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六 邀战 上

章十六 邀战 上

  苏没有掩饰行踪,而是直接从玛卡城的南边堂堂正正地进入。走在直通大金字塔的大道上,背着重斧的苏如同一团移动的火焰,鲜艳而醒目。

  他虽然一身帝国大贵族高阶武士的气势衣着,却没有人错认,因为他过于漂亮完美的容貌身体,以及碧绿的双眼已为人所熟知牢记。苏走得并不快,也就是普通人正常行走的速度,所以当他进入玛卡城时,红色大公的十名亲卫和四名红袍武士已经在大道的尽头在等候。

  和那些大多以力量域为主的武士相比,苏的身材并不魁梧,但是踏在铺路的红色岩石上,却发出如低沉鼓点般的深沉之音,每一记都仿佛在人的心脏上捶响。风吹过,扬起的不只是尘埃和宽大的裤脚,还有淡金色的碎发。

  整个玛卡城都安静下来,无数目光都落在苏的身上。在高高金字塔的顶端,红色大公应也在默默注视着苏。寂静,一直持续到苏走过了三分之二的大道为止。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终于打破了沉寂。子弹来自两旁的建筑,里面隐蔽在掩体里的人实在抵抗不住窒息的压力,又立功心切,所以扣下了扳机。

  苏的脚步慢了半拍,随即又恢复了原有的节奏和频律,一切如此自然,就象奔淌的溪流在水中磐石边曲旋而过的那个弧度,完全出于天然。但是这突然的一缓,就让子弹从面前飞过。弹头几乎擦到了几根在风中飞动的金发,却没能带给发丝一点点毁伤。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能让苏嗅到浓浓的金属、炽热和火药的味道。苏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些微的迷醉。

  这是战争的味道。

  因为突然的枪击,更因为苏节奏的变化,两名大公亲卫终于压抑不住心底的杀气,怒吼着冲上。

  直到两把长得惊人的弯刃砍刀当空劈落时,苏才反手抽出重斧,然后向前跨了一步。

  一步就是十米!

  在跨出这一步时,苏的速度瞬间提高数倍,重斧轻盈无比地在空中划出一个z字。当苏的身影在十米外闪现时,亲卫的弯刀甚至还没有落到苏原本头顶所处的位置!

  弯刀深深切入路面,红色坚岩在刀锋前软得如同奶酪,现出深深的裂痕。两名亲卫都是双手握刀,却僵在原地,失去了拔出弯刀的力气。他们喃喃的想说什么,可是只能从喉间发出含糊的声音。一秒钟后,两道血线分别出现在亲卫的颈部和腹部,随后从伤口中猛然爆出两团血雾,他们这才缓缓倒下。

  两名亲卫,被苏一击而杀!

  四名亲卫互相望了望,各持不同的武器,包抄围袭。这次,没有先前那擂心如锤般的鼓声对精神的干扰,四名亲卫的出手从容多了,隐隐还形成合击之势。

  然而苏起足、落步,又是一步十米!几乎没人看清苏的动作,他们看到的只是苏的身影从一个地方消失,同时又在另一处出现。只有重斧划出的淡淡红色光带,勾勒出苏前行的轨迹。光带曲折宛转,从两名亲卫的腰间肋下掠过。

  苏完全没有停顿,身影出现的同时转身、跨步,一道光带将剩下的两名亲卫缠绕在内。然后,苏径直从四名或作势扑击、或回手拦截、或左右夹击的亲卫中穿过,沿着大道中央,继续向金字塔走去。在他走过之后,四名姿态各异的亲卫身上各自喷出一团血雾,僵直地保持着最后一刻的动作,这才慢慢倒下。

  四名红袍武士互相打个手势,一齐走上。三名红袍武士向两边散开,居中的红袍武士竟然举起一面高一米半、极厚极重的塔盾,向苏逼来。见识过苏恐怖的速度,四名红袍武士居然还敢分散。四人武器各不相同,但是行动间均是踩踏着同样的节奏,显然相互配合已久,而他们的枢纽,就是中央持盾的红袍。

  苏从容一笑,依旧是一步十米,正好出现在持盾红袍武士的面前!苏的动作迅若鬼魅,但红袍武士的反应也是极快,三人立刻转身,构成了一个包围圈。只要持盾红袍能够挡住苏,苏就会受到来自三个方向的猛烈攻击!

  但是苏这一次的突击截然不同,甫一起步,苏身前就隐约出现锥形波纹,到十米时,波纹已清晰可见。然而苏就在这时停了下来,锥形空气波纹却继续向前,猛然撞在红袍武士身上,发出一记沉闷的爆炸。红袍武士闷哼一声,在巨大的冲力下腾空飞起,重盾都有些微的肉眼可见的扭曲。双足一离地,他就知道不妙,可是此时全身麻木,偏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看着苏一步跨出,在空中划出一个椭圆型,在自己身下经过,落脚时又重回原地,只是换了个方向。

  交错而过时,空中的红袍似乎看到苏手中的重斧闪了一下,然后自己腰间以下就失去了知觉。

  苏走向余下的三名红袍武士,这次没有变幻的节奏,也没有瞬间突破音障的突击,只是走到一名红袍前,抡圆重斧,全力斩下!这一斧没有附加其它异能,只是够快,够重!

  所有的技巧在这样的攻击前面都完全失去了作用,红袍武士双目怒视,横持合金短矛,全身肌肉贲张,硬架重斧!但是在苏碧色的双瞳中,重斧只是稍稍停滞了一下,就一落到底。

  苏绝无停留,再次步向另外两名红袍武士,重斧横挥竖斩,结束了这场战斗。在压倒性的力量和速度之前,红袍武士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残余的四名亲卫沉默着退向两侧,把通向金字塔的道路让了出来,这是对强者的膺服,他们自承不是对手。

  苏笑了笑,倒拖重斧,昂然向金字塔走去,没有理会四名亲卫。对他来说,四个进化点而已,可有可无。

  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卡诺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苏,缓缓问:“你怎么看?”

  在卡诺萨身边站着的是红袍武士首领,和大公的平静镇定不同,他盯着苏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和他一起出来的共有九名红袍武士,如今就只剩下了他自己和一名重残的红袍。这等惨重的损失,就算是杀光了所有叛军,回去后都会面临神庙的惩罚。

  红袍武士首领在脑海中把刚刚的战斗回放一遍,说:“可怕的爆发速度,非常出色的力量,技巧也完美无缺,虽然不知道防御力如何,但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了,难怪穆雷会死在他手上。不过,在您面前,他获胜的机会不会超过三成。”

  卡诺萨笑了笑,说:“如果再加上你,那就连一成都没有了。”

  “我不会打扰您的兴致。”在激烈的战斗中降伏强劲对手是帝国高阶武士最向往和看重的东西,既然卡诺萨已经燃起了战意,红袍武士首领当然不会去破坏他的兴趣。

  卡诺萨眯着眼睛,饶有兴味地看着苏,问:“你觉得,他象不象是那首预言诗中提到的家伙?”

  “应该不是。”红袍武士首领沉吟之后,做出了判断。“如果真是预言中的毁灭者,他绝不应该只有这点实力。至少要和太阳王相当才行。”

  卡诺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就在此时,苏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向身后望去,再回头时已是满脸的冰冷杀气,向金字塔顶喊着:“我现在有些事情,五小时后回来,我们再来决一死战!”

  苏的声音并不是特别响亮,却清晰传到卡诺萨和红袍武士首领耳中,就象在他们身边说的一样。卡诺萨神色微变,变得凝重了许多。他点了点头,对苏说:“好,我就等你五小时。”

  红色大公的声音低沉厚重,音量并不是十分响亮,却凝聚成一道肉眼可见的波束,直送出千米之外,在苏身边才扩散开来。从效果上,大公这句话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但是痕迹却要明显得多,完全不象苏那样了无痕迹,根本让人看不出是什么把声音送到那么远的。如果闭上眼睛,红色大公和红袍武士首领根本无法察觉苏还远在千米之外。

  得到卡诺萨的承诺,苏也不迟疑,而是迈开大步,转身出城,奔跑速度瞬间提升至近百公里,一路远去。

  在雨林深处,苏的部队已设下营地,开始休息。领主和副官们分别在周围巡逻,甚至布下定点岗哨,以确保安全。其实对他们来说,迷雾重重的热带原始雨林就和一张白纸一样简单,根本用不着如此紧张。他们生长在这片土地上,雨林中的一切都不是秘密。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自库比雷以下,所有强大的能力者都身不由已地感觉到紧张,全神贯注地戒备着。

  雨林深处,偶尔会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感知域的能力者都会有所觉察,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有过去探查一番的想法。库比雷也听到了那些声音,听起来只是些枝叶断折声,似是某些野兽在搏斗,虽然这些怪声前后持续的时间长得不太正常,一般雨林内的捕食最多一刻钟就能解决,很少势力相当的天敌种族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展开大规模厮杀。但他谨慎地考虑之后,却只加强了营地的护卫力量,并不允许任何人出去侦察。

  雨林深处,黑衣的年轻人正带着有些疯狂的笑,如喝醉酒般踉跄走着。他的速度时快时慢,更多的是以小碎步快速横移。他双手各握一把短刀,垂在身体两侧,刀锋上还在不断滴着血,蓝色的血。

  他的胸膛急剧起伏着,喘气声很远就可听到,衣料名贵的黑衣上有多处破损,露出身上多处被利爪抓出的划痕。他双瞳中燃烧着极度的兴奋,牢牢盯住雨林中一个个不停随着他移动的黑影。树后,草中,及至树梢上,至少有二十多只霍尔奎拉!

  在视线可及处,能够看到好几只霍尔奎拉的尸体。它们姿势各异,几乎全身都被肢解,这才死去。为了杀它们,年轻人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不过他丝毫没有逃跑或游击战的意思,战意正疯狂燃烧,打算把二十多只霍尔奎拉全部留下来。对他来说,每头霍尔奎拉就是一个完整的进化点,这种疯狂的进化机会绝对不可多得。不过,刚刚几场惊鸿闪电般的战斗也让他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狼型的霍尔奎拉力量可以压倒成年雄狮,速度却成倍过之,它们更可怕的是拥有智商,懂得相互配合,而且毫不畏惧死亡。直到现在,在合计诛杀超过十头霍尔奎拉之后,年轻人仍然没有找到可以一击致死的要害。不把它们彻底肢解,它们就仍然有战斗力。

  年轻人忽然俯身,整个人几乎都伏在了地上,几只霍尔奎拉已从上方扑过。一柄短刀反手刺出,从诡异的角度刺进一头霍尔奎拉的腹部!握刀的手很稳,刀也如石柱般岿然不动,霍尔奎拉在自身的巨大冲力下从刀锋上滑过,几乎整个腹部都被破开!

  另有三四头霍尔奎拉则是悄无声息地贴地攻来。所有的霍尔奎拉都在同一时刻发起了攻击,而且覆盖了高中低三个方位,每层高度又都分成两波。如果年轻人以为躲过了其中一波攻击而大意,肯定会伤在第二波的攻击中。这是密不透风、天罗地网般的攻击,只是年轻人已经经历过几次了。他左手的短刀一横,挡在自己的头前。一只张着大嘴贴地扑来的霍尔奎拉收势不住,几乎是自己把头送到了短刀刀锋上。短刀整个探到了霍尔奎拉的嘴里,再狠狠一搅,这才抽了出来。霍尔奎拉的嘴几乎被捣烂了,却还用两只前爪狠狠抓来。那些长达十多厘米的利爪全力一击,造成的伤势会和被短刀斩过差不多。

  年轻人的身体蓦然弹起,将上方第二波攻来的几只霍尔奎拉全部撞飞,也自然而然地闪过了下方霍尔奎拉的攻击。虽然相撞的角度经过精心计算和选择,年轻人几乎避过了所有要害处,但身体上仍不可避免地多了几道划痕。借助撞飞霍尔奎拉的反作用力,他又诡异地快速下沉,双刀交错一压,几乎将重伤的霍尔奎拉狼头整个切下。可是短刀刀锋卡在颈骨中,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声音,居然没能把颈骨完全切断,由此可见它骨骼的坚硬,但这种伤势对霍尔奎拉来说也足以致命了。

  年轻人双刀再次一旋,终于把狼头完整切落,然后身体象装了弹簧般诡异直立而起,再象水上滑行般后退十米,离开了战场。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