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归于沉寂 三

章十七 归于沉寂 三

  资源富饶  从來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能力  也是一个深具神奇色彩的能力  试图对这个能力进行解读的研究者会发现自己收集到一大堆匪夷所思、毫无规则可寻的案例  迄今为止  人们只能对它的一小部分功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也几乎沒有用药剂开发成功的先例

  不过人们并不对此表示过度惊奇  毕竟高阶的神秘学能力大多是难以解释的  在每一个人身上  资源富饶都会表现出不同的属性和作用  能够收割到更多的进化点只是其中最简单、最普遍的显性能力  也是目前为止惟一能够解释的功能  而显性比例排名第二的能力则是对资源的探索  部分拥有资源富饶能力的人会比其它人更容易找到珍稀的资源  比如能源、水、稀有矿物或者是具有高价值的变异生物等等  它和幸运有些类似  不过从现有数据來看  它在获得资源方面要远远强于幸运  甚至比九阶的真实幸运还要强大  却无法在战斗中发挥作用

  不过这并未让人们过于纠结  反正所有高阶的神秘学能力  包括真实幸运  都是让人费解的

  帕瑟芬妮从來不想在这些事情上费脑筋  在她看來  这种麻烦而又无趣的工作都是海伦那家伙的专利  对她來说  能力只要能用  只要好用就可以了  为什么非要弄清楚它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呢

  她抬起修长笔直的右腿  砰的一声  把面前一间小屋的铁门踢开  然后走了进去  长筒皮靴高达十公分的后跟落在地上  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声  还似乎带着某种韵律和节奏  这种声音  总是会立刻把男人的目光吸引到她那双长得惊人的双腿上去

  不过帕瑟芬妮从在意那些  这时的她用一方丝制手帕掩着鼻子  躲避着铁门甩出去后激起的飞扬灰尘  开始打量着眼前昏暗狭小的空间  最靠里的墙角处七歪八扭地堆放着几个箱子  铅封有一半耷拉在地上  箱体倒是十分结实  一点缝隙和破损都沒有  帕瑟芬妮伸出戴着皮质战术手套的左手  一一把箱盖打开  箱盖是钉死的  但在帕瑟芬妮面前  就是铁铸的保险箱  也跟纸糊的差不多  可以随手撕开

  比起不起眼的外表  箱内可算是金玉满堂  里面竟然是满箱的子弹  底下的箱子中还有几挺崭新的新时代突击步枪  在现在战火四起的时候  这些物资可比黄金珠宝更加珍贵  只比食物稍逊而已

  一想到食物  帕瑟芬妮突然双眼一亮  飞速把装弹药武器的箱子拨到一旁  露出最下面一个毫不起眼的医药箱  打开后  里面除了码得整整齐齐的常用药品外  居然还有几个高等级的肉罐头  看生产日期  还不到一年

  在这一带  这几个罐头足可以换到一挺大威力的高射机枪  如果是年轻漂亮女人的话  可以换上一打  为期一个月  当然  如果帕瑟芬妮想换男人  更可以多上一倍

  她哼了一声  把某些奇怪的想法驱逐出去  将罐头全部挑出來  塞入身后的背包  帕瑟芬妮又将余下的弹药箱磊到一起  捡起靠在墙边的几根铁条  象使用绳索般  把箱子捆扎完毕  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松松地提起加在一起足有几百公斤重的弹药箱  兴高采烈地出了小屋

  临走前  帕瑟芬妮回头看了一眼小屋  笑得肆意而张扬  简直半点淑女风范都沒有:“资源富饶加上真实幸运  果然无敌了  居然随便进个屋子都能找到这么多东西  我简直是太佩服自己了  呵呵呵呵  这下可以组建一支自己的部队  总不能什么事都自己亲手干吧  那多沒面子  嗯  要是资源富饶能够升到十阶就好了……”

  贪心不足的帕瑟芬妮此刻依旧挽着深灰色长发  穿着厚实的深棕色大衣  下摆开成四片  是完全不会影响行动的款式  她下身着深黑色长裤  配以长筒高跟皮靴  腰间和大腿两侧绑着的皮质武装带给她增添了几分杀气  更突显出一种奇异而致命的吸引力  她就这样张扬笑着  自我吹嘘着  甚至偶尔会停下來摆几个撩人姿势  走几个t台步  显示一下傲人的身材

  反正也沒人看得见

  轻松地哼着小曲  迈着让人嫉恨的步姿  帕瑟芬妮走到一辆越野车前  把到手的货物扔进后厢  坐进驾驶室  开着这辆老得掉牙、直冒黑烟的老爷车  一路远去

  在小屋外  还燃着一堆未灭的篝火  火上烤着的几串蜥蜴肉已成了焦炭  本该在火堆旁享受晚餐的几个人现在分散着倒在地上  早变成了尸体  他们非常肮脏  破烂的衣服下露出长满了变异组织的身体  这是几个武装流民  在荒野上随处可见  是暴力野蛮和贫穷的代名词  即使是全盛时期的暗黑龙骑  哪怕是个列兵  看到这些武装流民也沒有开枪的冲动  他们穷得要死  自身又沒有力量  杀了他们一点好处都沒有  只是浪费子弹和磨损枪械而已  这几个倒霉的家伙看到了刚好从此地路过的帕瑟芬妮  贪婪和欲望顿时让他们瞎了眼睛  想要抢人劫车  结果却被帕瑟芬妮一枪一个在一秒钟内全部放倒

  可是帕瑟芬妮也沒想到  随意灭了几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居然就能有这么大收获  那如果消灭了议长的一整支军队  甚至端了一个大工厂呢

  帕瑟芬妮越想越高兴  哼唱的小曲更加欢快响亮  荒野上  只看到那辆老爷车开得歪歪扭扭  就跟喝醉了酒一样  真让人怀疑她究竟有沒有拿过驾驶执照

  哦  现在是新时代  已经沒有驾照这种东西了

  老爷车在荒野上喘息爬行着  远处不时闪过爆炸的火光  轰隆的炮声隐隐传來  为老爷车里传出的旋律迷人的铜管爵士乐作着伴奏  只是节奏不太合拍  戴着大号墨镜帕瑟芬妮从车窗中探出头  向周围看了看  沒有发现任何熟人  又缩了回去  然后老爷车中传出一声欢呼  装样子的蓝调爵士乐顷刻换成了激烈的摇滚乐  于是扭來扭去的老爷车又开始在前进过程中加入了小跳之类的舞步

  看着车尾喷出的滚滚黑烟  以及老牛喘气般的发动机轰鸣声  还有吱嘎作响的车身  任何人都会担心它下一刻就会散架  不过  这辆少说跑了八十万公里的老古董居然有着一副好音响  至少它喇叭传递出來的分贝值足够响亮

  老爷车在荒野上招摇过市  不知吸引了多少窥视的目光  可是在看到车身上漆着的飞腾的红龙后  所有的有心人都悄悄退却了  当然也有无知且无畏的家伙  所以老爷车后厢里的货物又增加了些许份量

  在荒野上奔行了几十公里后  老爷车冲入了一个简陋的小镇  小镇不大  总共只有一百多栋的建筑  沒有专门的守卫  可是镇中每个人几乎都佩着重火力  就连一个七八岁抓着只剩下半拉身体的布娃娃  奔奔跳跳穿过街面的瘦小女孩都背着一支微冲

  老爷车一直冲到镇中心  然后一个急转弯  极为惊险地插进两栋建筑中间  停了下來  这种动作  就是最新式的四轮独立驱动的越野车都难以完成  这辆老爷车不但做了出來  居然还沒散架  果然是个奇迹

  玩了如此漂亮的一手  帕瑟芬妮得意洋洋地推开了车门  但是车门只开了十厘米  就当的一声撞在了墙上  两栋建筑之间的距离极为狭窄  老爷车塞进去后  两边加起來都只剩下不到十五厘米的空隙  怎么都不够帕瑟芬妮下來的

  漂亮的微笑已经僵在了帕瑟芬妮的脸上

  咣  咣  车门又撞了两次墙  然后含着愤怒  通的一声关上  把围观的十几个人吓了一跳

  老爷车再次发出粗重的喘息  猛然从夹缝中退了出來  轮胎剧烈摩擦着地面  居然玩出了原地漂移  转了一百八十度  然后车身一个横移  斜窜进了一个老酒馆的前院里  另一侧几乎贴上了院墙  技术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

  老爷车车门打开一半  却因为门栓不好而卡住  于是众人看到一只黑色高跟长靴子从车内伸出  在车门上狠狠踹了两脚  倒霉的门连同那已经侧移了两公分的门栓  在一阵几乎要和车体脱离关系的强烈振动后  终于老老实实地摆出九十度敞开的姿态  然后两条长腿并拢从车内伸出  之间不见一丝缝隙

  所有男人的喉节都上下滚动了一下

  帕瑟芬妮终于从老爷车里走了出來  反手把车门摔上  她拉低墨镜  微微低下头  两只美丽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围观的众多男人  哼了一声  又把墨镜推了上去

  一个十岁刚刚出头的伶俐少年跑了过來  伸出脏兮兮的小手  说:“最美丽的芬妮姐姐  停车费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