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六 邀战 中

章十六 邀战 中

  “真他妈的难对付!”看着失去了脑袋,身体四爪却仍在四处扑击的霍尔奎拉,年轻人也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他本来是想追踪苏的队伍伺机下手的,同伴的死并没有让胆大包天的他有所畏惧,反而更想抓到苏的身边人好好折磨一顿,特别是那个让同伴也感兴趣的小女孩,更加不可错过。雨林是他的世界,所以他很快就找到苏部队的行踪。然而在接近时,却意外地遭遇了几只在外围游荡的霍尔奎拉。他一时兴起杀了两头,却没想到引来了更多的霍尔奎拉。

  不过霍尔奎拉再难对付,在他眼中也只是野兽,需要多花点时间和体力而已。

  就在这时,年轻人忽然感觉到脚踝上一痛,低头看时,发现一只野蜂正叮在那里狠狠撕咬。它的双颚锋利异常,更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居然咬开了年轻人不比钢铁差多少的肌肤,更是堪堪刺进了纠结密实得硬度不下岩石的肌肉组织,将漆黑的毒汁注入他的身体。毒液一入身体,立刻四散化开,虽然年轻人极其强大的免疫系统立刻自动起了反应,大部分都被中和化解,但极少数仍然顽强地残留下来。就这点毒素,一样让伤口有些红肿。

  “咦,什么东西?”年轻人讶然惊呼,短刀带起一道闪电,已将野蜂平平切成两半。只剩下半个脑袋的野蜂双颚依旧不停地开合着,咬啮着年轻人的血肉毫不松口。只是短刀刀锋掠过野蜂时,居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敲击声,让年轻人的心中微微一沉。这声音和格挡霍尔奎拉利爪牙齿时的感觉很接近,并不是错觉,而是这两种生物的身体骨骼中都包含了不少的金属成分,成倍地提升了坚固程度。

  变异生物有很多种,但是能够把骨骼金属化的,他还从未听说过。如果这类生物能够充分再进化,很有可能会是某种**和机械的结合物。

  这意味着一种新的进化方向,对于专攻生化科技的太阳神庙来说具有非凡意义,但是年轻人现在却没有收集标本的心情,极为敏锐的直觉让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危险来得很晦涩,就如海中暗流,面上只是小小波澜,底下却在酝酿蓄积能量,一旦暴发就是毁灭性的威力。

  他皱着眉,警惕地看着周围,同时快速移动,调动着周围的霍尔奎拉,并抓住一线之机,又切掉了一头霍尔奎拉的双腿。可惜其余霍尔奎拉跟进攻击得太及时,连半秒钟的时间空隙都没给他留下,让他不得不放弃彻底得到一个进化点的机会。

  在闪烁移动中,雨林中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引起了他的注意。能力者都是强大的,年轻人的智力和记忆力更是不凡。瞬息之间,他已经把刚刚的场景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并且把细节不断放大,终于找到了让他不安的究竟是什么。那是几片树叶之间露出的一个小小黑点,如果再放大的话,会发现是一只野蜂的腹部。它正在飞行,但并不是靠翼翅,而是从腹部中喷出几条细细的气流,因此速度快得出奇,甚至在年轻人记忆中分格回放的画面里也显得有些模糊。

  喷气推进?这是野蜂?

  年轻人还来不及惊讶,突然顾不得周围觑机待发的霍尔奎拉,停下立定,脸色渐渐阴沉,凝望向雨林深处。

  苏从雨林中走出,在十几米外站定,目光从年轻人周身扫过,然后淡淡地说:“又是黑暗圣殿的人,看来我上次制作的警告标识效果并不太好。你在这里出现,也是想打我部下和女人的主意吧?”

  年轻人尽管在苏身上感觉到了隐约的威胁,但疯狂而偏执的天性却让他全无畏惧,而是邪笑着说:“是又怎么样?我可不象那个废物那么无能,你如果想用木椿钉穿我的心脏,尽管来试试。不过……”他盯着苏的脸,舔了舔嘴唇,说:“如果是我赢了的话,你的屁股可是会被我的大家伙给刺穿的!”说着,炫耀般地挺了挺腰。

  苏似乎完全没有听见这**裸的侮辱和威胁。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天色,流露出些许不耐烦的神色,说:“我和红色大公约了决战,现在时间快到了,没空和你废话。早点解决了你,可以早点赶回去,我可不喜欢迟到。嗯,控制在五分钟内的话,时间就刚刚好。”

  年轻人呵呵地笑了起来,说:“想在五分钟内解决我?!呵呵,哈哈,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笑话!好,你取悦了我,现在就过来吧!”

  苏依然站着,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神色逐渐转为冰冷,乃至淡漠,说:“解决你还用不着我亲自动手。”

  雨林深处亮起点点碧绿火焰,那是霍尔奎拉双眼发出的光芒。火焰星星点点,在雨林深处现身的何止百头霍尔奎拉!而更加让人绝望的,是成片成片的沙沙声。无数野蜂一样的雷古纳漫山遍野地爬来,一双双复眼紧紧地盯着年轻人。

  年轻人的心已沉到了谷底。敏锐的感知让他不用回头就能大致判断出这些刚刚交过手的生物的数量。

  他还清楚记得雷古纳飞行的速度,这些野蜂一样的生物兵器虽然爬行而来,但绝不是不会飞,而且飞行速度只怕比自己的移动速度还要快上一线。也许面对一百头霍尔奎拉他还可以逃走,但是在数万只雷古纳的包围下,他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而最为恐怖的事实是,显然,霍尔奎拉和雷古纳并非野生而是有操纵者,幕后的操纵者就是苏!他必须把这个可怕的失控的消息传回圣殿。

  一头霍尔奎拉悄然跃起,当头扑向年轻人,打断了他的思绪。然而刀光一闪而逝,霍尔奎拉几乎在瞬间被乱刀肢解,残体纷纷扬扬地洒落地上。身处绝地死域,年轻人已爆发出了全部实力,这种时候再隐藏实力就是死路一条。

  超过三十只霍尔奎拉一拥而上,其余的则在外围游走,构筑了一条新的包围线。狭小的战场容不下更多的霍尔奎拉同时进攻,但它们之间留下的空隙可以由雷古纳填补。

  血与肉在空中飞扬着,刹那间就有三头霍尔奎拉被彻底肢解,但是年轻人终于被众多霍尔奎拉压在下面,有时候绝对的野蛮的力量能够打败一切技巧。而野蜂般的雷古纳则拼命沿着霍尔奎拉身体间的空隙钻入,加入攻击的序列。

  砰的一声闷响,爆炸的气流将堆在一起的霍尔奎拉吹开,灿烂的刀光不断透射,在霍尔奎拉身上留下道道伤口。几十头霍尔奎拉摔得东倒西歪,在年轻人周围倒了一圈。双刀在年轻人手中飞旋着,看着一地的血肉与霍尔奎拉,他喘息,并且神经质地笑着。黑色的礼服和长裤已是千创百孔,几乎被利爪和牙齿撕成了碎布条。就在这时,年轻人脸色忽然一变,顾不得形象,伸手在腿中间一掏,竟然摸出两只雷古纳来,它们拼命挣扎,双颚还在一张一合地空咬着。

  年轻人咒骂了几句,恶狠狠地把两只坚固的雷古纳捏碎。他抬起头,正好看到苏。苏在微笑着,笑得别有用心。

  “我杀了你!”年轻人清晰地接受到苏笑容中的信息,英俊的脸扭曲了,热血冲上脑门,再顾不得其他,反握双刀,就要向苏冲去。然而他的视线瞬间就被十几头霍尔奎拉填满,更有上千只雷古纳如一朵黑云般席卷而上,把他盖在下面。

  苏唇边带着有些邪恶的微笑,微眯着眼睛,看着被生化兵器埋着的年轻人,说:“原来你也是有弱点的啊!”说着,苏打了个响指,某种特殊的命令被传递到了负责执行这一使命的几只雷古纳那里。于是,雨林中响起了一声异样的惨厉号叫。

  “我一定要杀了你!!”爆发的能量再次掀飞了所有的霍尔奎拉和雷古纳,年轻人仍然站着,脸上写满了愤怒和屈辱。这次有四头霍尔奎拉和近百只雷古纳被切碎,还有数倍的雷古纳被震落在地,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而年轻人身上的伤痕却比第一次多了数倍,站立也有些不稳。

  苏没有理会他的威胁,而是伸手一指,众多的霍尔奎拉和雷古纳又把年轻人埋在了下面!

  短短时间内,年轻人从生物兵器堆中杀出,又被淹没,再杀出,再被淹没。前前后后算起来,他已经杀了不下三十头霍尔奎拉,死于能量震荡的雷古纳更是超过一千只。可是越杀,似乎雨林中聚集过来的狼与野蜂就会越多,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

  年轻人彻底终于放弃了直接攻击苏的想法,而是开始寻找逃跑的机会。然而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和逃生技能这一次完全失去了作用。不管他怎么突围,短途冲刺能力极佳的雷古纳就会以千只为一群,绕到前方阻截,而后方上百只霍尔奎拉则紧追不舍。跑不出一公里,年轻人就得殊死厮杀一番,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而且,不论他怎么逃,都能够感受到苏冰冷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身上。每次从生物兵器尸堆中爬出,他也一定会看到苏就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他。

  令人崩溃的是,每当苏的响指响起,他的要害必然会受到攻击。伤并不致命,但却是**和心理上双重的折磨。

  年轻人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冲杀了多少次,也记不清多少头霍尔奎拉倒在他的刀下,多少只雷古纳陨落地面。他身上的伤已经多到数不清,雷古纳的毒素聚积无数,不光让他全身各处都肿了起来,而且极大地迟滞了他的行动。霍尔奎拉还好对付,无孔不入的雷古纳才是真正的防不胜防。

  年轻人知道的是,自己已经跑不掉了。此时在他正面,又是一团雷古纳组成的黑云出现。随着一记清脆的响指传来,所有的雷古纳忽然落在地上,落不下去的则贴地飞行,它们构成了一枚巨大的黑色箭头,箭锋直奔年轻人的下身而来。

  素以意志坚定、心肠冷酷著称的黑袍武士,在看到这道箭锋所向时,竟然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年轻人忽然一声大叫,猛然跳上半空,可是雷古纳组成的黑箭即刻转向,狠狠射在他下身,瞬息间他腰部以下就挂满了密密麻麻的雷古纳!十几道黑影当空闪过,将他凌空扑落,随后越来越多的霍尔奎拉加入,将年轻人牢牢压在下面。

  “啊!!!”

  听到这声无法形容的惨叫,苏只是耸耸肩,低声说:“正好五分钟!”

  黄昏时分,天边薄薄的云层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让如血的夕阳露了出来。浓厚的红色阳光瞬间落下,为整个玛卡城刷上了一层血色。城中很安静,红色大公已经下了死令,不许任何人随意走动,违者的惩罚是裸身穿桩示众。

  当约定的时间还剩下三分钟的时候,在地平线的尽头,终于出现了苏的身影。他步伐平稳舒缓,速度却是极快,一步跨出就是十多米。转眼之间,苏已踏入玛卡城内。

  “你迟到了。”卡诺萨大公缓缓地说。

  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是的,三分钟。路上有点耽误了,想把一个人活着带过来可不太容易。”

  相隔千米,卡诺萨的目光已落在那个‘活人’身上。他全身是伤,衣服破烂,被几根树藤捆在一根木棍上,就这样被苏扛了回来。

  “是个很特别的人吗?你打算要怎样处置他?”卡诺萨随意地问。

  苏把背上的人放了下来,说:“的确是个特殊的人,当然是对你们来说。我需要额外的几分钟,把他‘处理’一下。”

  “可以。”卡诺萨点了点头。他都等了五个小时,自然不在乎多等几分钟。而且苏所说的‘处理’一定很特别,可以通过细节好好地观察一下这个神秘的对手。

  ‘处理’很简单,苏将那个人扶在城边的一株古树旁,将背人用的木棍一端削尖,然后刺入了他的心脏,将他钉在了树上!

  卡诺萨皱了皱眉,苏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了什么,流露出些许的凝重。而身旁的红袍武士首领则是霍地站了起来,低声惊呼:“是胡安!”

  看到卡诺萨询问的目光,红袍首领简洁了当地回答:“他是黑袍!”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