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归于沉寂 五

章十七 归于沉寂 五

  就在帕瑟芬妮沉着脸  双眼开始四处乱瞟  寻找可以出气的家伙时  酒吧的门被推开  一个身材极为魁梧彪悍的大汉走了进來  天气还有些寒意  他上身却只穿了件皮制战术背心  前襟上挂着两把双管散弹枪  背心上空着的地方则插满了子弹  因此  他走动起來  难免会发出一些金属互相摩擦碰撞的声音  衬着他满身虬结的肌肉  颇令人头皮发麻

  看到帕瑟芬妮时  壮汉的眼睛也是一亮  他先和帕瑟芬妮打了个招呼  就对吧台后的老人叫道:“來两杯蓝色妖姬  ”

  当两个玻璃管摆上吧台时  整个酒吧都安静下來  所有人都在看着壮汉  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壮汉却是不明所以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只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不过仍然把一管蓝色妖姬推到帕瑟帕妮面前  说:“这发我请  ”

  帕瑟芬妮沒有立刻回应  双眼笔直地盯着壮汉  直看得他不得不低头找寻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才慢慢地说:“鲁迪克  你最近发财了  ”

  名为鲁迪克的壮汉显然不明所以:“发财  怎么可能  我最近一周都在养伤  沒有出去过  ”

  “是吗  ”帕瑟芬妮笑了起來  她笑的时候  眼睛是弯弯的  非常好看  可是熟悉她的几个人都知道  每当她笑得如此好看的时候  就是想动用暴力解决问題的时候  果然  帕瑟芬妮接下來的一句是:“既然你想请  那么把酒钱先付了  ”

  这句话  几乎每个词都是她从牙缝里挤出來的

  鲁迪克更是有些莫名其妙  他在这个小镇上可是信誉卓著的  不过这里谁都知道惹到帕瑟芬妮的下场  于是他耸了耸肩  从腰上的挎包中摸出一个崭新的肉罐头  付掉了酒钱

  帕瑟芬妮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抓过蓝色妖姬一口干掉  这次忍得更久  才喷出浓浓一团酒气  喝过了酒  帕瑟芬妮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她拍了拍鲁迪克的肩  说:“小伙子不错啊  懂得请我喝酒  好吧  我也不能白喝你的  从此你就跟我干吧  和上次说好的一样  ”

  帕瑟芬妮轻描淡写的几下却差点把壮得跟铁塔一样的鲁迪克砸趴下

  鲁迪克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哭难看  他可是有七阶力量和七阶防御的强者  是在小镇一带绝对可以横着走的狠人  当然  是在不遇上帕瑟芬妮的情况下  他一身强悍能力  却每每要使尽本事  才能不在帕瑟芬妮随意的拍肩搭背中被放倒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  明明帕瑟芬妮的力量只是七阶不到的样子

  而且  貌似上一次的真相  是帕瑟芬妮想要建立自己的私人军队  想招揽鲁迪克加入  却付不出他要求的报酬  才拖延下來的  应该是她求鲁迪克吧  怎么现在听她的话头  求人的角色反过來了

  “那么  报酬  ”鲁迪克抓着头皮  努力挤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以免帕瑟芬妮做点出格的事出來  她可是刚刚喝了一杯蓝色妖姬的

  然而  如果鲁迪克知道这是她的第四杯的话  绝对不会提报酬这个词

  就连吧台后的老人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鲁迪克时  谁知帕瑟芬妮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豪气万千地说:“不就是几挺突击步枪吗  我给你五支  每支配十个弹匣  就这么说定了  ”

  在现在  这可绝对是大价钱  当然  以鲁迪克的能力來说  仍然是打折后的价格  打折的幅度  以当前雇佣兵的行价  大约是三折左右

  不知道为什么  鲁迪克看着帕瑟芬妮比花朵更娇艳的笑容  比钻石更璀璨的眼睛  总觉得心里一阵阵发毛  他无可选择  只好点了点头

  帕瑟芬妮眼波流转  笑着说:“今天姐姐高兴  下一杯酒我请了  ”

  酒吧中所有人都欢呼起來  却沒有一个人真去拿酒

  帕瑟芬妮很满意  很不淑女、但非常霸气地呵呵笑了几声  忽然身体一晃  一头栽倒在吧台上  四发蓝色妖姬  就是一头变种猛犸喝下去也会醉倒  虽然帕瑟芬妮酒量小镇无敌  也就是两发的量而已

  老人摇了摇头  叫过那名伶俐少年  和他一起把帕瑟芬妮拖到酒吧后面的客房里  扔到了床上  喝醉的人都很沉重  短短的几步路  已经让老人和少年汗流浃背  老人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再看一眼床上呼呼大睡的帕瑟芬妮  再次摇了摇头  取來一盆水和毛巾  让少年把帕瑟芬妮的靴子擦净  再去前面帮忙  吩咐完  他就先回吧台去了  作为小镇上惟一的一个酒吧  他可是很忙的

  少年用毛巾蘸了水  走到床边  动作忽然慢了下來  看着帕瑟芬妮美得惊心动魄的脸  他年轻的脸上渐渐泛起红潮  呼吸急促  他艰难地吞着口水  手颤抖着伸出  伸向帕瑟芬妮的胸口  她的胸前衬衣崩得极紧  似乎呼吸再用力一些  就可能把扣子崩飞  少年手指正向拉得最紧的一颗扣子伸去  看來只要轻轻一拨  这颗扣子会自已打开

  他的手刚伸到一半  却突然僵在了半空  汗如潮水般涌出  从额上流下  再颗颗滴落  少年张大了口  喉咙中发出沒有意义的呜咽  那把巨大的手枪不知何时从帕瑟芬妮的腿上到了手中  此刻冰冷而巨大的枪管正顶在少年的额头上

  而帕瑟芬妮本人  仍在沉沉睡着

  少年僵直了半天  终于腿一软  坐倒在地上  他的手一离开帕瑟芬妮的身体  那柄巨型手枪就打了两圈  不知怎么的又回到了大腿上的枪套中  死里逃生  少年再不敢多呆  几乎是爬着逃了出去

  床上  帕瑟芬妮伸了个懒腰  迷人的眼睛张开了一线  扫了下空荡荡的房间  很有些迷糊地自语着:“刚才好象有色狼……怎么沒死人  奇怪  ”

  这时酒力再次涌上  她翻了个身  把两只长腿舒服地架高  再次呼呼睡去  全然不顾干净的床单上已多了几只泥泞的鞋印

  小小少年  这次一顿狠打是逃不掉了

  夜色低垂  小镇依然热闹  在战火四处燃烧的地域  这里就象一方小小绿洲  距离小镇几公里处  有一座孤零零的土包  是附近惟一的制高点  山包顶停着一辆轻型越野车  一个身姿如标枪般挺直的男人正举着望远镜  观察着这个在地图上标注为利兹的小镇

  这个男人三十左右的年纪  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胡须让他平凡坚毅的脸也有了别样的魅力  那身深黑色、对襟缀以暗金色纹线的龙骑将军制服  更把他的站姿完美烘托出來  在他身上  有着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和淡淡杀气  这并非每个能力者到达同等能力和位置时都能拥有的

  片刻后  他放下了望远镜  说:“沒有特殊防御工事  但是人人都配备了重火力  很麻烦  ”

  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看样子是他的助手  这时助手走上一步  说:“将军  放过它的话  我们的行军距离要多出近百公里  油料现在很稀缺  ”

  男人又举起望远镜  再看了会小镇  下了结论  说:“就这样吧  我们绕路  ”

  助手争辩道:“可是利兹只是几百个武装平民  不是军队  推平它对您來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

  助手鼻子上贴着一块纱布  即使在夜色下  也能看出脸高高地肿了一大块  居然就是在酒吧中被帕瑟芬妮随手一拳砸飞的家伙

  男人放下了望远镜  看看助手  淡淡地说:“你错了  只要有那个女人在  即使是一群绵羊也会被她变成狮子  ”

  距离山丘几公里外  赫然停着整队的军用卡车  突前和护卫在两翼的装甲车将近二十辆  而殿后的  竟然是四辆自走重炮  还配置了相应的弹药补给车  这些火力足以应付一场小规模的战役了

  军车和装甲运兵车都沒有熄火  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  而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游走在车队周围  仔细观察的话  他们向外围散开的疏密程度和远近距离都经过精心计算和周密布局  沒有可乘之隙  这显然是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军队  在任何地方都有扭转战局的能力

  男人和助手已经上了轻型越野车  从山丘背面驶下  向着车队开去

  夜很静  男人凝望着车窗外  侧面线条如同岩石刻像  甚至连眨眼的动作都沒有  不知在想些什么

  助手则貌似专心地驾着车  识趣地沒有再在进攻利兹镇一事上再作纠缠

  小镇利兹其实沒有多少特殊的资源  但是那点可怜的粮食储备也难免引起众多大小势力的窥觑  所以半年多來小镇周围大大小小的战斗爆发了不下几十起  但作为几百平方公里内惟一一个贸易和休整的地点  镇中居民个个都愿意为小镇的独立和自由决一死战  而在大半年中  小镇就象黑暗中的灯塔  吸引了大批厌倦战争且渴望安宁的能力者加入  成功地将独立地位维持到了今天  利兹是周围地区的贸易中心  又因处于血腥议会传统势力范围边缘  缠战中的两大势力都不可能把主力放在这一带  才让这块绿洲存在至今  但利兹的形势一直岌岌可危  随着物资越來越匮乏  它的重要性越加凸现  也就吸引了更多贪婪的目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