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六 邀战 下

章十六 邀战 下

  卡诺萨的瞳孔骤然收缩,然后缓缓展开,恢复了原状。

  五个小时,听起来似乎很长,但看苏外表毫发未伤的样子,并不象经过长时间缠斗。苏当时提出五个小时之约,更象是估算了来回路程。以他们这种级数能力者的脚程,再考虑到苏是以速度见长,花上五个小时跋涉的距离已经是十分遥远。

  既然如此,苏是如何得到信息的?是依靠什么手段找到黑袍的?又用去多少时间击败黑袍?怎样把他活着带到这里的?太多太多的疑问,卡诺萨知道,只凭已知的数据根本找不到答案。所以他不再去想,而是把苏当成了需要全力对待的大敌。

  卡诺萨伸手在头顶拂过,碎发纷纷落地,转眼间头顶只剩下不到一厘米的短发,根根挺立。他解下衣袍战甲,露出精铁般的上身,只留下了下身的宽脚长裤。这是帝国武士的传统装束,脱去衣袍后,可以看到他身上有无数纵横交错的伤疤,每一道痕迹都是一次曾经的辉煌战绩。在他的背后,有一尊龙形纹身,不是中世纪的恶龙,倒有些象东方文化中的盘龙。

  大公活动了一下身体,肌肉阵阵蠕动,骨节中不断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每一下震爆,都会有无形震波从他身上扩散开去,一**如浪如涛,绵延不绝。

  卡诺萨一躬身从窗户中钻出,站到了金字塔阶梯式的外壁上,他全身肌肉鼓胀,体型竟然增大了少许,身高已超过2米,原本是落地长窗式样的窗洞,在他面前还是低矮了几分。他没动用任何武器的意思,就这样赤手空拳站着,十只长长的脚趾轻扣在粗糙的岩石表面,足跟提起,却给人稳如山峦、无法撼动的感觉。

  相距千米,红色大公的身影却让苏的双眼有微微刺痛的感觉。他身体的每一次晃动都暗合某种节律,似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是个精通战斗艺术的大师。苏得出了结论,糟糕的是,卡诺萨的绝对力量也非常强大。

  大敌当前,苏却不曾有太多的情绪,他甚至还有余暇轻轻拍了拍年轻人的脸,然后拖着重斧,大步向金字塔奔去。他的速度越加越快,转眼间已突破了一百公里,而且速度还在提升。而卡诺萨则在苏起步的同时缓步向下,他的速度看似不快,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在等距缩短。大金字塔的半腰处,将是决战之地!

  最后一步落下时,金字塔粗砺巨岩构成的外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浅而阔的大坑,龟裂的深深浅浅的纹痕更是蔓延出数米,涉及上下两层岩块。借助一踏之力,苏的身周骤然出现层层波动,他从波动中穿出,自卡诺萨身边一掠而过!重斧拉出一道光带,在大公的肋下划过。然而卡诺萨却轻松地原地回转,立定,毫发无伤。

  苏的身形在五米外显现,依然保持着执斧的姿态,然后缓缓转身。但是他的左臂突然发出喀嚓声,然后不自然地扭曲,似乎脱臼的样子,最后皮肤开裂,忽然多出数十条细小裂口,每条裂口中都喷射出细细血丝,构成一蓬血雾。

  苏看看自己的左臂,望向卡诺萨的目光中已多了丝凛然:“三重攻击?”

  卡诺萨点了点头,摆出帝国搏击术的起手势,微笑着说:“不错。你打倒那个黑袍用了多长时间?不过,我看他的下身都被啮齿类的生物吃空了,你够狠!”

  苏伸手拉直了自己的手臂,细微创口都自行合拢,好像那并不是血肉之躯,只是一段被不小心撞变形的金属条,矫正一下就恢复如初。然后双手持斧,高举过头,才回答:“五分钟。”

  卡诺萨咧嘴一笑,说:“我只需要一分钟!”

  说完,他足趾发力,如在水面滑行,迅速向苏冲来。苏一声大吼,重斧如山岳崩落,向卡诺萨当头斩下!红色大公在瞬息间身体右倾,双拳从侧击在斧面上,将重斧荡开。这个时候,两人已几乎贴到了一起,两张脸相距不到半米!

  苏和卡诺萨同时泛起微笑,然后两颗脑袋狠狠撞在一起!

  通的一声闷响,然后是震波四散流溢。苏和卡诺萨踉跄后退,各自都退了好几步才能站稳。血从他们的发际流下,滑过额际脸颊。他们的微笑都还在,只是笑容有些扭曲。

  卡诺萨晃晃脑袋,一溜血珠飞了起来,笑着说:“过瘾!很久没这么打过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帝国?如果你加入的话,过去那点屁大的事情一笔勾销。以你的能力,将来也肯定可以弄个大公当当。到时候我们可以各领一支军队,向北方发展,说不定能打到北大陆去!”

  苏也笑了,说:“谢谢,不过说实话,北大陆象你这样的人可不少,你要敢去,先把后事都交待好再说吧。不过我们可以打个赌,我赌你回不来!”

  “你是从北大陆过来的?”卡诺萨神色一凛,面上笑容一收,随即又放松下来,不以为然地说:“哼!就算北大陆也有强者,但肯定不如帝国武士这样身经百战!而且我会带一支军队过去。既然你是从北大陆来的,那就更加好办了,我们可以一起去。等占领北大陆后,你可以得到一大块领地,位置任选。”

  “你的军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也能叫军队?”苏笑了,狠狠踢出一脚,才继续说:“我只用两千装备烂得和乞丐一样的部队就消灭了你手下六名将军和几百自由民战士。这种‘军队’跑到北大陆去,只是给人送进化点而已。”

  卡诺萨似乎是打出瘾头来了,竟然不避不闪,正面硬抗了这一记。然而这次攻击的力量远超红色大公的估测。砰!苏的一脚狠狠踢在卡诺萨交叉的手臂上,巨大的力量轰然迸发,竟将卡诺萨整个人都轰进岩石中!碎裂的岩石不断从金字塔上滚落,甚至会有一米见方的巨大岩块。

  这就是九阶的力量,可以轻易轰碎岩石的恐怖力量。可是苏知道,这一击远远没到能给卡诺萨重创的地步,至多只是轻伤。他大步向前,骤然突破音障,弃斧不用,右拳狠狠向红色大公砸去!这一拳本身就有九阶威力,又带着极速突进的威势,威力已大到不可思议。如果砸实,就连金字塔的外墙也能一拳击穿!

  岩壁深坑中飞出一只拳头,坚定,有力,每根肌肉都象虬结的钢丝。这一拳速度并不太快,却正好迎上了苏的拳锋!

  双拳相触,竟然轻轻地粘在了一起,没有震动,没有声音,似乎时间也随之停止。

  在卡诺萨与苏之间,金字塔的外壁上突然出现无数裂纹,遍布三十米内,无数碎石缓缓飘起,如同失去了重力。随后,是恐怖的爆炸,威力堪比数十发重炮轰击,冲击波挟裹着碎石四下喷射出去,整座金字塔都为之轻轻晃动!

  气浪中,苏向后凌空飞出,而卡诺萨则被轰进了金字塔内,轰轰隆隆的不知撞穿了多少堵岩墙。

  苏一直平飞出近百米远,才在空中一个翻滚,向地面落去。他的右手软软垂在身侧,扭曲得不成样子,而且密密麻麻的裂口不断出现,血雾一**地喷洒出来。这次落地的姿势很不雅观,苏直接脸孔朝下拍在了地面,而且在红岩铺就的地面上砸出一个浅坑。过了几秒,苏才动了动,挣扎着站了起来。

  双拳交锋的瞬间,苏再次体会到了什么是‘三重攻击’。瞬息之间,从卡诺萨的铁拳上传来三重属性不同的力量,分别是震荡、冲击、爆发,虽然他的绝对力量并不比苏高出多少,却通过三重不同属性的攻击先是削弱瓦解了苏的防御,然后再通过爆发把造成的伤害最大化。而第一次三重攻击的属性则是震荡、震荡、爆发。震荡可以有效削弱防御,冲击则是破防和攻击于一体的手段,至于爆发,则是在对手体内制造类似于爆炸的效果,从而留下几乎不可恢复的伤害。看来卡诺萨已经可以对三重攻击的属性任意搭配,而且很可能不止三种属性,而是有多种属性可供调用。

  这是战斗艺术的某种极致表现,在卡诺萨身上,苏依稀看到了梅迪尔丽的影子。少女用过的只有超频震荡,但是在单一技艺的运用上又要远远超过卡诺萨。

  苏看了看自己的右臂,若有所思。难怪卡诺萨可以凭借十阶罕见能力三重攻击在帝国中得享盛誉,红色大公只有九阶的力量,但依靠三重攻击却能够在正面击败十阶力量的对手,更不用说他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几乎无懈可击的格斗艺术。

  在金字塔深处,卡诺萨站了起来,他扭了扭脖子,满意地听到卡卡几声脆响后,才抬起右拳看了看。拳面已经红肿,无名指更是不自然地向外翻着,显然指骨已被彻底砸碎。但是这只手还能张开,握紧,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即便是红色大公也不由地吸了口气,流露出一丝痛苦神色。他大步走到金字塔外壁的破口,看到苏垂在身侧的右臂后,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这一场正面相对,硬碰硬的交锋,卡诺萨至少是大胜。

  红色大公双手互握,指节噼啪响着,借此动作让错开的骨节归位,同时让断裂破碎的骨骼接续起来,用肌肉裹紧。几个小动作,他的战斗力就恢复了大半。目光老辣的卡诺萨已然看出,苏的右臂已经不能用了,左手最多还能保持七成的战斗力。

  在达到他们这种境界的能力者中,手不再是惟一决定性的力量,双脚、肩背,乃至脑袋,都可以成为无坚不摧的武器。而他们身体的强悍则可以阻挡重机枪弹的近距离轰击,只要能量体力还在,防御力就不会下降多少。可是少了一只右手,对战斗力的折损依然不可小视,特别是本来就有的差距,现在更是被进一步拉开。

  卡诺萨并没有留给苏休息的时间,而是大步走下,启动了下一次攻击。苏没有让他失望,更是自金字塔下冲了上来,相距十米时,苏再次发动了极速突进的能力,整个人穿过音障,一脚踢在卡诺萨胸口!而锥形的波纹,则在随后狠狠撞上缠斗的两人!

  苏再次倒飞,而卡诺萨则是又一次被砸进金字塔。但在飞退的瞬间,苏用脚勾住岩墙,止住退势。他再次发动极速突进,瞬间出现在立足不稳的卡诺萨身前,又是一脚踢出。红色大公咧开嘴笑了,一只铁肘砸向苏的脚面,左拳则全力轰击苏的脸颊!这时苏胸前的肌肤裂开,露出其下深埋的红色力量结晶。晶体通体炽热,光焰如流,已发挥出全部的效力,将苏的本体力量提升到了九阶水准。而苏体内的数万片经过精心计算的骨骼,更可以将全身各处的力量汇聚一处,从而在实战中发挥出远超九阶的实力。

  又是一声闷响,铁肘和苏的脚面实打实地碰撞了一下,超乎想象的力量把卡诺萨踢得向后退了一步,左拳上力量立刻摇晃减弱,被苏用左臂挡开。而附在左拳上的三重攻击效力也被这次成功的格挡破坏了叠加的频率,随之大幅减弱,只给苏留下一点轻伤。

  两人刚刚分开,苏又瞬间出现在卡诺萨面前,当红色大公的铁拳再次砸出时,苏居然侧闪消失,转而在侧后方出现,一脚狠狠踢在卡诺萨的腰肋上!这一次,从红色大公身上终于传出肋骨断裂的声音!

  在刚刚的瞬间,苏居然连续使用了两次极速突进,而突进距离已经被缩到了五米!

  卡诺萨看着苏,忽然哈哈大笑,说:“好,很好!极速突进居然能被你用成这样,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或许再过几年,你的成就还会在我之上。怎么样,真的不考虑加入帝国吗?”

  苏瞬间出现在卡诺萨身侧,一肘撞去,一边说:“加入帝国?为什么?就算象你一样做个大公,不也就是住在破破烂烂的城市里,管理着和原始人没什么区别的十几万人吗?所以我对大公的位置不感兴趣,如果是太阳王甚至是太阳神,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卡诺萨的脸立刻阴沉下来,怒喝一声:“胡说!”苏肆无忌惮的话触动了他的底线,挥手投足间威压陡然大盛,再也不留余地。

  双方的攻击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重,两个身影却似是缠绕在一起,只有闷雷般的轰鸣声不断响起,浩浩荡荡向着四面八方传播。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卡诺萨的声音平稳,只听声音的话,完全想不到他正在向苏狂风骤雨般轰击。

  “苏。”

  “很好,苏,你很想杀了我吗?”

  “为什么不?那可是六十个进化点。”

  “六十个!”卡诺萨一脸震惊,动作一缓,让苏险而又险地避过了一击。不过占尽上风的卡诺萨根本不在乎这点小小的失误,而是凝重地说:“其他人如果经此苦战后杀了我,至多得到十个进化点,你却能够拿到六十个!我相信你不是在说谎,如此说来,你一定有着类似于‘资源富饶’一类的神秘能力,而且效果比资源富饶还要强!如果你同时还有着过人的天赋,那就意味着你成长的速度会是数倍乃至十倍。很抱歉,作为帝国的一员,我不能给帝国留下你这样的敌人。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未落,红色大公猛然发出一声近乎狂野的咆哮!他的攻击速度骤然提升,三重攻击更是不再局限于双拳,而是从肩、膝、肘等全身各个部位发出!而苏的速度也相应提升,空中不断响起音障破坏的爆鸣,苏在不停地突进移动着,极速突进象是可以无限使用一样。而当他的速度提升到如此地步时,哪怕是普通的一拳都拥有了恐怖的杀伤力。

  甚至当苏陷于绝境时,竟然会发动极速突进,笔直向红色大公撞去,从而逼得卡诺萨不得不让开一条路。这种情况下,即便卡诺萨能击杀苏,也会在他的濒死反击下受到永不能复原的重创,而一个失去武力的大公,对帝国来说,与死人没有什么两样。

  两条身影已完全交织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彼此,爆炸、风鸣和碎石绞在一起,让战场变成一块死地。这种程度的战斗,甚至连红袍武士首领都无法插手,也只在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何强悍无比的两大黑袍武士,会先后死在苏的手中,而且是一点尊严都没有的死法。

  旋风在金字塔上肆虐着,忽然一声轰鸣,高达百米的大金字塔终于承受不住两大强者磅礴的力量,一角轰然倒塌!数米见方的巨大岩块从废墟上滚落,无可阻挡地落入居民区中,在密密麻麻的民居中压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如此激烈的战斗不会持久。

  通的一声,苏仰面摔在地上,红色大公宽大的手掌已按在他心脏的位置上,另一只手则抓向苏胸口的力量结晶。不管什么情况下,能量结晶只要被挖出,就是无法永久的损伤。卡诺萨同样伤痕累累,但目光依然坚定,双手更是稳若磐石。而苏周身浴血,右手和双腿都已扭曲得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仅有尚可动弹的左手则是挥拳向大公的胸口击去。这一拳力量明显不足,落点又是大公的右胸,所有卡诺萨根本不以为意,冷笑着说:“再见了,苏!”

  说完,他右手一沉,五指已插入苏胸口的肌肤,握住了炽热得如同烧红的钢铁的能量结晶。

  只是苏的左手速度突然增加,提升何止十倍?突出其来、超越音速的重拳破开了大公胸口肌肤和肋骨,一举轰入胸腔!

  卡诺萨低头看看伤处,难以置信地说:“竟然……还可以这样使用极速突进!你真是一个天才,可惜……你还是活不了。”

  扑的一声,卡诺萨的左手已穿破苏的胸口,深入胸腔,握向苏的心脏。然而,他握了一个空,直到这时,卡诺萨才发现,苏的胸腔中不但没有心脏,而且什么内脏都没有!就在一愣神间,他左手上传来烧灼般的剧痛,而且瞬息间就变得麻木。卡诺萨脸色大变,忙抽回左手,可是手腕被象是被无数细碎齿轮卡住,连拔了几下才抽了出来。当看到自己的左手时,卡诺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骇然!

  他的左手已只剩下手骨,所有血肉都消蚀得干干净净,仿佛实验室处理后的骨骼标本,而且手骨焦黑,象是被烈火烧过。卡诺萨并不知道,苏的胸腔内完全是消化器官,而且是以燃烧方式消化食物。所以他的手插进去,就象伸进了苏的胃,短暂时刻就被高温蚀烧得只剩下手骨。就在卡诺萨惊骇交集的时候,胸腔中又是一痛,苏的左手居然从小臂处转了个弯,如软体动物的触手般延伸着,并且握住了大公的心脏,然后五指收拢,冷然捏爆了正在强劲有力跃动着的心脏。

  一直以来,卡诺萨都以为苏是人类,并且以应对人类的方式在战斗,却没想到意外来自于最后时刻。而苏也一直以人体的结构方式在战斗着,这也给了红色大公以错觉。不过,如果还有选择,苏并不希望是以这种方式结束战斗,但他更不能接受自己战败或者战死的结局。

  苏站了起来,而卡诺萨永远地倒下了。

  作为这一战落幕的尾声,苏得到了六十一个进化点,和他预估的略有差距。误差则是源自于思维中枢数量不足。

  苏静静看着犹自睁着双眼的卡诺萨,轻轻说了声‘抱歉’,然后脸上的表情渐渐淡去,飞扬燃烧的激情也重归平静和冰冷。他的内心深处,已有一小片沉淀为死一般的冷寂。

  在苏的意识中,一排数字不断跳跃着,最终定格。一个声音在他意识的最深处响起:

  本能融合进度:10%。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