压倒性的力量折断双肘  其实是致命伤  他身体中的基因都出现不稳定的征兆

  士气这东西  在从古至今的兵法中都显得十分重要  但又难以衡量  不过  从全景图中已方上到领主下到普通战士  人人骤然增加数分的战斗力來看  似乎士气也是可以量化的指标

  苏一边感慨着  一边走向第三名将军

  这场战斗已经拖了足够长的时间  而且终于按照帝国几十年來的传统进入到大规模肉搏战的阶段  战场上各种能力横飞乱溅  其破坏力不压于重型手雷的连续爆炸  如此混战下  苏的精准指挥模式也就失去了效力  虽然高昂士气下部队战斗力上升明显  但伤亡也开始直线上升

  战斗惨烈激扬  双方都展示出值得骄傲的技艺和勇气  然而最终的战局却已无法改变  特别是最后一名无伤的将军也倒下之后  而在前两次进攻中受伤的将军  战斗力早已大打折扣  面对两名领主就异常吃力  只能勉强支持而已

  当天边开始泛起晨光时  血战终于告一段落  只有不到一百名自由民战士在因重伤而沒有加入战局的将军率领下成功撤走  他们生还的机会是冲入敌阵的同僚殊死战斗的基础上得到的  六名得到苏重点关注的将军则一个都沒能跑掉

  这是辉煌的胜利  也是沒有人敢于奢望的胜利

  作为代价  开战之初两千多名战士现在只剩下一千出头  损失接近一半  但是剩下的战士个个杀气腾腾  望向苏的目光也有所不同  苏以一已之力放倒红色大公麾下三名将军  特别是在角力中完败巨人  即使以帝国传统中最严柯的标准看  都是不折不扣的勇士  直到这时  苏的勇力才真正得到这些战士的认可  才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拥护

  在帝国  勇敢和诚实一样  属于最被重视的品质  虽然本能一直在提醒苏  这两样品质完全是低等生物中无聊的游戏  然而  苏却觉得这种感觉很好

  经历过生死之战后活下來的战士  战斗力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此时此刻  所有人都在望着苏  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命令

  看着一张张期盼的脸  苏忽然觉得  这样一支军队比成千上万的霍尔奎拉更加值得珍惜

  “完全的浪费  ”这是本能的评价  苏却只当什么都沒听见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