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离开 一

章十八 离开 一

  转折发生在一个月前  那时  帕瑟芬妮來到了利兹  并在这里长住了下來  从那时起  进攻利兹的各方势力经历了噩梦般的一个月  每次进攻总会演变成送死兼送装备补给的结局  他们的秘密据点也屡屡被她发现  连锅端掉  大批物资成为她在利兹住店喝酒的本钱  而帕瑟芬妮的美丽和笑声也照耀着小镇  并点燃了镇上人们所有的希望和勇气

  在这片混乱的土地上  帕瑟芬妮肆意飞扬着  好象回到了十几岁的年纪  那时的她  也是如此的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用美丽解决小事  用暴力解决大事  硬生生在暗黑龙骑总部六楼那些变态的老少男人中间  打下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办公桌

  如果她不是女人  恐怕早就被视为摩根将军的最佳后继人选

  男人回想着如烟往事  一时竟然有些出神  就在这时  越野车突然一震  接着一个紧急刹车  刹车片发出尖利得仿佛要崩裂的声音  轮胎狠狠摩擦着地面  带起两道滚滚尘土  男人一时不察  整个人都从座位上飞出  撞向前窗  他哼了一声  左手闪电前伸  在前风挡下一按  戴着手套的手竟然整个陷了进去

  他抬起头  先是狠狠地瞪了助手一眼  才向前望去

  助手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  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把方向盘捏得彻底变形  他大口喘着气  汗如雨下  双眼凸出  死死盯着车前突然出现的一个女人

  这是一个极为吸引人的女人  一身暗黑龙骑的军装极好地衬托了她的身材  她很高  双脚站在越野车前进道路的路边  身体却倾斜了非常夸张的角度  以至于头都过了越野车的中线  她右手伸向越野车  五指张开  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定在那里  分毫不动  如同雕塑

  她的面容非常美丽  大大的眼睛中甚至还有顽皮和无辜  很无害的样子  既使在夜色下  也可以看到她的手非常美丽  如象牙雕就  还有隐约宛转流动的光  虽然她侧弯的姿势比较夸张  但是她轻松悠然的样子仿佛只是在拦顺风车而已

  可是助手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  他的视线焦点集中在女人五指指尖  全身都忍不住在颤抖着  只有他才能体会到那种压力  这个女人仿佛无中生有般突然出现  出现时就是现在的姿势、现在的位置  在一刹那  助手就知道绝不能让越野车碰上她的手  不然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那一刻  他几乎迸发出了全部潜力  瞬间把刹车踩死

  当越野车终于刹停时  前发动机盖距离那只盘绕着的死神的美丽手掌已不足十五厘米

  几秒钟后  恐惧这种情绪才顺利传达到大脑中枢  助手的汗一下涌了出來  整个人都虚脱在座位上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男人沒有理会助手  而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女人忽然站得笔直  从倾斜到站直之间完全沒有过渡  象是瞬间移动的效果  男人微微变色  双脚前后错开  摆出暗黑龙骑徒手搏击的标准起手姿势  他浓重的双眉绞在一起  眼中全是凛然  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不过女人忽然嫣然一笑  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说:“别盯着我看  要找你的可不是我  ”

  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从黑暗中显现  他一直就站在那里  出现只是因为缠绕在身上阻断视线的黑暗散去了而已  他有一张纯净明朗的脸  灰色的短发在夜风中缓缓飞动着  他看起來就象是一个大男孩  然而身上却隐隐散发出在血火与生死之间走出來才会沾染上的凌厉

  男人打量着从黑暗中出现的年轻人  并未放下戒备的姿态  慢慢说:“奥贝雷恩  ”

  年轻男人笑了笑  随意地站在那里  说:“很高兴你还能认出我  不过  我想问你的是  你出现在这里干什么  鲁登道夫将军  ”

  “行军  ”鲁登道夫说  虽然对方说话的方式近乎无礼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保持风度

  “去哪  ”奥贝雷恩追问

  鲁登道夫皱着眉  冷冷回答:“这不是你该知道的问題  ”

  “好  我不管你要去哪  只要你绕开利兹就行  ”奥贝雷恩貌似漫不经心地说

  鲁登道夫怒意骤然喷发  然后缓缓平落  慢慢地说:“如果我不绕路呢  ”

  “那你可以死在这里了  ”

  鲁登道夫沒有生气  反而变得彻底冷静  但是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这是他进入临战状态的标志  他沒有看奥贝雷恩  而是把目光投在女人身上  他早已看出  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毁灭性的力量  要远比不可捉摸的奥贝雷恩更加强横  看到鲁登道夫的目光投过來  女人抿了抿嘴  笑得象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般可爱  居然抬头看天  一副准备置身事外的样子

  鲁登道夫已提升至顶点的战意刹那落空  根本锁不住她  他心里大惊  但神色不变  又看向奥贝雷恩  说:“杀了我就意味着亚瑟与威廉家族全面开战  你做好准备了吗  ”

  奥贝雷恩向前走了一步  脱去大衣  随手扔给女人  微笑着说:“不用看她  艾琳娜不会插手我们之间的战斗  至于两个家族开战  那又有什么  难道你就做好了准备  ”

  “艾琳娜  ”鲁登道夫一脸震惊  盯着那女人看了好一会  才转向奥贝雷恩  冷笑着说:“她不插手的话  你赢得了我吗  ”

  面对鲁登道夫凛然有如实质的杀气  奥贝雷恩就似全无所觉  身体每一寸肌肉都处于放松的状态  看不出丝毫备战的样子  他如同闲聊般随意地说:“如果只以战斗力而论  我们大约是五五开  但我一直在生死间搏杀  而你更多是统领指挥的将军  所以生死决战的话  我们之间的胜算是七三  足够下重注了  ”

  鲁登道夫依然摆着战斗起手势  在随意站着的艾琳娜和奥贝雷恩面前  这显得有些可笑  但鲁登道夫既然知道了那个女人是艾琳娜  即便奥贝雷恩说了她不会出手  又哪敢放弃戒备  如果他们突然联手合击  他至少还有还击的余地  对于到达他这种地位的人來说  面子又有什么重要的

  “为什么找上我  ”鲁登道夫问  他已经猜到了部分原因  但还是希望确认一下

  奥贝雷恩讥讽地笑笑  说:“我们之间并不是非要一战不可  至少现在还不是  但你应该知道谁在利兹里面  如果还是不肯绕路  非要进攻利兹的话  那我只好在这里先杀了你  然后再和艾琳娜一起灭掉你带來的部队  ”

  鲁登道夫看了奥贝雷恩一会儿  缓缓收起格斗姿态  说:“如果只是这个原因  那我们绕路  不过  你最好劝她早点离开  ”

  “这不用你管  ”

  鲁登道夫返身上了越野车  重重摔上了车门  而艾琳娜和奥贝雷恩已经把道路让了出來  在经过奥贝雷恩身边时  鲁登道夫摇下了车窗  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一定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

  奥贝雷恩笑了笑  说:“后悔的该是你  过了今晚  你连三成的机会都不会有  ”

  鲁登道夫沒有回应  摇上了车窗  越野车飞速向整装待发的军队驶去  看着离去的越野车  艾琳娜忽然说:“真的放他走  我还是觉得应该把他们全杀掉  不会很费事的  ”

  奥贝雷恩只是摇了摇头

  越野车中  鲁登道夫点上了一枝烟  深深地吸了一口  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那是愤怒、恐惧和屈辱混和在一起的产物  虽然他并沒有进攻利兹的意思  但是不想做  和被人逼着不做  完全是两回事

  夜很安静  越野车在夜色中飞快地行驶着  助手尽力用残缺的方向盘稳稳当当地控制着车辆  一言不发  在黑暗和安静中  鲁登道夫忽然缓缓地说:“抢走了艾琳娜  帕瑟芬妮又是公然出现  这两记耳光  扇得可真是响亮啊  ”

  助手已大致猜到了鲁登道夫言中所指  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装作什么都沒有听到

  当帕瑟芬妮醒來时  天已经全黑了  她用力晃了晃脑袋  才看清自己是在酒吧后面的客房里  战斗本能告诉她现在已经是深夜三点了  但是前面的酒吧中依然非常喧闹  吵闹和哄笑声不时传來

  这是怎么了  帕瑟芬妮有些惊讶  以往一过十二点  连最兴奋的客人都会老老实实地回去睡觉的  现在可不是和平时代  保持好的体力是能否活下去的关键  何况睡眠时间里并不是完全的休息  一部分精力还是要用于戒备  利兹的繁荣和和平可都是建立在战火与鲜血奠定的地基上

  她吃力地把腿从床上挪下  脑袋里仍然是一下下敲击般的疼痛  而胃在翻滚着  总想把里面装着的东西倾倒出去  这就是酒醉的感觉  帕瑟芬妮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又不得不接受  蓝色妖姬的酒力悠长而持久  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也不象普通的酒精  可以用能力驱除  这也是它为什么价格如此昂贵的原因  事实上它并不是纯粹的烈酒  而是在里面掺了极少量的神经毒素  这样才可能把一个个身体比北极熊还要强壮的能力者放倒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