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离开 四

章十八 离开 四

  高速运动下指挥车不可避免地剧烈颠簸着  大元帅身上的肥肉不断和车壁甚至是仪器碰撞在一起  长期疯狂纵欲的结果  使迪亚斯特的能力又有退化  已经比最低级的能力者强不了多少  长途跋涉让他的胃不断翻涌着  想要把那些味道干得象石蜡一样的军用干粮排挤出去  和四壁及仪器的碰撞也让他周身痛疼  痛得象肉都裂开了

  迪亚斯特一边诅咒着能够想到的一切  一边紧盯着面前的大屏幕  时不时抓起手边那杯滚热的巧克力喝上一口  以压制总是不肯安分的胃部  他戴着特制的头盔  和大脑中植入的微型芯片相联  无需动手即可将指令下到各支小队的层次

  疾驶的指挥车周围  伴随着数百辆各式战斗车辆  从履带式主战战车直到拖曳着巨大战斗机械人的载重越野拖车  构成了一道钢铁洪流  滚滚向前  这是动荡年代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象  所有看到的武装流民都在抱头鼠窜  那些从头顶飞过的流弹不停地提醒他们  跑得慢的话后果可不是好玩的  在钢铁洪流的两侧  各有十几辆轮式高速越野车疾驰着  车后拖起滚滚烟尘  车顶架着的两顶大口径机炮不时轰鸣着  将视野内的一切生物撕碎  而那些不幸出现在车队前进路上的人  不是被子弹射倒  就是被履带活活碾压而死

  这是一支堪称庞大的机动力量  密集火力以及多达二十名一级指挥是任何人都不能小视的力量  即使在血腥议会  即使是鲁登道夫将军的嫡系部队  也不会选择和这支力量正面抗衡  不过迪亚斯特并未把这支可以决定区域战场战局的力量投入东线  而是向西奔袭  支援已经出发多时的西线各分队

  迪亚斯特虽然失去了力量  但并不愚蠢  反而是一个相当高明的军事家  陷入内战的血腥议会在东线的防御表面上看來起很薄弱  一个凶猛的突击就能撕破这条防线  然而问題是  突破之后呢  迪亚斯特可不相信血腥议会中那些高阶能力者会坐视这支部队深入腹地  而西方虽然荒凉  但沒有成型的势力  不会遇到太大抵抗  而且前锋部队已经在越过大湖区后  发现了一片相对繁华发达的区域  据说这个势力是由三个大型城市组成的  拥有众多的人口和完善的工业体系

  人口  工业  这就是迪亚斯特的关键词  而且这个势力似乎沒有真正的高端能力者

  迪亚斯特不断把一支支分队级别的部队送到西线  逐渐加大对这个势力的压力  以试探它的实力和底线  但试探还沒有真正的结果  不顾真正的主力部队还在工厂中生产  他就迫不及待地率领着已经生产出來的部队向西区进发  他可沒那么多时间等着部队生产完成  而且培养人指挥官虽然能力很强  但是从培养槽中生成的大脑和直接刻录进去的知识毕竟无法和真正的智慧与经验相比

  比如说  西线这点小小的战事  居然也能被培养人指挥官弄砸  迪亚斯特调出了一幅视频

  画面很模糊  还在剧烈摇晃着  背景音中全是剧烈的爆炸声  火光和浓烟弥漫着  可以看到越野战车和装甲运兵车來回疾驰  培养人战士则在不断开火  一辆越野车忽然冲出了烟雾  车头突然和后部脱离  翻滚了几下就开始剧烈地爆炸  而后部车身则飞上了天空  前后车身分离的切口笔直而光滑  竟象是被切开的

  一个窈窕的身影带着满身的风火从烟雾中冲出  如猎豹冲到一众培养人战士中间  然后一圈刀光亮如闪电  骤然扫过众多培养战士的身躯

  一刀闪过  她全无停留  几下纵跃就到了画面的中央  高高跃起  那把惊人的长刀举过头顶  这一瞬间  她竟在空中凝停了一刻  仿佛画面在此定格  下一刻  雪白的刀光如垂瀑般落下  画面一片雪花  然后就是完全的黑暗

  这段短短的视频迪亚斯特已不知看了多少遍  每次看过  那种强劲的视觉冲击力仍会让他久久不能呼吸  过了好久  他才重重吐了口气  感觉头有些眩晕  于是再次狠狠喝了一大口巧克力  给身体补充一点能量

  画面开始缓慢地倒了回去  停留在她跨步弓身  挥刀横扫的瞬间  看着那双坚定的眼睛、燃烧如火的栗色短发以及充满力量和曲线美的身体  迪亚斯特的脸上慢慢泛起一层潮红  哑着嗓子说:“这才是个娘们  ”

  就是这个娘们  成建制地灭掉了七支西进小分队  零散战士更不知被她杀了多少  最新的数据分析显示她只不过是六阶的能力  而且还是在战斗中提升的结果  可是却有近十名一级指挥官死在她手里  和她能力相当的二级指挥官更是死了不下三十名

  她和她的那把长刀  已经成为死神的象征

  迪亚斯特已经看过她的几十段视频  却始终弄不懂为什么那么多的部队会毁在她手里  她的刀法简单洗练  來來回回就那么几下  却无可阻挡  她不是钢铁之躯  会疲累  也会受伤  可是每每身陷绝境时  那窈窕纤细的身躯中却总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将最后一个敌人斩于刀下

  也许潘多拉会知道她刀法或是能力上的秘密  可是迪亚斯特宁愿死上一万培养人战士  也不愿意去求她  从潘多拉亲手割下母亲的头颅时  她就不再是他的女儿  他也绝不愿再当她的父亲

  迪亚斯特十万火急地赶往西线  是想在最后期限到來之前亲手抓到她  抓到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女人  在她身上倾倒出生命最后的火焰  最后审判日到來时  他知道  自己的生命也将终结

  屏幕一角忽然亮起了一点红光  引起了迪亚斯特的注意  这是分支部队遇袭的警报  他打开战略大地图  立刻发现警报的位置出现在西线的最前沿  迪亚斯特立刻把地图放大  代表着一个个战斗单元的光标显示出來  甚至连培养人战士都有所显示  只扫了一眼  迪亚斯特就知道这是一个标准的战斗小分队  而从不同光标熄灭的速度和方式  他立刻知道  又是她

  可是这一次沒有那么简单  迪亚斯特再看了一眼战场环境和部队分布  立刻笑得咧开了大嘴

  战斗小分队正在艰难地抵挡着她的攻击  再支持十几分钟就会全军覆灭  然而在几公里外  整整两个中队的战士正在全速赶來  他们象一对铁钳  夹向中间的目标  三支部队中共有五名一级指挥官和超过四十名二三级指挥官  所占比例远远高过正常的配制  这样的力量  对她已经形成了绝对压制

  迪亚斯特把地图缩小  把周边地区的部队都显示出來  立刻发现周边部队的一二级指挥官都被抽调一空  只有几个三级指挥官在撑样子  原來  那支突前的小分队竟是诱饵

  迪亚斯特再次调出了指挥权限列表  发现这一区域所有部队权限都临时集中到了一个一级指挥官手中  就是他定下了诱敌和集中高端战力围歼敌人的战术  看起來正在奏效

  谁说培养人都是高智力的傻瓜  至少这个指挥者就是例外  在迪亚斯特脸上的笑容凝固  陷入了沉思  他在认真思索  是否需要动点手段让这个一级指挥官永久消失  灾祸之蝎有他一个大脑就够了  不需要第二个

  而此时战场上舍生忘死厮杀的双方并不知道在冥冥之中  已经有一双阴沉的眼睛盯上了自己

  丽双手收于肋下  长刀刀锋笔直指向前方  她突然一声叱喊  几大步就已飙至全速  向一辆轮式战车正面冲去  战车前伸的炮口正正地对上了她  甚至可以透到炮口隐约感觉到炮弹弹头的一点闪光  战车内的炮手难以置信地看着瞄准镜  十字镜正正好好地套在丽的眉心  他甚至还不及想什么  就按下了炮钮

  炮口喷出一团火焰  然而丽已轻盈地腾空而起  从上方越过了战车  而那把两米长刀  此时此刻已完全插入主炮炮管

  战车震动了一下  然后炮塔猛地喷出几丝火焰  顶盖轰的一声被炸开  旋转着冲上数十米高空

  丽在空中连续翻滚  落地时已转过身來  她再次发力  如矫捷猎豹奔跑着  刹那间冲到燃烧战车前  伸手握住露在炮管外的长刀刀柄  借助冲力把长刀拔了出來

  丽落地  转身  站定  双手握刀  刀锋斜斜点地  就这样冷然盯着数十倍于已的敌人  战场上有风  有火  有焦土也有鲜血  她一头飞扬短发  也如血如火

  一片大口径子弹呼啸飞來  打得地面尘土飞扬  丽早已不在原地  但是空中却绽出一缕鲜血  直到将几名培养人士兵砍倒  丽才发现自己腰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她甚至沒有包扎  就几个翻滚  躲过了射來的几串子弹  向一辆装甲步兵战车冲去

  她隐约感觉  这一小队灾祸之蝎格外的难缠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