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离开 二

章十八 离开 二

  帕瑟芬妮來到镜子前  仔细整理了一下仪容  不过对深陷的两个眼窝毫无办法  她打开房门  走廊中的刺眼光线让她的眼睛眯了一下  才逐渐适应  凭着有些模糊的记忆  帕瑟芬妮找到了通向前面的门  推开  走进了酒吧里

  酒吧里一片乌烟瘴气

  几十个男人女人围成一团  拼命地叫着  闹着  地上堆满了空酒瓶  而劣质香烟已经在空气里形成一片难以扩散的迷雾  浓得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酒吧音乐强劲  不过沒人來投诉吵了睡眠  毕竟镇里小半的人都挤在这间小小的房子里了

  桌椅都被搬到了一旁紧贴着墙壁  只在酒吧中间放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坐在椅子上  手里握着几张扑克牌  精灵的大眼睛沒有看牌  却盯着对面坐着的男人  酒吧里突然安静下來  所有的人都自觉地闭紧了嘴  男人的目光则在自己的牌和女人的脸上來回移动  却沒有看围观人的表情  在利兹  赌品可是评价一个人的重要标准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大吼一声  重重把牌拍在桌上  说:“我就不信  这手牌也脱不了你一件衣服  ”

  女人笑得清新而亮丽  尚带几分少女般的稚气  不过当她把牌放在桌上时  对面的男人立刻知道这笑容只是假象而已  她的牌刚好比他大了一点  而刚刚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小惊慌  只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于是女人笑着收走了桌上的赌注  一把保养得很好的微冲  沒有回头  却准确地扔进身后的大提包里

  输了的男人不甘不愿地离开了座位  另一个男人立刻补上  重新洗牌发牌  新一轮赌局又开始了  赌局很简单  男人们以武器或者食物下注  女人则是赌自己身上的衣服  输一局就脱一件

  女人的衣着很简单  丝巾  蕾丝边白衬衣  深色长裤  皮靴  就算算上手表和耳环项链  全身上下也沒几件东西  而那件质地轻软的衬衣紧贴在她身上  看流畅起伏的曲线  衣服下面应该也沒有多余的配件  现在她已经脱了一双靴子  露出了裹在黑色丝袜中的双脚  可她就象靴子仍好好穿着一样  就那样交叠着双腿  有节律地摇着  摇得人心神荡漾

  丝巾、耳环、手表和一双丝袜  只是四样东西而已  耳环和丝袜都算一样的  就和靴子一样  也就是说  她再输四次  就轮到衬衣或是长裤了  那时才开始真正的精彩节目

  酒吧里的男人和女人们都在期待着精彩的开始  只有小小的分别  男人是期待并兴奋着  而女人们则是期待且痛恨着

  看到赌桌上的女人  帕瑟芬妮刹那间清醒过來

  艾琳娜  她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看起來赌了很久的样子

  帕瑟芬妮戒备着  不过却沒有摸枪的冲动  这说明艾琳娜并未对她产生敌意  也正因如此  帕瑟芬妮才沒有感觉到她的到來

  “姐姐  ”一声呼唤从身后传來  帕瑟芬妮转身  看到墙角坐着一个孤零零的人  正是奥贝雷恩  从隐隐散发的凌厉气势可以看出  这个昔日的大男孩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男人

  帕瑟芬妮走到奥贝雷恩身边  一把将他提了起來  然后伸手在他身上搜了一遍  找出两把外壳精致得好象得是工艺品的手枪  她对这两把手枪很满意  于是说:“不错的东西  现在是我的了  ”

  奥贝雷恩苦笑着  对这个霸道且总是出人意料的姐姐实在有些无奈  等帕瑟芬妮在面前坐下后  他看着帕瑟芬妮的眼睛  才认真地说:“姐姐  回來吧  我们需要你  ”

  意识到奥贝雷恩的认真程度  帕瑟芬妮收起了笑容  斩钉截铁说:“不可能  如果我回去  家族和议长之间就会进入全面战争  现在的局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

  奥贝雷恩上身前倾  丝毫不让地逼视着帕瑟芬妮:“那你在这里公然亮相是为了什么  怕议长找不到你  ”

  帕瑟芬妮向后靠了靠  让自己躺得更舒适了些  有些慵懒地笑着  说:“我不一样啊  我可是很好面子呢  吃了亏哪有不找回來的道理  而且我很喜欢这里  不想看到它被议长的军队给毁了  这里的人至少赌品都很好  不是吗  ”

  “这不是理由  姐姐……”奥贝雷恩还想再说什么  帕瑟芬妮却打断了他  凑近  目光炯炯地盯着奥贝雷恩  压低了声音说:“喂  你不是和艾琳娜搞到一起去了吧  什么进度了  谁主动  还有  她和这么多人赌脱衣服  你难道就不担心  ”

  奥贝雷恩脸微微红了红  避过了前面几个问題  说:“沒事的  就是这里所有人把裤子都输掉  也轮不到她脱衬衣  她可是想把所有的枪都赢回去呢  不过  这里的枪可真多  ”

  帕瑟芬妮哼了一声  脸色有些不好看  说:“这里的枪是多  因为一大半是我抢回來卖给他们的  ”

  “……那个  姐姐  跟我们回去吧  蝎子最近很不安分  ”奥贝雷恩明智地转移了话題  他看出帕瑟芬妮的眼中正闪着危险的光芒  不断打量着艾琳娜  熟知她习惯的奥贝雷恩知道  她正在认真思考着打赢艾琳娜的可能性

  “姐姐  ”奥贝雷恩苦笑着叫了一声

  “嗯  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帕瑟芬妮这才回过神

  奥贝雷恩看着她的眼睛  忽然问:“你不是想死吧  ”

  帕瑟芬妮陡然欠身向前  一把抓住了奥贝雷恩的衣领  怒道:“你不觉得我现在活得很精彩吗  ”

  “那议长的人來了怎么办  ”

  “打  ”

  “也许來的是海顿  也许是其它比艾琳娜更厉害的人  那时你怎么办  ”奥贝雷恩步步紧逼

  “打不过就跑啊  我象是那么傻的人吗  ”帕瑟芬妮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奥贝雷恩

  “你就象  ”奥贝雷恩迎着她的目光  注视了许久  也无法分辨她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叹口气  说:“我们很快就会向议长军的阵线发起进攻了  ”

  帕瑟芬妮一怔:“你刚才不是说蝎子最近很不安分  ”

  “何止不安分  简直是疯狂了  从抓到的几个家伙大脑里知道  有个什么使徒好象正在复苏  所以他们四处进攻  完全不计伤亡  ”

  “那你为什么还要两线作战  ”帕瑟芬妮质问着

  “因为这样一來  议长就是三线作战了  ”

  “如果摩根不肯支持我们  威廉家族加入战争的话  你也同样是三线作战  ”

  酒吧中的气氛依然非常热烈  在潮水般的欢呼声中  艾琳娜丝巾、耳环和手表都一一摘下  不过她赢得更多  身后已经放着两个装满了武器的大背包  第三个也装了一半  只是人们的热情更加高昂了  只要再赢一次  哪怕她只脱丝袜  也是不可错过的小高潮

  不过帕瑟芬妮和奥贝雷恩姐弟之间的谈话  早已陷入了僵局  两个人很相象  都是天资横溢  意志坚定  也就很难被说服  在奥贝雷恩还小的时候  帕瑟芬妮都是凭暴力解决姐弟之间的争端  而现在这种手段当然不能再用了

  双方谁都说服不了谁  最终奥贝雷恩站了起來  说:“不管怎么说  你必须离开这里  你在这里目标这么明显  只会给对方集中力量一举击杀的机会而已  ”

  “我喜欢这里  ”帕瑟芬妮开始无赖了

  奥贝雷恩叹了口气  抓住她的手  无奈地说:“姐姐  好好的活下去  我记得当初是你教我的战争艺术  怎么现在你自己反而忘了  现在我们还看不到希望  不过只要坚持下去  总会有曙光的  不管怎么说  我都相信苏那家伙一定还活着  一定会回來的  你不希望他回來时看不到你吧  ”

  帕瑟芬妮看看酒吧中狂热的人群  轻叹说:“我走了  他们都会死的  ”

  “你在这里  他们死得更快  ”奥贝雷恩反驳着

  又是一场沒有意义和结局的争吵  最终不欢而散

  而酒吧中的赌局已经接近尾声  男人们成功脱下了艾琳娜的丝袜  却输掉了手边所有能拿來当赌注的东西  最终只能看着艾琳娜一个人提着四个大背包  随着奥贝雷恩离开了酒吧  镇上的人赌品都很好  沒有谁赖帐  就是有个别有想法  看到艾琳娜提着几百公斤重的背包就象拎个小挎包的轻松样子  也都明智地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奥贝雷恩并沒有急着走  而是又在利兹停留了一天  在镇里四处走走看看  时时和人聊上几句  他风度翩翩  又有强悍实力作为底蕴  为人谦和  很是得人好感  帕瑟芬妮一早就离开利兹  去荒野狩猎宝物去了  她不想再和奥贝雷恩争吵  虽然她明白奥贝雷恩为什么会执意向议长发动进攻  可是她就是不想回去

  苏呢  孩子呢  她不知道

  现在  她笑着  闹着  痛饮并且飙车  每天和无数子弹擦身而过  时时刻刻肆意燃烧着她的美丽和张扬  然而  她是空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