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离开 六

章十八 离开 六

  视线所及处  灾祸之蝎的士兵和战车仍是滚滚而來  无穷无尽  子弹象雨一般泼了过來  让人躲避不及  时不时在丽身上留下点点刺痛  流血和接近耗尽的体力  让丽的视线也有些模糊  看出去的世界也在不断摇晃着

  “冲不出去了吗  ”这个想法不可抑止地浮上  然而她胸口怒意勃发  似乎有新的力量从身体各处源源不绝地涌出  她一声长啸  长刀刀光闪舞  围上來的十几名培养人战士顷刻间被切成数十段

  丽的肩膀在一辆战车侧壁一靠  纤小的身体将战车撞得歪了前进方向  就此突破了拦截线  绝尘而去  但是在前方  新的拦截线早已形成  就等着她自己撞上去

  丽的动作流畅自如  又恢复了巅峰状态  可是脸颊上却有抹不去的艳红  意志不是万能的  暂时爆发的代价是体力的过度消耗和对身体的伤害  丽已经在拼命了  而敌人仍然无穷无尽

  丽咬着牙  弯腰全速飞奔  恶狠狠地想着:“妈的  看來这次真是要死了  里高雷  我可能沒法给你报仇了  真有地狱的话  等我到了那里再请你喝酒  苏……你这家伙  该死的  ”

  这是一片山丘起伏的地带  又散落颁布着许多农场和商业mall的废墟  地势颇为复杂  也才能让丽支持到现在  反复爆发的战争早就把这一带的流民驱逐出去  他们还有对生存的本能欲望  哪敢在这种战场上游荡  在那些大势力军队士兵的眼中  流民和野狗一样都是可以忽略的对象  绝不会因为瞄准线上出现了一个流民而放缓扣动扳机的节奏

  然而在战场边缘  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  她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和流民孩子一样  有着小小的身子和大大的头  不过披散而下的淡金色长发却光滑得有如镜子  战场爆炸的光芒不时在长发上留下一抹流转的光彩  站在高地林立的岩石间  几乎每块岩石都比她高  在这血与火的战场上  她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女孩有一张精致的脸  脸上凝固着甜甜的微笑  但诡异的是  微笑始终不则变过半分  就象画在她脸上的一样

  女孩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左眼和普通人一样  但右眼的瞳仁却是由排成一个完美圆形的三个弯弧形瞳孔构成  她踮起脚  努力抬高自己  望向被烟尘和爆炸浓烟遮蔽的战场  她右眼的三颗瞳孔一阵飞旋  然后固定下來

  在小女孩的眼中  战场被快速拉近、放大  然后一阵模糊  重新清晰时  所有的烟雾和火光都被过滤  里面一个美丽且矫捷如豹的身影正在成群的培养人士兵中往复冲杀  她的身影猛然一顿  栗色短飞飞腾而起  虽然相隔遥远  小女孩仍看清了她咬牙苦忍痛苦的表情

  画面瞬间定格  然而旋转放大  这次出现在女孩眼中的是丽那苍白却透着倔强和固执的脸  这个女人已经透支了自己的体力  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可是双眼中燃烧着的火焰却越來越烈  从不曾熄灭或飘摇

  这幅画  就凝停在女孩的意识中  足足一秒

  一颗子弹旋转着飞來  打破了凝滞和寂静  画面荡起阵阵涟漪  然后破碎消散

  小女孩身体突然向后一仰  这颗子弹几乎是贴着她的鼻尖飞了过去  还削断了几缕飘扬起來的金发  她用机械而僵硬的动作转头  向高地下望去  看到一个培养人士兵正在举枪瞄着自己  他脸上带着培养人典型的木然  对小女孩的闪避沒有任何意外或者惊讶  突击步枪的枪口再次喷吐着火舌

  女孩忽然以不属于人类的敏捷扑在地上  然后四肢着地  双手双腿完全违反了人类的生理结构  以超高的频率挥动着  就象一只四足的蜘蛛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敏捷冲下高地  培养人战士拼命扣动着扳机  可是弹雨全被女孩躲过  转瞬之间她已冲动眼前  然后一跃而起  一双细而白的手臂已搭上了他的脖子

  女孩小小的身体有着和体型绝不相称的重量  在巨大之极的冲力下  培养人战士猛然腾空飞起  然后以战机坠毁之势栽向地面  通的一声闷响  他的身体顷刻间彻底变形  但在飞起的瞬间  他的颈骨其实就已被冲力活活拉断

  培养人战士身体刚刚飞上天空  小女孩就已在数十米外  冲入培养人战士的集群  刹那间  这队战士如同触到了高压电一样  不断抽搐跳跃着  然后摇晃着一个个倒下  等倒下时  他们的身体都是软软的  如同沒了骨头  小女孩拉、捏、撞  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成了她的武器  而在恐怖的速度和沉重的身体下  一个简单的冲撞都会撞碎培养人战士的半身骨头  她喉咙中忽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  一跃而起  刚刚升上三米  身体就以违反物理常识的加速度坠落  将一名二级指挥官狠狠扑在地上

  指挥官身上响起密密麻麻的骨裂声  女孩这一下扑击至少压断了他十几根肋骨  但是培养人的痛觉十分迟钝  忍受痛苦的能力更是超乎绝伦  看着那张木无表情的脸  她突然有些犹豫  指挥官身上散发着一种隐约的气息  这种气息让她本能地感到极度恐惧  恐惧程度仅次于面对父体之时  这种气息的存在  让她只想尖叫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跑

  可是……

  小女孩抬起了头  看着就在面前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战车  这些战车突进路线的尽头  就是正在殊死搏杀的丽

  她又低下头  小手突然迸发出极大的力量  无声无息地沒入指挥官的胸膛  然后向两边一分

  血立刻溅满了她的脸

  小女孩从指挥官的尸体上跃下  闪电般横移数米  一串机关炮炮弹飞來  将指挥官的尸体撕碎  却沒能沾到她一片衣角  轮式战车炮塔顶端  一名培养人机炮手正死死扣着扳手  双联装机枪拼命地发射着  将子弹泼向形如鬼魅的小女孩  可是小女孩突然一个跃闪  就突然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这名机炮射手也是一名三级指挥官  立刻放下机枪  缩回炮塔  并且扣死了顶盖

  顶盖关上的瞬间  小女孩已如一只魅影蜘蛛般爬上了战车炮塔  先是一巴掌把并联机枪拍成了废铁  然后抓住顶盖  狠狠一拉  顶盖的机栓扣环发出吱呀的呻吟  却沒被拉断  小女孩再试了两次  知道不可能凭蛮力拉开  她忽然伏下  小脸几乎贴到顶盖上  从嘴里吹出一道极炽热的火流  在这道炎流下  顶盖的颜色转眼变成了红色  然后又由红变白  中央出现了一道明显的白线  片刻功夫  炎流竟然将战车顶盖切割成两半  小女孩一把拉开顶盖  然后整个人呼地一声钻进了炮塔

  炮塔中骤然响起连片的惊呼和凄厉的惨叫  血更象喷泉般从破开的顶盖中喷出  几秒钟后  战车就停了下來  车体内再无声息

  小女孩如幽灵般出现  转眼间又扑到另一辆装甲运兵车的后厢上  发力一拉  就将装甲车门狠狠撕开  车厢内突然响起突击步枪密集的枪声  车厢内赫然站着一名一级指挥官  手中的突击步枪突如其來的开火  转眼间打空了整个弹匣  小女孩一声尖叫  竟被子弹的冲力打得飞了出去  身上的小花裙更被密集的弹幕完全摧毁  小小的身体上不断绽出血花

  扑的一声  她重重摔在地上  巨大的惯性更让她连续翻滚了十几次才停下來  她又是一声嘶叫  猛然从地上弹了起來  避开一级指挥官  闪到一辆战车后面  用一只手挂在车壁上  低下头  用长长的舌头不断舔着小小身体上的伤口  中伏的短短刹那  她身上足足被十几颗子弹击中  被舔着的伤口都在快速收拢着  一颗颗弹头被舌头卷出來或者是干脆被肌肉挤出來  但是她身上的伤口太多了  血依然流了许多  染红了半边战车车壁  不知道她那小小的身体中如何会有如此多的血  可是舔着几乎被打烂的身体的小女孩  眼中却腾起了熊熊杀气

  嗷  她象小猫一样咆哮了一声  不等身上伤口合拢  猛然从战车上跳下  就在她刚刚呆着的地方  又溅起团团火花  就在不远处  指挥官正平端着突击步枪  一脸冷笑着走來  步枪喷吐着熊熊火舌  子弹象长了眼睛一样追得小女孩东躲西窜

  在指挥官换弹匣的瞬间  小女孩猛然抬起了头  右眼中三重瞳孔再次飞速旋转

  指挥官一惊  几乎是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  可是小女孩速度骤然加快  而且面对射來的弹雨不闪不避  一匣子弹几乎全部射进她小小的胸膛  可是她以巨大的动能抵消了子弹的冲击  成功冲到了指挥官面前

  她一声厉啸  小手横扫  一下把指挥官的脑袋象拍西瓜一样拍碎

  杀了一级指挥官  这支培养人队伍立刻陷入了混乱  小女孩立刻冲进培养人战士群中  大量的血与碎肉立刻喷上天空

  肘击、扼颈、断头  丽以一套极为连惯细腻的动作放倒了面前的培养人战士  看着那颗滚落的头颅  她却完全兴奋不起來  甚至都不恨了  这类最低级的培养人战士过去她可以一刀斩翻十几人  现在却需要施展出全部的格斗技巧才能杀一个  这个时刻  她很疲累  长刀象有几十吨重  再也拿不住了  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丽的眼皮如缀了铅块  重得根本撑不起來  她想睡了  也想休息

  丽还很年轻  可是生命中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  爱过、恨过、哭过、笑过、疯过  便已足够  所以她的心已在风浪中疲累  想要休息了  永远

  她晃了晃  一头栽倒  就在快到触地时  一双小小的手臂突然出现  托住了丽的身体  将她轻轻放下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