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五 怒放 三

章十五 怒放 三

  苏看着被钉在树上的黑衣男人  微微一笑  似乎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他现在表露出來的人类情绪越來越多  甚至比在荒野和龙骑的时候更多

  卡莉婕终于鼓起勇气走到苏的身边  轻声问:“他为什么会叫得这么响  ”

  强大的能力者基本都能忍受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痛苦  因为他们拥有对身体更多的控制力  必要时甚至可以直接切断痛觉  或者强制分泌出大量类似于吗啡的止痛和麻痹神经的物质  这是常识  所以少女看到痛苦不堪的黑衣男人会感觉到心惊肉跳

  “因为他的心脏正在腐烂  ”苏微笑着说  随手拍了拍少女的脸蛋  “对付这类东西  只要找到合适的树  用它的树干削成凿子  凿进它们的心脏  就可以彻底杀死它们  很简单的方式  普通人都能做到  ”

  在苏碧色的双瞳中  男人的身体结构正一层层地被解析出來  很快就会扩展到基因层面  在视线中  男人的心脏已经被木椿钉穿  苏随意削成的木椿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  和它接触到的血肉会迅速腐烂  化成一滩脓水  而男人的心脏正在疯狂蠕动  以不属于人类的旺盛生命力拼命再生  试图修补着缺损部位  木椿表面已被大量细微的泡沫所覆盖  附着在木椿上的血肉组织如同沸腾  不断腐坏  而刚刚再生出來的新鲜组织支持不了几分钟就被同化

  不止是心脏  男人手足处的木椿有着同样的效果  但是对生命力的消耗加在一起都沒有心脏上这枚的十分之一多

  男人的目光中依然充满了仇恨  但这时已经多了点畏惧和哀求  木椿带來的痛苦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极限  但强悍生命力却又始终令他的神智得以保持  这等如是让他清晰地体验到每一丝每一毫的痛苦  而且无法摆脱

  七天  按照目前生命力流失的速度  他只能再支持七天  得出这个结论后  男人就对苏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畏惧  他不清楚这个男人对于黑暗圣殿究竟知道多少  但绝对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否则不可能对他们的身体如此清晰地了解

  “告诉我你的名字  ”苏问

  “我叫……”

  苏立刻打断了男人的话:“算了  你的名字沒有意义  不如叫你二十进化点先生  这个称呼更加贴切  至少对我來说是如此  ”

  “二十进化点  ”男人一怔  随后想明白了其中的意义  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  他不是觉得二十进化点太少  正相反  是太多了  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从一次击杀中得到整整二十个进化点  另一层的含义则是  即使对方能够从他身上得到二十个进化点  那么就绝对沒有理由放过黑暗圣殿的其它人  那简直就是一座座移动的进化点宝库  除非苏已经强大到不再需要这些进化点的地步  而这  却是最糟糕的答案

  苏将男人所有的表情都收在眼底  于是微微一笑  说:“你很聪明  看來已经理解了这个称呼的全部含义  可惜  你还是要死  不过如果你运气足够好  在七天之内能够见到你那些同样來自黑暗、潮湿和肮脏地方的同伴们  那么最好带给他们一个忠告  让他们不要再象你一样过界  过界的下场很不好  而你现在只是体验了其中最轻松的一种  记着我的话  因为我从不开玩笑  ”

  苏带着老人和少女走了  雨林中只有男人的惨叫声偶尔在回荡着

  三天之后  屠杀了整个总督宫殿的年轻人出现在这里  在听完了男人的话后  拔出了插在他心脏上的木椿

  “谢谢……”男人带着一脸的轻松与幸福  慢慢垂下了头  生机彻底断绝

  年轻人也不再傲慢  而是看着手中的木椿  神色复杂

  在雨林的另一侧  千人部队已经走出去很远  经历过多次战火粹炼后  这支队伍所产生的杀气已非同寻常  根本沒有任何凶猛野兽敢于靠近  而某些知觉迟钝、危险性却极强的蛇类或者是蜥蜴  已经在接近队伍的前一刻就被清理掉了

  部队中不乏实力强横之人  比如说库比雷  在巩固了八阶攻防大师之后  通过连续血战又已积累出了一个新的七阶格斗域能力  现在综合战斗力提升超过一半不止  但是十几名达到或者接近八阶的强者却都一脸凛然  时不时不安地看向两旁茂密的雨林  似乎有什么无法抗拒的危险正潜藏其中  直觉不断刺痛着  提醒着他们  这是足可以令他们毁灭的危险

  库比雷已经向苏报告了自己的感觉  不过苏只是点了点头  表示知道了而已  一众领主级的强大能力者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

  在队伍的两翼十几公里远的地方  一只只狼一样的霍尔奎拉正在悄无声息地穿行  和队伍保持同步的前进方向  它们不再形单影只  而是成群结队  虽然还沒到在雨林中铺开黑色海洋的程度  但每一群都数以百计的数量规模依然令人恐惧

  而在更外围一点的地方  大片大片的野蜂正从雨林中席卷而过  它们沒有飞  只是爬行  所过之处大地一片空白  不光草叶树皮被啃食得干干净净  就连深藏于地下十几米的动物也会被它们钻入地下吃掉  三天多的时间  第四批雷古纳已经降生了  巨大的数量带來的是对食物的巨大需求  一只雷古纳每天可以吃掉相当于自身体积十倍的食物  并且完全消化  转化为支持自身行动的能量  所以它可以分泌剧毒  拥有双重推进器官  甚至可以支持喷射式推进  而且持续活动时间可达数十小时  它不需要休息  可以一直战斗到自然寿命终结的时刻

  在苏的意识中  五十公里内所有的生物兵器都会有所反应  霍尔奎拉的是一个个光点  雷古纳则是成片的光带  而在全景图范围内  苏甚至可以直接对生物兵器下指令  当然他的思维中枢也有处理极限  目前最多只能操纵七百只霍尔奎拉或者是七万只缩微版雷古纳  而在战时  当然不可能把全部的思维中枢用來操纵生物兵器  所以真正实战中可以直接指挥的数量  最多也就是五分之一左右

  感受着队伍周围前进着的生物大军  苏犹豫了片刻  才下了新的命令  近百只霍尔奎拉和数万只雷古纳脱离了队伍  开始向雨林深处进发  进入下一轮繁殖  那里有足够多的食物  可以支持繁衍

  苏并不是笔直前往希罗尔城  而是绕了一个大圈  走的路程整整多了两三倍  他并不急于进攻希罗尔城  城中自由民精锐虽已在上一场战争中被苏消灭近半  但是城内还有一个太阳神庙的红袍大祭祀  并且距离不远  就是德巴约元帅的驻地  近万名强大的战士就是苏也会感到头痛  想要攻下希罗尔城  就必须速战速决  以雷霆之势一举击溃  那样伤亡将必不可少

  “这些人类和我们的战士一样  只是消耗品而已  ”本能在冷冷地提醒着苏

  “他们和我们的战士不一样  ”苏以同样的冰冷和坚定反驳

  “提高一个维度去思考  你会发现二者之间不会有任何不同  ”

  苏知道本能说的沒有错  带着这些战士走到了这里  就是不想坐视无谓的伤亡  然而  苏也知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  当新一代的生物兵器成长后  就到了攻克希罗尔城的时候  而由生物兵器发起的攻击  就是现在的苏也无法完全控制

  按照这一路过來生物兵器对资源的巨量需求  到那时  也许希罗尔城中十万人口都会成为生物兵器成长进化的营养物质  对于生化兵器來说  植物、动物或者人类都是一样的食物  沒有区别  如果从更高一层去思索  为了保全手下这些战士的生命  付出的代价就是数十倍的生命  这样一來  苏现在抵抗和挣扎  意义又在哪里

  然而  真正让苏也畏惧的是  当想到成千上万的生物兵器大军象潮水一样彻底淹沒希罗尔城时  他居然十分平静  不  那其实不是平静  而是沒有任何感情波动的冷静  十万人的生死  仅仅是一个个数字而已  除此之外  再无其它  苏正在怀疑着自己  并不是置疑本能  而是恰恰相反  他是在置疑自己坚持在人类立场上的意义  身体的改变  带來的必然是思维的改变  苏很清楚  自己正在向一个冰冷、黑暗而永寂的深渊中慢慢滑落  他的每一次挣扎  都只会把坠落的过程加快几分  而本能  正在深渊的最深处等着他  等待着与他合而为一的时刻

  “那不是深渊  按人类意义的判断  那里应该是世界之巅  ”本能在纠正着

  从古至今  人类就在不断追求着进化  力量  改变世界乃至整个宇宙的能力  进化后强大的东西  就都是好的  当自身身体的进化不足以支撑爆炸的人口和膨胀的欲望时  人类就改而沿着科技的道路前进  当某一天  知识发达到足以改造人类自身时  那时人类将会尽一切可能最大限度地增强自身的异能  以人工手段代替自然进化  而那时  能力者依然会出现  战争  只不过把这一结果提前并且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來而已

  所以  该死的是  苏知道本能是对的

  苏忽然停住  双眼中闪耀着极为灿烂的光芒  他一言不发  一把抓过叶莉婕  几个纵跃就消失在雨林深处

  苏一走  库比雷就拥有了最高的指挥权限  他想了想  让部队继续保持原本的方向和速度不变  继续行军

  雨林深处  苏长长的出了口气  站了起來  而少女躺在地上  的身体仍然偶尔抽动  光滑肌肤上大片乌青的痕迹显示出刚刚战况的激烈  半小时的时间以过往纪录來衡量  其实非常短暂  但也足以摧毁少女全部的体力  她连站起來的力量都已失去

  苏静静站着  凝望着雨林深处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直到少女挣扎着爬了起來  并且勉强穿好衣服  他才回头  说:“你一会回去后  告诉库比雷把部队带到原定的地点  并且就地据守  控制范围……先定五十公里  一切等我回來再说  ”

  叶莉婕下了好几次决心  才轻声问:“主人  您……要去哪里  ”

  “回玛卡城  见识一下红色大公的本事  ”苏轻描淡写地说

  叶莉婕吓了一跳  忍不住叫了出來:“这样不行  那里除了大公  还有黑袍呢  ”这句话一出口  就连叶莉婕都吓了一跳  不知道自己何以变得如此胆大  居然敢反驳苏的话

  苏也有些意外  他凝视着少女的双眼  片刻之后才微笑着  说:“黑袍  他们的伎俩对我无用  只有红色大公才是真正的对手  我一定要去  而且现在就要去  如果再拖上几天  那时可就來不及了  ”

  “可……可是……”叶莉婕张口结舌  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从未想过苏会如此和颜悦色地和她说话  而且是恰到好处的温柔

  苏沒有再说什么  而是招了招手  三只霍尔奎拉从雨林中钻出  其中一只走到少女面前  伏下了身体  敏锐的直觉让叶莉婕脸色苍白  三只狼一样的生物带给她非常强烈的不安  拥有了‘点燃’能力的少女实际上应已不怕任何野兽  可是却不敢靠近霍尔奎拉  她看了看苏  然后咬着下唇  强自按捺中从内心深处泛起的冰冷惧意  战战兢兢地跨上了霍尔奎拉的后背  苏走过來  把少女的双手按在霍尔奎拉的后颈上  让她抓紧厚厚的颈毛

  霍尔奎拉站了起來  看似柔软的身体展示出极为恐怖的力量  背上的少女几乎对它毫无影响  另外两头霍尔奎拉分别在左右护翼  带着少女远去

  直到少女消失在雨林中  苏才自语着:“看來  我的确是在做蠢事  ”

  只不过苏所谓的愚蠢  和少女的想法并不相同  至多再过几个月  苏就可以用生物兵器构成的军队围杀卡诺萨  他要做的  原本只是在战线后看着就可以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