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离开 五

章十八 离开 五

  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上  里高雷正有些慵懒地躺在树枝上  静静地看着天空  从这里也能听到战场上的枪声和炮声  只从枪声的密集就可以想象出战斗的紧张  最初的时候  听着这些声音里高雷仍然会紧张  现在已经学会了放松和安宁  这样可以最好保持自己的体力  里高雷在看着天空  可是眼前却跳跃着一个美丽的身影  就算不用看  他也可以想象得出丽是怎样战斗的  甚至能精确到每一个细节

  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忽然升起了一线烟尘  随后一辆辆满载士兵的战车从灰土中冲出  飞快驶來

  里高雷霍然坐起  双眼微眯  紧盯着这股突然出现在的敌人  几十辆战车排成一线  全速疾驶着  即使是运载士兵的越野卡车  在车头加装了两挺同轴并连机枪后  也变成了可怕的杀人凶器  而且里高雷还看到了不止一辆越野指挥车  车顶上笔直站着一名指挥官  不管越野车如何颠簸跳跃  两个指挥官就象钉在车上一样  那挺拔身姿和危险气息揭示了他们的身份  一级指挥官  也是里高雷遇到的灾祸之蝎中最为危险的敌人

  看着数以百计的敌人和两名一级指挥官  里高雷的瞳孔收缩到了极致  他并不是以单人战斗见长  几个高级的能力都是以团队生存为前提的  而以他现有的能力  凭藉丰富的作战经验  最多只能战胜一名一级指挥官  两名同时出现他就要逃跑  何况对方肯定还有为数众多的二三级指挥官以及数百培养人战士

  这队灾祸之蝎的规模数倍于以往遇到的小分队  而且他们前进的方向正是丽激战中的战场  只看全速行进的姿态  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偶然路过

  圈套  里高雷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他从树上跳下  半蹲在山丘顶  看着从山前汹涌而过的灾祸之蝎部队  默默地把背上的大口径狙击枪拿在手里  打开了瞄准镜  然后上膛、端枪

  一辆辆战车从瞄准镜的十字线中滑过  甚至战士头盔上那栩栩如生的蝎子标识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一辆指挥车就出现在瞄准镜中  十字星先是在指挥官胸口停了停  然后挪向下方  指向了发动机盖上的散热孔  一级指挥官觉察到了什么  忽然转头望了过來  冰冷的目光穿过狙击枪的瞄准镜  和里高雷的视线对撞在一起

  就在指挥官转头的瞬间  里高雷扣下了扳机  在那一刻  他的心头很平静地浮上一个想法:“看來  这次是跑不掉了  ”

  看到枪口的火光  指挥官即刻向后一个翻身闪到十米之外  然后以半蹲姿势  重重落在地上  以指挥官的瞬间反应速度  里高雷这一枪的初速就算再快一倍也伤不到他  然而指挥车猛然一顿  随后发动机喷出一股火舌  紧接就是一连串的爆炸  这一枪并不是想打伤指挥官  而是要瘫痪机动性极强的越野指挥车

  里高雷的手很稳  四阶的武器操控专精带來的身体协调性有效抵消了后座力对射击精度的影响  他的手指不断扣下扳机  以恒定的速度将弹匣中的五发子弹射光  然后单手压入一匣新的子弹  另一只手则拔出了腰后的手枪  向天空中射出了一发彩色的信号弹

  信号弹燃烧着  在深灰云层构成的背景下划上一道浓艳的红色

  正在忘我厮杀的丽霍然抬头  脸上闪过一丝惊容  这是里高雷和她约定好的信号  表示极度危险  必须撤退

  有危险  那么  里高雷怎么办

  丽的耳朵轻轻颤动着  已经收到了远处回荡着的狙击枪声  她立刻收回目光  正好看到对面指挥车中的培养人指挥官也在看着天空中艳红的轨迹  若有所思  丽的心头登时一跳  她本就隐隐觉得这个指挥官和以往遇到的培养人大有不同  现在更加坐实了这个想法  因为培养人从來都是一张木然的脸  从不会有什么表情

  丽一咬牙  拖着长刀  突然笔直向指挥官冲去  虽然相距百米  她仍然清晰看到那名指挥官先是吃了一惊  然后却露出不屑的笑容  按过往的战例  丽只有在杀光培养人战士、摧毁所有战车后  才会突击各层指挥官  这次还是第一次破例  然而能让这名指挥官吃惊  说明他是认真研究过丽过往的战斗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培养人

  强抑下心中的吃惊  丽只起步奔了几步  就斜斜转了个弯  长刀刀锋飞起  划开一辆轮式越野车的前胎  就转身向信号弹升起的地方奔去

  丽放心不下里高雷

  她太了解里高雷了  知道他很有可能拼命拖住敌人  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几分钟逃跑的时间  哪怕两个人里外夹击的话可能会有一线希望全部逃走  他也会独自留下  而把更多的希望留给丽  里高雷话不多  大多时候默默跟在丽的身边  只要有他在  丽就会觉得很安心  而大多时候  丽甚至会想不起里高雷  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男人  这和苏截然不同  虽然并非自愿  但是只要苏在的地方  他就会自然而然成为视线的焦点  哪怕仅仅是因为那张过于美丽的脸

  丽刚冲出一段路  山丘后又升起一颗紫色的信号弹  让她顿时一怔  这颗信号弹的含义是他已撤退  让丽自行选择逃跑路线  尽管心底仍有一丝不安  丽却沒有时间多想  而是换了个方向  疾奔起來

  指挥官冷冷一笑  向着丽的背影挥了一下手  四辆战车即从左右冲出  绕了个圈  兜向丽的前方  步行的战士们纷纷跳上战车  丽全力奔行的速度比轮式越野车还要快  可是人毕竟不是机器  她跑得再快  也不能象越野车那样持久  指挥官则领着残存的战士  不急不忙地追了上來  他飞快地在面前的战术智脑屏幕上输入一道道命令  开始调动外围部队向更远的汇合点进发  包抄丽的逃跑路线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  他自信已经充分掌握了丽的弱点  惟一烦恼的  就是被那个男人牵制住了一部分部队  让包抄的兵力有些单薄  让丽有很小的机率可能突围出去  不过根据得到的情报  那个叫里高雷的男人也是大湖西域的重要一员  杀了他的收获并不比丽小多少

  当然  丽是无可替代的  对指挥官來说尤其如此  他站在指挥车顶  看着远方跳跃远去的美丽身影  裤子前已高高鼓起  兴奋得已无可自拔  如果让丽看到这一幕  肯定又会大吃一惊  因为培养人男人虽然保留了男人应有的一切功能  却因为感情控制而无法  形同于心理阉割

  就在极度兴奋之际  指挥官的战术智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几支新的分队编号  这是相当于一个完整建制中队的兵力  而且正在向这个方向移动  这几支分队的指挥权限序列都要低于指挥官  因此指挥官毫不客气地接管了他们的指挥权  并且修订了他们的包抄路线  补好了包围网最后几个漏洞

  “这次你再也跑不掉了  我一定会得到你  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  ”指挥官在极度兴奋下  近乎梦呓般地自语着

  在几百公里之外  迪亚斯特紧紧盯着眼前的屏幕  带着讥笑的表情  看着自己新调过去的几个分队被接管了指挥权  开始沿着新的路线行军  战略地图上的态势很清晰  几个分队形成了一道道箭头  层次分明地指向丽的前方  形成新的拦截线

  危险的感觉越來越强烈了  丽几乎所有的毛发都竖了起來  她拼命地奔跑着  潜藏的体力都从身体深处一点点迸发  危险的气息几乎从所有方向传來  有些方向上更是传來隐隐的马达轰鸣声  丽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包围了

  这个认识让她更加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要在包围圈合拢前跳出去  丽不畏惧死亡  这些日子做的事情更是时时在和死神跳舞  可是她不在乎自己  却不能不在乎别人  至少她不会允许自己白白的送死  跳出包围圈  再反身杀回來  重创敌人  然后撤退  这就是瞬间出现在她脑海中的计划

  可是这一次  丽的心却无法冷静下來  而是在抽搐般地疼着

  她明白  自己很有可能被里高雷给骗了  认真说起來  这还是里高雷第一次骗她

  另一个方向上  完整的灾祸之蝎分队已经分成两队  各由一位一级指挥官率领  向预定地点包抄过去  异化的培养人指挥官调度非常有章法  层层包抄阻截  如道道波涛连绵不绝  分毫不给丽生路

  十几分钟后  丽已经连续突破了三道封锁线  身上的伤口已封闭不住  激烈斩杀中不时有血珠飞扬出去  持续流血时间久了  让她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  长刀依然锋利  丽却觉得它正在变得沉重  斩开越野车也要用上全力  再也不是开始时的游刃有余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