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归于沉寂 四

章十七 归于沉寂 四

  听了少年的话  帕瑟芬妮双眉一扬  仰起头  就想哈哈大笑几声  只是才哈了一声  她就感觉有些不妥  立刻刹住  改用左手掩住嘴  小声地发出几声属于淑女的不露齿的轻笑  周围的男人们立刻交头接耳  小声议论

  “她怎么了  难道这次出去受了伤  ”

  “看头上沒伤到啊  ”

  “那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

  漂亮的笑容再次僵在帕瑟芬妮脸上  她又拉低了墨镜  带着杀气的美丽双瞳扫过  男人们立刻作鸟兽散

  帕瑟芬妮打开后厢一个弹药箱  抓了一把子弹  塞到少年手里  充作停车费  少年一声欢呼  立刻向后院跑去

  帕瑟芬妮推开老酒馆的门  走了进去  坐在吧台前  脚一勾  把一张桌子勾了过來  然后把一双长腿架了上去  背靠着吧台  舒服地出了口气  吧台后是一个微秃的老人  脸上有着酒精过度的病态红色  他在吧台后忙碌着  头也不抬地问:“老样子  ”

  “当然  ”

  老人抬起头  把一小管纯蓝色的液体放在吧台上  轻轻一推  细而高的玻璃管就滑到了帕瑟芬妮面前  她一把抓过  一饮而尽  然后闭住屏息  足足过了一分钟  才重重吐出一口浓郁酒气

  蓝色液体的色彩十分美丽  浓郁的蔚蓝色  却偏偏有种澄澈透明的感觉  液面在光线下一晃动  闪烁着金线  让人联想起旧时代画作上普罗斯旺的阳光海岸  液体的量很少  也就十毫升上下的样子  可是帕瑟芬妮喷出的酒气却瞬间布满了整间酒吧  她的脸上也飞上几片红晕

  “再來一发  ”老人问

  “当然  ”

  于是又是一小管蓝色液体滑到了帕瑟芬妮的面前  她依然一口喝干  片刻后才喷出一口酒气

  帕瑟芬妮周围两米之内  除了吧台后的老人之外  沒有人敢接近  这时却有一个精悍的男人走了过來  在帕瑟芬妮面前坐下  他敲了敲吧台  说:“再來两发蓝色妖姬  ”

  两个玻璃管滑到了他的面前  男人抓过了其中一个  却把另一管推到了帕瑟芬妮面前  说:“这发我请  ”

  帕瑟芬妮用一根手指搭在玻璃管的管口  微眯的双眼弯成一个妩媚的弧度  斜斜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玩味地问:“你明知道蓝色妖姬不能喝第三发  莫非……你想灌醉我  ”

  还在暗黑龙骑时  只要她想  只要她认真的笑  就少有男人能够抗拒  帕瑟芬妮不光拥有美丽和智慧  还有堪称无双的演技  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成功抵抗过她  某种程度上  他们都是变态  而那个时候  这些变态中实力最弱的就是苏

  眼前这个男人很出色  五官端正  双手有力而清爽  他眼睛亮了起來  蓝色妖姬的霸道力量已经催红了他的脸  也提升了他的胆量和自信  做为三十岁不到就达到了七阶的男人  他的确有自信的本钱

  “是  ”男人直视着帕瑟芬妮的双眸  斩钉截铁地说

  帕瑟芬妮忽然妩媚的笑了  上身倾向男人  放轻了声音  说:“其实  想和我上床的话  不用灌酒那么麻烦的  只要……”

  这么近的距离  男人不光可以嗅到她身上的香气  更可以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吹出來的丝丝气流  那气流中  不光含着帕瑟芬妮的香气  还有浓浓的酒气  两者混和在一起  即叫欲望  又叫挑逗

  男人只觉得喉咙中干得象着了火  喉节艰难地动了动  用干涩的声音问:“只要什么  ”

  帕瑟芬妮又向前倾了倾  鼻尖几乎碰上了男人的鼻子  闪亮的双眼几乎耀花了男人的眼睛  她慢慢地说:“只要……你打得过我  ”

  说着  帕瑟芬妮戴着军用皮质战术手套的右拳已闪电般砸在了男人的脸上  喀嚓一声  男人的鼻子明显变了形  然后整个人都被那股大气抛飞起來  直接撞碎了窗户  翻了出去  扑通一声栽落在窗外  然后就沒了声息

  帕瑟芬妮收回拳头  摘下了手套  把那纤长完美的手举在眼前  一脸心疼地嘟嚷着:“唉  打人最伤皮肤了  ”可是看她那姿态  与其说是在心痛  不如说是在炫耀自己的手

  酒吧里坐着的人似乎见惯了类似场景  并不怎么感觉到惊奇  也沒啥意外的反应  而是自顾自地喝着酒  谈着话  当然  大多数的目光都是集中在帕瑟芬妮身上  不论在哪里  她都是视线的焦点  只是人们的目光扫过帕瑟芬妮即使戴着手套也依然线条优美的手  以及大腿上绑上着的巨形手枪时  目光中闪过的不是惊艳  而是畏惧

  那只手枪有些类似于玛格纳姆  可是却比玛格纳姆大了何止一号  30mm的口径完全就是机关炮  它的弹鼓中只能装下三发子弹  子弹全部手制  特殊装药  有三种不同弹头可以选择  在近距离  这玩意完全无敌  现场就有人亲眼看到帕瑟芬妮用这把枪轰开了半米厚的混凝土墙  击毙了躲在掩体中  自以为安全的敌人

  “哪來的白痴  ”帕瑟芬妮拿起第三支蓝色妖姬  摇晃着问

  吧台后的老头耸了耸肩  示意不知道  说:“谁知道  昨天才看到他  似乎挺厉害的样子  巴瑟都不敢惹他  不过这家伙运气显然不怎么样  要不然怎么会來招惹你  好了  现在你该把酒钱付了  ”

  “喂  不要过分啊  我还沒喝完呢  我象是会欠你酒钱的人吗  ”帕瑟芬妮很委屈叫了起來

  “是不象  因为你已经欠过好多次了  ”老人丝毫不给她留情面

  帕瑟芬妮楚楚可怜的表情并沒有换來老人的同情  终于很不情愿地说:“新时代全新突击步枪一枝  ”

  哪知道老人摇头说:“还不够  ”

  帕瑟芬妮立刻竖起眉毛  凶狠质问:“不过三杯蓝色妖姬  怎么不够了  ”

  “是四杯  那个人还沒付钱  就被你打跑了  所以他那杯也要算在你的帐上  ”老人面无表情地说

  “那再加十个弹匣  再多就沒有了  ”帕瑟芬妮咬牙切齿

  “成交  ”老人很痛快

  这一次  帕瑟芬妮望向手中那管蓝色妖姬的表情已经是凶狠了  她咬着牙  一口干掉了玻璃管中的所有蓝色液体  连一滴都沒有剩下  然后从高脚凳上跳下  说:“那个白痴呢  我要再揍他一顿  ”

  窗户边的一个人立刻探头出去看了看  然后回头说:“已经跑了  ”

  吧台后的老人耸耸肩  评论道:“是个聪明的家伙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